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 两个师傅一起C

2022-03-26 15:32:0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依我说,总裁既然爱得那么死去活来的,就应该勇敢点公开,哪怕得不到大家的认同,但真爱难求啊对不对,这样纠缠下去,再深的感情也会破裂的对不对?”文小默边吃边嘴角含糊地

“依我说,总裁既然爱得那么死去活来的,就应该勇敢点公开,哪怕得不到大家的认同,但真爱难求啊对不对,这样纠缠下去,再深的感情也会破裂的对不对?”文小默边吃边嘴角含糊地向总裁大人说教,现在她倒觉得理直气壮了,面前的霍君昊竟然没有了平日里的令人生畏。

毕竟,她是在开导他嘛。

总裁大人的眼里没有怒气,这样很好,说明他不生气她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但他的眼里怎么充满了笑意?这个笑虽然看不出喜怒,但让她有点毛骨悚然。

“总裁,您在笑什么?”

总裁大人把脸凑过来,伸出修长食指对她勾了勾,文小默痴痴地把脸也凑了过去。

“那么你偷偷告诉我,我的心上人是谁?”总裁大人故作神秘。

他的气息好近,一阵醉人的幽香环绕在两人周围,文小默脸一红,扶了扶眼镜,这名字让她怎么说得出?怎么想都觉得别扭啊。

“呃,萧,萧先生。”她弱弱地说,满脸羞涩,就好像那个搞断背的家伙是她一样。

总裁大人嘴角抽动了下,盯着她良久,那眼神儿真是精彩而复杂,颇有种想将她搓圆按扁再做成水饺和着汤圆下饭之感。

天地万物都快要静下来的时候,总裁大人总算从“秘密被看破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

“我想让你继续帮我,好吗?”

俗语说拿人家手长吃人家嘴软,文小默后悔自己吃了总裁大人的午餐,对于他眼泛着可怜之光的请求,她没有勇气说出个“不”字来。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

总裁大人握住她的手,两眼含情脉脉(这招狠毒):“只有你知道这个秘密,也只有你可以帮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微风吹拂,文小默被他的声音酥出麻来。

文小默的脑海里掠过总裁大人把自己装在冰箱里的画面,想象着他一直以来就是个没人爱没人管的小可怜,伸出油腻的爪子,摸摸他的头:“乖,别哭,我帮你就是了。”

都说女人的心是玻璃心,是用水做的,文小默痛恨自己是个女人,更痛恨自己是一个禁不住美男诱惑而犯花痴的女人。

吃了总裁大人一顿午饭,就答应了他一件实在是抹着良心都要去做的事。

她竟然答应总裁大人帮着他去气萧子南兼且将萧念儿那涛涛如长江水的倾慕彻底弄干枯。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萧念儿都几乎要豪气万丈的念出这句痴缠的诗来了。

这样的痴情女子,现在就等着她去伤害。

可怜的她又不是男人,干嘛要干这种破事!讨厌!

文小默差点就因为这件事而忘了自己的正事的时候,唐仲轩倒找上门来了。

周末的美好时光里,楼下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正在阳台里做着瑜伽的姚仙仙,看见自己松垮城的睡衣挂着身上,还披头散发的,尖叫着跑回了自己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文小默惊讶又无奈地看着楼下的人,认命地换衣服下了楼。

“唐总裁,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天,你穿休闲装太帅了!”

“啧啧,你今天的发型好酷!”文小默毫不羞涩地发表着她的感叹之词。

唐仲轩额头冒黑线,来了句:“别以为赞美我一下我就同意你所说的合作。”

文小默眨巴着眼睛好无辜:“我看起来像那样功利的人吗!”

“你根本就是。”唐仲轩毫不客气地回道。

“好吧,我承认,您老人家既然不想合作,那来找我干嘛?该不会来帅帅酷而已吧?”

文小默捂嘴震惊,潜台词:真想不出你是这样的人。

“想不到你还挺口齿伶俐的。”

“多谢谬奖。”文小默得意忘形起来。

“也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找你一起去兜兜风。”

文小默笑脸僵住,倒不是惊恐他上半句,而是下半句。

片刻后,文小默抓住车门,誓死不上车:“不!我不要坐云霄飞车!我不要用生命去坐车!我不上!”

