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坠落的丝袜美人妻)

2022-03-26 15:22: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林昭颖见状,也学着舒蔚的模样往顾辛彦碗里夹菜,红唇噙着笑,凑近了看,万分迷人。桌面的气氛有些奇怪,舒蔚倒是不在意,自顾自吃自己的。可她不说话,不代表别人就甘心放过她。“

林昭颖见状,也学着舒蔚的模样往顾辛彦碗里夹菜,红唇噙着笑,凑近了看,万分迷人。桌面的气氛有些奇怪,舒蔚倒是不在意,自顾自吃自己的。可她不说话,不代表别人就甘心放过她。

“舒医生,我听说,你打算调任到三叠区那边?”林昭颖哪壶不开提哪壶,舒蔚虽说接受了人事调动,可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气。谁都知道,这都是因为林家的施压。她低头沉默,努力按捺情绪。

林昭颖最爱挑衅,她总不能还次次都生气。还不得长满皱纹。可是她那副模样,任谁看了都没法心平气和。

顾辛彦默默放下筷子,微扬双目:“三叠区?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林医生处罚规定出来那天吧,顾少是大忙人。自然不会注意到这种小事。”

“怎么回事?”顾辛彦皱了皱眉,不喜她阴阳怪气地说话。

眼看两人又要凑到一块,而顾辛彦也有追问的意思。林昭颖连忙把话题扯回来:“三叠区最近发展挺快的,舒医生过去也不怕埋没了一身所学,只是离家里恐怕就远了些。”

“其实我和辛彦以前也去过那边,当时还没怎么开发出来。风景很漂亮,那边有个景点,就叫一生一世。舒医生有空也可以去看看。”

她意有所指,舒蔚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她说的情景。心口微涩,“一生一世”那道景点她曾搜索过,据说情侣一起攀上象征爱情的那座山,便能获得一生一世的爱情。她不经意想起两人曾有过的一切,年少轻狂,他们一起走过千山万水。可她呢?和顾辛彦认识的两年,两人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北城的机场……

舒蔚嘲讽地笑了笑,怪不得最后输的人还是自己。深吸一口气,她垂眸,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眼睛里好似只有那些精致的菜色,凉凉地道:“也没见某人一生一世在一起啊,看来也不灵吧。”

“你……”见林昭颖还想开口。舒蔚也烦了,拿起酒杯站起来:“林医生,说这么多累不累,我敬你一杯。”

“昭颖不能喝酒。”林昭颖还未开口,就见顾辛彦站了出来。挥手替林昭颖挡了酒:“她前两天晕倒过去,一直在吃药。”

顾辛彦是就事论事,毕竟当初林昭颖晕倒还因舒蔚而起,他总有责任负责到底。何况这个人,在心底究竟是有一定份量的。

可这番话落在旁人眼里,只当他们俩十分恩爱。连这些小细节都注意到了,林昭颖当即攀着顾辛彦,腻腻地道:“辛彦不说我都快忘记了。舒医生,真是抱歉啊。”

“喝不了就算了,装什么。”舒蔚喃喃道,本也想就这样算了,可林昭颖不知偏偏把酒杯推开,好似站不稳一样跌进顾辛彦怀里。后者见了连忙扶稳她,又觉得太过亲昵,连忙让林昭颖坐回位置上。没发现怀里的女人朝舒蔚投去一眼,好似示威。

她心里气不过,握紧了酒杯。拿起又放下,看见林昭颖把筷子递到了顾辛彦唇边。而顾辛彦总不好在人前拂林昭颖的面子,默默地张开嘴吃了下去。

“呵……真恩爱。”舒蔚立即别开了眼,好似不在意。刚拿起筷子,就看见自己老妈往这边看了过来。顾辛彦和林昭颖的模样肯定都落在了她眼里。两人对视的目光里,还能看见韦容青的责怪,舒蔚顿时觉得头皮发毛。

“蔚蔚!”韦容青以唇形警告,舒蔚瑟缩了下,连忙深站了起来。

“舒医生这是又要敬谁?”

舒蔚挑眉,把酒杯抬高了些:“自然还是林医生你了。刚刚顾少应该是误会了,林医生吃的应该是医院进的新药。据我所知,这种药辅助作用大于治疗作用,服后三个小时就能饮酒。我说的对不对?”

