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A片

2022-03-26 15:18: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她偶尔总会想,是不是自己真不是亲生的。否则当妈的眼里怎么能只有莫名其妙的孙子?这也不是第一次催着她结婚了,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时间,韦容青提过不下百次。舒蔚咬了咬唇,想起顾

她偶尔总会想,是不是自己真不是亲生的。否则当妈的眼里怎么能只有莫名其妙的孙子?这也不是第一次催着她结婚了,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时间,韦容青提过不下百次。

舒蔚咬了咬唇,想起顾辛彦的敷衍。

她总以为逼着他结了婚就万事大吉,当初兴奋至极的她也顾不上其他就许了承诺。结婚的事不能告诉双方父母,暂时不办婚礼,不问他爱不爱自己……

“我吃饱了,先回房间。”心烦意乱,舒蔚起身回房间。听见身后舒远的埋怨:“你看看你,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我也是着急……”

舒蔚放任自己躺在床上,抚着平坦的小腹。幻想着可能出现的孩子,而后缓缓叹了一口气。

她逼他结婚时,也说自己怀孕了。那拙劣的谎言,亏的顾辛彦没有放长揭穿她,可自己总也编不下去,领证的当口,便迫不及待告诉了他答案。

顾辛彦那时也没生气,只用那双看不清情绪的眼盯着自己。舒蔚还以为,他会立刻拉着她去离婚,心里都说辞都想好了,可最终那男人还是什么也没说。

现在想来,他大概也是累了。追逐着林昭颖累了吧,所以见了她,也就凑合了。

翻身把头埋进枕头里,用力捶了几拳,棉花软软的吸收了所有的力气。她没有捶软枕头,反而捶出了泪……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里传来噪杂的声音。隐约能听见不属于爸妈的生意,大概是热情的邻居来串门,即使没有她,家里也总是这么热闹。

“叩叩。”房门被敲响,她愣了愣,哑着声音道:“爸,我睡了。”

“叩叩叩!”门外的人很有毅力,一次又一次往门上敲。没有节奏的声音总让人心烦意乱。

舒蔚擦了擦眼泪,从床上爬起来:“来了。”

“爸,我没事,您别……”

“这么称呼我可不太喜欢。”男人在舒蔚诧异时开口,低雅醇厚的声音没来由让人心安。

舒蔚愕然,垂落了视线:“你怎么来了?”

“回家没看见人,打电话也不接。我还能怎么办?”顾辛彦挑眉,握紧了她的手。粗砺厚实的掌心和柔软的手相握在一起,总能给人一种悸动。可下一刻,发觉自己的掌心温度有些低,便又立刻放开了她。

“不说是明天才回来?”舒蔚拿了椅子让他坐下,心里虽不舒坦,但还是拿了暖手袋递过去。

她清楚地记得顾辛彦说的时间是明天,如今大半夜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推了那场商量重新订婚的饭局?

接过的刹那,顾辛彦顺势把她往怀里带。深浓的眉眼望不到尽头:“哭了?想我想的么?”

舒蔚看见他柔情似水的目光,鼻尖猛地一酸,立刻别开脸不许他碰。可粗砺的指腹放在脸颊上,让人舍不得离开。

她轻叹,靠在他怀里,也不挣扎了,听着屋外狂风大作,静静享受这难得的静谧:“事情都忙完了。”

“差不多了吧,唐斯里说今天是冬至,想着回来见你。没想到你不在家。”他顿了一下转移了话题,揉了揉舒蔚的掌心:“刚刚进来,看伯父伯母脸色不对。你们吵架了?”

“嗯。”舒蔚苦笑,没有戳穿他拙劣的谎言:“逼我结婚呢。”

话落,她强迫自己从顾辛彦腿上离开,不愿再沉迷其中:“你也看见我了,就回去吧,否则我妈问你结婚的事,又会为难。”

顾辛彦耸耸肩:“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说的云淡风轻,舒蔚握紧了胸前的戒指,觉得一股冷意窜进深处:“那你就去告诉她啊,告诉她我们结婚了,告诉她我们很快会给她生个孙子!”

