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黄乱色伦短篇小说_女班长裸体扒开两腿让我桶

2022-03-26 15:53:5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这是纪昀浠第二次来,这是一套老房子,墙壁上,有些地方开始掉灰,四周有很多小孩的涂鸦,老人很热情,把她拉到沙发上。“丫头哎,你先坐着,我去给你下面。”到这功夫,纪昀浠也不

这是纪昀浠第二次来,这是一套老房子,墙壁上,有些地方开始掉灰,四周有很多小孩的涂鸦,老人很热情,把她拉到沙发上。

“丫头哎,你先坐着,我去给你下面。”到这功夫,纪昀浠也不推脱了,点点头。

不一会,老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从厨房走出来,“来,丫头,好了,过来吃吧。”

“来啦。”纪昀浠走过去,接下碗,放在餐桌上,就吃了起来。

“唔唔唔,好,好烫”纪昀浠不停地吸气,“婆婆,好,好好吃喔。”

老人一听,喜上眉梢,一脸得意“那是,老婆子我可不吹,当年,我家那口子,就是迷上了我的手艺啊。”

纪昀浠这时很饿,哪管的了老人絮絮叨叨。

“哎,老头子走了,我一双儿女都到大城市去了,他们挺孝顺的,逢年过节就来看我。哎,不知道是不是太忙了,有时候啊,过年过节的都回不来。我啊,老了哟,不期望他们有多大出息,只要啊,他们抽空来陪陪我,就行了……”老人的多了一丝沧桑。纪昀浠咽下最后一口面,拍拍老人“呐,婆婆,现在不是有我嘛,我陪你!”

老人看看她,摇摇头“你啊……”

“扣扣”这时,有谁在敲门。

“妈,我们回来了。”老人闻声去开门,纪昀浠有些疑问,婆婆不是说儿女都去外地了吗?怎么?他们是谁?老人回来,似乎看透了纪昀浠的疑问,开口道:“最近老房子要拆了,我喊他们回来。”

“噢,”纪昀浠站起来,自我介绍。门外的男女走进来,对她笑笑,“不用了,我们都知道,前几天谢谢你照顾我妈了。站着干什么,坐下来啊。”

纪昀浠有些不好意思,挨着老人坐下来。

“妈,你们先聊,我跟哥商量点事。”说完,两人走进房间。纪昀浠歪着头,看着老人。

“嗨哟,丫头,今天你没事吧?走,我们去玩吧。”说完,老人拉着她往外走。

“额,婆婆,你……”

“怎么?又不走了?”老人装作很生气。

“不是啦,婆婆,你先听我说完啊。”纪昀浠大致说了一遍,老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哎,等等等等,你说那个小区?”

“幸福新街啊。”老人呆呆的看着她,道:“这就是啊。”这回换纪昀浠呆了,接着她又特别兴奋。

“那你知道章XX住在哪里吗?她是我们公司的客户。”老人又呆呆的看她,道:“我就是啊。”

“噢,那太好,”纪昀浠又是一呆,“婆婆,你刚才说啥?”

“我就是。”老人有重复了一遍。纪昀浠看着她,有些为难。

“婆婆,我。”老人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又恢复平常的嘻嘻哈哈。

“嗨,没什么事,那是我儿子女儿干的,明天,我去跟他们说一声,他们很听我话的。”

“恩,太棒了,这样我明天就能交差了。”纪昀浠重重的点头,老人轻拍她的头。

“小笨蛋,第三天再去,这样我们就能玩三天了。”

“恩恩,知道了。”

两人说好了,便去玩了。三天就这样过去,两人约定好第四天在宏擎大厦门口见,解决问题。

第四天,纪昀浠早早的来到宏擎大厦楼下,等着老人。该来的总是会来,这不,她碰到了萧子羽。

“怎么了?怎么早?是来辞职的?”萧子羽看见她,讽刺道。

“你,”纪昀浠看着嘟起嘴“哼,我已经解决了,你就看着吧!哼!”

