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刺激做爰高潮小说片段

2022-03-26 15:56:1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萧子羽有点累,靠在椅子上,按按自己的额头,想想,已经连续两个星期了,一直在加班,这个案子大概要到九月份才能好。萧子羽要腰腿痛,即使是总裁也无奈还是要加班啊,不知道纪昀浠是怎么想

萧子羽有点累,靠在椅子上,按按自己的额头,想想,已经连续两个星期了,一直在加班,这个案子大概要到九月份才能好。

萧子羽要腰腿痛,即使是总裁也无奈还是要加班啊,不知道纪昀浠是怎么想到这个案子的,五十万平方米的地皮,他原本是准备卖给房地产开发的,房地产可是个香饽饽啊。因为自己一时的恶趣味,纪昀浠愣是把它给成游乐园。

不过,萧子羽后来想想,现在人口控制住了,弄那么多房子,也没有人住,纪昀浠的点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亏的那天自己下巴被纪昀浠狠狠的撞了一下。

萧子羽不经意往外一瞥,窗外是灯红酒绿,倏然发现,自己大概快有一个月没有过自己的夜生活了。

自从遇见纪昀浠,萧子羽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别人都说他是个冰山,他听到后,也只是笑笑,没必要给陌生人看到其他的表情,但好像见到纪昀浠,一切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萧子羽越想越烦躁,又想起,几天前的晚上,看见纪昀浠在浴室里的模样,鼻子,有点痒。

妈的!他咒骂了一句,抓起车钥匙,站起身。

“总裁,你去哪?”纪昀浠见到萧子羽走出去,问了一句。

萧子羽顿住,没有回头,“你可以回家了,今天我有事,就不送你回家了。”

纪昀浠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萧子羽没有耐心听,说完又大步走了。

酒吧里,爵士乐开到最大,震耳欲聋,充斥着免一个角落,彩色灯光到处闪烁,舞池里,衣衫少的可怜的男女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肢体,形形色色的人在底下一片欢呼,有轻佻的女人四处游荡,嬉皮笑脸的和男人们交谈,看见他们眼中的欲望,也无所谓的笑笑。

萧子羽不喜欢上流人士玩的游戏,在他的眼里,这里,更容易放松自己。

“一杯‘末日丁香’”萧子羽在吧台上,随便挑了一张位子。

调酒师忙碌不停,手中的酒瓶随着手的游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最后,各种颜色汇集在一个玻璃杯里,或鲜艳,或阴暗,层层分清。

“请慢用。”

萧子羽接过酒杯,没有喝,只是晃晃,浑然天成的王者气质,很快吸引了不少女人。

“帅哥?有兴趣喝一杯吗?”女人的左手攀在萧子羽的肩,右手伏在萧子羽的胸膛。

萧子羽不是和尚,不会清心寡欲,有女人投怀送抱,他不会拒绝,但是要是长得丑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萧子羽别过头,女人浓妆艳抹,刺鼻的香水味充斥的他的鼻腔,萧子羽有些厌恶。

“滚”女人识相的离开。接着又有几个女人过来,萧子羽还是用同样的一个字回复她们。

总算安静了会,萧子羽慢慢的喝着自己的酒,不知何时,身边又来了一个女人。

“呵呵,帅哥,拒绝了我们这么多美貌的妹妹,你不会是不行吧?”女人扭着身子,走到萧子羽面前。

若是平常,听到女人不屑的话,是个男人都会气怒,萧子羽却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也只是抬眼看了她,又继续喝酒。

“喂,不是吧?真的不行?”女人见他不回答,声调又高了,像是故意挑怒他。

萧子羽放下酒杯,站起身,双手插入裤子上的口袋,俯视她,淡淡的看着。

女人许是感觉到危险,抖了一下。但是没有退却的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女人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被萧子羽压在吧台上。萧子羽眯了眯眼,俯身向她的耳朵,小声:“想做我的女人,你,不配。”说罢,转身离开,只留下吧台上呆住的女人。

