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苏晴的性荡生活全文免费阅读&成为全班公交车玩具

2022-03-26 15:15:0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北城第一医院。“舒医生,早!”“早!”舒蔚换上白大褂,按时按点走进办公室。“情况怎样?”一磕黑乎乎的头忽然从旁边冒出来,骇了舒蔚一跳。“

北城第一医院。

“舒医生,早!”

“早!”

舒蔚换上白大褂,按时按点走进办公室。

“情况怎样?”一磕黑乎乎的头忽然从旁边冒出来,骇了舒蔚一跳。

“什么怎样?”

“就是你和顾大少啊,难道我的情报有误?他看见了那件衣服也没啥反应?”

舒蔚顿时脸红红,尴尬地到一旁整理资料。

“喂,真的没有变化?不对啊,你们小别胜新婚,怎么会没有进步呢?”

姚瑶认真思索,是不是应谨深给了她错误的情报,她决定立刻找他质问,说着便掏出手机。

“别问。”还好舒蔚眼明手快,否则被她这么一闹,还怎么见人?

“那有没有效果?”

“有有有,不过……林昭颖回来了。”舒蔚适时转移话题,知道她会对这个感兴趣。顾辛彦曾经的青梅竹马,遇见她之前所有的心思都在林昭颖身上……哪怕是和她结婚之后……

姚瑶当下眨眨眼睛认真思索:“怎么这个关键时候,你还没把顾大少抓紧呢。不过也没事,看顾大少宠你宠成那样,她也插不了足。”

肩膀被拍了拍,舒蔚勉强笑了笑。就连姚瑶也不知道她和顾辛彦究竟如何,那平日里沉稳温和的男人,对她,和旁人没有半分不同,除了在床上……

要不是她说怀了孕,顾辛彦大概也不会娶她吧。现在知道是假的,他便完全不把这场婚姻放进眼里了。

“姚瑶,告诉我怎么抓住男人的心吧?”舒蔚拉紧了姚瑶的白大褂,撅嘴撒娇。

姚瑶白了她一眼,正要说话,办公室的门却在此时被推开。

“两位都在,二十三床手术顺利完成,今天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男人即使穿着白大褂,也依旧出众,剑眉星目,鼻梁上架着金色边框眼睛,举手投足间带着贵族的优雅。

“这不就抓住了么?”姚瑶努努嘴,意有所指。

虽对着两人,可秦元星说话的对象,只是舒蔚:“怎么样?”

“对不起哈,我有约了。”

“和谁?”

“调查隐私呀,当然是蔚蔚的男友了。”姚瑶说话直接,完全不顾及他的心思。

舒蔚看了一眼秦元星没有变化的脸,连忙起身,迅速看了看表:“我先去查房,秦医生,下次吧。”

秦元星喜欢她,众所周知,甚至在得知她有男友之后也不曾放弃。始终认为那是她杜撰出来的,舒蔚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不是先遇见了顾辛彦,如果不是被顾辛彦迷了心,她也许会喜欢上他。

“我们一起。”秦元星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恰到好处地跟上。

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舒蔚只能一边闲聊一边往病房走。

“听说医院挖到了一名专科女医生。据说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才二十六岁,年纪轻轻的但是水平很好。”

舒蔚有了兴趣,科室里本就缺医生,否则也轮不到她一个毕业没几年的人来当住院医师。

“哪个科室的?”

“应该会来我们科室,原本是要去急诊科那边,似乎是她自己要求过来,说有熟人。”

舒蔚心里一喜,多一名医生值班,她又能多些时间回家里,昨晚的情况虽不是很好。但小蕾丝的威力不可忽视,有机会还可以再尝试。

她喜笑颜开,一大早积累的阴霾一扫而空。

“不过,叫什么呀?”

“林昭颖。”

林昭颖!

秦元星回头,诧异地发现舒蔚没有跟上,随即便见她面无表情地僵在当场,似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她嘴角微抽:“你说她叫什么?”