萧子羽没有理她,自顾自的走进大厦。纪昀浠见状,急忙拦住他:“唉唉,你别走,你陪我一起等!”

萧子羽转过头,“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等?”

“那是因为”纪昀浠刚想说什么却被铃声打断。

“小猪来电话啦,小猪来电话啦”纪昀浠拿出手机,有些尴尬,脸有些红。她看看来电显示。

“婆婆?”

“喂?出了什么事?啊?什么?”纪昀浠的语气明显有些惊慌,“在哪?好,你等等,我马上来。”萧子羽看着她,欲走,拉住她,有些挑衅。

“怎么?要走?不是让我等吗?”纪昀浠看也不看他一眼,甩开他的手。跑到马路旁边,等出租车。

“我现在没事基恩和你说话。”

“你!”萧子羽有些火大,拽下她的手,“不要忘了,你要是没有完成,你会被辞退的的!”

纪昀浠抬头,眼里溢出眼泪,“要是婆婆出了什么事,我宁愿被辞退!”

“你,”萧子羽看着她的样子,气势弱了一点,要知道男人最怕女生哭,“你先别哭,好好说,除了什么事?”萧子羽越是这样说,纪昀浠越是不安。

“呜呜,婆婆,婆婆她在,在医院里。你,你送我,去,去医院。”纪昀浠断断续续的说。

“好,”萧子羽没有多问什么,他点点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车。”

“好,好。”纪昀浠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站在路边等萧子羽。

“纪昀浠,上车。”不一会儿,萧子羽开着车到她面前,萧子羽要下车窗。对着发呆纪昀浠喊了一句。纪昀浠没有犹豫,她也不能犹豫。

“到底怎么了?”萧子羽打着方向盘,问。

纪昀浠咬咬唇,没有说话。

“行了,别咬了,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萧子羽透过倒车镜,瞥了她一眼。

“不是的,不是我不想说。”纪昀浠低下头,缓缓叙述“婆婆是那天前几天我在公司前面的公园里偶然碰到的,因为婆婆,我那天下午没有去上班。”

萧子羽冷哼了一声,“纪昀浠该说你天真?还是无知?你就轻易的相信一个陌生人?”

“婆婆很好!”纪昀辩解道,“三天前,我又在公园里碰见她了,后来才知道,她是我们公司负责的案子里的一个钉子户。婆婆说,小区里其它几个钉子户也是跟着她的儿子女儿,才反对的。婆婆还说她会解决的。刚才,是婆婆的女儿打的电话,她,她告诉我说,婆婆久病缠身,现在住在医院。所以,所以我才那么着急。”

萧子羽没有说话,纪昀浠看着他,不由得有些安心了。

谁也不说什么,这样的气氛没有显得尴尬,反而多了一丝融洽。就在纪昀浠没有发现的情况下,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到了,我在这等你。”萧子羽拉下手挡,停稳了车子。纪昀浠点点头。

“扣扣”纪昀浠来到一间病房的门口,轻轻敲门。

“进来吧。”纪昀浠等到肯定,走进去。

病房里,老人穿着白色的病服,戴着氧气罩,躺着床上。看到纪昀浠来了,老人笑容多了些。

纪昀浠鼻子酸酸的,她不敢相信,老人昨天还跟她嘻嘻哈哈,今天怎么就住进医院了?

老人向女儿招了招手,女人低下头,细细听,时不时的点头应和。最后,女人站起来,对纪昀浠说:“纪小姐,你放心,我和我哥会和你们公司和解的。”

“谢谢你,婆婆,婆婆她怎么会?明明昨天还还好好的啊。”纪昀浠吸吸鼻子,盯着老人,想着,说不定,婆婆等下会跳起来,跟她说“丫头,我跟你开个玩笑呢!”