唐仲轩废话不多,直接把她抱了上去。

“啊!你干嘛你干嘛!让我下车!”

“每次飚完车我都心情大好,心情好了的话,也许会考虑一下你所说的合作。”

文小默这回笑容如花,把脸蛋凑过去:“真的?”

“千真万确。”唐仲轩模样无比真诚,真是难得的真诚。

文小默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了半秒,算了,为了总裁大人和君昊集团的利益,她豁出去了!

天下间谁的话最不能信?她不知道,但资本家的话是绝对不能信的。

陪吃陪玩了一整个天,唐仲轩却是只字不提西环项目的事。

在这么寒冷的夜晚,她本应该呆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的,可却要陪他唐大少爷跳华尔兹,她真的快疯了。

“你言而无信,说好的考虑考虑,现在倒把我拉来这里!”相处一日,文小默的胆子越发的大了,直接的抱怨出声。

“啊,对不起。”文小默又一脚踩到他的脚背上,没办法,她只在大学时候学过那么一点点,因为对跳舞这桩事情先天不足,也只学了半桶水。

唐仲轩手搂着她的脸,帅脸抽动了一下,眉头轻皱,这已经是第N脚了。

“你倒是第一个敢踩我脚的女人。”唐大少爷话语里竟然带着赏识。

文小默在心里翻白眼:“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都说了我不会跳,你非要带我来这里出丑!”舞池周围的人眼光投射而来,让她觉得好不自在。

看了眼身上的鹅黄色短裙,是唐仲轩带她去买的,穿起来虽然美丽得像只天鹅,可这么贵重的东西穿在身上,她有种想脱掉的冲动。

文小默对他怒眼以对,这唐大少爷竟然没有摆臭脸,眼线穿过她身后的某一个地方,棕眸迸射出一抹狡黠,他丰润的嘴巴凑近她的耳根,安慰道:“别急,慢慢学就会了。”

文小默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弄得一阵恶寒,他的鼻自己喷洒到她的耳根和脖子处,让她有点痒痒的感觉,白皙的脸蛋上有点发烫。

身后某把声音叫了声“霍总裁,萧总裁,你们能来真好!”

文小默听到这话,两脚一软,吓得脚上的高跟鞋都不听话地一拐,整个人向前倾到了唐仲轩的身上。

腰上的手把她搂得更紧:“小心点,看你这模样。”唐仲轩的声音里带着宠溺。

喔靠,她没听错吧?宠溺?

然而文小默却没有时间继续思虑这一点,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往哪走呢?大哥你倒是放手啊大哥,干嘛狠狠拽住人家不放!

文小默被唐仲轩的手抓得死死的,她狠瞪他好几眼他都没放手,他阴柔帅气的脸上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她怎么觉得自己身后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不,纯粹错觉罢了,她自我安慰地想,抹了把冷汗。

算了,这种时候,不如她直接装晕?

正当文小默内心无比纠结,表情无比丰富的时候,面前的唐仲轩要死不死地来了句:“霍总,萧总,好久不见啊。”

完了,这下连逃跑都没机会了,可唐大少爷此刻看她的眼神里怎么充满了邪恶?

她给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重重的踩上了一脚,咬牙切齿地。

“小默?”和风在这里吹拂,实在不太如她的意。

文小默犹如干了坏事被逮了个正着,唯唯诺诺地转过身去,果然见到她家总裁大人那副略显沉色的俊颜。

他的深眸紧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看出个洞来。

“总,总裁。”她被总裁大人的眼神盯得不自觉低了头。

文小默在心里哭爹喊娘的,话说她为什么会有一种偷情被逮个正着的感觉?对啊!她为什么要心虚?她又没做错什么!总裁大人又不是她的谁!

