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双指探洞水喷出来图片

2022-03-26 15:14:0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夏凌西依旧嘴硬,“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被姐姐颠覆了以往的清纯变得美艳迷人给彻底惊艳到了。夏初月知道这小屁孩又在装模作样了,也不拆穿,只是

夏凌西依旧嘴硬,“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被姐姐颠覆了以往的清纯变得美艳迷人给彻底惊艳到了。

夏初月知道这小屁孩又在装模作样了,也不拆穿,只是瞪了他一眼,“臭小子皮痒痒了是吧?”然而,这一眼不像是在瞪人,反倒像是在抛媚眼,眼角微翘,风情无限。饶是作为亲弟弟的夏凌西都觉得跟触电一样。

他夸张地抖了抖,“受不了你了!”说完,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姐,你打算怎么做?”他早就知道姐姐没有跟许少安订婚的打算,只是不知道她要怎么搞砸这个订婚宴了。

俏皮地眨眨眼,夏初月粲然一笑,“待会儿你就知道啦!”

夏凌西撇撇嘴,“不告诉我就算了!”看着他吃瘪的小样,夏初月笑得更欢乐了!

王艺珊见姐弟两有说有笑,不甘示弱也走了过来,她今天穿得很是优雅迷人,即使已经是四十多岁了还是风韵犹存,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夏凌西一见到这个老女人过来转身就走,“又到了演戏时间了!姐,我先走了啊!”

“嗯,去吧!”夏初月知道弟弟讨厌王艺珊,也不为难他,这个女人让她来对付就可以了!

她款步走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看着年轻貌美的夏初月,眼里既安慰有怀念,她仿佛叹息般道:“一转眼,月月已经变成了漂亮的大姑娘了,现在都要嫁人了!”说得好像是她一手把夏初月带大一样。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夏初月心情不错,难得冲王艺珊温柔的笑了笑。王艺珊虽然诧异夏初月态度的改变,但是心底还是高兴她对自己态度又回到了从前,对着夏初月就越发关切怜爱了。

许父给二儿子打电话没人接,就让大儿子去找人。许少华一直安安静静地做陪衬,听到父亲叫自己,不可置否地站起身,一言不发找人去了。

许少杰也跟着起来,“哥,我跟你一起去!”说着就追了上去,兄弟两一起出了门。

许母则拉着未来的儿媳妇去认人。夏初月乖乖地跟在许母身后,甜甜地笑着,乖巧地叫人。

在场的客人们见她不仅有一身好皮囊,而且笑容优雅甜美,言谈进退得当,都夸许家找到了一个好儿媳妇。

没多久,许少华两兄弟就回来了,许少华面色如常,而许少杰的神色就奇怪了。

许母往后一扫,没见到二儿子,问道:“怎么了?没有找到你二弟吗?”

闻言,许少杰的脸更古怪了,他吞吞吐吐道:“找、找到了,可。可是……哎呀,大哥还是你来说吧!”他干脆把事情推给自己的哥哥,自己躲到一边去。

许母见小儿子躲躲闪闪,难免着急起来,“少华你来说!”

许少华淡淡道:“妈,您放心,他好着呢!他在楼上房间里。”

许母放下心来,随即嗔骂道:“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跟你一起下来,还在上面做什么?”说着就要亲自去找儿子。

许少华眼里闪过嘲讽,却还是及时拉住自己的母亲,低声道:“妈,您和父亲两个人上去就行了!”

他冷然的神色中带着凝重,最了解大儿子的许父一眼就看出了事情不对,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到底出了什么事?”

许少华没有明说,只是道:“您自己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许父威严的扫了他一眼,到底没有继续追问,对夏初月和蔼道,“月月跟我们一起上去!”

夏初月自然是求之不得,乖巧地应下,跟着许家人往楼上走。许少华被留下来招呼客人,许少杰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波澜不惊的大哥,缩了缩脖子,还是决定不跟着凑上去,免得到时候殃及池鱼。

来的人都是人精,一眼就看出里面有内情,不过他们只是来凑热闹的,没必要打探许家的隐私,只抱着有戏看戏没戏凑热闹的态度。

不过,身为夏初月弟弟的夏凌西就直接多了,在受到自家姐姐送过来的眼神之后,他很快就跟着上楼去了。

从进了许家开始就跟女人调情的苏三,这个时候整了整略微凌乱的衣领,坏笑一声,“本少也上去瞅瞅!”跟在了夏凌西身后。

沈佳媛肉肉的小脸兴奋得红扑扑,高高兴兴跳了出来,急忙追了上去,叫道:“等等我,我也去!”