“好像……是吧。”

“既然是这样,那这杯酒林医生总该干了吧?”舒蔚端起酒杯,眼角余光瞄到韦容青的视线。发现后者终于移开了目光,这才放下了心。

她也想让自己的妈妈知道,甩了顾辛彦的人,是她。这个女人,不过是外来者。而她韦容青的女儿,怎么也不会丢了她的脸。自己或许做不到更好,但至少,气势上绝不能弱了。

舒蔚想的简单,拿了酒杯便替两人倒酒。艳红的液体在酒杯里滚动,随着时间流逝,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愈发凝重起来。她扫过全桌的时候,还能看见大家狐疑的目光。

温车盛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眼神闪烁,之后拿了红酒一一给全桌的人倒上:“大家一起干了吧。”

艳红的液体占据了整个酒杯,舒蔚接过温车盛递过来的酒杯。和人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林昭颖手里握着酒杯,犹豫了许久。里头液体晃了晃,最终还是凑到了唇边。一只厚实的手掌从旁边探出,握住了她的:“喝不了就算了。”

她笑了笑,看向舒蔚。眼里有些明显的勉强之色:“没关系,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怎么好拒绝。”

她仰头,一饮而尽。漂亮精致的面容和一气呵成的气势,让人忍不住赞叹。唇角咧出的好看弧度,更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舒蔚好似没有看见两人的互动,喝完酒之后便坐了回去。一杯红酒下肚,她本就不高的酒量受到了考验,酒劲一上来,便觉得晕乎乎的。心里酸酸涩涩的总是难受,不都说酒能消愁么?她嘲讽地勾了勾唇,便又要去拿酒瓶。

“喝不了就别逞强。”顾辛彦忽然站了起来,眉宇紧皱成一条深深的沟壑。越过林昭颖走到了她身边,一手伸在半空。欲把她扶起来。

“我想喝就喝,关你什么事。”舒蔚一把推开了他,拿起酒杯,似乎还有再斟满的打算。他何必还来惺惺作态?自己要喝酒又与他何干?明明和林昭颖亲密无间,偏还要做出关心她的举措。

想到这,舒蔚冷笑。看见林昭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周围的人也一直看着这边。她干脆咬咬牙,也跟着站了起来,灵巧地避开了顾辛彦。

“顾少,您站远点,别让人误会。”她说着便往温车盛身上靠去,染上红晕的脸颊,呈现出一抹妩媚。

顾辛彦当即脸色又沉了几分:“舒蔚,够了。”

“不够……呵呵。”也不知是真醉了,还是心里酸苦难受,舒蔚说话时都有些磕磕巴巴的。一双澄澈的眸子,只静静盯着顾辛彦,像是要看透他的内心一般。

她这副模样在别人看来,也只当是酒后失态。可偏偏整个人都靠在温车盛身上,明面上是恩爱异常,在顾辛彦看来,却像眼睛里长了刺一般。

他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手臂却忽然被人拉住。一股力道从身后袭来,将整个人都拉扯回去。

“砰!”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这才愕然回头。就看见倒在地上的林昭颖。

“昭颖?”

“昭颖姐你怎么了啊?”

顾辛彦立刻把她扶了起来,在那一瞬间,舒蔚能很明显地看见他脸上的慌张和焦急。之后整张桌子的人都围了过来,现场一下子也变得混乱。

舒蔚酒醒了大半,医生的本能让她走到了林昭颖身边,略一拨开发察看,便得出结论。

“过敏。”

“那昭颖姐不会有事吧?”顾晨晨很担心,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可没听见舒蔚的回答。她只是伸手按了按那些渐渐凸起的小点,神情舒缓了不少。刚想拨开林昭颖的头发看看另外一边,手臂却忽然被人握住。

“换别人来检查。”冷冽的音在耳边响起,舒蔚抬头,就对上一双布满愤怒和失望的眸子。眼神里的谴责和手上力度一般无二,冷冽得让人心悸。

他失望?愤怒?舒蔚当时还不明白,只拨开他的手,又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大碍之后才缓缓起身:“不严重,她身上应该有药。吃了之后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嗯,我找找……”

“让晨晨来!”又一次被阻止,甚至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舒蔚愕然地看着盛怒的顾辛彦,一脸莫名其妙:“你干什么啊,晨晨哪里懂要吃多少……”

话到一半,她忽然住了嘴。尾音像被魔鬼吃掉似的突兀地消失,手腕上力度很大,舒蔚察觉到了疼。可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静静地扬着脸,看着他。

“顾辛彦,你什么意思?”

他的回答,是拽着她拖到会场之外。脚步急促而夸张,丝毫不顾及舒蔚脚上的高跟鞋,几乎是拖着她走了几十米距离。

背影高大宽厚,由埃瑟琳设计师亲自定做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更是把身材衬托得笔挺修长。舒蔚曾不止一次迷上这道背影,而如今在他用那样怨怼和愤懑的目光看向自己后,却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她掐了掐掌心,努力不让声音发抖:“顾辛彦,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即使心里有了答案,可她总坚持要问个清楚明白。姚瑶总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总有一天会吃大亏。现在,她懂了。

男人总算转过身来,线条分明的下颌紧紧绷成一条直线,那张原本俊朗的脸,如今已覆上一层厚厚的冰霜。他往前迈了一步,正好站在舒蔚面前,彼此呼吸相贴,没有任何缝隙。

猛地执起舒蔚的一只手,狠狠掐在手腕上。他便一步步压着舒蔚朝角落走去:“为什么总是这样?害了我妈还不够,又逼昭颖出国,可即使这样,你还不愿放过她?”

