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了我,他是不是也是这样上你的 细腻高质量的车

2022-03-25 14:08:3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司南看着温予,露出担忧的表情,带着身边的人这就进来了。“你怎么来了?”温予看着挤进来的顾司南,压着心底的厌恶。顾司南看了一眼一直低头不语的曲术白,环视了一眼四

顾司南看着温予,露出担忧的表情,带着身边的人这就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温予看着挤进来的顾司南,压着心底的厌恶。

顾司南看了一眼一直低头不语的曲术白,环视了一眼四处,“你是不是怕霍慎之知道我们还有联系?”

“哦?”温予眼底都是不屑。

顾司南示意手下的艺人去前面坐下,跟温予站在门口,他诚恳道:“我知道你去盛霆是为了我,你弄那种网剧是想要打击霍慎之。你把苏静宁的那些项目推掉,是想要那些项目人来找我。温温,你的良苦用心我都明白的。”

温予脸上的神色已经全然变冷,压制不住的愤怒就要从心口喷薄而出。顾司南忽然道:“曲术白还没有出道,你想要借用他作为整垮盛霆的第三步我明白。我已经将他的解约合同带来了,不用你花一分钱,我将他给你。”

温予心底的那把火暂时被钱掐灭,她忽然想,之前被顾司南算计了这么多次,现在要是不讨回来,那她多亏。脸上这就挤出假笑:“是吗,真是谢谢你了。”

“别谢我,你这么委屈的留在霍慎之身边帮我,是我应该感谢你,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温予勾起红唇,眼底深藏厌恶,“是吗,那我可真是非得要谢谢你的。”

在屏风后面的陆铭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顾司南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猫着,温予不知道吗?

这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

枉费了先生对她的一番心意,竟然被她这么糟蹋。

还好他录音了,回去就放给先生听,让这个女人滚远远的!陆铭越想越气,已经听见顾司南不要一分一毫将解约书给温予的话了。

没有点猫腻,顾司南这种杂碎会对温予这么好吗!

太过分了,温予真是让他都觉得心凉!

看着合同书签下来,温予不费一兵一卒,她在心底冷笑,顾人渣是脑子有点毛病的,跟杰妮芙做出那种事情,还觉得自己会原谅他?

也是,他是有毛病的,没有毛病的人也不会敢跟霍慎之争。

“你现在手头上是不是缺钱?”顾司南忽然问。

温予这还是头一回见着赶着上来送钱的,“要筹拍网剧,公司的那些人不听话,我手上的钱不够。”

顾司南拿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算是你对我心意的小小补偿。”

温予看着那一张支票,试探的问:“这不是要我还的吧,还是你投资的?”

“给你的,是我自己的钱,不要你还。”

既然没有走公司的明路,是私底下给她的,那就不要怪她心黑手狠了。

她拿起支票,收起合同书,“好了,顾总你先走吧。”看见温予忽然变脸生气,顾司南在心底骂了一句“贱人”,半哄着点头,“是是是,我的温温你最厉害了,别累着,我走了。”

瞧着顾司南走了之后,温予谨慎的看了一眼坐在窗前椅子上一直不说话的曲术白。

曲术白眼底有一丝绝望,他以为真的有人看见自己在深渊愿意来拉自己一把了,但是谁能想到,都是利用他的圈套。

“别愣着了,”温予将一份合同递给曲术白,“把这个签了吧。”

曲术白看着温予,冷冷嗤笑,“你们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温予示意了一眼桌子上的合同,“先看合同。”

他拿起合同,嘴角挂着一丝冷嘲,看见合同上的内容,眼底猛震看向了温予:“你……你……”

“我知道你在国风还有舞蹈上很有造诣,这个报名截止日期在明天,你签下《国风少年》的合约之后,我今天就可以将你送过去。能不能成事儿的,你可别辜负我为你的谋划跟忍耐啊。”

曲术白眼眶忽然就红了,还有点不敢相信,“你不是跟顾司南——”

“顾司南这种连手下男艺人都不放过的垃圾,我会看得上?”温予拿出一百万的支票,放在曲术白的解约书上,白净的手指在上面敲了敲,“不过是为了一分不花的将你拿下罢了。”

她笑着转身过去,看见白鹤乘烟而下的玉石屏风那站着目瞪口呆的陆铭。

陆铭张了张嘴,看着温予眼底的愧疚浓烈如潮,“我——”

“录下来没?”温予知道陆铭这个憨憨的尿性,他对霍慎之尤其忠心。

陆铭被猜中,脸上烧的慌,忙将手机拿出来,“我这就删除!”

“别删,”温予走过去,将手机夺来,“你暗中约的时间地点,我也没有通知顾司南你也没有,你就没有想想他怎么会过来的?”

曲术白适时插了一句:“顾司南说是要跟我一起去。”

陆铭脸上立即一变,“公司有内鬼!”