“可你敢么?顾辛彦,你连承认我们的婚姻都不敢!”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甚至从未听他提起过公开婚姻的事。舒蔚偶尔也会怀疑,是不是她逼婚时的欺骗,让这男人记恨了?

也不知是她的语气太过严厉,抑或是这话戳中了顾辛彦的痛处。有那么一瞬间,舒蔚看着他布满阴霾的脸,还以为会拂袖而去。可转瞬,顾辛彦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好了,这些都要慢慢来。你饿了吧,伯父说你没怎么吃东西。”

说完也不管舒蔚有没有回应,推门去了厨房,高大的身影弯在窄小的厨房里,翻翻找找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舒蔚冷眼看过去,自顾自躺在了床上:“我不饿。”

“我饿了,这个点还没吃晚餐。陪我一起?”

说话的时候,顾辛彦已经夹起了一颗饺子,香味从其中蔓延开来,牵引着味蕾。

舒蔚偏头看了一眼,又侧躺在床边,头枕着软绵绵的枕头,心乱如麻。

她猛地翻身坐起,冲顾辛彦吼:“你妈不是要请你和林昭颖一起吃饭么?不是要谈谈你们重新订婚的事么?既然没吃饱干嘛不过去!”

顾辛彦放下筷子,眉宇紧皱成一条深沟:“你怎么知道?”

他的确是从顾宅过来,林昭颖也在。家里人提了让两人重新订婚的事,他没有回答,便直接出门来了这里。

舒蔚咬咬牙,干脆和盘托出:“我今天见到了你妈,她大概不喜欢我。说只属意林昭颖当她的儿媳,顺便还告诉我,你今天回来。”

不经意戳破了谎言,顾辛彦神色略显不自在,他尴尬地坐在床边,揽紧了舒蔚:“原本是不想告诉你,谁知道瞒也瞒不过。”

“没必要,你的心向着那边,人在这里也没用。”

他苦笑:“我和她十几年的感情,也不是想断就能断的,过去的二十八年,她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你总不能要求我立刻忘记啊。”说话间,便在舒蔚挣扎时往她手腕上套了一个东西。

“这是什么?”雪白皓腕上,手链银白精致,细看便能发现和她脖子上的那条差不多。舒蔚正因为他的话而失神,转瞬间又被手链吸引了注意力。

“送给你的。”

“不要!”舒蔚想也不想地扯下,往他身上扔去。

顾辛彦面色不变,知道她在生气,还想塞回去。可舒蔚见他一副无奈的样子,心中火焰熊熊燃起。忽然拿起那条项链,随手扔了出去。

“哗啦!”好巧不巧的,落在了那碗饺子里,还溅出了些微水珠。

顾辛彦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线条分明的五官几乎立刻绷紧成一条直线。冷眼瞪了舒蔚一眼,后者倔强地扬起头,攥紧了掌心不肯认输。

男人便立刻起身,捞出了手链,又拿了纸巾擦干净。回到床边时,连气息都冰冷。

“我说了不要。”舒蔚不肯打开拳头,他就硬生生掰开,她嚷嚷着不要,他便狠狠地封住了唇。

折腾了好半晌,舒蔚的力气没有他大。张口又咬在他唇上,见了血。

“嘶……”顾辛彦舔了舔唇边的血,头往旁边一偏:“有没有人告诉你,咬人真不是个好习惯。”

“咱们以后的孩子跟着你学坏了可怎么办。”

舒蔚眼眶忽然就红了,说不上心底被触及的地方是什么。可当顾辛彦用那样往温柔的目光对她吐出孩子两个字眼时,几乎全身都要融化掉。

她看见顾辛彦握紧自己的手腕,上头闪烁着银白的光。那条项链在挣扎间又绑在了上面。

“孩子?”舒蔚愣了愣,眼里闪烁着惊喜:“你也想要孩子?”

顾辛彦挑眉:“我倒不是很想要,可你不是想要么?”

