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免费

2022-03-26 15:27:4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车子以飞一般的速度奔跑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文小默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再也下不去了,事到如今后悔莫及这个词已经代表不了她此刻的心情,她简直想直接把旁边的人给敲晕!“啊!&

车子以飞一般的速度奔跑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

文小默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再也下不去了,事到如今后悔莫及这个词已经代表不了她此刻的心情,她简直想直接把旁边的人给敲晕!

“啊!”伴随着她的尖叫声,又一个飘移式的转弯,她要疯了!

忍不住伸手过去抓住他的胳膊:“唐总裁!您慢点好吗?小女子的命没了不要紧,可您老人家的命多么贵重多么难得啊!”

唐仲轩一把甩开她的手,充耳不闻,车速反而更快了。

文小默被这个疯子甩到了车门边,背后生痛,可她不放弃,生命诚可贵啊,再攀身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停车!我让你停车听见没有!再不停我就跳车了!不!我一头撞死在车窗上死掉算了!”这样还可以留个全尸呢。

车子急刹的声音在高速公路回荡。

文小默钻下车,狂吐。

一把阴冷的声音在身后说着话:“不要再用死威胁我,要不然后果自负。”

如果她不以死相胁,现在估计还在“飞”呢!要不然就是成为“豪车高速公路上飞速驾驶,造成连环车祸无数死伤”事件的其中一员!

文小默用衣袖抹了抹嘴巴,一肚子怒气的她刚想要开骂,却见他上了车启动油门扬长而去了。

“喂!喂!我怎么办!你倒是把我载回去啊!”

“呜呜,这是哪?靠!我的包包!我的包包在你车里!”可怜的女高音在高速公路上回响,刺破入黑的天空。

大学毕业前,文小默对于自己踏入社会之后的工作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希望。

现在她有了一份让无数人羡慕的工作,不少还有联系的同窗们听到她进入了君昊集团,纷纷在聊天群里送上祝福,一副副羡慕妒忌恨的样子。

这个世道,不过就是你觉得我过得无比滋润,其实我也只不过是粗茶淡饭,混混日子罢了。

其实文小默不介意粗茶淡饭,只要别再折腾她了就好。

命运这事儿,你永远不能Sayno,这就是老天爷他老人家最霸道的地方。

整个君昊集团都在议论她到底有没有办法搞定唐门集团这件事,据说她“可爱”的同事们还开了赌局,其实支持她不会被赶出君昊集团的人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

文小默很感谢那位投票支持她的清洁大婶。

为了这一票的支持率,她是不是也不应该就这样放弃?

据说今晚萧念儿要搞个小小的聚会,盛传这个聚会总裁大人也会参加,所以文小默理所当然的就不想参加了。

可萧念儿说了主角是她,竟然是她?文小默一头雾水被拉扯着去了,她总觉得这事情是个坑,糟糕了,才刚出来工作多久?那么快思想就如此阴暗了。

事实证明有时候思想阴暗点,长点心眼是好事。

聚会地点是君临酒店西餐厅,阔绰的萧念儿包下了整个西餐厅,搞了一顿丰盛的自助餐。

如果不是感觉到周围都弥漫着危险气息,作为主角的文小默都快要感激涕流了,饭局开始之初,同事们一个个的围着萧念儿说着奉承话,她们之间那有说有笑的气氛十分和谐。

总裁大人果然来了,今天的他难得没穿西装,一件酷爆的黑色大衣,脚上是一对卡其色休闲鞋,感觉比赵寅成还要来得有范,他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文小默这个“主角”躲在角落装起透明人来,她真恨不得自己与空气混为一体。

“君昊哥哥!”萧念儿那嗲嗲的声音响亮得整个餐厅都光明了一圈,文小默觉得自己的位置还是有点显眼,想了一想,还是直接到厕所里躲一躲,这样比较不危险。

“小默,你过来。”萧念儿的呼声在身后特别的殷切。

文小默感觉身后有好几十双眼睛直扫着自己,还有一双最灼热的,无疑就是总裁大人他老人家的。

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文小默乖巧得像只绵羊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过去。