不然他不认为他们都想要拉曲术白出火坑了,曲术白还能愚蠢的将这件事情告诉顾司南。

温予找到录音直接点了发邮件到自己邮箱,“所以你是我的证人,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跟霍慎之说,等那个内鬼主动站出来,你出来帮我作证?”

陆铭恨不得给温予跪了,这份心思,当初竟然被顾司南玩儿的团团转,“好,我一定给温小……太太作证!”

她笑着转身,看着曲术白一脸感激的将合同递给温予,保证似的开口:“温予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温予对外宣称签下了曲术白花了重金,公司里面的人一下就炸了。

有不少人来敲苏静宁的门,让苏静宁好歹跟上面说说。

苏静宁只幽幽叹了口,“这种事情我一个人不好管,咱们都能团结起来就不一样了。”

“我们联名写抵制信抵制温予!”

“对,我就不相信了,这种老鼠屎高层也要这么一直留着!”

陈生拿到抵制信邮件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的将它交给了霍慎之,里面有温予的各项罪名。

这么快就赶人?顾司南愣了愣,看着温予的这张脸精致的尤甚从前,还想要做点什么呢。他想通了,霍慎之碰过的人又能怎么样?

“走吧,”温予拿到钱就变了脸,“愣着干嘛?”

顾司南看着她忽然的转变有些心下不安,“那我先走了,你不要被霍慎之怀疑了。”

温予冲他露出一个“你可真能操心”的表情,仿佛一个拿钱就变脸的渣女,“我不喜欢婆婆妈妈的男人,你是后悔给钱了还是怎么着,而且我现在还有事情要谈呢,你在这里杵着不走,我怎么谈!
陈生一想起来那一天温予给自己的那一巴掌,现在心里面还憋着气。

刚刚下飞机到盛京,陈生手机上跳出来一条苏静宁的消息。他冷冷一笑,上车之后就将手机递给了在后座面色沉冷的霍慎之。

“先生,这是霍太太做的那些事情,我调查了个大概,您看看吧。”

霍慎之敛眉接过手机,扫了一眼。

温予约见顾司南去会所的照片,顾司南跟手下没水花的艺人解约之后不要违约金直接将人让给温予。

筹拍网剧还是顾司南那边不要的剧,甚至要花高价捧曲术白,丝毫不顾下面人的意思,将几个火热的IP推了,让顾司南捡了便宜。

这些,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再变相的帮助顾司南。

昨晚那一条音频仿佛又在耳边……

车子在柏油路上疾驰,到了南山庄园铁艺门前停下。

大雨像薄纱的帷帘一样笼罩,在夜灯下飞溅的雨滴,像是一朵朵金色的烟花。

温予知道霍慎之要回来,所以早早的就回家在门口等着他。看见他的车子停在了入门口,她欢欢喜喜的从赵姐手中接过了黑伞。

赵姐笑得合不拢嘴,“先生终于回来了,等会先生要是尝到了太太你的手艺一定赞不绝口。太太为了给先生一个惊喜,准备这么久学了这么久。”

温予看着赵姐笑,脸上越发的明媚,打着伞踩着水过去。

雨幕之中,透过黑色的车窗霍慎之只看见一个朦胧的红色人影,撑着一把黑伞朝着自己走来。

他的唇角沁出一丝薄凉,看着站在车外敲了敲车窗的人将脸贴了过来,“霍慎之我来接你过去。”

陈生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神色冷漠的先生,跟随霍慎之这么多年,他的喜怒从来别人猜不到。但是陈生觉得,这次他猜的没错,温予完蛋了!

这个贱人,敢打他就要付出代价。

温予站在外面风大雨大让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车门终于打开,看见男人黑色的皮靴上被溅上雨点,她将伞让了出去,自己半个肩膀很快被淋湿。

“霍……哎!”

霍慎之扯住温予的手,险些将她弄倒。

还没有等她站稳,男人拉着她迈着大步就朝着庄园里面进去。

下雨天温予又是穿的高跟鞋,根本就更不上霍慎之的脚步,“你等等,你慢点,到底怎么了?”

男人默然不语,只紧握着她的手将她拖似的朝着里面走。

陈生见此一笑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苏静宁,苏静宁很快发了消息:【合作愉快,我稍后还有一把火要加】。

赵姐眼睁睁看着温予被拉着上了楼,硬是半句话没有说上,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几天不都好好的吗?

门被用力关上,温予被他扔在了床上。

心口像是被刀尖划破,温予抬起头眼泪跟雨水混合坠落,颤抖着声问:“你到底怎么了?”

霍慎之脸上的表情尤其冷酷,眼底是无尽的失望,“你做过太多让人无法原谅的事情,光明正大拿公司的账目,光明正大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你喜欢顾司南,阴暗卑鄙的手段你从来不屑,所以我信你。但这次,你让我很失望。”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