“其实,我妈她,她,她得了胃癌。”女人说着,也红了眼。“我跟我哥回来,是为了我妈,从老房子里多弄点钱,给,我妈治病。”

女人揩泪,继续说:“我妈她不知道,自从你来了以后,我妈才知道的,昨天,昨天晚上,我妈胃又开始疼了,我们把她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出来,说,说,我妈已经是晚期了。”女人说到这,泣不成声。纪昀浠又吸吸鼻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做什么。

“婆婆,我”纪昀浠低下头,想说什么道歉的话,女人的声音却突然起来了。

“妈”女人惊恐的喊了一声,摇摇老人,“妈!你别吓我!妈!”纪昀浠也吓了一跳。

“快去叫医生!”女人歇斯底里,纪昀浠吓了一跳。医生闻声赶过来,一群人站在老人病床前检查。

“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节哀顺变,请家属准备后事吧。”说完,一群人走了,女人在一旁哭的凄惨。

纪昀浠说不清现在是什么心情,心口上好像压着一块石头,喘不过气,闷闷的。她捂着嘴,呜呜的哭着。

她第一次看到,生命中的过客,在自己面前离世。这个只认识了几天的的老人,很孤单,儿女不在膝下,虽然老人看的很开,走的时候,没有受到多少折磨……想到这,纪昀浠站起来走到女然面前。

“你,你不要太难过了,婆婆走的很安详,最起码她没有太痛苦。”纪昀浠揉揉眼睛,安慰她。

“屁话!走的又不是你妈!”女人抬起头,狠狠地说。

“额”纪昀浠有些尴尬。女人突然又抱住了她,放声哭,纪昀浠鼻子酸酸的。

“扣扣。”

“纪昀浠,你好没?”门外传起萧子羽不耐烦的问话,还没等纪昀浠回话,萧子羽开了门。看到房间里的场景,又关了门。

萧子羽坐在车里,点起烟,等着纪昀浠。

“女人就是麻烦!”萧子羽狠狠地吸了一口,有些烦躁。看到纪昀浠从医院出来,萧子羽按灭了烟。

“我回来了。”纪昀浠打开门,坐在后面,红着眼。

“怎么样?”萧子羽透过后车镜,看着纪昀浠。

“恩,婆婆的女儿说今天下午就会集合好其它的人,到公司来谈话。”说完,又是安安静静。这么安静会怎么样?额,纪昀浠,会睡着的。

萧子羽一开始还有些惊诧,这个女孩这么变得这么安静了?他现在已经把车开到公司了,怎么喊纪昀浠,纪昀浠都没反应,回头一看,不禁莞尔。萧子羽看着倒在后面的女孩,有些无奈,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爱睡?

“要不要叫醒她?”萧子羽下了车,打开后面的门,女孩的头微微歪向一边,轻轻地呼吸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

萧子羽忍不住凑近,伸手抹去女孩的泪,纪昀浠像是感觉到什么,眉头稍稍皱起。

萧子羽看着她,歪歪的睫毛,嫩白的皮肤,小巧的鼻,最后转眼看到纪昀浠的红唇。萧子羽不由得想起那天吻住了纪昀浠,萧子羽笑笑,她的唇,很软。

“咕嘟。”萧子羽听到自己喉头一滑,身不由己的伸手,抚着纪昀浠的唇。

“唔”睡梦中的纪昀浠,哼了一声。萧子羽一听,以为纪昀浠要醒了,慌慌张张的拿下自己的手,背过身,轻咳一声。

“咳,快点,到了。”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纪昀浠有什么声音。萧子羽转过头,一看,这女孩根本就没醒!

恩,就这样吧。萧子羽像是肯定了什么,向纪昀浠俯身……

纪昀浠醒来的时候,不是在医院,不是在车里,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你醒了。”纪昀浠还在环视四周,门口出现的萧子羽走进来。

“这是哪?”纪昀浠呆呆的问他。

“公司。”萧子羽走过去,地给她一杯水。

“谢、谢谢”纪昀浠受宠若惊“公司什么时候有这个房间?”萧子羽瞥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看她喝了水,道。

“休息好了就出来。”纪昀浠应了一声,跟着萧子羽走出来。

纪昀浠走出来才发现,这里是萧子羽的办公室。原来这里别有洞天啊!

