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生说我晨勃了女生回复什么,莹与翁公回乡下同床

2022-03-26 15:20:1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舒蔚回了办公室,里头空荡荡的,医院有家属闹事,大家都是能避则避。天色渐渐沉了下去,到了夜晚,气温渐渐的又低了。簌簌地又开始下雪,舒蔚站在窗前看着外边,心想到明早,地面又该落了厚

舒蔚回了办公室,里头空荡荡的,医院有家属闹事,大家都是能避则避。天色渐渐沉了下去,到了夜晚,气温渐渐的又低了。簌簌地又开始下雪,舒蔚站在窗前看着外边,心想到明早,地面又该落了厚厚一层。

姚瑶是值班的医生,想跑也跑不了,一干人等都找不着人,她忙得像只陀螺,进来时见了舒蔚,连忙朝她挥手:“你赶紧过来帮我,快忙死我了。”

“就因为林昭颖那台手术,家属闹的太过份。上头发话了让咱们科室给出个解决办法。这不在开会讨论嘛。”

舒蔚走过去帮她收拾资料,手边的动作顿了一下:“死亡原因确认了吗?”

“嗯。很大可能是手术失误,但是怎么说呢。这个病人本来就是下面的医院医治不了才送过来的。进来时情况就已经很严重了,换句话说,治不治结果都是一样。”

舒蔚皱了皱眉,努力回忆二十三床转院时的资料。那是一个十几岁的病人,年纪轻轻,长相清秀。只是因为病痛而消瘦。

“哎,那不就是你接收的么?你最清楚才对。”

“嗯,肾衰竭、高血压。引发并发症可能性非常大,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动手术的原因。”

舒蔚顿了顿,想起那个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的孩子:“但是不至于说就没有办法,手术得当还是有可能恢复的。”

“你说的是真的?”姚瑶忽然凑到舒蔚面前,把她吓了一跳:“这事可别声张,现在这节骨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舒蔚迟疑了一小会,还是点了点头。林昭颖这次失误,谁也没有想到。事后她也跟着一起看了看手术录像,那样完美的手术,谁知竟也会有误差。

“对了,秦医生呢。这两天都没怎么看见他?”临下班时,舒蔚才想起,从那天开始,便几乎没见过秦元星。

这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起来。那天在手术室外,秦元星只是震惊地看着她。舒蔚当时还想这样也好。至少他能放弃了,可没想到一连几天都见不到秦元星的面。

“请假了吧。”姚瑶说着,自顾自走了出去。

舒蔚愣了愣,秦元星也会请假?她在第一医院工作两年,从没见他请过假。猛地忆起胡静动完手术出来时,秦元星听见她结婚的消息,愣在了当场。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她苦笑,也好。总比剪不断理还乱的好。

“舒医生,下班了吗?”好巧不巧,手机响起,传来秦元星的声音。

“嗯,你在哪?”

电话那头静默无声,许久之后才听见他颓然一叹:“新森林酒吧,有空的话,过来陪我坐坐。”

新森林酒吧,一如既往繁华。即使在大冷的天里,人流依旧不少。舒蔚裹着大衣进去,远远的就看见在吧台旁坐着的男人。

褪去那一身白大褂,此时的秦元星看起来比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多出了一分颓废。面前摆放着艳丽的鸡尾酒,映出秦元星通红的脸颊。

她走过去,脱了外套坐在旁边。也点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鸡尾酒,素手抚着冰凉的玻璃杯。没来由的觉得觉得心安。

“秦医生,我来了也不说说话?”

听见她的问题,秦元星才终于侧身去看她,眼眶内布满了血丝,也不知是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舒蔚不禁想起,这几天来或许他都没有好好睡过觉。

其实舒蔚早就知道秦元星对自己的心意,可一来有了顾辛彦,二来她也的确不想耽误他。

这样的黄金单身汉,帅气多金,医术出众。还有不错的家室,还怕找不着更好的女人么?