有一就有二,在三人消失在楼梯上之后,余下的众人相互看了看,最后一致看向了还在场的夏远航。

夏远航见大家的视线都放在自己身上,那浓浓地八卦之意让他感到很不爽,暗自抱怨了一下许少安的不靠谱,面上却是假意咳嗽一下,“我也去看看!”说着就要走。

而从许少华兄弟两回来后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的王艺珊,总觉得心里不安极了,偏偏这时候她还发现自己女儿一直没有出现,夏远航要去,她是巴不得,急急忙忙跟着一起走了。

有了几人的开路,余下的人索性也跟着去了。

许少华冷眼看着,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原本还想说点儿什么的许少杰见大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

夏初月一行人走到房间门口,许母握着门把,见房间门转不开,只能拍了拍门,“少安,开门!”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许母再一次敲门,还是一样,许母跟老公对视了一样,疑惑道:“少安会不会没有在里面?”

这话刚刚落,里面就传来重物落地的响声,表明了里面有人的存在。

夏初月冷眼旁观,看似急切担忧,心里却冷笑不已。以她现在的耳力而言,里面的动静她能听个大概。

见夏凌西默默的站到自己身边,扭头就看见跟着上来的一大群人,对着弟弟投去了赞赏地一眼。

沈佳媛也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凑到夏初月跟前,亲昵地拉着她撒娇,“上次我开party叫你也不来,出去玩也不来!”

看着小姑娘肉呼呼的小脸蛋,夏初月笑了笑,自然地捏了捏,哄道:“上次是实在没时间,下次一定去,乖啊!”

沈佳媛是个特别好安抚的小姑娘,听到她这么说立马就把夏初月爽约的事情忘记了,欢欢喜喜地应了下来,“那好,我们可说好了!”说着,还伸出同样肉肉的小指母要跟她打勾勾。

夏初月笑着跟她约定下来。

房间里面又传出“匡嘡”的声响,许父许母又叫了叫人,还是没人应。这么多的人看着,许父只好让菲佣把备用钥匙取过来开了门。

0308的小爪子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摩擦,“来了!来了!好戏终于要上演了!”

门才刚刚开了一条缝,里面暧昧的声音就再也隔不住了,里面的人在做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果然,门被打开之后,房间里的一切就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奢华的席梦思大床上,两具肉体在仿佛不知疲倦地交缠在一起。

两人或许太过于投入,居然连开门声都没有听到,还在忘情地纠缠着。

“孽子!”许父脸上立马变得铁青,暴怒地吼着。而王艺珊早就在看到被压在许少安身下的人是自己女儿的时候飞奔了过去,一把推开许少安,拉过被子把女儿给严严实实遮盖住。

许少安这才发觉有人进来了,他下意识地转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脸色苍白如雪。夏芷柔虽然也是惊慌,却并没有太过害怕,反而心里隐隐约约有种喜悦和得意。

两人的衣服全部堆在门口,地上台灯水杯书本掉了一地,应该是两人动作太过激烈扫下来的。

这么长的时间两人都做了些儿什么,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了。眼睛顿时就亮了,这可真是出意料之外的好戏啊!所有人的视线第一时间集中在脸白如纸的夏初月身上。

“哦也也,好戏上演啦!”0308兴奋地直摇尾巴。

“你这个混蛋!”暴怒的夏凌西火速地冲了进去,照着许少安那种脸就狠狠地揍了一拳,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道,许少安的嘴角立即就流血了。

但是他顾不得擦血,只是慌乱地穿上衣服,看着满脸不可置疑伤心绝望的未婚妻,急切地解释着,“月月,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拥抱住她。

夏初月受伤地往后退了一步,眼里泪水决堤,从她漂亮迷人的眼睛里涌了出来,脸上是让人不忍看下去的伤心欲绝。

“孽子!”许父上前一步,厚实的大掌往他脸上招呼着,发出闷实的响声,可见这一下完全是打实的。

打完之后,许父压着怒气挤出一抹笑容,对着看戏的众人客客气气道:“不好意思让大家白跑一趟了,现在家里有点儿家事需要解决,下次一定好好请回来!”