“看好了?”萧子羽淡淡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助理。”

“哎?”纪昀浠又愣住了。“我怎么变成助理了?”

萧子羽看着她,“我不喜欢说废话。”纪昀浠觉得莫名其妙,萧子羽的回答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嘛。但还是忍住,应了一声。

“哦。”

“叮铃铃”这时萧子羽旁边的电话响了,着实把发呆的纪昀浠吓了一跳。

萧子羽挑挑眉,示意纪昀浠接电话,纪昀浠看着,拍拍胸口,接下电话。

“您好?哪位?”

“找总裁?”纪昀浠听完,抬头看萧子羽,询问他。萧子羽没有看她,也没有给她提示。

“请问您是?”

“总裁现在在开会,稍后我将转告他。恩,好,再见。”纪昀浠舒了一口气。

“总裁,刚才打电话的是临安责任有限公司的金经理。”纪昀浠觉得,她应该没有做错,便向萧子羽汇报。却不想萧子羽头也不抬,说:“纪昀浠,平你刚才的表现,我完全可以辞退你。”

“为什么!”纪昀浠有些怒,萧子羽根本就是故意的!“这些我都没有经历过,做错是难免的,而且,你又没有告诉我,我该做什么。”萧子羽抬手,丢过一份资料。

“这是Wendy给你的。”

看着又仔细看资料的萧子羽,纪昀浠撇撇嘴。真是冷淡!纪昀浠在心中给萧子羽定了位。

唔,还是好好看看罢。纪昀浠这样想,在前任秘书的位置上,翻开资料。

第一页空白上,标着斗大的几个字:“绝对好助理速成手记”纪昀浠看着,还赞同的点点头。

第一页,绝对好助理速成手记第一条:作为助理,不仅要关注总裁工作,还要关心总裁的私人生活。

第二条:不能在总裁忙的时候说话。

第三条:要记得总裁的生活习性,以及爱好。

第四条:总裁的私生活有些乱,作为助理不仅要帮助总裁处理工作,还要处理有时候冒充,或者打扰总裁的女性同胞。

纪昀浠看了这四条,有些疑问,这些好像跟工作没有关系吧?

萧子羽用眼角看着纪昀浠满脸疑问,在心里偷偷的笑着。Wendy给纪昀浠的资料,他都看过,前五面纸写了一大堆废话,只有第一面有用,还只有一小部分是关于工作的,至于后面,全是白纸。

不一会,纪昀浠一脸无语,抬头问他:“总裁,你确定没有拿错吗?为什么后面是,是白纸啊?”

萧子羽装作不知情,一脸不耐烦的看她:“不要烦我。”接着,纪昀浠果断的闭嘴了。

纪昀浠很郁闷,是的,非常郁闷。Wendy给她的资料,她反反复复看了三遍,也没有看出,有哪一点可以帮助“速成”。想到这里,她觉得有点饿,不,是非常饿!

她抬手看手表,已经一点了,纪昀浠欲哭无泪,总裁怎么还不去吃饭啊!她真的饿啊。

“咕咕……”好吧,肚子,你真听话,居然提前说了。纪昀浠红着脸,抬头看看萧子羽,果然,萧子羽的脸黑了一半。

纪昀浠以为萧子羽生气了,其实,萧子羽一直在维护自己作为总裁的严肃,努力的憋笑。

“咳”萧子羽咳了一声,“走吧”萧子羽放下笔,率先走出办公室。纪昀浠紧跟其后。

现在已经一点了,公司的人寥寥无几。出了公司,纪昀浠向着食堂走去,没想到萧子羽叫住了她。

“总裁?出了什么事?”纪昀浠转身问他。

“出去吃”萧子羽说完走向车库,“等我。”纪昀浠点点头。不一会,萧子羽开出车,说:“上车。”