在心里给自己绕过了这个令她难堪的圈圈,文小默终于抬眸对上总裁大人的眼神。

总裁大人的视线终于离开了她的脸蛋,倒是扫射在她的身上来了。

文小默不知咋地庆幸身上这套并不是低胸装。

然后,然后发现总裁大人的深眸如钉子般停留在她的腰间,文小默低头一看,腰上的大手不是她自己的。

各位观众,这手是唐仲轩的。

文小默身子移了移,想要摆脱他的手,唐仲轩倒是老实不客气,竟然一把将她搂得更近,嘴角挂起一丝挑畔的笑。

“小默,看看你家总裁,什么时候都爱臭着脸,不知道你有没有打算跳槽,要是你愿意的话,唐门随时欢迎你。”

唐大少爷当着所有人的脸挖霍君昊的“墙脚”,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文小默也惊呆了。

萧子南盯着唐仲轩,眼神里是少有的警告之色。

霍君昊额头处有一条青暴动了一下,当场内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发飚,两人的口舌又要开始的时候,霍总裁竟然扯起了一抹笑。

这一笑真够颠倒众生的,不比太阳耀眼却比太阳更温暖,他向文小默招手:“默默,过来。”磁性的声音夹带着轻柔,如落叶沙沙的声音,让人听着舒服。“默默,过来。”这声音令场内的华尔兹舞曲都沦为背景音乐。

紧握着她纤腰的手僵了一下,文小默被总裁大人诱惑的双眸勾得没有了魂魄一样。

高跟鞋一步步地走向他,这过程里她想到了一句话:如果我爱上你,我的眼里只有你,世界只得你。

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里只剩下总裁大人,她知道她不过去的话,总裁大人应该会把她煎皮拆骨,当然,这是后来才想到的后果。

现在,她实在是抵挡不了总裁大人的魅力,痴痴地向他走去。

脚上的高跟鞋真是不听话,只有两步之距,脚上一个踉啮,她竟然以一个恶狼扑虎之姿扑向了总裁大人。

下一秒她呆在总裁大人的怀里,睁开眼的时候见到萧子南注视着自己的深奥眼神。

萧子南,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总裁大人的手拍拍她的背:“穿那么少,不冷吗?”他格外动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她扶正,把身上的外套脱下,亲自披在她的身上,将她包裹得严严密密的,也不知道是怕她伤了风还是风伤了她。

文小默低头不敢语,这画面太美,实在不忍直视。

萧子南和唐仲轩两人各异的眼神,文小默都没有看进眼内。

“想不到霍总裁对下属还真关心。”唐仲轩语气半酸半讽,带着挑畔。

霍总裁搂住文小默的肩膀:“也许不只是下属呢?”

“哦?那么说,这事情还真不简单。”

两个男人你来我往地放着“原子弹”,而文小默则在偷偷地瞄萧子南,他的侧脸看不出喜怒,她心想,总裁大人还在跟萧子南闹别扭吗?干嘛非在当着萧子南的面放烟雾弹。

霍大总裁笑了一下,明显的心情好,不想跟他计较:“所以如果唐总裁对我这位特别的下属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我劝你还是打消了它,免得到头来一场空。”

唐仲轩似笑非笑,两手插到裤袋里:“霍总裁的忠告唐某会记住,不过我这人记性不太好,恐怕转过头就会忘,还请多多见谅。”他说完,嘴角勾起一抹狂妄不羁的笑,向几人这边走过来。

走到并肩处,他斜了一眼被搂住的文小默,那眼神盯得文小默打了个颤。

唐仲轩离开了舞会。

总裁大人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的手松开,转身也跟着离开。

“总裁!总裁!”文小默在身后忙叫他。

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别追了,他大概有事要办。”

多么温柔的语气,文小默愧疚得快要哭了,她抓住萧子南的手,感觉他好比亲姐妹一样:“萧先生,我和总裁……”

“以后叫我子南呢,萧先生这样多见外。”

文小默为所有女人觉得汗颜,看人家“萧姐姐”多大度,男朋友都跟别的女人勾肩搭背,眉来眼去了,他居然还那么的和蔼可亲,实在太有“国母”风范,不得不佩服。

“子南,我和总裁他真的没什么?”

萧子南听到这话,却是笑了起来:“你以为你会告诉我,你跟唐仲轩没什么。”

文小默瞧着他暧昧的眼神,连忙摇头:“我和他更没有什么!”

语音刚落又觉得此说法不太妥,急忙补上:“我和唐总裁没什么,和总裁更没什么!”

萧子南轻叹了一口气,拍拍她的肩:“走吧,带你回家。”

“可是你不是刚来?”

“你不是不喜欢这里?”

“对啊,你怎么知道?”

“我会读心术。”

文小默听到这话,倒抽一口冷气:“你真的会?”