舒蔚觉得自己几乎要被融化掉了,那一瞬间从心底涌起深深的感动。

“顾辛彦……”舒蔚喃喃细语着,觉得心口满满的都是温热。

“我在。”他轻笑,低低说着。俯身把舒蔚压在床榻上,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唇畔,极度温柔。

舒蔚闭上眼,静静感受他的柔情。双手不自觉放在他颈后,抚着黑发,任它刺着掌心。

“嗯……”

顾辛彦凝视着舒蔚的脸,不经意划过一抹满足。他所期盼的,其实不就是这样的生活,温暖的家、甜美的女人。或者,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那一晚,顾辛彦使尽了手段,为了帮她生孩子,劳碌了一夜。正是因为这种温柔,舒蔚才会把这一晚记得那样深刻……

清晨,日光射进房间里,柔软了整间屋子。

“喂?”

听见男人沙哑的嗓音,舒蔚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下意识地闭紧了双眼。

“她怎么了?”

顾辛彦的声音忽然变得紧张,大概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舒蔚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之后就看见他从床上爬起来,轻缓地走进了浴室。

“我会过去看看,你好好照顾她。”

只是听他的语气,舒蔚便知道对方提到的人是谁。等他回来时,舒蔚也不遮遮掩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醒了。”

“嗯,你一动我就醒了。”她撒着娇,伸长了手臂要他抱的意思。以往两人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舒蔚也总是善用女人的权利,不放过任何和他贴近的机会。

顾辛彦无奈,把她抱了起来。用清晨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道:“你越来越重了。”

舒蔚娇嗔着给了他一拳,在顾辛彦没发现的时候按下了拍照。画面定格在他宠溺地抱起她那一刻……
顾辛彦在家里过夜,自然是得到了舒远和韦容青的默认。从房间里出来时,便看见两人暧昧的目光。

“辛彦啊,昨晚睡的还好吧?”

“挺好的,两位起的真早。”

韦容青咯咯笑了两声,递过去一杯咖啡,还亲切地替他整理了衣角,状若不经意提及:“和蔚蔚的关系也很亲密了嘛,那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咳!”顾辛彦到嘴边的咖啡因为呛咳,差点喷出来:“在考虑,考虑……要从长计议,您说对不对?”

韦容青的脸色变了变,指尖悬空,只好干笑了两声:“对,从长计议,是得从长计议……”

“那先吃早餐,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都做了点。”

“放心,我不挑食。”

两人的声音渐渐变小,房门后,舒蔚靠在墙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滑动手机屏幕。上面是她刚刚拍下的照片,以及通讯录备注的林昭颖三个字。

回想起男人的敷衍,她面色不变,只是缓缓叹了一口气,颓然仰起头。

早上九点,顾辛彦准时把舒蔚送到医院门口。这时候门外已经有了不少人,见两人一起出现,都热情地打招呼。

“舒医生,男朋友这么体贴呀。”

“就是,还亲自送来上班。我们这些单身的看了,羡慕嫉妒恨啊!”

舒蔚横了这几名护士一眼,也不否认和顾辛彦的关系。

远远地看见林昭颖的跑车将到,哎呀一声跌进了顾辛彦怀里。

“没事吧?”

舒蔚摇了摇头,离开了他的怀抱。那一刻听见周围有人发笑的声音,便将手放在顾新彦衣领上,做出整理领带的样子。

“我这几天不是安全期,你说会不会真怀上了?”

“那不好么?”顾辛彦反问,有些奇怪她的反应。他从来就知道,舒蔚想要孩子。当初结婚更是拿着一张假的诊单欺骗她,可到底还是单纯,领证的当口就忍不住告诉了事实。

如今她心里大概总是过不去,怎么也想怀上孩子……

顾辛彦莞尔,话落才发现舒蔚始终保持着一种娇羞的模样,便狐疑地拎起眉,依这女人在床上的表现,娇羞这个词似乎不沾边。

“当然好,我只是觉得太幸福了。一想到可能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就……”

“你说什么?”忽然从身后传来女人尖锐的质问,顾辛彦回头,就看见林昭颖狰狞的面容。

“舒蔚,你刚刚说了什么,孩子……舒医生怀孕了?”她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询问时全身都在颤抖。

舒蔚摇摇头,但笑不语。只一脸幸福地抚着小腹。脸上隐约已经能看见母性的光辉。

林昭颖倒抽了一口凉气,细细的指甲掐在掌心里,声若蚊蚋:“辛彦,你想让她怀你的孩子?”