“蔚蔚,你说我可以这样叫你的。”

“嗯。”

秦元星苦笑:“连这个称呼都是我硬坳来的,那天听见说你结婚了。”

舒蔚淡淡地点头,说不上心底涌起的什么思绪,只觉得因为欺骗他而包邮负罪感吧。如果早些让他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或许也不至如此。

“别想太多,喜欢你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呢,蔚蔚啊,之前也说让你别忘了我。真受欺负了就来找我……可现在我不敢说这话了。”

“你嫁人了,我连祝福都说不出口。”

秦元星平日里是很温和的一个人,极少见他发脾气。而此时,这个男人,却因为她结婚而趴在桌上痛哭。

或许是酒精催发,舒蔚也有些恍惚。她常常也会想,假如一开始就没有遇见顾辛彦,该有多好。伸手拍了拍她,舒蔚也不知自己出于什么心理,约莫是同样喜欢一个人而无法得到的疼。

等了许久,秦元星也只是趴在桌上。也许是喝酒太多有些醉了,说话也颠三倒四的。

“要是和你结婚的人是我,该多好……可那怎么可能呢,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舒蔚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整。外头风雪更大,今年的冬天比往常时候更冷,隔三差五便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

“秦医生,该回去了。”

“呵……去哪里?能去你心里吗?”他说着挥开舒蔚的手,顺便也扫落了桌面酒杯。乒乒乓乓的滚了几圈。还好酒保眼明手快将之接住,否则又该碎一地。

舒蔚叹了叹,替他套上外套,扶着秦元星走出新森林酒吧。

门外萧瑟,舒蔚差点扶不稳秦元星,急急忙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硬生生把他塞了上去。

“去哪里?”

司机随口提问,反让舒蔚愣了愣。这个点去哪里?身边的人大概已经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舒蔚推了推他:“秦医生,要回你家吗?”

“秦医生?”

没有任何回应,隐约还能听见淡淡的鼾声。

“那……去第一医院吧。”

舒蔚也没有别的办法,医院好歹有休息室。总不至于让秦元星无处可去。车子内安安静静的,夜晚电台女主播的声音温柔舒适,读着记忆里动人的词。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多少人爱过你的美丽……唯有我,爱你苍老的灵魂。”

她总以为,和顾辛彦也会这样爱一辈子。不求地老天荒,只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如今的她对此没有半分自信,他在那个男人的心底,究竟有多少份量?

舒蔚不敢确定,只猜测,大概比不上林昭颖的重要性。

“小姐,到了。”

“好,谢谢。”舒蔚下了车,看见第一医院几个大字。扶着秦元星的手也愣了愣,她竟忘记了提醒司机走侧门……

如今在正门口,二十三床的家属就在一旁搭了个棚子,一家几口守在一旁,好几天都不肯走。舒蔚扫过,没看见尸体。前两天闹的大,警察出面维持,总算是让他们把尸体带走。至于人,倒实在是管不了。

远远地就看见那些愤懑的目光,舒蔚不禁瑟缩了下。无论如何她总还对这些人报以歉意。

和秦元星经过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家属发现。愤怒的目光朝她射来,让舒蔚的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向那几人,有两位中年男女正是上次在医院里动手的人。另外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人倒是从未见过。

舒蔚想起,曾听病人提过,有个关系要好的堂哥,听说事业有成。该不会就是这位?

“舒医生。”

忽然听见有人喊她,舒蔚先是一怔,而后缓缓转身。目光落在男人俊朗的脸上。

“我姓温,温车盛。”男人递过一张名片,不是个多话的人,交代清楚便又转身离去。

舒蔚愕然,身边的秦元星摇摇晃晃地站在一旁。见她停在那不动,自顾自就要走进医院。可惜眼神没有焦点,刚踏出几步就差点跌倒在地。

她连忙扶着秦元星,随手把名片收进了包里。舒蔚艰难地扶着秦元星,好不容易站稳,可秦元星又一动,她脚步踉跄……

“小心!”

“谢谢啊。”舒蔚连忙道歉,欲往前走。可手上力道丝毫不减,她这才狐疑地抬头。

下一瞬,秦元星便从肩上移走,重量一松,舒蔚差点热泪盈眶。

“要带他去哪里?”

进了医院,连空气都变得温暖起来。晚上除了值班的医生护士外,走廊里安安静静的,舒蔚找了休息室,便让温车盛把秦元星送进去。

男人什么也不说,把人放下就走。

“谢谢!”