纪昀浠有点紧张,在心里瞎想,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了:“总、总裁,我还要吃饭呢……”萧子羽扫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纪昀浠有些委屈,什么嘛!还以为当助理有什么好处呢,哪有什么好处啊!还不给吃饭!纪昀浠撇撇嘴,像小孩子得不到心爱的玩具一样。

“到了。”萧子羽解下安全带,说。

纪昀浠听到,故意撇开头,不看他。

“不想吃饭就别下车。”纪昀浠哼了一声,然后又迅速解下安全带,跳下车。

纪昀浠关上车门,才恍然明白萧子羽带她来,是要和他一起吃午餐。

这是一家西式餐厅,餐厅里刷着暗褐色的漆,暗黄色的灯,不是很明亮,角落里,稀稀松松的坐着几对情侣。餐厅里很安静,只有钢琴师弹着舒缓的曲调,丝毫没有餐厅外的喧哗,这使纪昀浠放松了心情。

两人刚进去,便有服务员过来,萧子羽对他小声的说了,服务员便领他们到一处餐桌。这张餐桌很隐秘,四周是古木浮雕,桌椅背面还有假花遮挡,而且,从这里可以看到餐厅外。

不一会,又有一个服务员来了:“您好,请问要点什么?”服务员很礼貌,看样子,受过专业培训。

纪昀浠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在关注弹奏的钢琴师。萧子羽拿下菜单,说了几个菜名,待服务员收了菜单,萧子羽看到纪昀浠的游神,敲了敲桌子。

“啊?”纪昀浠转头,看看萧子羽。见萧子羽没有说什么,又把头撇过去。

不一会,萧子羽又敲敲桌子,纪昀浠不满,转过头,刚想说什么,被一个女人打断。

“小浠?”纪昀浠转过身,这声音,她很熟悉,萧子羽也很熟悉。

“小优姐?”纪昀浠有些惊喜。

说话的女人正是纪昀浠的哥哥纪雨默的女朋友林优裴。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告诉我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纪昀浠站起来,挽着林优裴。

“今天才回来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今天刚好到这里来办事,就看见你在这里。”林优裴跟纪昀浠说话,眼神却不停地瞟向萧子羽。纪昀浠也注意到林优裴这个小动作,连忙向林优裴介绍萧子羽。

“小优姐,这是我们公司的总裁,萧子羽。”

“你好。”林优裴微微向萧子羽颔首,萧子羽点头会意。

“那小浠,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先吃吧。”说完林优裴走出了餐厅,纪昀浠回头想把林优裴介绍给萧子羽,看到萧子羽正注视着餐厅外的林优裴,笑笑。

“她很漂亮吧?不过你不可以追她哦,他是我哥哥的女朋友。”萧子羽回过头,没说什么,但是眼中的寒意,确实把纪昀浠下了一跳。

纪昀浠看到萧子羽的样子,也不敢说什么,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想起萧子羽刚才的样子,也不敢多问什么。

很快,服务员端来菜,两人默默的吃着,什么话也不说,一个是不敢说,而另一个,是不想说。诺大的餐厅,他们这一桌的气氛最诡异。很快,两个人在诡异的气氛下,草草结束了午餐。

回来的途中,萧子羽一直抿着嘴,纪昀浠隐隐觉得,自从林优裴来了之后,萧子羽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途中经过一个甜品店,纪昀浠想了想,对着萧子羽喊了一句。“总裁,麻烦停下车,好不好?”

萧子羽没有多问,停下车。纪昀浠下车,走向商店。

“你好,欢迎光临。”门口服务员甜甜的说着,纪昀浠也微笑回应,开口说:“你好,我想问一下,一般男士会喜欢吃哪些甜品?”

“哎?”服务员也难住了,但很快恢复专业的微笑,问“小姐,你是卖给男朋友的吗?”