他偶尔也会想,是否自己和林昭颖太过亲密。可曾经的愧疚总让他不自觉地想弥补林昭颖,继而忽略了舒蔚的感受。然而当他终于决定跨出那一步时,她的作为却总让他寒心。

“砰!”重重地跌靠在墙壁上,舒蔚扬起脸,与一丝苍白从脸上闪过,而后便又被漠然掩盖住。仙域酒吧街位于B市中心,这里是年轻人寻欢玩乐的天堂,是B市的著名地标之一,夜色降临之后,灯光酒色间到处都是醉生梦死的声音。

今天是文小默和姚仙仙正式大学毕业,终于可以踏进社会痛快闯荡的日子,两姐妹决定难得的到酒吧街狂欢一次。

夜已入深,文小默跌跌撞撞的走出酒吧:“仙仙?仙仙呢?”她迷醉的杏眼半眯着,扶在一辆车子的旁边,酒精的作用迅速的侵蔓而上,脑子像搅进了一大堆浆糊,她蹲在车子旁边狂吐了一阵。

把丰盛的晚餐吐得一干二净,文小默拍着胸膛,胃里那阵翻江倒海之感总算消停了,但眼皮却似乎挂了千斤重的铅,吃饱喝足,她也该回家睡觉觉了。

“的士!的士!”她招手喊道。

朦胧的视线见到有几辆车子疾飞而过:“都不搭理我,可恶!”身体摇晃不稳地靠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

“咦,这里有一辆呢。”文小默发现新大陆似的傻笑几声,动作笨拙摇摇晃晃的打开车门,“砰”一声关上。

“麻烦,去尼东道5号。”迷迷糊糊的呢喃出口,她直接睡倒在了后座。

半睡梦状态间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搀扶着走进屋里,将她扶到了沙发上,文小默口齿不清的说了句:“唔,仙仙,我要喝水。”

那只有力的胳膊体贴的将她扶起,清凉的水送进口里。

“热,好热。”美滋滋的舔了舔唇,她又觉得浑身发热,拼命扯掉了身上的衣服,被她依偎着的那个身子忽地一僵。

脱去上衣,睡梦中的小默觉得还不够痛快,酒精的作用让她身体的热度蹭蹭上升,身上汗津津的,她想要洗澡。

她向透心凉的泉子扑去。

突然,清泉不见了。

咦?泉子呢?正疑心呢,那清泉一下子又出现了,她伸手捞去,瞬间却又不见了。

“不要这样啦,我需要你啦。”她娇声娇气的喊道。

“呵呵。”她傻笑了一声,不料却顷刻被清泉压到了身下,感觉到身上的重力,一股强大的男人气息侵袭而来。

她想翻身,纤腰却被一双大手搂住。

被这不明物体吻得天花乱坠的,突然觉得甜蜜甜蜜的,心脏在胸膛像鹿儿般乱撞,浑身一阵酥麻之感,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吗?

床上的被子凌乱不堪沙发旁的地上,是她零散掉落在地上的衣服。

文小默好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灌落地,呃,这情况,这情况是怎么回事?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回想起昨天晚上,和仙仙大吃了一顿后两人一起去酒吧喝酒继续狂欢,把叫过来的两打啤酒都给灌了,后来,后来呢?

NO!她断片了,脑子里像被浆糊拌过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肿么办?

烦躁的抓抓喉咙,她裹上一张被单把自己缠住,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送进嘴里,清凉的水滋润着喉咙。

脑海里浮闪出那些似有似无的画面。

那究竟是梦,还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呢?如果不是真的呢?

眼角余光瞥见身上薄被子的鲜红的某一处,杯子从手中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碎了。

她颤抖着手把被子扯了上来,看着那殷红的一片,只觉得头顶轰隆一声,炸开了。

“啊!”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眼前发黑。

文小默租住的位于B市郊区的小小出租屋里。

“文小默!你给我起来啦!你已经像个死人一样在床上躺了两天两夜了,你到底怎么啦?”同居闺蜜姚仙仙把石化人文小默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忍无可忍的吼道。

文小默顶着一双黑眼圈,一头鸟窝般的头发,娇小的身子套在松垮的睡衣里面:“仙仙,我回想了两天两夜,我还是想不起来啊!”她抓狂的狠抓自己的头发,一副想撞墙的模样。

她一点也想不起来,更别说想起到底是谁把她带到酒店里去的!可恶的家伙,吃了连嘴巴都不抹就跑了,也忒过份了!