萧子南哈哈笑了一下,如悦耳的男中声:“骗你的。”

文小默看得痴痴如醉,原来萧子南也会说笑,可是这笑话也太冷了,吓出她一身冷汗。

高速公路上两辆酷炫名车飞跃一般穿梭,萧萧寒风吹拂公路边光秃秃的树丫,笔直路灯一杆杆闪动而过,这些静物永远都呆在原地,没有人为的搬迁,此处就是它们的归宿,如白马过隙的,除了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还有时光,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寂静的冬夜星光乏陈,两道急刹划破夜空,结束了这场竞技。

一辆红色法拉利横刹在一辆白色兰博其尼的前面,把去路给挡住了。

车里的两人同时下车,不同风味的俊脸把点点星光都映得黯淡。

“你输了。”霍君昊面对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胜利之意。

唐仲轩手插着裤袋,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赛场上没有永远的输赢。”

霍君昊的脸阴沉下来:“不要打她的主意。”

“谁?文小默?”他明知故问。

“不要逼我像六年前那样,对你下手。”霍君昊眸色越发深沉。

“哈哈哈,霍君昊,她不是你的附属品,她有选择的自由。”唐仲轩笑得张狂而跋扈,棕眸带着一丝暴戾。

霍君昊冷冷瞅着他,浑身散发着压迫的霸气:“她不是她。”

唐仲轩用眼神冷笑:“怎么了?你心疼她?当初你带着她到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时候,你早就该知道我会怎么做,尽管她不是那个人。”

霍君昊大拳紧握着,脸部肌肉抽动着,隐露杀气:“你会怎么做?”

“很简单,和你一分高下,这不是你所想要的?”唐仲轩现在就像一只危险的豹,释放出混身的危险气息。

霍君昊也如一头即将被惹怒的狮子,可他并不会那么容易就中他的激将法:“注定了输,你这又何苦?”他眼里反而掠过嘲笑。

唐仲轩咬紧了牙关:“这次我不会输,让我猜猜结局吧,我猜会像六年前一样。”他满眼的挑畔和嘲讽,带着得意之色。

霍君昊眸底一阵涛天骇浪,乌云密布在他的上空,两人之间温度变成负数。

两人的视线在电石火光间对峙了良久,终是一声冷笑:“那么,你好自为之。”霍君昊的声音如霜冰冷。

唐仲轩目送着他的车子极速驶离,双眼半眯起,扬起一抹阴笑:“五年了,这日子终于又有趣起来。”

抬眸望着漆黑的天,视线深沉,眸光放到很远很远。

萧家大宅,萧子南把车子泊到停车场,才发现妹妹萧念儿穿着一身丝棉袄立在家门外,一张圆润可爱脸庞鼓得嘟嘟的,美丽的大眼迸发着怒光。

“二哥,你去哪了?”萧念儿迎了上来,一把挽住他的手。

萧子南眼里带着宠溺,摸摸她的头:“那么冷的天站在外头小心感冒。”

萧念儿抿抿嘴,撒娇的声音甜甜的,带着委屈:“我不怕冷,我只怕无端端的多了个二嫂。”

萧子南一头雾水状地笑,道:“念儿,你胡说什么。”

两人进了家门,萧父已回了书房,萧母在房里做美容,大哥萧子华这个时候还在加班。

一个佣人过来取过萧子南脱下的西装给挂好。

两兄妹坐到沙发上,屋里暖哄哄的。

萧念儿支支吾吾道:“二哥,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文小默?”

萧子南笑而不语,接过佣人的茶,细细尝了一口。

“二哥!”萧念儿不耐烦了。

“念儿,你就消停一下吧,爸允许你去君昊那里学习,可没让你去争风吃醋的。”萧子南温柔的劝道。

“二哥你答非所问。”萧念儿撇嘴。

萧子南再展开他亲和力十足的笑,让人哪怕火烧心都能冷静下来:“你就那么讨厌她?”