众人哪里不明白他这是要送客了,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都理解地点点头,“没事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只是,在走之前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哭得泪带梨花,让人想要把人捧到手心里的夏初月,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许少安真是个没眼睛的,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众人很快就散了。

沈佳媛皱着小脸,担忧地看了看泪流不止的好友,被母亲扯着离开了,心想一会儿去月月家里找她去。

苏三落在了最后,他意义不明地在夏初月的脸色扫了一圈,小美人就是美,就连哭也哭得那么动人。夏初月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许少安。

苏三这一眼实在是太有深度了,0308都怀疑这个看似轻佻的小屁孩是不是什么都看透了!

终于,外人都走光了。一直默不吭声的夏远航开腔了,他脸色难看极了,看了看还缩在被子里的女儿,然后把视线定在许少安身上,沉声道:“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怪他如此生气,换了谁的两个女儿都被同一个男人耍得团团转都不会高兴,还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被众人当场捉住,他的里子面子都丢干净了!

许父默默地看了黑着脸的夏远航,又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神情绝望的夏初月,沉声道:“月月你放心,我们许家今天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夏初月喊着眼泪无力地摇了摇头,哽咽道:“不用了伯父,我,我,我不想再追究!”说着,她顺便看向了神色各异的两个人,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多痛苦大家都能发现,那样隐忍的退让,让本来就理亏的许家人更是愧疚不已。

夏凌西用守护者的姿态占到姐姐身后,无言地表明自己的心声,他的姐姐他要守护到底。

“我呸!狗男女!”即使知道这是宿主大人一手设计的,但是看到这两个光着身子的狗男女,0308就想到宿主上辈子死的时候的凄惨。

许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还光着身子的二儿子,轻柔地把她拥进怀里,柔声安慰着,“这不是你的错,不该你来承担!伯母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许少安见未婚妻哭得伤心欲绝,在愧疚后悔的同时心里升起一股念头,月月这么爱自己,她一定会原谅自己的,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接近她,“月月,不要哭,都是我不好,我……”

“滚回去把衣服穿好后再滚出来!”许父不容拒绝地打断他的话,看向他的眼睛里全是威严不可忤逆。

许父平时都是一副温和有礼的表情,但是真正动了怒的时候却很是可怕,只一个锐利的眼神就能把对方给震住,见过父亲发威的许少安只能先乖乖闭嘴,只是在大家出去之前,用着悔恨又疼惜的眼神注视着夏初月。

“还不快走?”夏远航见妻子还呆在小女儿身边,不耐烦地呵斥道,都是她平时给惯的,养成了什么都要跟姐姐争抢的坏习惯。

“哎,这就走!”王艺珊知道丈夫正在气头上,不敢不听话,虽然有心想要留下来交代女儿几句,奈何大家都看着,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女儿这个时候能聪明一点儿。经过许少安身边的时候,她用隐晦的视线瞟了他一眼,可惜一心只追逐着夏初月的许少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许少安快速地穿着衣服,脸上的焦急让夏芷柔看得心里酸极了,面上却是一副惶惶诺诺的表情,“少安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许少安着急着要去向夏初月解释清楚,没在意地安慰着,“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记住,待会儿出去我们就说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知道吗?”

见他要撇清关系,夏芷柔当然不愿意,她不想答应就撒娇道:“少安,这是我们之间的美好的第一次,我觉得好幸福!”

许少安心机重,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儿什么,他转过身,沉沉地注视着她,用着又哄劝又危险的低压声音道:“乖,你听话!我跟夏初月现在还不能撕破脸,你知道的,嗯?”

夏芷柔红了眼圈,柔柔弱弱小声地嗯了一声,小模样委屈极了。

许少安见她这样一副娇柔惹人的表情,放轻了语气,做到她身边,在她嘴角轻啄了一下,“等我拿到夏初月手里的股份后,一定会娶你当倾城和许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的!”

“好,我等你!”夏芷柔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轻轻地靠在他怀里,满心的欢喜。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都是欠费的,往往男人说什么都会无条件地信任着。

许少安推开她,站起身来,“好了,我要出去了,你也快点儿把衣服穿上出来,别让他们等急了!”

许母一直握着夏初月的手,感受到手中冰冷的小手,她就止不住地心疼,心里的怒意就更深了,多好的孩子啊,就这样被那个不孝子给辜负了!