这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真像王子与公主,萧念儿是公主,可霍君昊不是王子,他高高在上得如国王,人家的王后不是公主,是萧子南。

善良的小默这一刻有点为萧念儿悲哀,大家都说她明恋总裁大人已经很多年,可总裁大人的心却在自己的哥哥身上。

输给一个女的就算了,竟然还输给一个男的,这个打击真是沉重。

本来满脸得意站在霍君昊旁边的萧念儿,被文小默同情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她有点被冒犯了的感觉:“你看什么?”公主其实也很高高在上的。

文小默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公主没有了国王的青睬,不是还有很多骑士追着捧着么?

“没什么。”她答道。

“君昊哥哥,你知道我们今天晚上聚会的主题是什么吗?”

霍君昊深眸盯着文小默,她低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念儿见他不说话,只盯着文小默,嘴巴嘟起来,迫不及待要说出以下的话了,她一把扯过文小默,挽着她的手,两人的交情似乎在一秒之内变得深厚无比了。

“我呀,在替小默办欢送会。”

文小默猛然抬眸,对上萧念儿那示威般的得瑟眼神,视线转移到总裁大人的脸上。

他正在盯着自己,眼神看不出喜怒。

“小默,我生日那天你慷慨的送我裙子,今天我也礼尚往来,为你送别,高兴吧?来,给我上蛋糕。”萧念儿说着做了个手势,只见一个服务员推着蛋糕车从人群里出来。

萧念儿指着两层高的精致蛋糕,上面写着:欢送小默,后会无期。

这时西餐厅里鸦雀无声,同事们虽知道萧念儿有意让文小默难看,但没想到做得那么绝,再怎么样文小默也曾经得宠,当着总裁大人面前这么放肆,不太好吧?

文小默觉得萧念儿对自己的特别照顾实在是太周到了,她至于这样吗?老实说,我并不是你的情敌,你哥哥才是好吗?

“君昊哥哥,这个蛋糕你来切?”萧念儿作了个“请”的姿势,娇态惹人爱,可她的态度却有点咄咄逼人。

霍君昊看着蛋糕上的几个字,默不作声,表情上仍然不渗喜怒,难道他是在看好戏?

心里莫名有道无名之火,她爽快地拿起刀,说道:“还是不要为难总裁了,我切吧,这是给我庆祝的蛋糕。”她干脆的给蛋糕给切成了好几块,把那行字给切了个稀巴烂。

萧念儿看着她干脆利落的模样,揶揄地说:“看来小默对离开君昊集团并没有舍不得嘛。”

“对啊,这个世界除了君昊集团还有很多的公司,说不定明天我就到唐门集团去工作了也不一定。”

“哎哟,别笑死人了小默,你以为唐门集团能随便进去?”一个同事忍不住嘲讽她。

说完这句,才发现场上气压刹那间低到极点。

文小默此时挑畔地看着总裁大人,你在看好戏对吧?尽管看吧,看你如何接招。

总裁大人嘴角总算扯起一抹笑,这笑没有嘲讽的意思,也没有挑畔的味道。

总裁大人连笑都可以笑得面无表情,真是高手。

“既然这样,恭喜你,是得好好庆祝的。”他语气清冷的说道,语毕文小默的脸上已经被狠狠地扔上了一块蛋糕?

总裁大人竟然往她脸上扔了一块蛋糕?