萧子羽走出地下酒吧,深呼出一口气,喝了酒,估计是开不了车了,唔,不想这么早回去,先走走吧。

好久没有这么安静的享受了,今天是不是拜纪昀浠所赐?萧子羽想了想,又笑笑。

萧子羽慢慢的走着,是不是这段时间没有去酒吧,以至于他有点不合群了?今天最后来的女人长得不错啊,要是在一个月以前,他绝对会答应的,毕竟他萧子羽不是什么善类。

他,心动了。萧子羽的心底浮出一个答案,萧子羽身形一颤,似乎想到什么:当初林优裴就是这样到他身边来的,显示装出纯洁的样子,接着勾引他,最后,再是狠狠地甩了他。

天下的女人都一个样!纪昀浠也不例外,萧子羽在萧子羽,你可不要在同一个陷阱里再次狠狠地摔倒。想到这里,萧子羽的心,寒了寒。

路过的一个小巷,里面传出混混淫荡的话语:“哟,这妞,长得不错啊,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哥们去喝点饮料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萧子羽没有犹豫,抬脚就走。

“对对不起,我还有事。”这声音,硬生生的阻止了萧子羽欲走的想法,是纪昀浠!

萧子羽放下抬起的脚,转身走进黝黑的小巷,远处点点微弱的灯光。

“不行?怎么,不给哥几个面子?”为首的混混声音一变,明显带有不快。

萧子羽一听,脚步明显加快了,啊,看到了,灯光下,纪昀浠被三四个男人围在中间,眼睛有些红,像是受惊了的小兔子。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话一出口,萧子羽才知道自己的语气,有多重,带有丝丝的威胁。

纪昀浠闻声转过身,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整个脸都黑了,面部掩饰不住的怒气。

混混们也转身看他,再回头看看纪昀浠,两人对望,见纪昀浠没有反应,混混不耐烦的推了纪昀浠一把,“喂,他是你男人?”

纪昀浠想解释,忽然感到一丝冷气,循着源头,纪昀浠看到萧子羽,他的脸又黑了一层,嘴里吐出几个字,“你想死?”

混混们也发觉了,都看向萧子羽,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混混们面面相觑,朝萧子羽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朝着反方向跑去。

萧子羽走过去,拉起纪昀浠的手,快步走出去,纪昀浠跟不上,险些摔倒在地。

“你、你慢点”纪昀浠娇怒。

话刚落地,萧子羽停住了。

“喂?你、你怎么了吗?”纪昀浠小心翼翼的问。

“啊……”

纪昀浠只觉萧子羽把自己退在墙上,后背紧贴着冰冷,纪昀浠适应不及,吸了一口气,紧接着,萧子羽又欺身而上,把纪昀浠紧紧地压在墙上。

萧子羽凑过去,“哼,慢点?再慢点你就被吃了!”语气里暗含不爽。

淡淡的酒香从萧子羽的身上传来,纪昀浠歪过头,“你、你先起来,你、你喝多了!”

萧子羽冷笑,“喝多?我只喝了一杯啊。”说罢,又凑近一分。

“那你还在说胡话!”纪昀浠嗔怒,迅速转过头。

“唔”两人的唇,就在这时,紧贴。

纪昀浠想往后退,退不了,她的头向后一分,男人的唇便向前一寸。

纪昀浠伸手,想推开男人,无奈的力气太小,萧子羽纹丝不动,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做的也只是无用功。

突然,纪昀浠问道一股香味,这味道绝不是萧子羽的,却从萧子羽的身上发出,而且,很明显是个女人的,纪昀浠想着,一股无名火从心里冒出。

纪昀浠狠狠心,对着萧子羽就是一口咬。

“恩”萧子羽闷哼一声。

“你咬我?”萧子羽吃痛放开她的红唇,怒气有增无减。被萧子羽这么有气势的一问,纪昀浠有些后怕,一想,错不在她,又毫不服气的瞪回去。

两人就这么瞪着,不知道萧子羽瞪不过她,还是恢复了理智,最终还是放开纪昀浠,拉住她的手,继续走。

“走吧。”这声音带着徐徐叹息。两人是打车回去的,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点诡异。

司机从后车镜看到,还以为他们是情侣,现在闹了点小矛盾,吵架了,不拍死的开口劝架:“小两口吵架了?哟,吵架的事常有,我那会追我媳妇,喝,好家伙,脾气死倔,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后来啊,还不是跟了我,给我生了两个娃。结婚的时候,说什么,除了她父母,就我对她最好,还说什么,舍不得我。男人嘛!多担当点,我是过来人……额,怎么有点冷?”

纪昀浠黑线,这司机是有多神经大条,她旁边的萧子羽一直压低气压,他才发现吗?

