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女生第一次到底有多疼 男朋友在奶茶店做我

2022-03-25 14:05:0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女人细白的胳膊被霍慎之握在手中,而他是刚洗了澡出来,头发还很湿,往下滴着水。水珠划过他胸口那一道暧昧的抓痕,淹没在腰间的浴巾之中。从温予这个角度看,就是霍慎之酒后乱性,想要

女人细白的胳膊被霍慎之握在手中,而他是刚洗了澡出来,头发还很湿,往下滴着水。水珠划过他胸口那一道暧昧的抓痕,淹没在腰间的浴巾之中。

从温予这个角度看,就是霍慎之酒后乱性,想要拉着苏宁静上床了。

“你怎么来了,”她此刻,不应该在顾司南身边么。

男人的嗓音淡漠且深沉,哪里是喝醉的样子。

温予脑袋瞬间空白了一瞬,只笑:“霍总这是玩儿婚内出轨?”

婚内出轨?霍慎之何等聪明,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话的意思。

“你没有跟他结婚?”

言语依然浅淡,甚至连眸光都不曾掠动过一下。

温予目光一寸寸的落在了沙发上的那个女人身上,如今她已经将衣服囫囵的穿好。可是,还是掩饰不了衣裳上面的褶皱跟头发的散乱。

一股怒火跟酸楚自然而出,温予想都不想转头就走,“打扰了,我这就回去签已婚协议的字,让霍总安心玩儿!”

霍慎之闻言,那一张英俊的脸上头一次有了点别的神情。他微微蹙眉,大步走了过去。男人跨过去的步子本就比女人大,才三步,就已经到温予的身后,拉住了她。

遒韧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一扯,就已经将人拉到眼前,“没去结婚?”

温予抬起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松开了唇,突然的问了一句很烂大街的一句,“你要我还是要她?”

前世,任凭苏宁静再怎么勾引,霍慎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的。这一世,她要将苏静宁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苏静宁闻言眸光微微一颤,在暖暗的灯光下面,她的呼吸竟然急促了起来,带着期待看向了霍慎之。

口中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词:“温予小姐,我跟霍先生没有什么,你不要误会。”

“我跟我先生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在霍慎之微蹙的暗沉眸子下,温予锋锐骤然减弱,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霍慎之,你跟她是怎么回事?”

霍慎之盯着她看了好会儿,眉头一点点的蹙紧,眼中的神色浩如烟海,让人难以捉摸。不知过了多久,他声音淡漠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苏静宁立即低下头去,眼泪落了下来。

这种样子,岂不是就要让人误会?

温予看了一眼苏静宁,装,要不是上一世的经验,她都要信了苏静宁这个“影后”。温予眼圈有些泛红,那就看看谁能演。

她指着苏静宁,泪眼朦胧看着身边的霍慎之,“可是苏小姐哭了,难道不是因为你否认所以她委屈的?”

霍慎之凝目,抬手扣住了跟前女人的下巴,嗓音四平八稳,却带了不屑,“我霍慎之上个女人,会不敢认?”

温予低下头去,眼底闪过一抹胜利的笑。“我……”她微微蹙眉,仰起头来。霍慎之的皮相骨相,是她眼中的天花板。

暖色的灯光有些暗淡,男人高大的身子又遮挡住大部分的光,只有肩膀处落过来一小束,就影影绰绰的落在温予的小半张脸上。

她眉目如墨,长而卷曲的浓密发丝垂在腰间。一身火红色,是今早她穿的,此时身上的锐利全无,平生万种风情,悉堆眼尾。

“我真的知道错了,”她嗓音低缓,字字入心,眉眼之中是无与伦比的认真,“霍慎之,请你给我个机会,我愿意用我一辈子去证明我的心意,到你相信为止。”

霍慎之寂寥的眼底似乎被她点起火光,可那俊美的脸上,依旧淡淡。他伸手握住她纤瘦的腰,轻而易举的将人抱起,转身就将她放在了高脚座上。

高脚座高,坐上去,她与霍慎之的目光正好水平。

温予搭着住他双臂,惊讶了一瞬,后脑勺就被霍慎之按了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温予想起来当初她无疑之间说过一句,跟长得高的男人接吻费劲,要仰着头,不舒服。如今来看,霍慎之从不说爱,但是他为她做的每一件事,哪件不是“爱”。

男人的薄唇堪堪的擦着她的脸过去,一只手从她红裙侧边的开叉顺着她纤细白嫩的大腿摸上去。

彼时,温予从两面相对的镜子里面看见了霍慎之的神色。还是清淡寂寥,甚至没有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他的手掌,就停留在了她大腿上,握紧,禁锢,附在她耳边嗓音低沉暗哑,“温予,从今天开始,你生是我霍慎之的人,死,是我霍慎之的鬼。”

温予以为他会要她的,她都做好准备了。可是没有,她甚是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横在他们中间,让霍慎之这么想要留自己在身边,又不得不屡次放弃。

