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把女同学日出水免费观看&黄得让人湿的高潮口述

2022-03-26 15:54: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苏薇薇开着车,带她到一间“旅馆”的咖啡厅。餐厅里播着纪昀浠不熟悉的圆舞曲,咖啡的香味四处飘逸,暗格调,双人座,服务员来来回回,递咖啡,或续杯。人虽不多,但俨然可以看出

苏薇薇开着车,带她到一间“旅馆”的咖啡厅。

餐厅里播着纪昀浠不熟悉的圆舞曲,咖啡的香味四处飘逸,暗格调,双人座,服务员来来回回,递咖啡,或续杯。人虽不多,但俨然可以看出,这间咖啡厅,很火。

“小浠,在这里,发什么愣啊。”苏薇薇拉了拉发呆的纪昀浠,指着一处位置。

纪昀浠并没有和喝咖啡的习惯,她把头歪在一边,看着外面的灯火通明,等着苏薇薇点完餐。

“薇薇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啊?”纪昀浠愣愣的突然来了一句。

苏薇薇一怔,转而一脸愤怒;“谁说你没用?我宰了他!”

跟苏薇薇聊着天,纪昀浠的心情总算好了点,“薇薇姐,我,我辞职了。”苏薇薇听完,表示很高兴,夸奖着,纪昀浠这次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两人吃完晚餐以后,又各自点了一份甜品,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苏薇薇开了口:“小浠,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出去玩了,不如今天我们去打电玩吧?”

“唔?好。”纪昀浠没有多做犹豫,立马答应了;虽然她对电玩没有多大的兴趣。

电玩是苏薇薇从小到大一直热衷的娱乐,见纪昀浠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苏薇薇有些迫不及待,一直催促纪昀浠;她都好久没有玩过电玩了,所以难免的有些兴奋。

苏薇薇没有把纪昀浠带到以前经常来的电玩城,而是带着她来到了一家新开的电玩城,这家电玩城才开张不过一个月,整条大街上,到处都是它的海报。

苏薇薇带着纪昀浠走进去,嘈杂的音乐冲击着纪昀浠的耳膜,说实话,她不太喜欢类似电玩城这样的地方。

纪昀浠看了看身边的苏薇薇,想起刚认识她那会儿,那时苏薇薇酷似假小子,剪着不伦不类短发,穿着肥大的嘻哈裤。不得不承认,那时的苏薇薇很酷,虽然苏薇薇有着很清秀的样貌,很清秀的名字。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就过去了,苏薇薇也改变了很多,齐肩披发,亮黄色体恤,吊带短裤。

想着这些纪昀浠笑了,笑的天花乱坠。

听到纪昀浠的笑声,苏薇薇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她;“你笑什么?”这里很嘈杂,苏薇薇即使站在纪昀浠旁边,还是要很大声的说话,纪昀浠才能听见。

见苏薇薇这么大声说话的样子,纪昀浠笑的更欢了,也大声的对苏薇薇说,“你不是要去玩吗?走啊,我陪你。”

纪昀浠对这些电玩是一窍不通,一圈转下来,纪昀浠没有一场能赢过苏薇薇,纪昀浠不禁有些气馁了。

纪昀浠扫视一番,好像有什么吸引了她的视线,纪昀浠看了一眼独自玩着正嗨的苏薇薇,也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就向旁边走去了。

是一个比人稍微高一点的机器,四面是透明玻璃,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跟人脸一样毛绒娃娃,操作台上,有一个摇手感应,旁边是一个红色的按钮。

纪昀浠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玩,只是愣愣的看着里面的娃娃。

玻璃反光,纪昀浠的样子映在玻璃上。玻璃上的女生,原本白皙的脸,现在有些惨白,眼睛红着,还没有消肿。

纪昀浠目光被一抹黄色吸引,橱柜里的娃娃笑的很灿烂,纪昀浠却觉的,这个娃娃在讽刺她。这个海绵宝宝笑的好傻哦!整天傻笑,为什么要笑呢?又没有什么可笑的事。

“这叫娃娃机。”纪昀浠盯了很久,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性声音。

纪昀浠寻声转过头,想看清说话的人。灯光打在男生的脸上,纪昀浠这才看清来人。

这是一个很温和的男孩,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这不但没有让男生显得土气,相反的,倒给男生添了几番尊贵。他不是很帅,但是,很清秀,很干净,男生穿着白色体恤。纪昀浠不说话,只是盯着男生。

男生被纪昀浠盯的时间久了,有些尴尬,见纪昀浠什么也不说,急忙的开口道:“我不是坏人。”