到门边的人身躯微顿,而后缓缓转身。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会给你感谢的机会。”

舒蔚莫名其妙,虽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想想自己对这一家子人确实抱有歉意,假如有一天需要她帮忙,想来也不会拒绝吧。

耳边听见秦元星迷迷糊糊的声音,舒蔚走过去替他盖上毯子。陷入深深沉思。门没关,有人经过看见了她的背影,熟悉的人也能认出来。可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道身影经过……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可那人什么也不听。”

“总会有办法,你先……”男人低低的安抚声从耳边略过,舒蔚听着有些熟悉。摇摇头还以为是错觉,可紧接着,就看见前方玻璃印出的人影。

“你在这里做什么?”四目相对之时,顾辛彦自然也认出了她,当即走了进去,一眼便看见她正温柔地替秦元星盖好被子。

狭小的休息室,因为顾辛彦的出现而显得拥挤。刚刚还温暖的气息,更是因他而变得冷厉。

床上秦元星早已熟睡,舒蔚看了他一眼,随后站了起来,不愿多作交谈。

侧身从旁走过,舒蔚低垂着脸,不经意想起他的质疑和冷漠。心口微凉。可男人忽然伸手拽住了她。

灼热的气息从鼻尖晃过,她站在原地无法移动。手腕被握得很紧,男人眸色深浓,看着她的目光中泛着些微冷意。舒蔚叹了叹,默默垂下脸:“放开我。”

“你和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听出了那话语中的不耐,被握着的手腕有些发疼。她皱紧了眉,心里涩涩的,连话也不想说。

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可转身的瞬间就看见门外站着的高挑身影。穿着白袍的林昭颖正静静看着这边,不经意的,舒蔚心底涌起一股愤怒,猛地抽回手。

“放开!”

她瞪大了眼睛,无声控诉。在顾辛彦愕然间,转身就走。

纤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衬着空旷的走廊,隐约生出一股失落感。顾辛彦紧皱着眉,说不上那一刻涌起的思绪是什么。可总有一种名叫空洞的情绪渐渐蔓延。

“辛彦,我们走吧。”

“嗯。”

舒蔚没有再见顾辛彦,科室里的高级病房,她甚至不曾踏足。两天之后,医院对于二十三床病人死亡一事总算有了结论。即使林家人费尽了心机,有些东西毕竟是无法掩盖的。

“林医生这次……唉!”过不多久,办公室的医生都一起回来了。舒蔚看了看时间也准备下班。

刚刚叹气的医生忽然看向她这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舒蔚还觉得奇怪,可见她没有开口的打算,便换了衣服下班。临走时,经过胡静所住的病房的走廊外,看见了经过的顾晨晨。她站了一会,便走开了。

医院外,天几近全黑。舒蔚走出侧门的那刻,远远地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斜斜倚靠在黑色车门旁,像是在等她。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便被顾辛彦看见了。

她笔直地望进那双深黑的眸子里,浓黑的眸色让人猜不透他此时情绪。舒蔚迟疑了几秒,还是提步朝他的方向走去。

车门忽然被打开,舒蔚的脚步乍然停顿。只见从那辆宾利里,走出一道高挑的身影。女人身段姣好,披着的红色大衣染了些许脏污,纤白的手捂紧了唇。似乎哭过。

舒蔚停下的那一刻,林昭颖正好从车上下来。车门再度闭紧,她和顾辛彦说了一会话,便朝这边走来。

而顾辛彦,自顾自又上了车。

“舒医生。”林昭颖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了停,似是想说什么。

“又怎么了?”舒蔚实在拿不出好脾气,语气有些烦乱。

林昭颖苦笑着,只是摇摇头:“没什么,我先进去了。”

说完便默默地离开,没有讥讽没有炫耀,更没有趾高气扬。甚至一向精致的妆容都有着些微狼狈。

舒蔚迟疑了一会,看了一眼时间,还是决定先下班。公交车应该在五分钟之后就到了,她现在过去刚刚好。

“滴!”刺耳的喇叭声响起,让正在行走的舒蔚吓了一跳。

黑色宾利就停在她身后一米远,透过车窗,依稀能看见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和放在方向盘上紧握的指关节。

舒蔚冷冷地撇去一眼,回头继续。

这一次,她没有听见喇叭声,拉拢了衣襟,避开入夜前强烈的冷风。

“站住!”手臂忽然被人握住,她重心不稳。回头便跌入一道温热的怀抱,触及高档纯手工西装,下意识地以手抵靠在前。

鼻尖依稀能嗅到男人独有的气息,带着浓郁的烟味。

舒蔚皱皱眉,这男人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抽烟。原因是她、还是林昭颖?