萧子羽突然一笑,纪昀浠感觉到身边的低气压顿时少了一半,“呵呵,谢谢你了,我女朋友这几天不怎么听话,可能是上次休假没有带她出去玩,今天在闹小矛盾。”

纪昀浠一惊,萧子羽居然对一个陌生人说了那么多话,又突然想到什么,脸红起来,捶了他的手一下嗔怒,“喂!你说什么呢!谁是你女朋友!”

话不说倒好,这一说,萧子羽跟着司机一起笑了,“哈哈哈哈,在害羞啊!”

纪昀浠的脸更红了,她索性不说话,把头扭到一边,整段路程里,萧子羽倒是跟司机聊得很开。

车上是车上,下了车,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不语,纪昀浠想开口,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电梯,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两人并排站着,靠的不是很远,听到的只是两人呼出的空气在他们周围流动。

不知道是纪昀浠太敏感,还是怎么了,纪昀浠总觉得后颈痒痒的,像是有人在她后面吹气一样,纪昀浠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不是他……纪昀浠的背后开始冒汗,上次惊悚的经历又浮现在她的脑子里,人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越是想,就越是怕,越是怕,就越会想。

“咯吱。”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纪昀浠想的出神,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一哆嗦,尖叫了一声,同时直接抱住在一旁的萧子羽。

萧子羽也在想些什么,刚听到纪昀浠的尖叫声,就感觉到她朝自己扑过来,也是一愣,没有撑住,往后退了几步,靠在电梯壁上。

就在着一叫,一扑,一跳,一靠之间,电梯撑不住了,灯,灭了,电梯也停住不动了。纪昀浠又是一阵尖叫。

萧子羽好不容易稳住她,问:“怎么了?”

纪昀浠颤颤巍巍的开口,话音里明显带着些哭腔,“有、有鬼……”

萧子羽好气又好笑,憋住笑,严肃的问,“在哪?”

“我、我觉的有人在、在我后面吹、吹气。”

萧子羽压着笑声,“那是空调。”

纪昀浠还是不相信,准备继续开口,萧子羽抢先,“现在好了,被困了。”

萧子羽想掰开她的手,无奈纪昀浠把他当作救命稻草,死活不肯松开,萧子羽作罢,认命的叹了一口气,“纪昀浠,你是不是我的克星?怎么没回碰见你,都没有好事?”

黑暗中,纪昀浠的眼睛闪闪发亮,小声的嘟囔,“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视觉收到干扰,听觉更是敏捷,暧昧的呼吸环绕在他们周围,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幽闭而又狭小的密室里,有些燥热。

两人没有说什么,萧子羽不是会主动谈话的人,纪昀浠更是屈服于总裁的淫威之下,不敢吭声。

跟傻子在一起是会变傻的,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真理,但是,这条真理,被事实无数次的证明了合理性。

难道两人没有发现?电梯里是无线电话的,他们完全可以向外界求救,再者,电梯里有监控,监视的人见到突发情况是会过来的,没必要在这里上演你侬我侬……果然,电梯里,是产生奸情的绝佳之地……

纪昀浠怕,一直没有放开,萧子羽甩不开,也就任由她去了。纪昀浠的力气渐渐小了。

不知过了多久,萧子羽咒骂了一声,猛地甩开纪昀浠,纪昀浠没有防备,虽然被甩开了,但还是因为怕黑,又不怕死的贴了上去。

“妈的!”萧子羽大骂一声,狠狠地按住纪昀浠,“纪昀浠!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力!”

纪昀浠什么都不知道,眼睛又是一红。

门开了。

终于,在两人到家。看着即将要关门的萧子羽,纪昀浠开口,“内个,今天谢谢你,晚安。”纪昀浠说完,迅速关上门,生怕抬起眼,就看见一脸阴郁的萧子羽回头对她说什么。

也没有听见,萧子羽那声小声的“恩,晚安。”

苏薇薇听见开门声,一抬眼,就看见纪昀浠靠在门上,双颊通红,快速交替自己肺里的气体。

“你怎么了?一脸干了坏事的样子。”

“没,没什么。”很明显,纪昀浠在闪躲什么,苏薇薇一听,觉得有戏。

“哦?”那个字眼,被苏薇薇念了好几个调,纪昀浠生怕她知道了什么,心都提到嗓子里了。

“咦?小浠,你嘴巴怎么红红的?”苏薇薇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唔”纪昀浠立马捂住嘴。