“噗……”看着男生窘迫的样子,纪昀浠一扫刚才的闷闷不乐,捂着嘴笑着。男生见纪昀浠这个样子尴尬的摸摸鼻子,也跟着笑笑。

“我刚才看你一直盯着它们看,所以我才开口的。”男生还是有点害羞的说道。

“恩,我想要这个娃娃,但是不知道这个要怎么玩。”纪昀浠转过头,指了指娃娃机里面咧着嘴傻傻的笑着的海绵宝宝。“很简单的,你看。”男生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游戏币,塞进娃娃机里,扳动手把,只见娃娃机顶端的机械手缓缓移动。

“动了,动了。”纪昀浠一脸兴奋的叫了起来。

男生按下红色按钮,机械手向下,稳稳地抓住海绵宝宝,男生微微弯下腰,接着,海绵宝宝从出口处滚进男生的手上。

“你好厉害哦!”纪昀浠毫不掩饰的称赞,男生笑了笑说只是运气好。

男生两只手捧起海绵宝宝,递给纪昀浠。“喏,送给你。”

“哇!谢谢你哦!”纪昀浠道谢接住,接着又盯着海绵宝宝,两只眼睛亮亮的。

男生见纪昀浠那开心的样子,满足的眯了眯眼;“你也试试。”

纪昀浠点点头,完完全全按照男生刚才的步骤,试了一番,结果却没有捞到,纪昀浠有些失望。

“不要着急,你再试试。”男生在一边安慰道。

纪昀浠应了一声,又连续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没有成功。纪昀浠嗔怒,瞪着娃娃机。

“什么嘛!破机子!你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行啊!”

男生站在一旁,摸摸下巴,故做认真状:“恩,估计这台机器是母的,同性相斥,所以她不给你娃娃。”说完他就笑了。

纪昀浠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那我要找找,看看哪一台是公的。”纪昀浠一把拉住男生,向四周的娃娃机处走去,当四周的娃娃机都纪昀浠抓了一遍,一直到手里已经没有游戏币了的时候,她还一直盯着娃娃机里的娃娃。

“走吧。我们去玩其它的。”男生见纪昀浠这样,也不想她失望,便哄着说了一句。

“其他的?玩什么?”纪昀浠已经被娃娃机勾起兴致,开始有些喜欢电玩了,但是随后她又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游戏币了。”

“傻瓜,我有啊。”男生不在意的笑了笑。

“真的?”听到男生的话纪昀浠猛地转过头,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显然是男生的话让她很开心。

男生看着纪昀浠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头。

“你在干什么?”看着男生伸过来的手,纪昀浠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男生的手就这样尴尬的放在半空。

“我……”男生想解释什么,但是被突如其来的话给打断了。

“小浠!”不远处的出口,苏薇薇对着纪昀浠喊了一声,苏薇薇跑过来,瞥了男生一眼,一把将纪昀浠拉到身后。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我一转身你就不见了。”苏薇薇担心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纪昀浠,见她没事儿才放心的呼出一口气。

“我在玩游戏啊!”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纪昀浠抬手,把男生抓住的娃娃献宝似的给苏薇薇看,“他好厉害哦,一抓就抓到了。”

苏薇薇朝男生看了看,眼神有些疑惑,随后她点点头道:“抱歉,小浠刚才麻烦你了,我们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等男生的回答,就拉着纪昀浠头也不回的走了。

纪昀浠转过头,看见男生对她微笑,她回以微笑然后对男生摆摆手,“我先走咯,再见。”

纪昀浠没有看见,男生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露出的失望表情。

苏薇薇拉着她走进车里,忍不住敲了敲纪昀浠的头,“小浠啊,你可不可以有点戒备心啊。”真是个笨丫头。

纪昀浠捂着被敲的头头,嘿嘿的傻笑着,“不是有薇薇姐你保护嘛,那我就不用太厉害啦!”

苏薇薇无奈扶额,这个小丫头,最近嘴巴变得越来越厉害了。恍然想起,她第一次把纪昀浠带到电玩城的时候,也是把她给弄丢了,纪雨默是妹控,当时听到纪昀浠丢了的时候,差点没把苏薇薇的皮都扒了。

“怎么?现在心情好了?”苏薇薇调侃。

“嘿嘿,薇薇姐你还不了解我吗?伤心难过的事,我不会记得太久。”苏薇薇把车开到海边,将车窗摇到最下,从海上传来海鸥的呼唤,风从海上徐徐吹来,吹起她们的发丝。

“说吧,到底是怎么了?”苏薇薇停下车,看着前方。

“薇薇姐,我,我辞职了。”纪昀浠低下头,纪昀浠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

“辞职?”听到纪昀浠说辞职了,顿时苏薇薇就来了兴趣,抬了一个音调。

纪昀浠把头不自然的歪到另一边,才忸怩开口道:“我,我在上班的时候,睡着了,然后,然后被萧子羽骂了。”

苏薇薇一脸认真的听着,这个回答,真是“意想”不到啊,“就,就因为这个?”苏薇薇捂嘴憋着笑,但很可惜没有憋住,笑声传进纪昀浠的耳里。

纪昀浠羞红了脸,恼怒道“薇薇姐!不许笑!”

