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黄的作文: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2022-03-26 15:41: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想到这里,沐小小的小脸就直接垮了下来。瞧着沐小小一副万劫不复的表情,上官熙澈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好啦,好啦,没事的。”上官熙澈起身去扶沐小小,轻声安慰道,&ldquo

想到这里,沐小小的小脸就直接垮了下来。

瞧着沐小小一副万劫不复的表情,上官熙澈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

“好啦,好啦,没事的。”上官熙澈起身去扶沐小小,轻声安慰道,“一会大可说是我不小心弄在上面的,清凉是不会要我赔偿的,你放心好了。”

“真的吗?”沐小小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都要挂上泪花了,可怜巴巴的看着上官熙澈。

点了点头,上官熙澈很是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向你保证,绝对是真的。”

“保证?上官师兄,你的保证每次都不靠谱!”沐小小瘪了瘪小嘴,不满的抗议道,“说好的不会给我介绍那些脑袋不正常的家伙,可是墨清凉这货是个十足的蛇精病好么?”

上官熙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清凉以前不是这个样子,至少要比现在好很多。但是自从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他似乎就愈发的冷漠了。”

话说道这,上官熙澈也很是惋惜。

“经历了什么事情?”几乎在上官熙澈话音刚落的空档,沐小小的八卦细胞就瞬间复活了。

墨氏总裁的八卦诶!

说不定能够捉住他的把柄,自己占个上风,扭转一个局面也说不定呢!

“额……”见到沐小小一秒钟瞬间满血复活的表情,上官熙澈都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个小丫头真是让人摸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从来不按照套路出牌,真是让人费脑筋。

“清凉从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去了国外,这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在孤独中长大的。”上官熙澈缓缓的道出墨清凉的事情,“他的母亲和父亲只是南宫家和墨家的商业联姻,之后剩下墨清凉,他们就各奔东西了。”

沐小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的嘟囔道:“难怪这个南宫家族的产业墨清凉进的来,原来是他的娘家。”

上官熙澈轻笑,继续和沐小小聊了起来。

沐小小这才发现,原来墨清凉这个冰疙瘩竟然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虽然是墨家名正言顺的第一个孩子,可是却偏偏排行第二。原因大概是他的父亲墨青山在和他母亲结婚之前,就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吧。

沐小小拼命的从上官熙澈讲的事情中过滤出相关的因果关系。

而那个女人就是墨家现在的女主人杜雪涵,由于两个家族施压,墨青山不得不等到墨清凉满18周岁之后才娶杜雪涵进门,所以他们对墨清凉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

生在一个完全没有爱的家庭,想要理解感情也的确是一件难事。

现在沐小小终于明白为什么墨清凉一天到晚都是那张冰冻三尺的冰山脸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对墨清凉的打击是更大的。”上官熙澈摸了摸下巴,继续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原本清凉现在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但是他的老婆竟然在第二天就人间蒸发了,从此之后他就更不爱说话了。”

“第二天人间蒸发?”沐小小挑了挑眉,看着上官熙澈,怎么这个事情听着这么耳熟?

“你也觉得这个事情很诡异是不是?”上官熙澈双手抱着胸口看着沐小小,眉头蹙着,忍不住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脑袋被双开门挤了……”

沐小小的眸子眯了眯,幽幽的看着上官熙澈。

你的脑袋才被上开门挤了!你们全家都被双开门挤了脑袋!

自然,这话沐小小打死都不会说出口。

毕竟到现在为止上官熙澈压根就不知道她五年前是怎么去的意大利,只是以为她是失去丈夫的一个单亲妈妈。

不过想了想,这世界还真是很奇妙,竟然有人和自己的想法一致,还真是难得。

眉头挑了挑,沐小小又张开樱桃小嘴问了起来:“既然已经结婚了,至少知道她的家庭状况吧,去问一问不就找到了么?”

“这件事情嘛,就要问清凉了,我只知道这个女人是清凉的干爹朋友的女儿,应该是战友的女儿吧。”托着下巴,上官熙澈很是认真的回想着相关的细节。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沐小小就已经膝盖中了一箭。

战友的女儿!第二天人间蒸发!怎么这些词汇堆积起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呢?