“林昭颖,林氏的千金。”

舒蔚瞪圆了眼,双手紧握,贝齿咬下了淡淡的唇彩。

这女人,真想爬到她头上不成?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至少要让林昭颖知道第一医院是自己的地盘,就是进来,也得去别的科室。

手脚麻利的舒蔚立刻找来了号码:“林昭颖,我是舒蔚。”她顿了一下,略微迟疑,也不知自己这样突兀地打电话过去好还是不好:“听说你要进第一医院。”

“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咱们俩现在的关系不方便做同事吧,你非要来,也别是外科,否则……”

她早就决定好一口气说完以保证气势,丈夫的前任什么的,都不是好人!

“否则什么?”

“否则我们俩水火不容的总……”

男人的声音?舒蔚狐疑地看看手机,脑海里再度回忆起刚刚的声音。像一道闪电猛地劈了下来。

“辛彦!”

“嗯,外科是昭颖的选择。你别小家子气了。”

舒蔚猛地倒抽一口气,纤纤细指反手指回:“我小气?等等,你怎么会拿着她的手机?”

“送她回家……”

“现在已经十点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舒蔚抚着胸口,大气也不敢用力喘,生怕错过了什么。

顾辛彦好听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她明显地听出了丝丝不悦:“和舒伯父有事要谈。”顿了一下听见他继续道:“很晚才回来,今天不用等我。”

话落便挂上了电话,舒蔚听着里头的嘟嘟声,一口气憋在了胸口,把肺里的空气堵的死死的,好闷!

她捏紧了手机,没来得及问出口,她们的晚餐呢“舒医生,二十一床呼吸困难!”

护士急切地喊她,舒蔚反射性站了起来。原来还有人和自己有同样的症状,冲着这一点,拼死也会救活你的!

急救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像是不想给她休息的时间,从那一名病人开始,一整天她都呆在手术室里。

等到终于下班,已是六点半。

“舒医生,还没走吗?”

“嗯。”舒蔚心里闷闷不乐,看了一眼阴沉的天色,又揽紧了大衣。

秦元星立刻取出大衣披在她身上,简单的动作里带了不少温情。

“又要下雪了,和我一起去吃个晚餐?就在前边的餐厅。”秦元星比任何人都来的体贴,没有提及她被放鸽子一事,给足了她面子。

见她犹豫,秦元星再接再厉:“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一起吃个饭。我回家,也是一个人。”

“也好。”那声音里说不出的落寞,舒蔚勉强点头,他说的对,回去面对冰冷的屋子,心里更不舒服。

“梦之花”餐厅是医院附近条件最好一家,厨师更是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经验老道。

舒蔚随意点了份牛排,打算吃饱了就回去。

“舒医生,这里的培根乳蛋派是招牌菜,味道特别好,点一份尝尝?”

“不用……”

“来都来了,我总不好还让你饿着肚子回去。”他挥手便要点餐,让舒蔚有些诧异,平日里很少看见秦元星强势的模样。

舒蔚垂眸,她并非不想吃培根乳蛋派,只是这是辛彦最爱的……说起来,他常常应酬时喝多了酒没胃口,打包一份留给他也不错。

于是偷偷拿出手机,趁秦元星不注意发出信息。

“舒医生,私下里,我也可以叫你蔚蔚吗?”

“可以吧,大家都是同事。”她不着痕迹地表明距离,原本就没有可能,让秦元星死心也好。

桌面上黄澄澄的派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舒蔚没注意秦元星的表情,只是满心期待着回复。有了这个派,她就能名正言顺地逼供。

那男人,总得为放了她鸽子付出代价。

慢吞吞地切完牛排,舒蔚侧耳听着秦元星说话,可注意力全然不在他身上。最后一块牛排放进嘴巴里时,手机依旧安安静静的。

“蔚蔚,是不是没胃口,我让人打包。”

“嗯,我去趟洗手间。”她握紧安安静静的手机,再看一眼接近放凉的派,终于忍不住拨出号码。

“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电话拨通的刹那,响起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舒蔚愣住,把手机拿的远远的,发现铃声依旧未停。顺着声音看去,侧前方第三桌,有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喂?”