顾辛彦看了看林昭颖,握紧了双拳。额角微微抽动几下之后,颓然点头。

“怎么可以……”林昭颖很激动,眼眶通红,大颗大颗的泪不要钱似的往外掉。

顾辛彦伸了手过去,可她反而退后几步。手指指着顾辛彦抖啊抖的:“说好了的只让我一个人为你生孩子,你答应过我的啊!”

林昭颖那样激动,加上苍白的脸色,总让人不自觉生出一股疼惜感。舒蔚常常不自觉地打量她,像林昭颖那样高挑纤细的身材,加上楚楚可怜的脸蛋。才是男人最爱的吧。

眼见着顾辛彦想走过去,舒蔚似乎还看见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怜惜,连忙拉住了他:“林医生,不管他曾经答应过你什么,也都是过去的事了,麻烦你不要总说胡话好么?”

“蔚蔚。”顾辛彦明显是在斥责她语气过重。

舒蔚缓缓扬起眸子,看了一眼林昭颖,目光落在顾辛彦脸上时,面无表情:“你又心疼了?”

她淡淡的问:“心疼的话就过去安慰吧,呵……放心,我可以理解。”

“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辛彦想解释,因为林昭颖而生出一股烦闷感。如今被舒蔚这么一闹,更是全身难受。

“那是什么意思?”舒蔚咬咬牙,说的很隐晦,可男人的沉默却让她心发凉。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男人只要遇见林昭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所谓的青梅竹马和初恋,当真能占据一个人的全部吗?

“舒医生,早!”尴尬时,又是秦元星解了围。

“秦医生,早。”舒蔚扬起手朝秦元星打招呼,顾不上一只手还在顾辛彦掌心里,便急急忙忙往前走:“我们一起。”

她甩开了顾辛彦,连头也不回。没有发现身后的男人面色阴沉得可怕。

“等等!”顾辛彦忽然开口,把林昭颖拉了过来:“昭颖也一起进去吧,我还有事。”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舒蔚一眼,在那双明媚的眸子下,几乎落荒而逃。

办公室里,舒蔚无聊地转着笔。姚瑶像个好奇宝宝,将早上发生的事问了个清清楚楚。

舒蔚磨不过她,也只能一五一十地告知。随后撑着下巴道:“我是不是过份了些。”

姚瑶翻了个白眼,一边迅速在电脑上浏览,一边回了她的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听没听过?这么做是对的,总不能一直有人肖想你丈夫吧。”

“话是这么说,但……”

“没什么好但是的。”姚瑶嘿嘿一笑,目光落在办公室外走过的女人身上,忽然降低的声音:“我可听说林昭颖今天去妇科了。”

“什么?她去妇科干嘛?”舒蔚当即放下手边的事,僵硬地抬头?

姚瑶连忙过去把门关上,再度压低了声音:“还能去干嘛,总不能是去检查妇科病吧。”

舒蔚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自觉想到某种可能。姚瑶的话在不经意间提醒了她,顾辛彦和林昭颖也曾那样亲密过……

“总之,你最好去打听打听。”

“嗯。”舒蔚神色凝重,她的肚子始终没有消息,林昭颖该不会……

不敢再想下去,舒蔚在姚瑶前头出了办公室。

“啪嗒!”声音不大,但吸引了姚瑶的目光,她眼明手快地帮舒蔚拿了起来,看了看这异常精致的手机,似乎是有信息发了过来,想也不想地将之翻开……

“哎,蔚蔚,你的手机啊……”

舒蔚听见身后传来的喊声,下意识摸了摸口袋,才知是手机掉了。也顾不上去妇科,便要将手机拿回来。

几步走到姚瑶面前,朝她伸出了手。才发现姚瑶始终低着头不说话,便有些急了:“姚瑶,手机给我呀。”

“哦……”姚瑶呆呆地扬起手,她的手机就在掌心摊开放着。屏幕还亮着,刚刚有信心,姚瑶也没想那么多,便直接点了开来。可点开之后才发觉不对,她不小心碰到的地方,弹开了图库。

一张清晰的照片显示在两人面前,大红的底,明显至极的两个人、还有一个醒目的章,民政局!