“跑什么,上车。”

“我坐公车回去。”舒蔚冷硬地推开他,想起林昭颖刚从那个位置上下来,心情忽而低落下来。

她就是不愿再坐回林昭颖的位置,凭什么在他心里始终存着林昭颖,好似她永远都是后来的那个?

舒蔚心里不舒坦,酸酸涩涩的,想起林昭颖刚刚哭过,他约莫又抱着好生安慰了吧。

顾辛彦似是无法理解她的决定,拽紧了她的手便往车里塞。舒蔚拗不过他,被他塞进了副驾驶座。

“我不想坐这辆车!”她强烈反对,推开车门便要下去。

可顾辛彦怎么肯,拽住了安全带便将她扣在座位上,双手环靠在椅子两侧,低低地道:“原因呢?你闹总要给个理由!”

“林昭颖刚坐了,谁知道你们在这里做过什么,我嫌脏!”她说气话,推搡着就要下车。

车内立刻静默下来,顾辛彦僵硬在当场。手臂肌肉紧绷,放在安全带上的手指关节透出浅白颜色。他抬头看舒蔚,目光冰冷。可下一刻,反而又解开了安全带,替她打开车门。

“下去。”

“什么?”舒蔚明显地看见他的额角青筋在抽动,以为他会生气,还瑟缩了一下。可他忽然放缓语气,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

“嫌脏,就下去。”

顾辛彦还是惜字如金,舒蔚也没有二话,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公交车刚刚经过,她不知道下一趟还要等多久,追着爬了上去。

人很多,车开的瞬间,舒蔚还没有走到座位上。她重心不稳,便立刻向后跌去。

“小心。”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鼻尖隐约还能嗅到他独有的味道。舒蔚缓缓抬头,果然对上那双阴鸷的眸子。

“你怎么也上来了?”

没有回应,舒蔚疑惑不解:“你的车呢?”

“闭嘴。”公车很拥挤,上上下下人也多。对于从来坐过公车的顾辛彦来说,几近无法忍受。

到下一站时,舒蔚眼明手快,立刻找了座位坐下,别过脸看向窗外,没有理会顾辛彦。

偶尔看向男人时,才发现他笨拙的避开人群。顾氏的掌权人,竟然来挤公车,舒蔚想想便觉得好笑。

顾辛彦西装革履,无疑成为车内焦点。经过学校区域,上来了一群补习完的初中生。见了顾辛彦,一个个捂着唇笑了起来。

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这辆两层的公车太低。顾辛彦只能半蹲着身体,时间一长,饶是他也有些受不了。

舒蔚不禁失笑,起身把座位让给他:“坐那吧。”

“你让给我?”

“嗯。”

顾辛彦好似听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话,眼角抽搐了几下后,阴沉地道:“我没有让女人让座的习惯。”

话落,他因为气愤站直了身体,毫无意外又一次撞上了顶篷。

顾辛彦挑眉:坐还是不坐?

坐!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坐下的瞬间,便伸出一只手把舒蔚拉进怀里。非要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舒蔚惊呼一声,瞬间吸引了全车人的目光:“你干什么?”她又羞又气,这辆车她也常做,不少乘客甚至都是熟人。

“别乱动。”顾辛彦的声音低沉沙哑,舒蔚立刻僵硬在当场。腿间抵靠着某种物体,让她脸红似火。

好在路程不算太远,两站之后舒蔚立刻站了起来。想拨开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

顾辛彦不许,反而更贴近了些。非要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舒蔚忽然明白了缘由,总不好让他在这里出糗,只好由着他。

没过多久便进了家门,男人的“火气”也消了。舒蔚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开水,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

顾辛彦换了鞋,烦躁地扯下领带,因为挤了一路,全身难受。

“谁让你跟着我上车?自己的豪车不开。”舒蔚凉凉地道,不想承认心中纷乱的思绪。他能做到这地步,是不是证明已不再为胡静的事怨她?