苏薇薇走过去,拱拱纪昀浠,故作深思,“恩,你不告诉我,那就让我猜猜。”

“啊”苏薇薇突然一拍手,叫了一声,“我知道了,小浠,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啧啧,我的小浠也长大了。”

“才没有呢。”纪昀浠放下手,说完话,又把嘴捂住,生怕自己多说一个字。

“额?”苏薇薇作疑惑状,“你嘴上红红的,分明是唇印,小浠,你可不要告诉我,这是你自己咬的。”

纪昀浠脸一红,苏薇薇见状,又问,“唉唉,不是吧?真的是唇印啊?”

纪昀浠不点头也不摇头,苏薇薇没办法,使出苦肉计。

“算了,你不说,我也不问了。”给了她一个“小浠,我们感情淡了,你都不跟我说了。”的眼神。

纪昀浠连忙放下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萧子羽亲我啦。”说完,捂着羞涩的脸。

苏薇薇一听吓了一跳,当然,只有她知道为什么。接着,纪昀浠全盘托出。

苏薇薇听完,咧了一个不自然的笑,“小浠,你不会是喜欢他了吧?”

“哎?是这样吗?”纪昀浠一脸疑惑,抬头望她。接着便一个劲的问她喜欢是怎么样的感觉。

“额”显然苏薇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我也解释不清。”说完,眼中的浮现出纪昀浠看不懂的神情。

苏薇薇不再询问什么,站起身,拍拍她的头,“早点睡吧。”

纪昀浠再一次的失眠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苏薇薇的那句“你不会是喜欢他吧”导致她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早上起来的时候,又顶了一对熊猫眼,早到公司,被林晓橙笑个半死。

纪昀浠发现越接近他的办公室,心跳的就越快,因为昨晚苏薇薇的话,纪昀浠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办公室里,萧子羽正襟危坐。

“总、总裁好”纪昀浠打开门,连自己也开始鄙视自己的了,为什么又说不全话!

萧子羽用鼻音发了个声,算是回应了她。

萧子羽第一百零三次在心里叹息,对面的女孩已经一百零三次的游神了。

萧子羽轻咳了一声,纪昀浠红着脸回神,呜呜,太丢脸了。

“纪昀浠?你不舒服的话,今天休假吧。”萧子羽再次叹口气,第一百零四次……“啊,我错了。”像是察觉到萧子羽的无奈,纪昀浠立马认错,低下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工作。

纪昀浠低下头,确定萧子羽没有在看自己,才呼出一口气。要死了,刚才一直在盯着萧子羽,幸好没被没有被看见。

突然,头上有什么挡住了她的光线,纪昀浠抬头,逆着光,没有看清来人,就在这一秒内,纪昀浠明白了,办公室里就两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子羽。纪昀浠吓了一跳,立马站起身,萧子羽倒是有先见之明,向后退了一步,笑笑:“怎么?还想撞我?”纪昀浠脸又红了。

“好了,不逗你了,这几天辛苦了,今天提早下班。”纪昀浠点点头,眉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纪昀浠收拾完毕,看向外面,虽是提早,但也不早啊,已经七点了。

“走吧。”一如既往,两人一起回家,只是,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潜移默化着。

“薇薇,薇薇?我回来了。”纪昀浠打开门,朝里面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也就意味着,苏薇薇不在家!纪昀浠猛然想起,不觉有些担心。

“她会不会出什么事?”又立马否决这个猜测,苏薇薇要是跟的轻生,也就不会等到今天了,前几天心情更抑郁,她都没有事,这几天好了更不会有什么事。

“扣扣”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薇薇!”纪昀浠喊了一声,立马飞奔过去,打开门。

不是苏薇薇!来人是萧子羽,纪昀浠有些失望。萧子羽挑挑眉:“怎么?不欢迎我?”

纪昀浠摇摇头,“薇薇不在家,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你来干嘛?”纪昀浠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把某人领进来了。

萧子羽很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杯水。“我饿了。”

“喂,你用的是我的杯子!”纪昀浠加了一声,但还是不解,“然后呢?”

“然后?”萧子羽喝完水,一脸理所当然,“然后你要给我做饭!”