姚瑶讷讷地问:“蔚蔚啊,你和顾大少……结婚了?”

舒蔚当即把手机收了起来,神色顿时不自在起来。她很想告诉姚瑶,这只是网上买着好玩的,可瞧姚瑶的脸色,是怎么也瞒不过的。

当下有些紧张,握紧了她的手,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开口。先前还说要他们干脆结婚算了,可这才过去多久,竟让她看见了结婚证照片?

“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啊。”

“嘘!”姚瑶声音不小,差点让别人听见。

舒蔚连忙捂着她的嘴,偷偷把人拉到一旁。又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小心地放开。

“你别告诉别人。”

“干嘛不让告诉,不想发喜糖啊?”

舒蔚摇摇头,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叹了一口气,握紧姚瑶的手:“总之,这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顾辛彦的妈有心脏病,这要让她知道我们俩结婚的事,可就……”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顾大少的意思?”姚瑶总是十分敏锐,立刻便发现问题症结所在。

两人相识多年,哪怕一个眼神,便也明白对方的想法。何况这么大的事。舒蔚知道,这次是瞒不过她了。

“但总之……不管是谁的意思,你帮我保密行吗?”

见姚瑶犹豫,舒蔚可怜兮兮地握着她的手,小女人似的撒娇:“姚大小姐,你就帮帮我吧?好不好?等要举行婚礼了,我第一个告诉我!”

“我要当伴娘!”

“成交。”

还好看见的是姚瑶,舒蔚想了想,要不把照片删除掉?可她多少有些舍不得。叹了叹抬头,正好是妇科的招牌。

这里的医生十有八九是女的,走进这里,处处都能看见情侣或是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身边往往还伴着体贴温柔的丈夫,连说话都轻轻柔柔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溢着幸福的笑,有心疼自己的丈夫,有值得期待的孩子和未来,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这一幕她不知期待了多久,可舒蔚总觉得还那样遥远,想着,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推开一间办公室。

“你的诊断单?”中年女医生看起来十分严肃,见舒蔚在上班时间急急跑来,有些不悦:“舒医生,你的诊断单已经拿走了,怎么还来问我要。”

舒蔚愣了愣:“谁拿走的?”

谁还能来拿她的诊断单?她来这里检查的人没几个人知道啊。

“是我。”门外忽然传来女人清脆的声音,舒蔚立即转身,便看见一道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林昭颖倚门而立,唇角挂着笑,艳丽的模样总能吸引住旁人的目光。远处的病人也不自觉往这边移动视线。

“你们俩出去说,别在我这磨蹭。”

医生这是赶人的节奏,舒蔚应了声,两人这才来到楼梯僻静处。她看也不看林昭颖一眼,径直摊开了掌心。

“给你不就行了,又没怀孕,急什么。”林昭颖有些不屑,随手把诊断单扔在她掌心。

舒蔚不悦:“不管有没有怀孕,这都是我的东西,林医生总不会不知道侵犯别人隐私是犯法的。”

林昭颖耸耸肩,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早上看你的样子,我还当是已经怀上了呢。原来也只是猜测而已……”确定舒蔚没有怀孕,她心情好上了不少。也有些忍不住地出言挑衅:“听说你和辛彦在一起都两年了,两年的时间都没怀上?啧啧,舒蔚,辛彦和你在一起的次数不多吧?”