“你就那么喜欢她?连君昊哥哥都喜欢她!”说到这里,萧念儿仿佛要哭出来了,娇俏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萧子南眉头终于轻蹙,过去安慰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担心了,不过二哥奉劝你一句,有些事情强求不来,强求不得。”

萧念儿似懂非懂,更想哭了,她抓住萧子南的胳膊:“二哥,我爱君昊哥哥。”

萧子南轻拍她的肩膀,低叹了一口气。小时候文小默在家里的时候实在十分乖巧谦让,因为她下面有个妹妹文小可,也许是因为两人没有血缘关系,文小可总爱抢她的东西,玩具,衣服,书包,甚至一条卡通内裤。

文小默十岁前的记忆全无,大家都说她福大命大,漂洋过海的就只身去到了G市,结果被文小可的爸,也就是她现在的爸到海上打渔的时候救起,那时候她浑身是伤,昏迷着只存一点点的气息,送到医院后小心脏一度停止跳动,后来还是奇迹般地生还了下来。

她的确是福大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个“后福”就是这么多年来她再没有过什么大病痛,小毛痛倒是偶然来访。

知足是一种美德,文小默就这样在养父养母的呵护和文小可的欺负下长大成大,现在还开始踏足社会,她终于可以凭着自己一双手报答养父母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女性,文小默当然不单只有知足这一项美德,谦让也是文小默的美德之一,所以当文小默得知,总裁大人的秘书KIKi因为家里有事告假,总裁大人直接大笔一挥,给法务部弄来一纸调任书,要把她调上去暂代秘书之位时,她十分谦让的同意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给了一脸妒火,满眼希冀的萧念儿。

她几乎忘记了和总裁大人的约定,那个把萧念儿这只狂蜂浪蝶打退的约定。

忘性大通常会得到现眼报,这不,报应马上就来了。

总裁大人第N次大驾光临法务部,他老人家真是直接爽脆,这简单粗暴得来倒是十分的可爱,霸气侧漏啊。

文小默被可怜的揪起后背的衣服,不明来路的她狗鼻子已经闻到总裁大人的强大气息:“总裁!放我下来!您干嘛!”

整个法务部沸腾了。

霍君昊二句没说把她当成洋娃娃一样揪到了电梯门口:“你说干嘛?”

“我不知道干嘛!”她与总裁大人大眼瞪小眼,丝毫没察觉轰动的周围。

“你不知道干嘛?”

“我哪知道干嘛干嘛!”

总裁大人俊眉轻蹙,吩咐旁边被吓出翔的徐思家:“给我把她抬上去。”

“是的,总裁!”

“总裁,她不肯。”文小默死死搂住电梯门。

行,来硬的是吧?“直接打晕了抬。”

“不用劳烦了总裁大人了,我上去就是了呗。”某人立马嬉皮笑脸道。

总裁大人满意点了点头,就这样在众人震惊之中把文小默“绑”了上去总裁办。

萧念儿为这事气得罢工,总裁办倒是清静了两天。

文小默觉得总裁大人这套激将法真是使得一气呵气,毫不手软,萧念儿如果自此不来上班,死了那荡漾的春心,她是不是就功成身退了?

到时他和萧子南恩爱双双把家还,那她岂不是大功臣?总裁大人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感激她,记住她?

想到能被总裁大人怀着感恩的心记住,文小默心里用种甜甜的滋味,这甜中泛着酸,有又一点点苦涩,像杯里的咖啡,入口倒是不错的吧。

“在想什么?”后面一把声音打破了她这有滋有味的遐想。

“在想子南哥和”话说到一半突觉不对,扭头一看,她家总裁大人正抱着胸站在茶水间的门边,眼里露出不悦。

“好一个子南哥。”总裁大人说话好像特别用力。

总裁大人大概吃醋了,她连忙摇摇头,摆摆手:“总裁不要误会,我对子南哥没有那个意思。”

总裁大人听到这话,状似满意,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以后见到你子南哥,离他远点。”

文小默点头如哈巴狗,小样十分憨厚:“小的知道,他是你的小苹果。”

霍君昊额头冒出黑线,脚底燃起一阵恶寒,他深眸露出一抹贪婪,嘴角微弯:“你也是我的。”

文小默发着愣,诚惶诚恐地扶了把眼镜,总裁大人已经不见踪影了,远远的一把声音传来:“把咖啡磨好一点,要不然就把别咖啡豆都吃光。”

文小默扁扁嘴,看了眼厨柜上放着的昂贵咖啡豆,什么嘛,人家都好下功夫去学了,谁让你把我抓上来当秘书的,讨厌!