“喂!你!”纪昀浠气结,看着在沙发挺尸的萧子羽,算是明白了,你家伙算是赖在这里了。

萧子羽一脸“我就不走了,你能怎么样”的样子看着纪昀浠。纪昀浠脸一红,捂着脸跑进厨房。

“咔嚓,”门外有什么人在开门。

“小浠?”来人喊了一声。

纪昀浠闻声跑出来,“哥!”她有些意外。然而来人不只是纪雨默,还有苏薇薇,纪雨默背着苏薇薇,苏薇薇好像是睡着了。

“怎么了?”纪昀浠跑过去,想接住苏薇薇,纪雨默却不肯,固执地摇头。

“她又喝醉了,我先把她安置好,你去弄点醒酒茶来。”纪昀浠应着,兄妹俩忙着,直接无视萧子羽。

纪昀浠端着茶走进房间,纪雨默已经安置好了,正帮苏薇薇捏捏被角。纪雨默见茶来了,一句话也不说,扶起苏薇薇,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一点一点的喂她喝茶。

纪昀浠退出房间,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出来才发现,萧子羽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这里算是呆不了了,纪昀浠敲敲隔壁的门。萧子羽打开门很是惊讶。

“你、你不让我进去吗?”纪昀浠被盯得有些尴尬,萧子羽让出一条道。

“你要吃什么?”纪昀浠直奔厨房,萧子羽回了一句随便。

话不多说,纪昀浠立马忙了起来。不一会,两菜一汤出锅了。纪昀浠收拾碗筷,招呼萧子羽来吃,这场景像极了贤妻良母啊。萧子羽也不客气,立马开动。纪昀浠又想到什么,上次,在萧子羽家,他弄了一桌子的饭菜,他,好像会做菜啊?

“你、你不是会做吗?”

“懒得弄。”萧子羽没有抬头,鼓着嘴。

“啪”纪昀浠还想问什么,外面突然传出一道很大的声响,萧子羽放下碗筷,两人对视,冲出公寓,跑到对面。

房间里,纪雨默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看着苏薇薇,苏薇薇靠坐在床上,费力的呼吸,把头歪在一边,不去看纪雨默,显然苏薇薇很生气。

纪昀浠看了纪雨默一眼,坐到苏薇薇旁边,轻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纪昀浠小声地问。

“小浠”苏薇薇的话里有丝丝哭腔,“让他走,我不想见他。”纪昀浠闻声,为难的看着纪雨默,纪雨默什么也不说,深深的看了苏薇薇一眼,出去了。

“薇薇,他走了。”纪昀浠看着带着没落的意味离开的纪雨默,对苏薇薇道,“没事了吧?”

“没事,”苏薇薇对她扯了一个笑脸,“明天陪我去打电玩,你说过的。”

纪昀浠点点头,她没有告诉苏薇薇,这个笑,很僵硬。

“你先去洗洗,会舒服点的。”苏薇薇应声摇摇晃晃的走进浴室。

萧子羽咳了一声,“我回去了。”

也许真是一觉睡醒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苏薇薇除了头有点疼,依旧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仿佛昨晚只是一场梦,一场荒唐的梦。

“薇薇?”纪昀浠不放心的说了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苏薇薇摆摆手,“走吧。”

纪昀浠拉住她,质疑问,“你?开车去?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哎。”

“好啦,知道了,”苏薇薇摆摆手,小声道,“真是越来越像管家婆了!”

两人出门,却意外的碰见萧子羽。

“带上我!”萧子羽有些别扭,依旧不容置疑的说。两人相视,还是答应了。

两人行,转眼变成三人行。萧子羽,唯一的男性,认命去当车夫。

今天是白天来的,人没有那天晚上的多,这是地下电玩城,一走进去,不知名的音乐从里面传出来,因为是地下室,所以很暗,五光十色的灯陷在天花板上。

“我去换游戏币。”苏薇薇说完,撇下两人。

“你来过?”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纪昀浠,萧子羽歪头问,纪昀浠点点头。萧子羽还想问什么,突然一只手,从他们的后面拍在纪昀浠的肩膀上,萧子羽怒,转过身,却看见纪昀浠一脸兴奋的望着身后的男人。

萧子羽的脸黑了一半。男人没有说什么,即使说了什么,纪昀浠也听不到。

男人对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纪昀浠出去说话。纪昀浠点点头,伏在萧子羽的耳边,“我先出去一下,薇薇来了你跟她说一声。”说罢,纪昀浠跟着男人走出去。