顾辛彦只白了她一眼,便回房间洗澡。

等他换了衣服出来,舒蔚已经简单地下了两碗面,摆放在餐桌上,香味诱人。两人面对面坐着,气氛很温馨。

舒蔚没吃两口就放下了筷子,顿了顿,试探着开口:“伯母她那边……”

“身体都好了,过几天就能出院。”

“哦。”

她紧接着住了嘴,想起自己被冤枉一事,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过去:“那我……”

“你别去。”顾辛彦也跟着放下碗筷,眉间皱成深深的沟壑:“她现在还不想看见你。”

“可总不能这样下去,我不想她一直误会我。”舒蔚抿了抿唇,心里想着该什么时候去病房里看看。或者可以趁这对兄妹都不在的时候?

顾辛彦沉默,大口大口吃完了面。

舒蔚知道,他还是不愿信她,或许在这男人的眼睛里,从来就看不见她。随即自嘲地笑了笑,便低头不语。

她吃的慢,以往也都是自己留在后面收拾碗筷。顾辛彦从来就没有进厨房的意愿:“你先回房间吧。”

“不用,我等你吃完,帮你收拾。”

“哎……好。”静静地吃着面,气氛让人难受,舒蔚主动开了口。让他早些去休息:“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伯母,公司的事不需要处理么?王斯里前两天还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好几天没去上班了。”

“嗯。”顾辛彦淡淡的应了声,双手交叠放在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响:“昭颖的手术今天有结果了,明天需要证明的时候,你也帮帮她。”

“帮她?”舒蔚愣了愣,筷子悬空,愕然地抬头看他:“院方有决定的,轮不到我插手。”

提起林昭颖她便没有好脸色,一个心里始终挂记着自己丈夫的女人。还要怎么帮她?

顾辛彦显然是对她的答案不满,当下皱了皱眉,声音低沉:“只是让你说句话,别把私人感情扯进去。”

“要说什么?”舒蔚的一颗骤然垂落,干脆面也不吃了,只静静地扬眸看他,等他的决定。

“病人原本是你接收的,状况是怎么样就怎么说。”顾辛彦显然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淡淡的甩下一句话便起身。见她也不吃了,越过桌面抓住了舒蔚的手。

舒蔚立即避开,戒慎地退远了几步:“等等。这是林昭颖让你转述的?“嗯,她很担心会因此受到严厉的处分。”

怪不得从车上下来时,林昭颖是那副表情。如果事故闹大了,哪怕林家的势力也保不了她。但这么多天家属一直在闹,却没看见记者来。想必是他父亲在背后处理了。

既然有那样厉害的手段,何必要来求她?

“如果实话实说,恐怕第一医院,她就呆不下去了。”舒蔚扯开了唇,目光笔直地望进顾辛彦眼底:“病人是因为她的失误而死亡,但是不处置,医院也会很难做。”

话落,舒蔚握住椅背,指尖划过冰冷的实木,有一丝冷意窜进了胸膛。她就想试试,这样的“实话”,他能否接受?或者该说,他舍不舍得?

顾辛彦缓缓转身,顺势放下手里的杯子:“昭颖,想让你帮她。”

又一次听见这个名字,舒蔚松开指尖,嘲讽地笑了笑:“可我凭什么要帮?”

“蔚蔚,这算是我的请求。”顾辛彦放低了身段,不愿再和她闹。

可他忽然软下的语气,落在舒蔚耳里,每一个字都那样清晰。舒蔚心里没别的想法,顾辛彦忽然的软弱讨好,她只当他是为了林昭颖才肯这样:“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舒蔚额间发丝垂落在脸颊上,阴影滑落,遮掩了小半张脸。灯光打在脸上,显得格外苍白。此时的她,仿佛经手了暴风雨璀璨的茉莉,惨白中带着一丝坚强。

“在门口等我、跟着我上公车、还守着我吃面,都是为了这句话。”她低低地说完,没有再反问她,自己在心底就做了决定。

澄澈的眸子扬起,眸光清冽。笔直地望进顾辛彦眼底。舒蔚捏紧了掌心,小声地问:“她的事,就那么重要?”

