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花蜜花液汁水高H_急刹车公交车他进去了

2022-03-26 15:16: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那怎么不去追?秦元星,蔚蔚的男朋友心里有人了。”她没说那个人是自己,然而秦元星晕晕沉沉的,对她的暗示却再明白不过。“蔚蔚。”秦元星是出了名的&ldquo

“那怎么不去追?秦元星,蔚蔚的男朋友心里有人了。”她没说那个人是自己,然而秦元星晕晕沉沉的,对她的暗示却再明白不过。

“蔚蔚。”秦元星是出了名的“一杯倒”,更何况被林昭颖灌了两杯。迷迷糊糊的,忽然就握紧了舒蔚的手,半眯的眼睛里布满了深情:“蔚蔚啊,如果哪天你受不了了,不要他了……就来我身边。我会一直一直等着你……等你一辈子。”

“秦元星,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知道自己喜欢你,也知道她想让你分手。但是我绝不会强迫你……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一定要想起我。”

舒蔚无奈,两人如今的姿势的确暧昧。秦元星因为喝醉浑身瘫软,双手握紧了她的怎么也不肯放,乍一看还真以为两人关系亲密。

“林昭颖,你干的好事。”她瞪了林昭颖一眼,后者摊摊手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反正她的目的也只是试探。

“秦元星,我扶你去洗手间。”

“不要……你先答应我,分手了就找我。我就是喜欢你,哪怕只是个备胎呃。”他坚持,拉着舒蔚不许她走,舒蔚腿上有伤,本就不方便,被这么一扯,直直往他身上跌去。

“你们在做什么?”

蓦地响起一声怒吼,打断了嘈杂的乐声,随着包厢的门被大力推开,男人夹带着冰冷的气势闯了进来。男人目光扫过整个包厢,最后落在抱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目光低沉而没有温度。

“放开她。”随意拨开秦元星,动作简单而粗暴。

舒蔚甩甩酸涩的,因为他的不礼貌而略显尴尬:“你怎么会来?”

“接你下班。”男人惜字如金,目光幽深而冷冽,不论何时都能吸引视线。可偏偏此时冷漠得卡片,落在秦元星身上,大有要用眼神让他四分五裂的意思。

后者还浑然不知自己成了勾搭有妇之夫的人,迷迷糊糊地睁大眼睛,努力往舒蔚身上靠:“蔚蔚呀,我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

“你没有那个机会。”

说完用力把秦元星甩到沙发上,过大的力度让后者滚了一百八十度。

舒蔚瞪圆了眼睛,想去扶秦元星,手腕又被人握紧,她挣扎时,反而被揽进了男人怀里:“够了,我找人送他回去。”

“哦,那我们……”

她乖乖地没有反抗,顾辛彦这番表现明显是吃醋了,舒蔚心里涌起淡淡的喜悦。抬头望进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有一束淡淡的火焰扬起。浓厚的眉缓缓舒展,星眸熠熠,仔细而认真地盯紧了她的面容。

只有亲手触及,才缓和了内心的焦躁。

“我们回家。”他忽然低头,在颊畔落下一吻,惊起了不少抽气声。

“辛彦!”

旁边忽然冒出的声音,惊扰了众人。林昭颖缓缓起身,高挑的身形配上艳红的衣裳,能在一瞬间吸引住男人的目光。

精致到极点的脸上,落了些微阴霾:“来都来了,给我个面子喝一杯?”

“不。”舒蔚拽紧了他的手,下意识不愿让他接近林昭颖。扬起的视线笔直地落在顾辛彦脸上,就怕他反驳自己。

“只是聚聚,不至于管的这么严吧。”林昭颖半调笑着,立即引发了众人的笑声。没有见过顾辛彦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舒蔚明显地发现,腰上的力度少了许多。刚刚还是他紧紧揽着自己,下一刻就变成自己缠着他……

“辛彦,我累了。”

眼看顾辛彦似要过去,舒蔚也急了,怎么也不肯放开。

“舒医生如果担心,那喝一杯就走。”林昭颖不知何时已经倒满了两杯红酒,鲜艳的色泽和她身上的衣服相衬,透出一股高雅和魅惑。

舒蔚犹豫,明知她这么做应该有设计的意味在,可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站远了点,看着顾辛彦接过酒杯……

“哎呀!”