许父和夏远航都沉着脸各自坐着,王艺珊坐在夏远航身边脸色担忧,却因为丈夫的黑脸不敢吭声。

夏凌西依旧挺着单薄的小身板无声地站在姐姐身后,少年一向无法无天嚣张至极的俊脸上,破天荒露出属于成年人的严肃坚毅。

而许家老大和老小就明显轻松多了,反正犯浑的又不是自己。甚至,徐少华眼底有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面对许母的关心,夏初月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让一直用眼角余光关注着她的夏凌西默默握紧了拳头。

很快,许少安就穿戴整齐地出来了,夏芷柔没有跟着出来,让所有地人都松了一口气,两个人还是知道收敛的。

“跪下!”许父突然一声爆呵,把刚刚走进来的许少安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噗通”一下跪下来了,“爸,我错了!”

许父移开眼,不想再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你是错了,但不是对我说,你该跟初月认错!”

许少安顺势看向了夏初月,深情款款道:“月月,对不起!我错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身体突然发热起来,刚好小柔来叫我,我以为她是你才会,真的,你相信我!我是这么的爱你,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嘴皮子还真是厉害,这歪曲事实真相的手段还真是一流啊!几句话就想把自己摘出来,做梦!”0308是除了夏初月之外最清楚事实真相的人了,自然对许少安的推卸责任嗤之以鼻。

夏初月对他的解释没有回应,只用着伤心又无奈地眼神哀哀地看着他,不发一言。

“对对!小柔一定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才会跟少安糊里糊涂地就发生了!”王艺珊见许少安把借口都找好了,跟着跳出来帮腔,话里话外都在帮自己女儿开脱!

“哼,你当我们都是傻得吗?”夏凌西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嫌恶又愤怒的视线投到地上的许少安身上,“喝得都是一样的东西,怎么就偏偏你们两个人中招了?就算是,你没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就随随便便就能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就说明了你不是一个能托付终身的男人!”

他这话说的直白,直接把许少安所以的退路都给掐断了。不管许少安是不是真的出轨了,他不够坚定已经成为了铁定的事实。

许母见夏初月没有出声就知道她肯定也是同意这话的,这个儿媳妇多半是没了,心里只叹自己儿子混账了!

许少安急忙解释,“我当时被下药了,根本就不知道不是月月,如果我还有一丝清醒,我就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月月的事情!我发誓!”

他急切而深情地凝视着夏初月,动之以情,“月月你是最了解我的,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舍得让你伤心难过。平时就算你掉一滴眼泪,我都会心疼的,我怎么舍得不要你!”

“都是我的错!”一直躲在门后偷听的夏芷柔,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泪眼朦胧地望着坐在椅子上的夏初月,悲声道:“姐姐你不要怪少安哥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知不觉喝下了下了药的酒水,更不应该独自进了少安哥的房间,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是我破坏了你的幸福。你要怪就怪我吧!”

她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带着绵绵的情意看向许少安,脸上是又心酸又愧疚的表情,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对许少安是有情的。

0308看得啧啧称奇,“我了个大槽!这姑娘的演技突飞猛进啊,这到底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还是伟大爱情的力量啊?”

你这个蠢女人!许少安原本对夏芷柔刚刚说得话是很满意的,可是接受到她送过来的爱慕眼神后,立刻就发现自己错得离谱,这就是个胸大无脑的蠢女人,敢情他刚刚交代的事全白费了!

“收起你那张让人作呕的嘴脸!这样的男人你想要就拿去,没有人会跟你抢的!”夏凌西从小就讨厌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打心里就没有把她当成姐姐,何况她还总是欺负自己姐姐。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定是夏芷柔不要脸先勾引许少安的。当然,许少安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护着女儿的王艺珊自然听不惯他这样说自己的女儿,走过来把女儿拥进怀里,忍着脾气,好声好气道:“小西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呢?”

夏凌西连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这对母女,直接忽视了她的话,转而认真严肃地看着稳稳坐着的许父,“我要把我姐带回去,从今以后,我姐跟许少安没有任何关系!”

夏远航不乐意了,他瞪了小儿子一眼,“这里没有你这个小孩子说话的份!”他这个一家之主都还没说什么,他凑什么热闹!

夏凌西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执着地看着许父,像是一个坚毅挺拔的小树,虽然还在成长,但是枝干已经变得笔直了。

“唉!”许父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温和的目光看向红着眼眶的夏初月,询问道:“这件事是我们许家对不住月月了,月月想怎么样就怎样!”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说什么都是白搭,别的他们都还能说点儿什么,偏偏这个孽子招了两姐妹!