不可以!萧子羽的心底发出这样的声音,瞬间拉住纪昀浠的手腕,纪昀浠疑惑的回头,看着萧子羽奇怪的举止,用眼神询问他。男人见状,也拉住纪昀浠的另一只手腕。

两个男人像是争夺所属权,拉住纪昀浠的手,丝毫不肯放松,力气还有愈来愈大的趋势。两人对视,刹那间,火光四射。纪昀浠一直搞不清状况,看看萧子羽,又看看男人。

纪昀浠双手一佛,男人放手,萧子羽趁状,把纪昀浠拉了过来,纪昀浠就这样毫无疑问的撞进萧子羽的怀里。

纪昀浠脸红着挣扎,嗔怒,“你干什么?”

萧子羽没有放开她,把她环住,按在在怀里,眼中的怒气不容忽视,瞪着男人。两个男人的战争纪昀浠当然不知道,但这个样子,太让人难为情了吧?

纪昀浠想挣开萧子羽,萧子羽当然不给她这个机会,他绝不会把纪昀浠交给这个男人,纪昀浠只属于他!只是他不知道,此时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归结一个名叫“嫉妒”的东西。

苏薇薇拿着一大把游戏币,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纪昀浠脸朝萧子羽的怀里,萧子羽双手环住她,双目怒视上次纪昀浠碰到的男人。

她想笑,看来萧子羽也喜欢纪昀浠啊!

苏薇薇走过去,拍拍萧子羽,又看看男人,示意他们出去说话。萧子羽抱住纪昀浠,像是炫耀,率先走出去。男人不甘示弱,也跟着走出去。

苏薇薇对着萧子羽扬扬头,看了一眼萧子羽。

萧子羽会意,放下纪昀浠,开玩笑,这女人可是母老虎,他还不想那么早死,不过,恩,手感不错。

纪昀浠感觉禁锢自己的力量不见了,红着脸,跑到苏薇薇旁边。

“哎,出门靠朋友,都是过来玩的,闹什么矛盾?是吧?”苏薇薇看了眼纪昀浠,又看看他们两人。

两人看了看纪昀浠,瞬间,三个人的目光一起射到纪昀浠的身上。

“好。”两人点点头。协议达成,也就不说什么了,跟着纪昀浠又走进去了。

两个男人是真的杠上了,纪昀浠还问苏薇薇无论走到哪个游戏面前,只要纪昀浠说一句,好像很好玩的样子。这两人立马跑上去玩,玩得还是竞技模式。

转了一圈,纪昀浠没怎么玩,因为一直在看,不觉有些无聊,纪昀浠拉拉苏薇薇。

“薇薇,我们到那边去吧。”纪昀浠指向一个小角落,那是上次玩娃娃机的地方。苏薇薇点点头跟她走到那边。

这边的音乐稍微小了一点,纪昀浠不住的往两人那边看,有些担心,“薇薇,他们不会打起来吧?”

苏薇薇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指了指陌生男人,“小浠,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啊?”纪昀浠觉得莫名,但是诚实的回答了,“不就是上次一起玩这个嘛,我还没有问他名字就被你拉走了,我不认识他。”

“噗”苏薇薇捂住嘴,“小浠,那家伙看样子好像喜欢你啊?”纪昀浠不信,连连摇头。

苏薇薇双手抱胸,一脸暧昧的看她,“也是,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薇薇!”纪昀浠红了脸。

苏薇薇又笑笑,“好了,不逗你了。跟你说正事,我要走了。”

纪昀浠紧张起来,“走?去哪?”

苏薇薇叹了口气,摇摇头,话锋一转,“呐,小浠,既然喜欢,就不要放弃。”

“那你和我哥”纪昀浠一时口快,说了出来,她偷偷瞄了苏薇薇一眼,发现苏薇薇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才继续道,“你们又是怎么回事?”

苏薇薇身形一顿,“是太复杂了。”纪昀浠张口,“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不喜欢他吗?”

苏薇薇又是一顿,纪昀浠自顾自的说“两年了,我一直看在眼里,你喜欢他,自从林优裴来了,我哥就不怎么跟你说话了,从那时候,你跟我哥之间好像就有点不对劲了。”

纪昀浠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那天我哥照顾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你也喜欢他,为什么要走呢?话说请楚也是好的啊?”