君昊集团和唐门集团的纠纷在B市闹得沸沸扬扬,两方的行动却都是暗地里策划进行的,至今为止两家集团都没有明确表过态,可大家都知道,这事必然没完。

文小默的任务当然也没完。

可霍大总裁似乎忘了这件事。

这一天,稀薄的阳光透过窗口洒进总裁办公室,室内一片温暖湿润,加湿机内窜出的白烟让文小默走神的想着那炊烟枭枭你砍柴来我做饭的画面。

文小默心情愉悦地哼起歌来,哼的竟然是老掉牙的邓丽君的《又见炊烟升起》: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总裁大人签着文件的手抖动了一下,抬起俊眸,瞅着她。

文小默越哼越来调: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

“咳咳。”某君满额冷汗,终于忍不住打断她的诗情画意。

文小默被打断,这才醒觉她正坐在总裁大人的对面,帮他整理着文件。

她脸刹红,上班时间哼歌实在不太敬业,吐吐舌头:“总裁,对不起。”

总裁大人恶趣味突来,挑着眉问:“你想谁飞到你梦里?”

文小默被他暧昧眼神吓倒,识趣地答:“反正不会是子南哥!”

总裁大人满意地点头。

“也不会是你。”

总裁大人刚拿起的笑一顿,秋水深眸再次抬起,瞪着他。

文小默觉得这是横竖都死的节奏,把心一横,来了个绝的:“本人从来不做梦。”撒了个弥天大谎。

总裁大人伸出长指,勾起她的下巴,紧盯着她的杏眸:“你的梦里只许我出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

这个玩笑炸得文小默五雷轰顶,她直接趴到桌子上装死。

半晌,总裁大人接了个内线电话,电话那头应该是黄宪中,因为他们之间的对话都关于西环项目,他的声音里恢复了惯常的阴沉。

文小默这回不装死了,把小脑瓜抬起认真地听着。

霍君昊挂下电话,秋水深眸里泛着冷意,对上文小默的眼神时略为温和些许。

她不掩饰自己的兴致勃勃:“总裁,我之前不是承诺过要把西环项目的事情搞定嘛,您看我现在每天都呆在总裁办里,这事也办不成啊。”文小默意图很简单,早点把她从总裁办里解脱出去,她就能办正事了。

没想到总裁大人轻描淡写地说:“这事你不需要再过问。”

“什么?”文小默一屁股从椅子里蹦了起来。

总裁大人缓缓抬眸,将她镜片底下的神色收于眼底,语气透着不悦:“你这是失望的表情?”

文小默是有失望,是深深的失望,她抿抿嘴:“小的之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诺过要跟进这件事,现在全公司都在等着看我的好戏,我不能就这么放弃的。”她自认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说道。

“所以说你干嘛要逞能?”总裁大人反问一句,当初他只不过想让她难堪,谁知道这女人却顺瓜摸滕连个台阶都不留给自己下,真是笨蛋一枚。

文小默被问得哑了一阵,反驳道:“当初要不是总裁您老人家步步相逼,小的怎么可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地接下这桩活。”她决定把事情的归责都推到总裁大人身上。

霍君昊冷笑一声:“你倒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文小默低眸委屈地扁嘴,可还是死鸭子嘴硬:“要不就再让我试试吧?”

总裁大人丝毫不动摇:“你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在君昊集团呆了两个多月,连最基本的合同纠纷案子都没有接过,你真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可以摆平西环项目这件事?”

总裁大人毒舌起来真是让人有种欲找洞子钻的感觉,更要命的是他那不屑而嘲讽的态度,语气和眼神有时候比语气更能刻薄人。

“可总裁您岂不是要言而无信?您说过我摆不平这事就不能留在君昊集团的。”文小默体贴地提醒总裁大人要顾及自己的威严和信誉。

谁料总裁大人只是淡然一笑,文小默真是低估了他的脸皮:“这里谁说了算?”

文小默诚实地回答:“你。”

“那就是咯。”

文小默争取无望,放手一博,来软的,几乎跪在总裁大人面前:“总裁,您再想想嘛,如果我做不成这事,我就没脸面留在这了,总裁您舍得我离开吗?您真的舍得吗?”说话的同时眼泛泪光。

毕竟她现在和总裁大人是“合作”关系,他还需要她帮忙打退萧念儿,抱得子南归呢!

然而总裁大人这回连头都不抬一下,完全无视她殷切的盼望:“以后这事你想都不要起。”

动漫关键词:两个师傅一起C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