接下来,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基本整个蛋糕都往她脸上,身上扔了过来,当然,总裁大人可没有这么好的闲情别致,这些都是其他同事扔的。

文小默没有半丝躲避,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任由香喷喷的蛋糕混合物向她砸过来,半眯起的视线里是他冷漠的神色,还有旁边萧念儿那得意的笑。

大概是奶油溶化了些,脸上觉得有点湿润,还热热的,她此时特别不愿意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所以想赶在那之前赶紧走人。

她刚迈开脚步,脚下却一滑。

下一秒,她重重地跌到了地上,以四脚朝天的姿态。

泪意不断地往眼眶里涌,她不能哭,不能在这里哭,她艰难地爬了起来,踉跄站稳。

文小默觉得自己摔晕了,要不然怎么觉得他的眼里竟然有丝不忍一掠而过?

晕过去之前,她必须要离开这里,她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片刻之内,西餐厅里莫名的寂静。

“君昊哥哥,她走了。”萧念儿用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霍君昊继续恢复了面无表情:“你们慢慢享用。”他说完,转身离去。

“君昊哥哥!”

文小默觉得一辈子最丢脸的时刻,估计就是现在了。

如果谁在现在来搭救一下她,她真的会以身相许。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唤。

“小默?”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酒店大堂里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她,因为她这个“蛋糕人”实在太抢眼。

文小默顿住脚步,无论是谁,现在来关心一下她,她都想搂着他哭,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所以她还真的这样做了。

萧子南被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蛋糕人转身就搂住,还发出嘤嘤的低泣声,他有点哭笑不得:“小默,你还真是每次见面,都不一样。”

文小默抽泣着:“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眼睛很痛,迎风就流泪。”

萧子南轻轻拍着她的背,没有理会旁人的指指点点,以及被她“传染”过来的奶油,安慰道:“那我就带你去没‘风’的地方,怎么样?”文小默把脸蛋上的奶油往他身上蹭了蹭,再在他的西装上擤了擤鼻涕,乖乖地应了句:“嗯。”

身后的某一个角落,一个僵硬的高大身影引人注目,他握住拳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车子里的一男一女姿势暧昧,而女主角正是文小默。

手里的照片抓成一团。

性感薄唇勾起冷笑,他向那两道背影走了过去。

萧子南把西装外套脱下,披到她的身上,文小默为他的体贴感动,看到西装上已经被她弄得都是白色的奶油,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她的奶油脸上终于破涕为笑,并且还是娇羞的笑。

他递给她一条手帕:“边抹边走吧。”声音温暖得把她脸上的奶油全溶化了。

文小默边谢边接过,心里庆幸自己脸上满是奶油,要不然他肯定能看出她的脸红扑扑的。

可是怎么感觉身后阴风阵阵呢?

下意识一个转身,手上的手帕被一只大手粗暴夺过。

原来是总裁大人,他立在她的面前,手里抓着手帕,眼神尽是冷意。

“总裁。”狼狈的她不自觉低下眸,就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惨了,刚刚她搂住萧子南的画面总裁大人该不会看见了吧?

片刻之后,她偷偷抬眸瞄他一眼,发现他还是在冷盯着自己,脚步不自觉的往身边的萧子南这边退了两步,紧挨着他。

萧子南看着霍君昊的阴沉脸色,向前走了一步,把文小默护在了身后。

“君昊,发生什么事了?”萧子南出声问道,语气很平和。

这样一来总裁大人的脸色就更不平和了,他斜了眼萧子南,还是盯着被萧子南护在身后的文小默:“你,过来。”

总裁大人的命令向来就没有人敢反抗,可是文小默此刻却不想过去。

“君昊,你怎么了?”萧子南再问道。

“我让你过来。”霍君昊没有理会萧子南,紧盯着文小默。

文小默觉得他这样真是够了,现在是下班时间,更何况他整她也整得够爽够过瘾了吧?难道还想把她捉回去再蹂躏一番?