她还当这男人转了性子,即使还因为胡静的事心里有刺。却不会再对她冷漠,甚至还不顾身份地跟着她上了公车,一不小心又出了糗。

那大概是顾辛彦这辈子第一次坐公车,那样尴尬的旅程,她偶尔还能看见这男人唇角的笑意。当时还以为他转了性子,信了她,愿意再为两人的婚姻努力一把。

又或者,他即使不信,也还愿给她机会。

可如今,他一次又一次提及林昭颖,把舒蔚心里最后的期待也全部打碎。

“蔚蔚,别把你的私人感情带进去。昭颖是个好医生,她可以在这一行走的更远。”

“那我呢?”舒蔚一步步走到他身边,扬起的脸精致苍白:“顾辛彦,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名医生,死的还是我的病人。为什么要让我为她的错误撒谎?”

她的视线好似着了火,看的人生疼。顾辛彦退后了几步,双手捏紧了她细瘦的肩,小心解释:“只是让你证明,哪怕是撒谎也……”

在顾辛彦的世界里,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他浸淫商场多年,知道必要时阴谋诡计都不算什么。

可偏偏,这对把医生当作终身信仰的舒蔚来说,却犯了忌讳。尤其,还是为了林昭颖。

“对,只是一个谎。对你来说当然不算什么,顾先生常年把谎言挂在嘴边,大概已经不知道心虚是什么滋味。”

没头没恼的话惹到了顾辛彦,他沉下脸,把舒蔚按在墙上,语气一次比一次严厉:“我们谈的是昭颖,别把我们俩的事扯上来。”

“那为什么你又要把她的事扯到我们身上,还要当她的传声筒。既然是重要的事,让她亲自来跟我说,让她来求我啊!”

舒蔚也急了。打从林昭颖出现开始,她的生活就不曾平静过,她曾想过细水长流的感情。哪怕顾辛彦还不爱她,只要长期相处,总有一天会分不开。

可到如今,她才发觉是自己错了。

顾辛彦的心里,始终只有林昭颖一人!

是不是她所有的努力和委屈,到头来都将化作泡影。这个男人心里,究竟有没有属于她的位置?

舒蔚忽然忆起和顾辛彦发生关系那一晚,若非那晚他高烧不退,和她睡在了一起。也许直到今天,他们俩都只是陌路。

“昭颍,不能有事!”

乍闻他的话,舒蔚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可下一瞬间,又被涌起无力感吞没。他说“昭颖,不能有事。”

那她舒蔚呢?

作为他妻子的自己,又占有什么位置?他的坚决,让舒蔚所有的挣扎和愤怒,都显得那样苍白。心口阵阵抽搐,仿佛要将自己淹没,爱而不得的痛一点点蔓延开来……

“放开我……你如果真的那么在乎她,就去找病人家属。他的事情都是堂哥在负责。他们更想要的,是道歉。安抚好了他们,林昭颖自然也没事。”舒蔚抬起头,一眨一眨地望着顾辛彦。她给了最直接的法子,能不能解决好就不关她的事了。

顾辛彦如她所言,立刻松开了手。舒蔚像失去了所有依靠,颓然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而男人在看了她一眼之后,毫不犹豫地拿起外套,转身走了出去。挑起的冷风窜了进来,舒蔚拢了拢毛衣,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好冷!

“砰!”一声,门重重合上。舒蔚走到阳台,看见他到车库里开了那辆尘封多年的吉普。

许久之后,她再度回到餐桌旁。两幅碗筷还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油污染在碗面上,得洗很久吧。

说什么要帮她收拾,结果还不是她自己来。

深夜。星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房间里,因为难得的好天气,天空的星比往常时候更多。

当初选这套房子,也正是因为爱上了这片星空。那时顾辛彦本来还不同意,嫌这个小区规模小,可最终还是坳不过她,搬来了这里。

被子里冰凉,舒蔚蜷着身子缩成一团,脑子里反反复复的都是顾辛彦的样子。第一次见他时的温文尔雅,再见他时的强势……他们擦枪走火那一晚的热情,结婚时的幸福和忐忑。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悉悉率率的声音。有人开了门进来,熟悉的脚步声渐渐变大。最后停在了床边。