舒蔚深吸一口气,把诊断单放进口袋里,上次月经推迟了几天,她兴奋得不能自己,急忙去做了检查,可没过几天自己便确定了答案。因此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

下次真要检查,也要去别家医院。总不能真让林昭颖窥伺自己的隐私,再者,若是怀孕了,那也该第一个让顾辛彦知道。

“要回去了么?舒医生,依我的经验来看,想受孕,和辛彦在一起的时候……”

“你够了。”话说到这份上,舒蔚本就糟糕的心情被她破坏殆尽:“我和辛彦的事,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她抬头,目光灼灼:“林昭颖你凭什么呢,就凭过去了这么多年的经验?”

林昭颖咬了咬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舒蔚这话,戳中了她内心最深处。当即捏紧了掌心,用下巴尖对着舒蔚,咯咯地笑着:“你也别得意,辛彦对你只是一时新鲜而已。是了,昨晚我们还谈了谈重新订婚的事……”

“是吗?”舒蔚笑眯眯地拿出手机,状似不经意地翻开相册,细嫩的指尖在上面滑过,显示出一张两人相拥的照片。

男人上半身什么也不穿,舒蔚裹着毯子被他抱在怀里,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昭颖瞪大了眼睛,落在舒蔚的手机上,之间微顿。将之抢了过来。急切而迅速地把那张照片看了个清清楚楚。

“舒蔚,你……无耻。”她咬牙切齿,精致的面容有些狰狞。见舒蔚没注意,心底忽而升起一股念头,在手机上迅速点了几下。

舒蔚只当是她受不了要删除,皱了皱眉,没说什么,接过手机便走。

“舒蔚,你会后悔的。”她笑容满面,好似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

后悔么?她从不!

一整天的时间,林昭颖再没找过舒蔚的麻烦。这让舒蔚的日子好过了不少,和平日里上班一样。下午,她从医院下班,因为加班的缘故,天色几近全黑。

护士见她急匆匆的,抱着资料朝她走来:“舒医生,这里有个病人需要预约……”

“先去找别的医生。”她急着下班,昨夜温存之后,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她急着回家和顾辛彦共进晚餐。

“不行呀,那是顾先生安排过来的。”

顾先生?

舒蔚的身形乍然停下,狐疑地转身:“你说的人顾先生是谁?”

护士脸上笑眯眯的,暧昧的笑容再度出现,一把将资料塞给了她:“还能有谁,当然是您的男友顾辛彦呀。这位病人现在也来过,不过是林医生诊治的,说是这两天再过来,我给你排排时间。”

舒蔚只是住院医生,没有直接接收病人的权利,顾辛彦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呀。带着疑惑,她终于看见了上面显示的名字,胡静!

“怎么会是她?”

“这是谁?”新来的护士像个好奇宝宝,每一个小细节都不肯错过。

舒蔚连忙摇头:“没有谁,那就明天吧,你安排一下。”

既然是顾辛彦安排的,她猜测是想借此替她和胡静制造相处的机会。想到这,舒蔚心底涌起一股暖意,无论如何,总算是这男人的心意。

她走出医院,萧瑟的天气没能阻挡她回家的步伐,外面不知何时开始下雨,舒蔚加快了步伐。

推开门的瞬间,舒蔚便感受到迎面袭来的暖意。

“辛彦?”看见客厅里的背影,舒蔚心情好了不少。在手术室里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饿了吗?我这就去准备晚餐。”她脱了外套准备进厨房,心想一直有胃病的男人等到这时候也该是难受了。

可走出了几步也没听见回应,舒蔚这才觉得不对劲。狐疑地往阳台方向走过去。

墨色的天空衬着男人的背影,显得格外阴沉。大颗大颗的雨不要命似的开始落下,屋外的天顿时被大雨覆盖,连远处的灯光都闪烁了起来。

舒蔚缓缓走过去,素手放在顾辛彦僵硬的背脊上,偷偷绕到他面前,眨巴着眼睛:“辛彦?”

顾辛彦没有反应,她只好自己站到他前面,入眼便是男人没有半分表情的脸,线条分明的五官上刻满了阴冷。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勉强扯出笑意:“怎么这副表情啊?”