姚仙仙两手抓住她的肩膀:“文小默,你告诉我,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你是不是被谁欺负了?告诉我,我帮你想出气!”

文小默一副委屈的小样,伏到姚仙仙的怀里:“仙仙,我的,我的贞操啊。”

“贞操?”姚仙仙抓抓头发,脑袋上满是问号。

“我坚守了二十四个年头的贞操,被夺了!”文小默对着天花板哀嚎。

“什么?是谁那么勇气可嘉!是谁让你终于开窍了!单身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找到自己幸福了,小默,作为好姐妹的我真的很感动,快告诉我他是谁,我得好好犒劳他一顿。”姚仙仙作拭泪状。

文小默一头栽进了被窝里,嘤嘤欲泪:“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B市寸土万金的最繁荣地段,座落着这个城市的霸主,君昊集团。

君昊集团今年就被列入了全国十大出色企业之一,这个集团的资产和业绩每年都以火箭般的速度蹭蹭上升,以房地产起家的它所涉及的行业越发广泛,龙头企业的地位在B市甚至全国当之无愧。

而在这座金字塔顶端高高在上,甚至有点高处不胜寒的人物,据说叫做霍君昊。

霍君昊闻名事迹B市的人都耳熟详闻,他这种顶尖人物在文小默的生命里,永远都是那种只能在报纸杂志里看到的角色。

只能远观而不能近渎。

可是她不甘心,她好歹也是一名刚大学毕业怀着雄心壮志要闯出一番自己事业的女青年啊,所以,她把简历投到了君昊集团的招聘邮箱里。

非名校出生,家庭背景不是一般的弱,父母只是一介渔民,样子嘛,倒还算清秀可人,可这副皮囊要扔到B市人山人海貌美如花的白骨精里,真是完全算不上什么值得骄傲,毕竟这年头会打扮学历牛门第高的白富美实在太多太多了。

可是,文小默自认是个有理想的人,所以,这次她拼了。

果然,本以为要石沉大海的求职简历,竟然在三天后得到了答复:很抱歉,您不符合本公司的招聘要求。

这结果让她的心凉了凉,这样的拒绝,她不服气。

于是,永不言败的文小默决定毛遂自荐,豁出去拼一拼又如何?

君昊集团里,这座宏伟的大厦有58层之高,然而文小默却被第一层的前台小姐给难倒了。

“小姐,您没有预约,是不能上去的。”

“麻烦你了,我是上去面试的,求您行行好,让我上去吧。”文小默摆弄出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尽管她知道对手是女人,装可怜这招是木有用滴。

“请问哪位经理让您来的呢?”

“呃,额,啊!对了,是霍总裁。”

前台小姐脸先是露出惊诧,想了想后露出怀疑和鄙夷之色:“小姐,我们总裁是从来不会管招聘这种小事的。”

文小默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觉得自己真是失策了,今天来之前竟然没有探好门路,现在竟然被问得哑口无言,还被揭穿了谎言。

她不太灵光的脑子在飞快的转着,面对着几位“彪悍”前台小姐的嫌弃和鄙视目光,脸蛋微微发烫。

此时的她丝毫没有感觉到背后某一处,一道灼热的目光正注视着她。

“思家,带她上去,我要亲自面试她。”把一身宝蓝色名贵西装穿得比模特还要惊艳的男人嘴角咧起了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对身旁的助手说道。

“总裁,这……”徐思家很震惊,总裁什么时候爱管招聘人才这种事了?他老人家可是一分钟就能赚好几百万的神啊。

“永远别问为什么。”男人冷淡撇下这句话,转身走向电梯。

这边文小默还想死鸭子硬撑着开口再争取一下,几位前台小姐脸上却瞬间换成了尊敬之色,当然,是对着她身后某个点。

“徐助理,早上好。”不过转瞬,一个个的都笑颜如花,好生娇艳啊。

徐思家端起一副领导模样,指着文小默:“这个人,我要带走她。”

文小默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在前台小姐们的目瞪口呆下梦游般被请上了“金字塔”的最高一层,总裁办的会议室。

“文小姐,请稍等,我去把总裁请过来。”徐思家礼貌地说道,退了出去。

文小默心里一个鸦雀飞舞啊,她原本只不过随便说了句,想不到刚刚的这位徐助理真的信了?

可是,他们总裁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人物,霍君

动漫关键词:坠落的丝袜美人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