“辛彦。”她努力掐自己,保持冷静:“你现在在哪里呀?我给你发了短信没看见么?”

“在忙没有注意。”

男人的声音没有半分起伏,舒蔚努力移开视线,不让自己看见他对面的女人。

“你还没告诉我在哪里呢?和谁在一起。”

“蔚蔚。”他很不悦,结婚时就约定了不能干涉他的事。

可今时不同往日,舒蔚很恨地咬牙,林昭颖正好从他碗里拿走了一小块牛排!

“你现在和谁在一起!”

“生意伙伴。”顾辛彦先沉默,继而换了个姿势,反而让舒蔚看见了他身边还坐了人。

“哦……生意伙伴呀!”舒蔚把音拉的长长的,眼睛却要冒出火来,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竟然喂了她的丈夫!

“没别的事就挂了。”

男人醇雅低沉的嗓音在手机里响,可舒蔚听不见,她满脑子都是这对奸夫淫妇!

“蔚蔚?”

“砰!”顾辛彦的话还没落下,就听见杯子和桌面碰撞的声音:“你不是和生意伙伴在一起么?你不是要陪舒伯父聊天么!顾辛彦,你不是说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啊!”

几人都愣住,饶是顾辛彦自制力过人,因为舒蔚的突然出现而眼角抽搐:“你怎么会在这?”

“别转移话题!”

顾辛彦久久没有说话,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若非舒蔚被愤怒击晕了头,定能发现他极其隐秘的压抑:“你先回去。”

“我回去?不!”舒蔚觉得心口好像被针刺了一下,痛到不能呼吸。

“舒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林昭颖施施然站起来,比起她的狼狈,显得格外优雅。

舒蔚却不注意这些,狠狠地瞪她:“误会?睁眼说瞎话。”她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也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是辛彦的前任,想勾引他回心转意也容易。”

“哗!”舒蔚身子抖了一下,不敢置信。

“昭颖。”顾辛彦皱眉,不该这时候还挑衅她。

可林昭颖只是嫣然一笑,凑近了顾辛彦,比任何时候都有魅力:“难道我说的不对,辛彦,你对我已经一点点喜欢都没有了么?”

“哗!”舒蔚终于忍不住,拿起桌上的咖啡便往林昭颖身上倒,身体因为气愤而剧烈抖动,她嘲讽地扬起脸:“勾引别人丈夫还理直气壮,谁教你的室内寂静了几秒,因为她的勾引二字引起了注意。

顾辛彦脸色铁青,手指握成拳,想把她带走。

可她身边的中年妇女比他更快,忽然起身,精明地上下大量她。

“我教的,有意见?”

舒蔚转身,才发现这个人,竟然和顾辛彦有几分相似。

“你是?”她试探着开口,希望不是想的那样。

可中年女人只是冷笑了一下,看着她时目光中全是鄙夷:“你说辛彦是你的丈夫?我儿子结婚了当妈的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舒蔚气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抿紧了唇。只能小心翼翼地将视线投向顾辛彦,希望他能有好的解决办法。

“辛彦,你说。”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女人冷眼看向顾辛彦:“你们怎么回事?”