她负气说道:“我不过去。”

霍君昊眼神里的温度降到最低点,双方僵持不下。

“我先把她送回去好吗?”萧子南在询问他的意见。

霍君昊终于正视自己的好朋友:“这事你别管。”

萧子南无奈一笑,表情没有了一贯的温柔:“君昊,你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霍君昊冷瞅着他:“过份?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他质问般道。

萧子南看了眼身后的文小默,这种情况,他大概也能猜出一二了。

“她是无辜的。”萧子南眼神深沉地说道。

“我让你别管这件事,你听见没有?”霍君昊再冷冷的重复一次。

文小默委屈地站在萧子南身后,听见他们的对话,不愧为一对情侣,她觉得这空气里的酸味特别的重,她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解开他们的误会呢?

她鼓起勇气迈前一步:“总裁,我刚刚只是,只是很难过,所以才搂住了他,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哭。”

我跟萧子南绝对没有别的,总裁大人,她用眼神说道,并且等待他的反应。

霍君昊的阴沉脸色果然缓和些,向她伸出手:“过来。”

文小默觉得他的手势像在逗狗,低垂着眸不愿意过去。

刚刚还带头用蛋糕砸她的脸,让她走就走,让她来就来,她文小默是这样的人吗?

可是,总裁大人的眼神总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尽管她的心里在恨他。

她还是摆脱不了那股奴性,拖着她这副奶油身躯,往前蠕动了一下。

总裁大人眼里露出一丝暖色,岂料身后一只手抓紧她的手,把她扯了过去。

“我送她回家吧。”萧子南和风一般的声音在头上响起,背后一阵暖和。

文小默的心漏跳了几拍,周围都是他的气息,她意识到萧子南把自己拉到怀里,羞得耳根发起热来。

霍君昊冷哼一声,拳头紧握:“萧子南,你就那么爱装英雄?可她却并不是什么美人啊。”总裁大人启动了毒舌模式,尖酸的语气让文小默听得二度心灵受创。

头顶上的声音说道:“我帮朋友而已,君昊,我看你需要好好冷静一下。”语气是对好友的奉劝。

霍君昊冷眸里迸出火星:“她算什么?你要这样帮她?莫非你喜欢她?”

文小默身体一僵,心里大喊糟糕,两位大帅哥为了她争风吃醋,她该如何是好?

不,这样的表述不太正确,应该是两位大帅哥因为她而互相误会,爱情受挫。

“总裁,你误会了,他和我不是你想象中的……”

“我喜欢她,你会怎样?”萧子南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承认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激将法,看来总裁大人和萧子南处于冷战期啊,她一不小心就被当成靶了。

霍君昊的眸色让人毛骨悚然,片刻之后,他冷笑一声:“这样的女人,你喜欢她?”

他上前几步,从衣袋里拿出一小叠照片,狠狠扔到文小默的脸上。

文小默在萧子南的怀抱里,照片飞砸过来,在她的脸上刮得刺痛了一下,然后散落在地上。

她看着地上的那些照片,目瞪口呆。

这不是她那天钻到唐仲轩的车上的照片吗?现在看来,他那天的动作真的很暧昧,起码从照片里的角度看是的,好几张看起来都像是要亲吻一样。

可是,总裁大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她疑惑的抬眸,总裁大人却已经抬步离去了,留给她一抹冰冷的背影,她盯着他的背影,心拨凉拨凉的,今晚她的泪腺前所未有的发达,因为不知道怎么地她又想哭了。

她愣在那里,萧子南什么时候放开她都不知道,他弯下身,把照片捡了起来。

此时周围都是看客,指着她议论纷纷。

“我,我和他没有那样,真的。”她讨厌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听起来像无力的辨解。

萧子南把照片给撕掉,撕得碎零零的,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我相信你。”

文小默的心拨凉了好几天,总裁大人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他又出差了。

她像没有了斗志的战士,情绪低落四肢无力,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哪一件事,哪一个人。

与文小默这只斗败了的公鸡相比,萧念儿似乎也没有好去哪里,那天晚上她彻底的挫败了文小默,正常来说她现在应该春光满脸喜形于色才对。

“文小默,你进来!”萧念儿杵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外,怒目瞪着坐在办公桌上无精打采的文小默。