于是众人就把视线全都集中在了身为当事人兼受害者的夏初月身上。

“月月!”许少安哀求地看着她,不住地说着我爱你,仿佛夏初月离开他他就会活不下去一样。

面对着这样一张无比情深的脸,夏初月终于忍不住一巴掌狠狠挥到了让她憎恨的丑陋嘴脸上。

这一巴掌把所有人都惊呆了,毕竟,刚刚夏初月的反应并不激烈,除了伤心难过之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月、月月?”许少安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灼热感,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向温柔娇美的女朋友。别说是打脸了,就是跟他大声说话的时候也很少。这次,她居然生气到动手打自己,可见她是有多么的伤心。这样一想着,许少安顿时觉得他还是有机会挽留住她的。

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真正正哭了出来,把上辈子对这个男人曾有有过的爱、恨、怨、仇,全都通过在这一耳光上发泄了出来。

她抽噎了一下,深深地清晰地一字一句,决绝道:“从今以后,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有的只是仇人的关系!夏初月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她不是圣人,不会因为重活一次伤害还没有来得及造成,就忘记他给上辈子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折磨!

“姐,我们走吧!”夏凌西对她的决定是无比的支持,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夏初月哀伤却坚强地转过脸,仿佛不忍再看下去,沉默着。

她的沉默让所有人的人都提了起来,许少安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地盯着她美丽的侧颜,期盼着她能说出原谅自己的话。

不过,沉默只是两分钟的时间,夏初月果断站起身,没有再看神色痛苦中带着希冀的许少安,更别说面上愧疚眼底却充满得意的夏芷柔。

她毫不犹豫选择地牵住他伸出来的手,就要跟着弟弟一起离开。

“月月!”许母突然出声叫住她。

夏初月回头看向神情依旧温柔亲切的许母。

许母对着她笑了笑,就像平常一样的温柔,轻声道:“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在伯母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她没有说是儿媳妇,而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这样无言的支持,让夏初月满心的恨意得到一丝温暖。

她上前轻轻抱了抱这个两辈子以来都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惜像妈妈一样的女人,真心实意道:“谢谢您!”

许父也走到两人身边,温和道:“许家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你想要回来就回来看看你伯父伯母,别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夏初月看着这个文质彬彬温文儒雅的中年男人,联想到后世因为大儿子和小儿子相继离去后,苍老了至少五十岁的老头,心下不忍,于是,她也大大方方拥抱了这个同样有着父亲般高大坚毅的男人,“我会再来看您们的!”上辈子的许母许父并不知道许少安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月月,你不要走!”许少安眼见夏初月就要迈出许家的大门,终于意识到这次的事情大条了,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跪太久膝盖麻了,起来的时候还差点儿跌倒,但他不顾的这么多,他现在只想留住自己的未婚妻。

许父却阻止了他的脚步,“孽子,站住!”

许少安回过头,看了一眼铁青着脸的父亲,又看了一眼就要走出房间的未婚妻,目露哀求:“爸,您让我去跟月月解释清楚,我不能失去她!”

他的表情异常痛苦,许父却并不觉得这个儿子值得同情,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找的,他加重了语气,“我说了,不许去!你今天要是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你不要脸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还要脸!”

“可是爸,我不能失去月月啊!”他焦急向许母求援,“妈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月月吗?你快帮我把月月留下来啊!”

面对儿子的恳求,许母只是悠悠叹了一口气,“你把月月追回来了,那你又该怎么给夏芷柔一个交代,怎么给你夏叔叔一个交代。你长大了,做错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说完,别过脸,不想再看这个让自己失望的儿子。

“没错!”王艺珊尖叫出声,她之前一直在为计划失败而惋惜,却没有想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了清白的女儿,从此之后的名声算是差不多毁掉了,她以后想给宝贝女儿找个有钱有势的好男人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趁这个机会牢牢抓住许家。

这样一想,她顾不得再想着怎么控制住夏初月,而是像个护崽的母鸡一样挺着胸膛站到许少安面前,气势汹汹,“我们小柔清清白白的身子被你给占了,名声也被你毁了,你必须对她负责,娶了她!”

许少安阴沉地看了她一眼,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女人,居然在关键时刻窝里反!

王艺珊对着他狠辣的眼神根本就不害怕,许少安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了解,所有知道他最终一定会答应。两人就这样互不相让地对视着。

他们怎么处置许少安,对待夏芷柔,这些儿事不在夏初月操心的范围之类,她今天的目的已经完美完成了。出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别墅之后,夏初月瞬间就轻松了不少。

而不了解情况的夏凌西却不知道姐姐的真实情绪,皱着帅气的眉头思索着该怎么说才能让自己姐姐不那么伤心,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姐姐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许少安的。

“弟弟皱眉的样子好可爱啊!”0308惊喜地叫出声,“好像动画片里的小胡子老头哦!”