苏薇薇应着,咳了好几声,才忍住。纪昀浠撇撇嘴,小声嘟囔着。

苏薇薇突然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浠,纪雨默说的对,你还是太天真了。”

“哈?”纪昀浠思维没有跟上。

“没什么。”苏薇薇一回神,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准备怎么办?”苏薇薇扭开水壶,喝了一口水问。

“我不知道哎,薇薇姐,”纪昀浠突然直直的坐正身。“不对哎!就算我辞职了,他还没有发工资给我哎!”

正在喝水苏薇薇着实被呛到了,这好是在车里,想着不能将自己的车子弄脏,所以才没能将水喷出来,不过水没有喷出来但是也被狠狠的呛了一下,纪昀浠赶忙拍拍她的背,“薇薇姐,你没事吧?”纪昀浠有些担忧的问道。

“咳咳,咳咳……恩,纪昀浠!”苏薇薇闭了闭眼,再睁开眼,一脸苦相的看着纪昀浠,“小浠,我错了,下次,再也不在你说话的的时候,喝水了。”苏薇薇没有一点淑女样子的翻着白眼,幸好她命大,不然非被呛死不可;呼呼……苏薇薇拍着胸脯,好险,不然明天报纸上的头条就会是,某少女死在自己的车子里,原因是呛死的;想着苏薇薇不禁满脸的黑线。

纪昀浠还是没能抓住关键,无知的望她;她没有听懂薇薇姐的意思耶!

苏薇薇顺顺气,“你是实习生,你还没满实习期,你怎么辞职?”

“哎?”纪昀浠懵住,呆呆的问,“是这样吗?那,我辞职,是怎么回事?”那她现在递交了辞职信算什么?

苏薇薇白了她一眼,伸伸腰,“单方面解除合同,你是知道的。”

听到单方面的解除合同,纪昀浠顿时紧张了起来,“可是,可是我的辞职信已经放在萧子羽的办公桌上了,我,我,怎么办啊?薇薇姐!”纪昀浠有些不知所措的拉着苏薇薇。

苏薇薇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她淡淡的说,“小浠,你已经长大了,你要学着成熟,我不帮你出主意,你自己想想吧。”

纪昀浠想了想,苏薇薇的话也对,她都已经二十岁了,这些事,她要学着自己处理,离开哥哥的公司,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的不是吗?纪昀浠安静下来,点点头。

“薇薇姐,我们走吧,我跟我哥打个电话,今天我去你家过夜。”稳定下来的纪昀浠抬头看向苏薇薇,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意。

“得嘞。”苏薇薇笑笑,说完,发动汽车,离开海岸;她知道纪昀浠已经想明白了。

苏薇薇了解纪昀浠,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一定能做好的,纪昀浠很聪明,也很傻,她还是太天真了,纪雨默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她还是没有见到什么阴暗的的东西。

商场如战场,社会是个大染缸,时间久了,不得不麻木了,有时候,还要为了保全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社会就是人与人的交际,要是得罪了什么人,怕是所有人都会选择为了明哲保身,而抹杀那最后的正义。

的确,让纪昀浠成长就意味的要告别纯真,它是一张白纸,当墨迹遍布它纯白的身影,也就意味着她的纯真不复存在。

成长的过程是残忍地,把孩子从童话里抽离,让他们独自面对这现实,见的越多,想的也越多,城府也就深了。

苏薇薇的心里一凉,让纪昀浠离开凛然公司,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纪昀浠,你会不会也变得那般,那般让人不敢想象?