文小默懒懒地抬眸看她一眼,梦游般地飘了进去。

“砰”萧念儿把门紧紧关上。

“坐。”她坐在办公椅上,抱着胸叫道。

文小默听话地坐了下去。

“姓文的,我告诉你,我不可能接受你当我的大嫂,我劝你你这辈子想都不要再想!你不要再打我哥主意了,要不然我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萧念儿一股脑咬牙切齿地盯着低垂着眸的文小默低吼道,那天晚上君昊哥哥和二哥为这个女人争风吃醋的对话被躲在角落的她听见了,让她震惊的是,她的哥哥竟然也亲口承认他喜欢文小默!

文小默只是点了点头。

萧念儿似乎没有想到事情如此的简单,不敢置信道:“你答应了?”

文小默再点了点头。

萧念儿大眼睛转动一圈,立马装出凶猛的模样:“文小默!我知道你在应付我!你根本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坏女人!我要你发誓,这辈子不打我哥的主意!”

文小默竟然听话的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行了吗?”

在萧念儿的目瞪口呆下,文小默飘了出去,关上门,她低叹了一声:“可怜的女子,情敌是谁都搞不清楚,在我跟前张牙舞爪的,有用吗?”

时间一天天的过,她到君昊集团上班已经一个多月了。

周末的时光里,文小默总会窝在家里睡懒觉,偶然和姚仙仙出去吃喝玩乐一下,调整下她一直受创的心情。

这天她睡得昏昏沉沉,正在做着一个豪吃大餐的美梦时,残酷的电话铃声把她从美食里拎了起来。

“文小默!你现在快成明星了好不好!网上疯传你和那个霍君昊还有萧子南的绯闻!听说他们俩为你争风吃醋哦,是不是真的啊?我不敢相信文小默你竟然有这样的魅力!”电话那头的清脆声音震得文小默眉头紧皱,可眼睛还是不愿意睁开。

“别吵着我睡觉了好吗。”她懒洋洋的撒娇道,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B市里前几天已经传开了,只是想不到现在连网上都盛传,连远在G市的文小可都知道了。

文小可知道了,那么爸妈会不会也知道?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她惺松的睡眼立马睁开:“文小可,你该不会把这事给告诉爸妈了吧?”

那头是不屑的语气:“切,我才不告诉他们呢,免得爸妈穷开心一番,结果换来的是这些都是假的,文小默,老实说吧,这些地都是你自己炒作的对吧?你要进军娱乐圈了吗?”

文小默为自己妹妹的智商捉急:“拜托,你姐姐我有这个本事这个后山吗?根本不可能的事。”

那头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么这事是真的?”

文小默支吾着说道:“反正不是我炒作的,也不是真的啦那到底是什么嘛!我的朋友都很着急想知道!”文小可的声音听起来也很着急。

文小默深深叹了口气:“你姐我是无辜的。”

“文小默!你都说的什么啊!别吊人胃口好吗!”那边的声音近乎咆哮了。

“文小可我是你姐别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还有帮我向爸妈问好!我有空就回去看他们,就这样拜拜!”

一气呵成说完后挂下电话关了机一把扔到柜子里,文小默抓狂地扯了把头发。

怎么办?看来这事情闹大了。

洒着温暖阳光的清晨,文小默坐在小阳台的吊椅上,喝着热牛奶思考人生。

这人生思考到一半,听见楼下似乎有车子在鸣笛,有声熟悉的声音在叫:“小默!小默!”

文小默探头出去见到了徐家思把头探出车外的脸,他在楼下向自己招着手。

她居高临下向他招了招手以表回应:“徐助理,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何贵干啊?”

“快下来,有要紧事找你!”徐思家直接下了车,示意她快下来。

文小默皱眉,直觉他说有要紧事都是关于总裁大人的事:“什么事?”

“十万火急!”