“她叫舒蔚。”男人缓缓开口,脸上面无表情。舒蔚发现,他看向自己的时候,多了一分梳冷。

手指因为他中途停顿而紧握,尖锐的指甲嵌入掌心里,有细微的疼。

“只是普通朋友。”

舒蔚听见传来耳朵里的声音,以为自己会因为这句话而窒息。

“看来是误会一场,伯母,别因为不相干的人扫了我们的兴致。”林昭颖旁若无人地扶着胡静,像极了她乖巧的儿媳妇。

“辛彦,我……”

她开口,不知所措。可抬头看向顾辛彦,后者脸上却没有半分表情。

舒蔚猛地想起她逼他结婚那日,这男人原本怎么也不肯答应,直到她开口说怀了孕之后,才勉为其难地点头。

那时的他便轻拥她,眉宇间皱成深深的沟壑:“蔚蔚,结婚可以。但暂时不办婚礼……我们的事先瞒着别人。”

“为什么?”

“我妈接受不了。”

舒蔚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她看了照片,里面的女人和面前这位一模一样。那是顾辛彦的妈,顾辛彦说绝不会接受她的人。

许久也没有听见顾辛彦的回应,舒蔚咬着唇,很想问他:“现在还不是时候么?”

他说的要等一个时机,最迟不过三个月,就把两人结婚的事告诉双方家长。可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机还没到么?

他的沉默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舒蔚鼻尖一酸,忽然转身:“辛彦说的对,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是我自作多情了。”

话落,她急忙转身,没料到侍应生刚好送菜过来。

“哗啦啦!”餐盘上精致的玻璃盘,散落了一地碎片。好疼!

“蔚蔚!你没事吧?”秦元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急切地揽住了她:“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

舒蔚摇摇头,眼角余光往后,看见了男人面无表情的脸。没发现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

顾辛彦皱紧了眉,说不上瞬间涌上心头的是什么。见舒蔚跌在秦元星怀里,回头又自顾自坐了回去。

舒蔚只看见他的无视,一股酸涩从心头涌起,她用力挺直身子,重重摇头:“我没事,回去吧。”

“先回趟医院。”车上,秦元星略一察看她的伤口,便觉不妙。

舒蔚摇头,不愿这件事闹的人尽皆知。

“那、去我家?就在这附近。我保证处理好伤口就送你回去。”

他信誓旦旦的模样虽让舒蔚犹豫,但比起医院里八卦的同事,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元星的家离医院不远,单单只是看着公寓的装修,舒蔚便知价值不菲。随即任他扶着自己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消毒。

刺鼻的味道弥漫在鼻腔里,可常年的医学生涯,让舒蔚把它当作清香剂看待。

男人的手法比想象中更纯熟,没有丟外科副主任的称号。

“蔚蔚,刚刚的就是你的男朋友吗?”秦元星在取出玻璃渣的时候开口,让舒蔚没来得及顾忌疼痛。

她猛地一惊,如临大敌:“是呀,你一直不相信,现在信了吧?所以以后眼睛就别只盯着我,科室里还有那么多漂亮女孩。新来的护士美美就不错,她偷偷跟我说喜欢你来着。”

“蔚蔚。”她的絮絮叨叨被秦元星打断,后者替她处理好伤口之后,手上握着一圈绷带:“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顾辛彦?

舒蔚苦笑,单手抚额,平日里总吹嘘自己的男朋友是高富帅,温柔多金又体贴,如今被撞上,还真不知该作何解释。只能讷讷地道:“其实,平时挺好的。”

秦元星嗤笑,语气里都是嘲讽:“刚刚的人是他的前任和妈妈?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敢承认,能好到哪去?”

“喂喂,这跟你没关系好吧。东西收收赶紧送我回去,晚上让辛彦误会。”秦元星的嗤笑让她不满,更不满的是,内心深处竟赞同了他的观点。

秦元星却依旧慢吞吞的,凝视的目光,像是能看见她心底真正的情绪。

“我看的出来你喜欢他,也看的出来,你过的并不开心。”

舒蔚怔了几秒,这句话有她想象不到的力量。连他都知道自己不开心,可身为丈夫的顾辛彦却不知道?还是知道了,只是不在意。

动漫关键词:成为全班公交车玩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