苏薇薇把纪昀浠送到新房子,也就是和萧子羽门对门的十五楼,面对面说话,胜算高一点,而且那里有上次纪昀浠“离家出走”还没有收拾好的换洗衣物。

纪昀浠到十五楼,看了看苏薇薇的公寓,转身站在对面紧闭着的门,苏薇薇对着纪昀浠的背,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见纪昀浠抬起手,又放下。

“小……”苏薇薇刚开口,纪昀浠转过身,又向着对面走去。

纪昀浠开门打开电灯,觉得惊悚,那天走后,苏薇薇没来得及收拾,地板上,还插着那把,泛着冷光的刀……纪昀浠的脸黑了一半。

“喂?姐?你在哪?噢,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接你。”苏薇薇拿下蓝牙耳机,看看纪昀浠一直忙,拿着拖把,拖来拖去。

“小浠,我去接我姐,你一个人行吧?”苏薇薇拿着包,站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收拾房间的纪昀浠。

纪昀浠闻声抬抬手,“去吧,去吧。”她知道苏薇薇要忙,所以一点也不在意,收拾屋子什么的,对于她来说就是件小事情,她自己也可以的。

苏薇薇见她这样,纵了纵肩,“那好吧!我先走了,么拜……”苏薇薇冲着纪昀浠的背影甩了一个飞吻,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看着终于干净的房间,纪昀浠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急忙出去买了些简单的食材,急急忙忙的做完晚餐,反正也只是她一个人,简单的做些吃的就行,吃完晚餐收拾好房间,纪昀浠就去休息了。这天又是一个星期一,从她的甜甜的睡颜上不难知道,床上的人儿睡的很香。这时,一个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美梦。

“小猪起床啦!”床头的人儿有些不满,人在睡梦中,眉却微微皱起。任谁在睡梦中被打断都会不满,纪昀浠拉起被子,盖过头顶,准备继续睡。

又突然直至坐起身,这样子,就像刚挺尸又诈尸,确实挺恐怖的。纪昀浠拿起手机关掉闹钟,起身梳洗,虽然很困,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

为什么?额,因为这闹钟就是她设定的,苏薇薇自从那天晚上走了以后,就没有回来了。

昨天纪昀浠想了很多,苏薇薇说的没错,她也知道,如果总是靠苏薇薇帮忙,那她到宏擎实习就没有意思了。碰到一点难处,就哭鼻子,是会被人瞧不起的。萧子羽虽然总是处处刁难她,但这也是一个很难得的训练。

既然要成长,这些苦是必须要吃的。而且她的性格也要改改了,太过软弱了。

既然不能毁坏合同,那就必须要赶在萧子羽之前到公司,把辞职信毁了。今天还要给婆婆送葬,所以,纪昀浠不仅要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还要向萧子羽请假。

纪昀浠昨晚调好闹钟,早早的睡了,她纪昀浠的决定可是不能小看的。

一切准备就绪,纪昀浠拉开门,正准备要走,却看见对面的门也开了。

“总裁。”纪昀浠的脸上挂起微笑,朝对面门后的人到招呼,“好”字还没出口,纪昀浠也硬生生的停住,对面开门的根本不是萧子羽,是林优裴!

纪昀浠愣住,林优裴也愣住。

“小优姐?”纪昀浠呆呆的开口。脑子昏昏的,这是什么情况?小优姐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还在这里过夜了。小优姐不是哥哥的女朋友吗?

这样的场景本来就够乱了,没想到萧子羽跟着后面就出来了。

萧子羽看着,林优裴愣在门口,走过来把门又拉开了一点,“你在干什么?”这句话里是纪昀浠从没听过的温柔,显然是对林优裴说的。

萧子羽拉开门,看见门外的纪昀浠,也是一愣,接着板着声音,又说了一句,话里是抑制不住的怒气,“你怎么在这里?”

纪昀浠回过神,“总,总裁好。”

“恩。”萧子羽用鼻音发出单音节,算是应了纪昀浠。

“我先去上班了。”纪昀浠丢下这句话,没等萧子羽答应,逃似的离开了。

纪昀浠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以至于,走楼梯到十三楼,才想起有电梯。“小猪接电话啦,小猪接电话啦。”

“喂?恩,什么时候?好,我马上来。”只是老婆婆的女儿打来的电话。

纪昀浠想起还要给老人送葬,刚才还没有请假,又从十三楼走到十五楼。

纪昀浠站在萧子羽的公寓门口,抬起准备敲门的手,始终没有再向前一步,手就这样停在半空。

纪昀浠害怕见到两人的亲昵的场景,她想躲,却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纪昀浠深呼一口气,最终还是敲了敲门。

好在开门的不是林优裴,纪昀浠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萧子羽原本是很开心,但是看到纪昀浠以后,笑僵在脸上。

“额,小优姐走了?”纪昀浠觉得尴尬,搓搓手背。

“干什么?”萧子羽对她的语气不是很好。

“总裁,今天我想请假。”

萧子羽眯眯眼,沉默了一会,一口否决。

“今天,我要给婆婆送葬!”纪昀浠力争,“我晚上会加班的!”