徐思家所说的要紧事果然十万火急,他载着文小默以最快时速赶达了总裁大人位于半山的别墅,文小默为自己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早上而祈祷,见鬼了怎么她认识的都是爱飚车的疯子!

“快,快进去!”徐思家掏出钥匙把别墅的门给开了,上气不接下气道,额头冒汗。

文小默觉得他不太对劲,看样子有事的像是他:“徐助理,你没事吧?需要不需要送你去医院?”她自觉是个友爱的好同事。

徐思家一脸的紧急:“我是没办法了,你进去打开冰箱,快打开冰箱。”他一把将她推了进去,“砰”的关上了门。

文小默愣了愣,被他紧张兮兮的模样挑动了神经,看着这空荡荡的别墅,一尘不染的室内环境,心忽然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

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冰箱?冰箱在哪?

文小默找到了比她家的大厅还要宽敞的厨房,里面立了一个很大的冰箱。

这冰箱估计能找几个月的储备粮了吧。

脑海里闪过徐助理那紧张兮兮的表情,她打了个冷颤,这冰箱看起来就让人冷得颤抖,心跳越来越快。

她的手颤巍巍地伸出,抓住冰箱门的扶把,咬了咬牙欲拉开。

慢着,里面有什么?难道总裁大人发狂杀了一个人,然后把那人藏到里面了?

不,阴晴不定腹黑狠辣伏地魔一般的总裁大人虽然妖孽了点邪恶了点,还有偶然比一般人BT了点,但也不至于杀人灭口啊,他的头脑那么精密,不可能会杀一个人误了自己一生的,退一万步,他即使看谁不顺眼要灭掉,也不屑于自己动手吧?

想到这点,文小默的心定了定,可另一个可怕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这么说,难道是总裁大人遇害了?

该死,她的心又拨凉拨凉的了。

心急的猛拉开冰箱的门,里面没有别人,也没有总裁大人,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文小默听见自己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还抹了把冷汗,如释重负。

徐助理是不是跟随总裁大人太久了,连他也莫名奇妙的,快吓死人啦。

文小默被吓了一番,口干舌燥的,想找点饮料喝,总裁大人果然是个怪咖,把那么大的冰箱放在家里竟然什么都不放就这么耗着电!

冰箱上层什么都没有,于是她拉着下层的扶把,将把打开。

厨房里静得只有文小默倒抽冷气的声音,她长那么大见过最震憾的画面莫非眼前情形。

文小默表情僵硬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能反应过来,可她的舌头在打结:“总,总裁您在这干嘛?”

她没有看错,平时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玉树临风帅到不可方物的总裁大人,竟然蜷缩在冰箱里,呃,他是在干嘛?

他闭着双眸,脸色泛白,发紫的薄唇紧抿着,抱着膝盖眉头微微皱着,似乎睡过去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美男?

文小默努力从这个震憾中恢复过去,她蹲身下去,弱弱地再问一遍:“总裁,您是不是喝醉了,把冰箱当成大床了?”

总裁大人还是纹丝不动。

冰箱里渗出的寒气令文小默浑身发冷毛管倒竖,她的手颤抖着伸进去,探了探总裁大人的鼻息。

还好,有呼吸来着。

她的手抓住他的肩膀,摇晃他:“总裁,快醒醒,快醒醒。”

总裁大人终于给了她一点反应,把俊眉皱得更紧,像在睡梦中的婴儿,梦到了什么恶梦一样。

这样的总裁大人真的让人心疼,文小默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之前他对她的坏,她对他的恨,一下子被抛到了云霄之外。

“总裁,快出来,你不能呆在这里,会被冻死的!”她双手抱着他的胳膊,要把他弄出去。

“总裁,快出来!”总裁大人奇怪的好像这身子已经长在冰箱里一样,搬也搬不动。

文小默怒了:“姑奶奶就不相信今天不能把你从这破冰箱里搬出来!”