林昭颖身形一矮,忽然就跌落在地上。手里的红酒尽数倾洒在男人身上,那件厚实高档的西装,像被红墨水染过,黑红鲜明。

室内忽然安静下来,因为林昭颖的失误大多看了过来。原本嘈杂的音乐也不知被谁给关掉了,所有人都注视着这里。

“林昭颖,你故意的吧?”舒蔚狠狠地抽气,毫不犹豫地伸出指尖,直指罪魁祸首。林昭颖却在顾新彦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待看见他狼狈的衣服后,神色焦急:“怎么都脏了,我陪你去洗手间……”

“不用了,回去再换。”

嘴上虽拒绝了,可搀着林昭颖的手一点也没有放的意思。后者变本加厉,看起来好不自责:“这怎么可以呢,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件衣服有多珍贵。埃瑟琳设计师现在已经退休了,他做的衣服你也就剩这么几件。”

埃瑟琳设计师?

舒蔚隐约想起,顾新彦的衣服都是由一个意大利设计师订做的,似乎就叫这个名字……

那时的她还不把这些放在心上,衣服于她而言也不过是一些装饰。顾辛彦的不管是埃瑟琳设计师也好,还是别的。她都不曾仔细关注过。

“先去洗手间清洗一遍,之后再送去干洗。”林昭颖说话有条有理,舒蔚想反驳也找不到原因,只能伸手拦着他:“我陪你去。”

“舒医生脚上有伤,还是先休息吧。难道几分钟的时间也不放心?”

舒蔚张了张嘴很想直接点头,可对上顾新彦略带责怪的目光,再想想一瘸一拐的腿,只能咬牙沉默。

两人离开了好几分钟,秦元星还流着哈喇子躺在沙发上。同事又回复了吵闹,有人点了一首悲伤的《短发》,唱的也乱七八糟的。舒蔚听了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趁人不注意,便也偷偷跟了出去。

“舒医生?”有人喊了一声。

舒蔚抿了抿唇:“我出去一下。”

厕所不远,新森林酒吧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也是众所周知的。从包厢里出来,便能看见折射的灯光,照亮了整条走廊。来来往往有不少人,可舒蔚还是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辛彦,你别拒绝我。”

林昭颖的声音传来,舒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地靠在拐角处,眼角余光偷偷地看过去。

两人背对着她,看不清楚动作。但林昭颖缠在顾新彦身上,却一览无余。

这该死的女人!

“辛彦,我们当年的事你都忘了么?”

“昭颖,离开我的是你。”

“是……可我也是为了能配的上你。我一个女孩子,能为了什么不顾一切地出国?你以为国外的日子很好过吗?你以为,我就一点都不痛吗?”

舒蔚双手掐在角落的盆栽上,重重扯下几片叶子。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望见男人宽厚的背,和缠在上面水蛇一般的两条手臂。

“我知道你不爱她,你和她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气我。你们在一起才多久?一年、两年?可是辛彦,我们二十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黄毛丫头?”

黄毛丫头?

舒蔚挺了挺胸脯,很想告诉她,虽然没她的大,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黄毛丫头。

可下一刻,她的注意力便不在这上面了。因为男人始终没有给出答案,让舒蔚再也不敢用力呼吸。

顾新彦许久都没有说话,舒蔚忽然觉得,他的沉默代表了什么。如果理直气壮,又何必默认?

“我不管,你们又还没有结婚。你不能剥夺我追求你的机会!”

“昭颖。”顾新彦终于开口,舒蔚还以为他要拒绝林昭颖。最后一句话把她打回原形,这样装模作样的女人,实在不该放任。

可当她探出头,却看见两道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身躯。男人俯身,手臂揽得死紧,肩头紧窒的线条仿佛最强烈的击打,径直击中了她的心。

“我没有忘。”

舒薇像是被闪电击中,僵硬在当场。手指掐在坚硬的墙壁上,指甲因为用力过度而裂开。她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刚刚听见的话。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重复:“我没有忘,可每一次想起,处处都疼。”

舒薇自嘲,眼眶不自觉就红了。刚刚的柔情瞬间化作虚无,这男人,怎么能在那样甜蜜地跟她说“回家”之后,又紧紧揽着另外一个女人?“新彦……”林昭颖眼里盛满了晶莹,手指轻柔地落在男人脸颊上,细细抚过眉眼,那声音软到能滴出水来。

“我当时太任性,那时候的我还不懂你的好。所以才会错过了你,现在我回来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顾新彦只低垂着眸看她,竟什么也没说。舒蔚愈发难以忍受,捏紧了的手指就掐在掌心里,因为男人的动作而传来尖锐的疼。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望见顾新彦俯身,一手环住林昭颖的腰,一手探向她后颈……

她狠狠抽了一口气,不敢置信地盯着相贴的二人。目光笔直地落在洗手间外镜子里,竟和顾新彦眼神对视。

男人薄唇微张,舒蔚似乎听见了顾新彦的轻唤,面露嘲讽,转身便走。

可顾新彦比她更快,几步转身,用力握紧了手腕。男人的力道比想象中更大,回头被撞进温热的胸膛,挣扎间,鼻尖还嗅到熟悉温柔的气味。

舒薇抬头,目光笔直地望进男人眼里,从他肩头越过,清楚地看见了林昭颖示威的表情。当下推开顾新彦,面无表情:“也不怕她误会?”