纪昀浠笑得腼腆,“不是啦,是我一个朋友,他今天心情有点不好,我听说,甜品可以让人心情变好。所以就过来了。”

纪昀浠手中提着什么,满足的走出甜品店,却没有看见萧子羽的车,她左右环视一番,不禁有些失望,“什么嘛,好心给你买东西,居然说也不说一声,就走了,真是!”

没有办法,纪昀浠只好自己走回公司,途中,粉嫩的脸一直挂着“我不爽”三个字。

林晓橙看见纪昀浠回来了,一脸羡慕:“小浠小浠,你好幸福哦。”纪昀浠正在气头上,语气不顺“什么幸福?”

林晓橙直接无视纪昀浠的不爽,双眼泛爱心,“今天早上,你睡在总裁的怀里哎!总裁一直抱着你,是公主抱哎!公司的女职员都羡慕死你了。”接着一脸暧昧的看着纪昀浠,“说吧,你跟总裁室什么时候的事啊?”

“什么时候的事啊?”纪昀浠不解,努力地回想,在他的记忆里好像没这回事吧?她只记得,早上从医院会来的时候,在萧子羽的车上睡着了,然后醒来就在他的办公室的隔间睡着了。难道,萧子羽没有叫醒她?而是,把她抱上去了?

听着林晓橙的话,纪昀浠有点相信这的确是真的了,纪昀浠的脸红了。

林晓橙见状,更是兴奋,“说说,我要听。”纪昀浠红着脸跑开了,走到电梯里才稍微好了点。想想刚才林晓橙的话,心情好像好了一点。

纪昀浠几乎能想到自己是怎样高兴的样子,既然今天是萧子羽抱她回去的,那就姑且原谅萧子羽把她丢在大马路旁吧,而且萧子羽的心情不怎好,恩恩,就这样。

“扣扣”纪昀浠悄悄萧子羽的门,对着里面的人说着,“总裁,我回来了。”

“进来。”纪昀浠听到里面的人说了一声,走进去,不想,办公室不只有萧子羽一人,萧子羽的面前还站着一个女人,女人背对着她,纪昀浠看不到她的正面。

纪昀浠想,又有点不爽,原来把她丢在马路边,是为了和美人相约啊。但想想,这好像不是她可以管的。于是,她坐回Wendy的位子,不,现在,应该说,是自己的位置。

“你先回去。”纪昀浠听到萧子羽对着女人不冷不淡的说。

“啪”女人没说什么,就走了,但是出门的时候,把门关得很大声。

纪昀浠想起前几天萧子羽要她加班的事,开口问“总裁,今天要加班吗?”

萧子羽的眼中闪过什么,他按了按太阳穴,“几天要是顺利,就不用了。”

“扣扣”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总裁,那些人又来了。”门外的人说话明显很慌张。

“恩,知道了。”萧子羽应了一声,抬眼看一下纪昀浠,示意她去处理。纪昀浠会意,拿了一份资料走出去。

果然,那些人明显是老人的女儿带来的,女人的精神明显比早上好了一点,但还是有些憔悴。女人看到纪昀浠,一笑。

纪昀浠也以笑回应,话不多说,她拿出合同,递给女人,“这是合同,你们看看要是没什么异义,就签字吧。”

女人是他们的代表,她拿起合同,细细看。不一会,二话不说就签字,其它人看到,也纷纷签字。这件事总算圆满解决,女人看到其它人签字,把纪昀浠拉到一边。

“三天过后,我们去送葬,你要是有时间也来吧。”纪昀浠有些震惊,她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个资格,想起早上老人的过世,纪昀浠眼睛又不住的红了,“我?可以嘛?”

“嘿呦,姑娘,你别哭啊。”女人故作坚强,拍拍纪昀浠的肩,“我不在的那几天多亏了你照顾她,现在想想,我想孝敬她,在外努力打拼,却没得在她膝下好好陪陪她来的实际。”女人很后悔。

动漫关键词:黄乱色伦短篇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