夏初月转过去一看,也绷不住,扑哧一下就乐出了声。

夏凌西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子,表情也严肃到不行,偏偏他长得很精致,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个愁眉苦脸的开老头子。

她突笑出声,让夏凌西很是不理解,为什么上一秒还一脸悲伤绝望的姐姐瞬间就转换了画风,他双眼茫然地看着笑眯眯的姐姐,整个人无辜极了。

见到他难得一次的呆萌表情,0308乐得更欢了,圆圆滚滚的小身子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不过,少年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这是被姐姐给取笑了,他脸色一凝习惯性就想要吼回去,但想到姐姐此时的心情,又硬生生把要出口的怒吼吞了回去,撇撇嘴角,扭过头去,“你想笑就笑吧!”

夏初月是最了解弟弟的脾气的,因为他暖心的举动心里变得暖暖的,她踮起脚尖拍了拍弟弟的脑袋,用哄小孩的语气哄他,“乖了!姐姐不笑你了!”

一句话,成功让傲娇的少年破攻,“不要用哄小孩的语气跟我说话!”

“呀!生气啦?不要生气嘛,姐姐给你买糖吃!”

“姐,你真的够了!”

姐弟两一路欢欢喜喜斗嘴说笑,往夏家停车的地方走去。夏家黑色的宾利旁边停着一款低调奢华的奥迪,夏初月一开始没注意车里的人,直到姐弟两开了车门都要坐到自家车上去了,豪车的车门突然被打开。

熟悉的俊脸出现在夏初月的眼前,夏初月依旧微红的眼睛里是止不住的惊讶: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大少依旧冷酷着一张俊脸,仿佛全天下的人都欠了他钱一样的表情,拽到爆!这是叛逆少年夏凌西见到陆大少的第一感觉,这个男人比自己还要拽有没有?不过,他怎么会来这里?以夏家跟许家的面子是怎么也请不来这尊大佛的啊!

“上车!”他冷冽的视线只对着夏初月。

这是现在就要进行交易了?夏初月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冷冷地回视着他深不可见的眼眸,“真是巧啊,陆总!”

虽然不知道姐姐为什么和陆大少认识,而且看姐姐的样子还很不喜欢陆大少,姐控的夏凌西无条件站在姐姐这一边,无比自然地把夏初月挡在了自己身后,脸上是得体的微笑,“陆少也是来参加令姐的订婚典礼的吧?”

陆煜宸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夏凌西也不在意,笑容依旧,“可惜您来迟了一步,订婚典礼已经取消了,麻烦您白来一趟了!我们姐弟现在要回家了,希望下次有缘再见!”

陆煜宸的眼神闪了闪,他当然知道小野猫的订婚典礼取消了,只是,他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的少年郎,低哑醇厚的男性嗓音顺就就把少年还带了一丝稚嫩的声音比了下去,“我是来带走我的小猫咪的!”

夏凌西敏锐地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这是强者之间本能的一种直觉,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强,至少是现在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企及的,因为,他发现自己被压制住了,动弹不得!但是他依旧挺着单薄的身子勇敢地和他对视着。

“好了,小西,我们该回去了!”夏初月拍了拍弟弟僵硬的身体,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对陆煜宸客气而疏离地点点头。

这次,陆煜宸没有再拦着他们,纹丝不动地坐在车上,目送着黑色的宾利离去。

司机大汉表示自己已经麻木了,他没有看到老大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为了等一个女人在车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有看见老大在看到大嫂出来之后,嘴角不明显地翘了翘,更没有看到大嫂无视老大!所有,老大你就当我不存在吧!

“姐,你怎么会认识陆煜宸的?”夏凌西一上车就忍不住问道。

夏初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是凯皇的大老板?是我的顶头上司?”

夏凌西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你之前还跟我说过陆少去探过你们的班。啧啧,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只是一个眼神就有那么强的压迫感,真强啊!”说到后面,他的双眼亮晶晶,脸上出现了向往的神情。

“弟弟这是怎么回事?第一次见面就被敌人给折服了?这也太没用了吧!”0308见越说越兴奋,一个劲儿地说着好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夏初月笑了笑,心思却飘远了。他说,他是来带走他的小猫咪的。就是自己吧?原来,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和猫一样的存在!

动漫关键词: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