细细回想起来墨清凉从见到自己到现在的态度,沐小小觉得自己脑袋上面的汗都已经成水帘洞的门帘了。

不会这么凑巧的吧?

应该不会!天这么黑,他绝对看不到自己!

可是这么一来,这件事情岂不是坐实了?越是这样想着,沐小小越是坐立不安了起来。

“上官师兄,我觉得我们……”沐小小几乎是下意识的扯住了上官熙澈的胳膊,想要拉着他迅速撤离。

只是话还么有说完,就听到了墨清凉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沐小小。”

如同魔咒一眼的三个字,让沐小小整个身子瞬间就僵直了起来。

机械的转过脑袋,沐小小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冲着墨清凉扯了扯嘴角,说道:“墨大少爷,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回过头去,看着墨清凉敞开的胸膛挂着些许水珠,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一条和沐小小几乎差不多的裤子,和沐小小那双小短腿几乎是鲜明的对比。

“我饿了。”墨清凉眨了眨眼睛,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沐小小,淡淡的开口。

“……”这种完全木有表情的三个字是墨清凉惯用撒娇体么?

绝对是错觉!这货绝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

自我催眠了一下下,沐小小反倒是自在多了,虽然面上很是不爽,但是沐小小嘴上依旧应承了下来:“好好好,墨大少爷,您想吃什么,我就去做什么……唉唉……”

说着沐小小就认命的向着客厅外面走去。

看着眼前的两人,上官熙澈的眉头就蹙了起来,看来墨清凉并不讨厌沐小小,甚至还有些喜欢她。

看来自己需要加快点步伐了,要不然恐怕到时候沐小小就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了。

轻轻的斜睨了墨清凉一眼,上官熙澈并没有说什么。

窗外的景色渐渐变暗了下来,耳边的潮水声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整个古堡的氛围看起来很是平静……

只可惜某些人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就好比现在正聚在一起讨论的墨青山一家子。

对于墨清凉,墨青山的不满早就不是一时半会了。

“爸,这次的事情又失败了,那个人甚至根本就没有伤到墨清凉!”墨天成说道这里,就忍不住咬牙。一双鹰眼说不出的狠厉。

对于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墨天成想来没有想过要对他手下留情。对于墨天成来说,只有对手,没有兄弟。

更何况现在墨氏集团所有的的事情都是墨清凉来处理,就算是自己以墨家大少爷去墨氏集团,也根本没有几个人正眼瞧自己。

就算是工作也是很偏的类型,这明摆着就是瞧不起自己。

很早以前,对于这种不公平待遇,墨天成就很是不满了,要不然也不会直接雇凶杀人了。

墨青山坐在天鹅绒的沙发上,靠着靠枕,一直沉默着。

对于墨天成的行为,他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对于他来说墨清凉的母亲和他几乎没有什么感情,从小墨清凉自己也没有细心的培养过。

除了贡献了一部分的细胞之外,墨清凉对于他来说只有名词上的一个称呼而已。

所以就算是墨清凉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会觉得难过。

“天成,这种事情切勿操之过急。”墨青山的眉头皱了皱,伸出有些褶皱的大手拍了拍墨天成的后背说道,“有了这次的事情,他应该已经警觉了,所以暂时不要再下手了。”

“这个小杂种,也真是命大!”杜雪涵坐在墨青山的边上,也是一脸的不耐烦。

原本想指望这次,花个大价钱把墨清凉解决了。没想到,他竟然平安无事的躲了过去!好在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里,也算是万幸了。

“暂时不要下手?那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墨天成很显然对于墨青山的说法很是不满,狠狠的一拳锤在桌子上吼道,“我已经受够公司里面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杜雪涵看着墨天成难受的样子,眉头就紧紧的蹙了起来,这种委屈她自然也是受过。

墨清凉不满18周岁之前,自己一直是被人当作一个笑话来看,现在即便是已经嫁给了墨青山,自己之前的黑历史还是会被人拿出来说事,单单想起这些事情,杜雪涵对墨清凉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好了,最近不想去公司就不要去。”明显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墨青山叹了一口气,“最近法国那边有个年会需要墨氏集团的人参加,到时候会有各个集团的千金小姐参加,说不定到时候遇到个心仪的对象也说不准,你就去那好好的休息几天好了。”

动漫关键词: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