“小浠!”苏薇薇打断她,苦笑道“你还是太天真了,他只是同情我啊!”纪昀浠张口。

“纪昀浠,你们在干什么?”萧子羽跟男人从远处走来。

“啊,小浠说他想要这个。”为打断纪昀浠继续说什么,苏薇薇随便指了一个娃娃。

两人闻声对视一番,又是一阵苦战。

苏薇薇看了一眼他们,有对纪昀浠小声说,“明天我就走,你不用来送我,也不许告诉他,今天我带你出来就是跟你说这些的。小浠,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纪昀浠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苏薇薇站直了身,走了出去。

“那,他们呢?”纪昀浠看了一眼他们,示意苏薇薇。

苏薇薇摇摇手,“不用管他们。”

这天晚上,两人睡在一起,说了好多悄悄话,不愿面对明天,纪昀浠期盼着,时间要慢点,尽管不想面对,可是“明天”还是来了。

纪昀浠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的,她醒来的时候,苏薇薇已经走了。纪昀浠有些难过,苏薇薇不喜欢分离的场景,所以她决定才在纪昀浠没有醒的时候离开。

“薇薇”纪昀浠小声的喊了一句,眼睛酸酸的。

“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纪昀浠一个机灵,跑了过去“薇薇!”纪昀浠打开门,门口站的不是苏薇薇。

“喂,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是萧子羽,看着带着些许哭意的纪昀浠,有点不自然的问。

纪昀浠摇摇头,“薇薇走了。”说完,也不管背后的人,走进屋里。

萧子羽跟着进去,咳了一声,“你好歹洗洗脸再见人。”纪昀浠没听懂他的意思,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走进浴室,抬眼看镜子,才红了脸,镜子映出自己现在的样子,四个字,衣衫不整,而且,眼睛上又明显的黑眼圈,头发乱乱的,好吧,这个样子的确,不能见人。

待纪昀浠整理好走了出来,萧子羽已经弄好饭菜,见纪昀浠出来,向她招手,“过来吃饭,等下出去。”

“出去?去哪?”纪昀浠不解。萧子羽没有正面回答,“苏薇薇让我带你出去玩玩。”

说起苏薇薇,纪昀浠的鼻头,又是一红。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吃完饭,两人出去了,在路上,纪昀浠由于睡眠不足等种种原因,又睡着了。

到了目的地,萧子羽转过头,纪昀浠把头歪在这一边,双眼紧闭,呼吸均匀,这架势,明显是睡着了,萧子羽莞尔。

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萧子羽正在熟睡,却被一阵门铃声打断,萧子羽打开门,发现门外的苏薇薇拿着行李箱。

“我要走了,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她生日是十月三十,如果那时候,我没回来,替我帮她庆生。”不必点名点姓,他们都知道说的是谁。萧子羽还没反应过来,苏薇薇就已经走进电梯,关门的那一刻,苏薇薇对他说了什么,萧子羽一愣,那句话好像是,“她喜欢你”?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萧子羽回神,抬手想纪昀浠,帮她理了理发丝,另只手伸进口袋,意外的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萧子羽拿出来一看,又是一阵失神。

这是一个蓝色的星星发夹,是上次自己一不小心买下的,说是一不小心,其实是毫不知情,他只是偶然逛进一家是评点,又偶然看见这个发夹,觉得很适合纪昀浠,再被导购员偶然一忽悠,出来的时候自己手里就捏紧了着玩意。

应该会适合的吧?萧子羽这样想,已经把手中的发夹别上她的头,这样的事,萧子羽从没弄过,他的手有点抖,试了几次也没有完成。

“唔”睡梦中的人似乎感觉到什么,不满的哼了一声。

该死!怎么每次这个时候,她都会破坏气氛!萧子羽在心底说了一声。

“恩?”纪昀浠这时候醒过来,揉揉眼,睁大眼睛。

“哇!是游乐园!”显然,粗神经的她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只顾着前方的情景。纪昀浠解开安全带,就要冲出去。

“等等”萧子羽拉住她,把发夹放进她的手里。

“给我的?”纪昀浠的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萧子羽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不要还我。”说着,双手向前,就要拿回来。纪昀浠急忙往后收,生怕慢了一步,被他抢走。

动漫关键词:刺激做爰高潮小说片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