舒蔚知道他回来了,可下意识地不愿睁开眼。顾辛彦换了衣服,带着冷意钻进被子里,又让舒蔚瑟缩了一下。

顾辛彦立刻抱紧了她,不意外的遭遇了反抗。怀里的人双手双脚都在动,就是不肯安份地由他抱着。

“别碰我……”舒蔚忍不住呢喃,把手抵靠在胸前,不愿碰着他。

可男人不肯放,反而用力把他拉进怀里。随意翻身,便覆在了舒蔚身上,像旧日里临幸妃子的帝皇,不容反抗。

舒蔚咬紧了牙,怕他还和先前那样,只好放缓了力道配合……

没有人开口,静默的夜里,呼吸声格外明显。

星光下,舒蔚眼角终于滑落一滴清泪。

早上,闹钟把两人吵醒。入眼是男人冷硬的下颌,冰冷的线条扫去了她一早的好心情。

舒蔚干脆翻了个身,腿间隐隐作痛。她忍着疼下床,想去浴室好好清洗。

“还早,可以再休息一会。”

腰间忽然传来一股力道,硬生生把她拉了回去。顾辛彦把她拉回床上,一手还拥着她的腰。

“不用了,让我起来。”

“昨晚应该很辛苦。”顾辛彦挑眉,视线扫过她身上的红印,半晌后抿了抿唇:“还是再躺会吧。”

“我说过了,我不累!”

他非要她睡个什么劲!

凶完舒蔚就瑟缩了一下,和顾辛彦同床共枕了这么久,她深深明白这男人起床时脾气有多“好”,那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起床气。

果然,顾辛彦立刻翻身压上她,黑眸阴鸷:“既然不累,就再陪我一次。”

“我不要!”舒蔚鼻尖微酸,别开脸不愿看他。她受够了委屈,林昭颖的气,胡静的气,顾辛彦的粗暴!

每一样都让几乎让舒蔚无法忍受,可偏偏这时候,他还忙着纵欲!

“顾辛彦,你让我起来!”她扬手往男人脸上拍去,心里郁结了一整个月的不满,如今早已摊开了来。反而什么也不惧。

清脆的巴掌声,在清晨格外清晰。顾辛彦被她忽然起来的脾气闹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才摸了摸右边脸颊。

很疼!

他毫不怀疑上面多了五根手指印。

舒蔚心里难受,捏着被子缩在床脚。知道他也生气,可就是不愿道歉,也不愿面对他。

他心里总想着别的女人,时时刻刻都只顾着林昭颖,还不许她发脾气么?

有时候舒蔚也会冲动,拿着结婚证出神。想着是不是干脆离婚一了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何必要在一起过日子!

后背传来暖意,身体悬空。她才发觉自己被顾辛彦抱了起来。接着便被放入温热的水里。

“你慢慢洗,我准备早餐。”

“你会么?”舒蔚挑衅,脖子上的吻痕昭示着他昨晚的粗暴。

顾辛彦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换了说辞:“我出去买。”

“等等。”他走到门边,舒蔚还是忍不住又喊住了他。心里埋了许久的问题终于说出了口。

“我们的婚姻,你还想继续吗……”舒蔚幽幽道,声音恍若从空中穿透而来,失去了真实感。

她看着顾辛彦张张嘴,似要说话,又急急忙忙在他开口前将之打断,认真地凝视着顾辛彦,咬牙道:“算了,先别急着回答我。我希望,是在今天之后再给我答复。我知道你忘不了林昭颖,可毕竟和你结婚的人是我。如果你想忘记她,那……就不要再见她。但如果你想和她在一起……我也同意离婚!”

顾辛彦看着她,便明白舒蔚不是在开玩笑。甚至她极少有这样认真的时候,忽然明白了她说今天之后的意思,面色微沉:“医院……”

“你出去吧,我要洗澡。”

她下了逐客令,听着脚步声走远。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身上泼水,温热的水从身上流动,仿佛情人的抚触,轻轻柔柔的,让舒蔚溢出了微笑。

她总该做个决定的,缠了这么久的事,或许今天就会有结果吧。

门外,顾辛彦靠在墙壁。脑子里回响着她刚刚说的话,以及那张苍白的脸。心口忽而一紧,有种要推门而入的冲动。

这场婚姻,他要继续吗?

他失笑,打了个电话:“王斯里,去珠宝店一趟……”

唇角挂着笑,顾辛彦走了出去,暗道,其实决定如何,不早就有答案了么?

动漫关键词:莹与翁公回乡下同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