顾新彦皱眉,看了看林昭颖,才明白她指的的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

“抱都抱了也接吻了,怎么不是?难不成非要在床上滚一圈才算有?”她深吸一口气,指着双目:“顾新彦,我眼睛没瞎。”

半晌不见男人回答,只静静地望着自己。舒蔚仰头对上深不见底的眸子,咬了咬牙:“要真不是我想的那样,那现在就回家。”

很久没有得到回应,舒蔚嘲讽地勾了勾唇:“怎么,不行吗?”

顾新彦面无表情,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可刚开口时,却听见身后嘤咛一声,当即要跑过去。

她连忙抓住,眸光坚定:“别去!”

“蔚蔚,她不舒服!”

一瞬间目光相接,却能看清楚男人眸中的责怪,舒蔚本是紧紧拽着的手臂,忽然便松了开来。

男人抱紧了林昭颖,舒蔚看见林昭颖脖子上的些许红点:“过敏了?”

“嗯。”他缓步朝这边走来。偶尔低头看向怀中女人,眼神中布满了担忧:“你先回去。”

舒薇自嘲地笑了笑,手指在林昭颖脖子上压了压:“过敏,疼吗?痒吗?你自己就是医生,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还不知道?顾新彦,放开她。”

“胡闹!”

“我让你放开她!你看不出来她在装么?人可是专科医生,总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舒蔚气急,口不择言:“你说你来是为了接我回家,现在看来,是为了见她吧?”

“够了!”顾新彦忽然大吼,惊扰了附近的人。探头过来见是二女争男,鄙夷地朝舒蔚投去一眼,兴致缺缺。

舒蔚还死死拽着顾新彦的衣角,男人低头看了看痛苦难忍的林昭颖,面色忽然沉了下来。

“还不放开,要闹到什么时候?”

被这么一吼,舒蔚几乎是反射性地松了手,震惊地愣在当场。回过神来,便只能看见男人离去的背影,高大、挺拔。好像怀里抱着的是世上最重要的珍宝,如今因为担忧,迅速消失在视野里。

她呆滞地立在那,仿佛连时空都寂静了下来。舒蔚久久不发一言,脑子里一片空白。洗手间外的人这才走进来,经过她身边时,还轻声叹了口气。舒蔚一瘸一拐地走出去,外边已没有两人的身影。她吐了一口气,面前便染了淡淡的白色,当下挥手叫了辆出租车。

没人发现舒蔚什么时候离开,到家时,夜已深,推门进去,也不过只有冰冷的空气,一如过去的二十几天。

两个小时候,房门外传来悉悉率率的声响。有人开了门进来,屋内乍然亮了灯。

“怎么不开灯?”男人诧异于她的存在,外套上沾了些许化掉的雪,融在肩头,剩下丝丝湿了的痕迹。

舒蔚没回答,客厅里安安静静的,连男人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他换了拖鞋,又把暖气调大,视线落在沙发上。

柔和的光线打在舒蔚侧脸上,晕染了五官,更显得身躯单薄。从他进门那一刻开始,舒蔚便不曾往他这边看过一眼。

这么冷的天气,在客厅等了两个小时?

心口某处传来名叫负罪感的东西,顾新彦走过去,径直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

“抱你去睡觉。”

舒蔚挣扎了起来,抬起头便看见顾新彦线条分明的下颌,心中涌动名叫愤怒的情绪:“放我下来!”

“顾新彦,我有话要和你说。”

“乖,到床上去说。”顾新彦淡淡地驳回请求,任凭她双脚在空中抖动。只揽紧了腰,大步朝前,不受任何影响。

眼看他推开了房门,舒蔚抬眸,便看见肩头印下的淡淡的红印,心口怒火又一次猛烈燃烧。想也不想地低头,重重咬在他肩头。

顾新彦闷哼一声,脚步略顿之后、低头看了她一眼,眸中闪烁着某种强烈而复杂的神色。

下一刻,舒蔚便重重地落在床上,柔软的床垫与身上的重压形成鲜明对比。男人阴鸷的面容在眼前放大,在夜色中令人生悸!

动漫关键词:急刹车公交车他进去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