男人这才低头看她,忽然伸手握紧了细瘦的肩,声音里盛满了阴霾:“舒蔚,你知不知道做了什么?”

舒蔚还不知缘由,目光笔直地望进他眼底。隐约还能看见愤怒和……痛心。

“我什么也没做啊。”她讷讷地道,努力回想这一整天发生的事。除了和林昭颖发生了矛盾外,一切都和平时一样。甚至那点小插曲,对习惯了找她麻烦的林昭颖来说,又算了什么?

“难道就因为我把照片给了她?”见顾辛彦忽然睁大了眼睛,舒蔚毫不怀疑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当下心口微凉,咬牙垂眸:“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肩上力道忽松,顾辛彦把照片往她身上一扔,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舒蔚啊舒蔚,我只当你是嫉恨昭颖。原来连我妈也一块恨上了。”

“这是什么意思?伯母怎么了?”舒蔚还莫名其妙,可当看清楚手上的照片,再听见男人嘲讽的声音时,便忽然都明白了。

男人冰冷的音在耳边回响:“为什么要把照片发给我妈?明知她不喜欢你,还故意去炫耀。舒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宣告我们的关系?”

一连几个问题,把舒蔚绕的晕晕的,她努力想解释,握紧了男人的手臂:“这不是我发的,我只是给林昭颖看了……是她发的!”

话落,她猛地瞪大眼睛,看见顾辛彦冷漠的目光,其中还藏着一抹几不可察的鄙夷之色。似是在嘲笑她敢做不敢当。

舒蔚忽然觉得背脊发凉,她确信紧闭的窗户不曾透进任何风雪。可那一瞬间,身体像被他的目光穿透了一个个窟窿,在冬日里格外寒冷。

“伯母看了照片,怎么了吗?”她忽然想到这一处,若非胡静出了事,顾辛彦也不至于大发雷霆。

“现在没事了。”顾辛彦说的轻描淡写,可仔细听,还能听出他声音里压抑的愤怒。

舒蔚咬着唇,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好像自己是罪人一般,舒蔚觉得异常委屈,喃喃抱怨:“明明是林昭颖发的。”

“昭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她只想否认我们的关系,又怎么会把照片发给我妈。舒蔚,你说谎之前也打打草稿!”顾辛彦恨她做了还不肯认,语气不自觉严厉起来。

舒蔚愣愣地站在那:“我没有说谎!”她几乎是心碎着反驳,小心翼翼地握紧了他的手:“我没有骗你,伯母那边、虽然讨厌我,可我也想让她承认啊。你安排的复诊我都确认了,就是明天。顾辛彦,难道你不知道,我想光明正大成为你的妻子,想到要疯了!”

“能让伯母承认我的时候,又怎么会故意去刺激她?”

顾辛彦沉默了一下,温暖的手嵌进他冰冷的掌心里,一时间让他舍不得抽离。舒蔚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劝说,澄澈的双目布满了期待。

“接收的号码,是你的手机。”

“那是……”

“铃铃铃!”手机铃声打断了舒蔚的解释,顾辛彦神色复杂地朝她投去一眼,随后接通了手机。

“要见我?我现在……”

“晨晨,你不能总是这么不懂事!”

舒蔚一听是顾晨晨打来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不知道胡静看见那张照片会作何感想,可既然能气到晕过去,想必是讨厌她到了极点。

“我现在就回去。”

话落,顾辛彦放下手机,二话不说便往门外走。

“辛彦!”她喊了一声,跟在他身后,紧张地确认:“是不是伯母……”

“她闹着要见我。”

迟疑半晌,顾辛彦还是回了她,深浓的目光总叫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可灯光投射在鼻梁上,隐约间还能感觉到一丝戾气。

舒蔚咬咬牙,鼓起勇气放开了他:“不管你信不信,照片都不是我发的,我还没有笨到去得罪你妈!”

顾辛彦离开之后,舒蔚便独自一人站在阳台。暴雨倾盆,遮挡了她的视线。像是在预兆着什么。冥冥之中似乎有种感觉,冬季的大雨,总不会那样容易地结束。

动漫关键词: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