她吼了一声,使出吃奶的力,猛力将他一扯。

“啊!”文小默一声惨叫,原来浑身冰冻的总裁大人被扯出冰箱,整个人砸到了文小默的身上。

徐思家倒是来得时候,见到被砸得动弹不得的文小默,一脸的惊讶。

文小默向他伸手:“快,快给我搬开他,重死了!”

两人合力把总裁大人搬到了他的房间,文小默让徐思家把总裁的家庭医生叫来,可他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叫。

“徐助理,总裁大人在忽冷忽热的在发烧!再不叫医生他会有事的!”

徐思家一脸挣扎的表情:“总裁吩咐过这种时候不能叫医生的。”

“什么?”文小默眼睛睁得铜铃大,听他的语气,总裁大人呆冰箱这种稀奇事不是第一次了?

徐思家很有经验的喂总裁大人吃了几片药,帮他把被子盖好,眼里泛着些泪光:“让他好好睡一觉吧,睡醒就没事了,以前都这样。”

“如果你能在这里陪他,也许他会比较快好起来。”最后徐思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这样的话,离开了。

文小默简直不能理解总裁大人的世界,她愣在他的床前好久,她在这里陪他?她是谁呢?难道她在这里总裁大人就会好起来吗?想起总裁大人那天晚上看她的冰冷眼神,她抬起脚步转身犹豫着要离开。

“冷,好冷。”

身后是总裁大人梦呓般的声音。

文小默顿住脚步,她放心不下总裁大人。

握住总裁大人冰冷的手,真的好冷。

同情心泛滥是文小默常有的事,发觉开了暖气还是无济于事,她爬上了总裁大人的床张开怀抱将他搂住,用身体给总裁大人取暖。

总裁大人的身体好冷,她的心也变得好冷。

把身体越贴越近,她心想这样下去会不会两个人都变成“雪条”,慢慢的发现总裁大人的身体总算被她身体里的“诚意”打动了,暖和起来。

他泛白的俊脸也变得有些气色了,发紫薄唇红润起来,可是眉头依然紧皱着。

这样的他真像个被妈妈遗弃在冰天雪地里,没人疼没有安全感没家可归的可怜孩子。

文小默伸手轻轻地把他紧皱的俊眉抚平,声音轻轻的哄道:“乖宝宝,好好睡吧,别做恶梦了,你现在有人疼了好不好,我会很疼很疼你的。”

昏睡中的总裁大人似乎听到了文小默轻柔的安慰,他身子动了动,双手紧紧搂住了文小默,把帅脸伏到文小默的胸前,就像一个小孩子寻求庇护一样。

文小默听到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呃,这嗷嗷待哺的姿势,总裁大人还真把她当成妈妈了?

然后,母性泛滥的她并没有推开他,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好好睡吧,乖宝贝。”

总裁大人的呼吸声均匀地响着,文小默看了眼他的脸,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看样子是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和总裁大人搂作一团的文小默打了个哈欠,早上被文小可的电话吵醒,还没睡够呢,眼皮慢慢低垂,她干脆合上眼,好好睡一觉吧,总裁大人。

文小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第一次梦见了总裁大人,梦见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风衣,酷酷地站在雪地里看着她和姚仙仙打雪仗,那性感薄唇挂着温柔的笑。

她玩得很累了,干脆往雪地上一倒,睡在了上面。

总裁大人步伐轻轻地走了过来,低头看着赖在雪地上不起来的她。

一缕阳光在他头顶上照洒而下,他的脸带着笑意,眼神里带着宠溺,向她伸出长手:“宝贝,把手给我。”

文小默甜甜一笑:“好呀,总裁大人。”

她几乎是被这个梦美醒的,那阵幸福感还洋溢在胸间。

睁开惺松的杏眼,幸福感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有点错乱。

她和总裁大人扭成了一团麻花状,和睡着之前差不多,但搂得更紧密了

动漫关键词: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