萧子羽看着她,“去干什么?”

纪昀浠不想回答,心说,这是我的私事,凭什么告诉你?这也仅仅是在心里说,她不敢用这种口气对萧子羽说。

“去给婆婆送葬。”纪昀浠想到这,心情有些压抑。

“恩。”萧子羽依旧用单音节回复她,说完,“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纪昀浠站在门口,有点愣,他这是答应了?算了,关他呢!只要能去给婆婆送葬就行了……

纪昀浠送葬回来的时候,已经到吃中饭的时候了,纪昀浠并没有留下吃饭,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那份还摆在萧子羽桌上的辞职信。想到这里纪昀浠有些慌乱了,告别了婆婆的家人就急匆匆的走了。

当纪昀浠赶回宏擎大厦后,果然看见萧子羽黑着脸从里面出来。

“总裁好。”纪昀浠见萧子羽黑着的脸,干笑着装傻。萧子羽看到她以后,脸更黑了。

“你要辞职?”萧子羽几乎是把这几个字咬出来的,纪昀浠觉得有点冷,她缩缩颈子,没有说什么,事实如此,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很好!”萧子羽见她没有说话,怒气又涨了,“单方面解除合同,你是知道的,而且,你还没有做满实习期。”

纪昀浠突然抬头,眨眨眼,“那我现在后悔行不行啊?”她本来就想着要拿回辞职信的,谁知道今天早晨看到的画面太震撼了,所以以至于她忘记了。

“你!”见纪昀浠这样,萧子羽不禁有些气结,紧握拳。

纪昀浠嘻嘻的笑,赶在萧子羽发火之前,跑进大厦,然后转身对着萧子羽大喊一句:“谢谢总裁!”看着萧子羽吃瘪的样子,纪昀浠觉得现在的心情大好。

玩归玩,一进办公室,纪昀浠开始认真起来,看着满桌的小纸条,纪昀浠满头黑线。这任务也太多了吧?但纪昀浠还是认真地看任务。

当萧子羽回来时,就看见已经累趴了的纪昀浠,歪倒在桌上,奄奄一息。

萧子羽敲敲她的桌子,“起来跟我去工地工地看看。”纪昀浠费力的站起身,她快要饿昏了。早知道来的时候就先随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了,夏天的体力消耗本来就快,她居然没吃中饭,撑到现在。

完了完了,越想越饿,这地怎么再转啊?纪昀浠昏昏沉沉,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向前倒去……

“喂喂?你怎么了?”纪昀浠不知道,她好巧不巧的倒在萧子羽的身上;萧子羽见纪昀浠突然昏倒也不禁有些着急,抱起她就向办公室走去。

“唔……”纪昀浠是在办公室里的隔间醒来,她环视四周,没有发现萧子羽的身影。上次因为走得太快没有好好看看这里,房间不是很大,大概只有二十平方,南面是一扇落地窗,采光很好,三面墙上刷着白色。

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办公桌,简简单单。床头对着东边,门在西边。

桌上摆着一样东西。

纪昀浠站起来,走到桌边,那是一个,保温瓶,底下还压着一张便利条,附着:清粥,喝点暖胃。

字很少,纪昀浠莞尔,这很像他的风格,纪昀浠喝了一点,走出去,继续工作。

萧子羽正襟危坐在位子上,听到声响,没有转身,淡淡道,“今晚加班。”

“谢谢!”纪昀浠从他的身旁走去,小声的道着谢。

对于纪昀浠的道谢,萧子羽没有什么反应,纪昀浠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很快,办公室安静了,只有笔摩擦着纸的声音,“沙沙”作响,配合着手指灵活的敲击键盘。

时间在两人不知不觉中流逝,纪昀浠抬起头,太阳快要落下了,马路上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各式各样的小汽车穿梭,她,她,好像有点饿了。

可是萧子羽根本没有要出去吃饭的意思啊!要是萧子羽不答应,她能有什么办法,纪昀浠欲哭无泪,瞪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萧子羽。

“你很闲?”萧子羽没有抬头也能感觉到纪昀浠的注视,没办法谁让那视线里充满了哀怨。见萧子羽开口,纪昀浠的胆子也大了。

“总裁,我,我饿了。”

萧子羽轻笑一声,“顺便给我带一份。”

“得令。”纪昀浠调皮的吐吐舌,抓起包,立马冲出去,没过一会,空着手回来了。

“这么快?”萧子羽挑挑眉。

纪昀浠不好意思的摸摸脑勺,“食堂早就关门了,我不认识路。”言下之意,就是总裁,你还跟我走一趟吧。

动漫关键词:黄得让人湿的高潮口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