这样的行为,太让人难以想通。

奔波了一天,温予始终熬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霍慎之身上还有淡淡的酒气,站在卧房门口,看着洁白床单上躺着的女人。白皙修长的双腿是玉一样的颜色,搭在床被外,匀称玲珑。

很适合缠绕在男人的腰上……霍慎之移开眼,眼底的晦涩逐渐冷却。

……

落地窗前,阳光从黑色的窗帘缝隙之中透射进来,空气之中的纤尘清晰可见。

霍慎之手中摇晃着一杯红酒,深邃的黑眸之中流转着让人看不清的情绪。

因为昨晚的事情,陈秘书还有些担心霍慎之会怪自己自作主张,他小心的打量着霍慎之的神色,犹豫的开口:“先生,M市这边有个拍卖会,我了解到其中有一件拍卖品是上世纪欧洲皇家的女王所有的一顶王冠。还有一件拍卖品,是极其罕见的一颗七十五点三六克拉的巨钻,叫‘跳动的心’,听说温予小姐以前很喜欢收藏珠宝。”

霍慎之将红酒饮尽,掀起淡薄的眼看了一眼陈秘书,手指一抬,做了一个去的手势。

陈秘书紧张的身子绷紧,此刻立即弯腰,“我马上去安排!”温予醒来的时候,看见了桌子上的纸条才知道,霍慎之已经先离开去谈合同了。

收拾好打开门,一直站在门外的陈秘书手里捧着些衣服抬头看她。

看见温予出来,陈秘书僵硬的脸扯出来个笑,“温小姐,这是先生走之前交代帮你采买的。”

温小姐?

温予忽然想起来昨晚这个陈秘书不让她进来,现在又一口一个温小姐。她掀了掀眼皮,侧开身懒懒的说了句“拿进来”之后,先转身进去。

“不必了,温小姐你自己拿进去吧,”陈生叫住温予,“我还有话想要跟温小姐你说说。”

温予穿的是昨天的红裙,转身看他,眼角微微挑起,战斗感十足。

“我先问你吗,昨晚霍慎之喝醉了,是你让苏静宁来的?”

陈生单手拖着托盘,不耐烦的嗤了一声,眼中都是轻蔑,“温小姐,先生喝醉了总需要有人照顾吧。”

“这么说是你自作主张?”温予扬起下巴,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陈生扯了扯嘴角,抬手松了松的领带,嚣张笑:“做下属的总归要为上司着想,苏静宁小姐在公司是数一数二的精英,不找苏小姐,难不成找个被人玩儿烂又回头的破鞋?”

男人有时候说起话来,贱穿地心。

温予嘴角挑着浅笑,从沙发上站起来,“这‘破鞋’,说的是我了?”

“人有这个自觉最好,明明跟顾司南订婚,转头又来找我们先生,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昨晚先生都是自己开了个房在隔壁睡下的,心里有点数吧温小姐,还真以为谁都会将你当做霍太太的?”陈生的话字字句句宛如刀子一般,却未曾惊动的温予不悦半分。

重活一世,她已经不会被人随随便便就惹怒了,温予眼底挑着笑,“说完了吗?”

陈生扬起下巴,“没说完。温小姐,你还当温家还在呢!你就算是缠着先生,也只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婊子!”

温予眉眼的笑意冷冽,忽然朝着陈生走了过去,“这回说完了?”

“说完了,婊子!”陈生虽然是个秘书,但是在霍慎之身边,出去外面有哪个老总不给他三分面子。温予算什么东西,让他跟个下人一样端着东西在外面等着她醒,还敢使唤他端进东西来。

他咬紧后槽牙,嚣张的话音才落,温予的巴掌已经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婊子这个词我原封不动还给你,这一巴掌,免费教你做人。温家就算是不在,我温予也不是你这种猫狗能够欺负的。”

陈生下意识的用手背贴上了被打的那一张脸,嘴角都渗出了血。他咬紧牙,脑子一热这就要回击。

温予盯着他抬起的手笑:“销售部现部长蒋晓雯,广告部宁微,睡起来的感觉可还好。潜规则她们的时候,你想过会被人知道没有?”

陈生刚准备打过去的手愣住,脑子忽然懵了。水至清则无鱼,这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没有几个见不得人的故事。陈生用自己手里的权利,潜规则了下面好几个人。

而潜规则这种事,是霍慎之最为不允许的。

可是……他这么小心,温予怎么会知道的!“我知道你还有苏静宁这个靠山,原本你不是太过分,我也不屑搭理。可是你跟只疯狗一样的乱咬,未免有点不知死活了。”

陈生有些害怕,他顶风作案,还是在霍慎之身边,前车之鉴不少,他可不想被行业封杀,“你有什么证据!”

“你可以试试看我有没有,”温予没有证据,只不过前世陈生惹到了硬茬,被那个女实习生举报,之后牵泥带水,他的龌龊事全被查出来了。

“做下属的就要有做下属的自觉,什么时候你也能够帮着主子做主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要玩手段,尽管来,看看我能不能弄死你,陈、秘、书!”

窗外的风的窗帘舞动,明暗的光影在她身后交错,她脸上的狠劲儿让陈生心底升起畏惧。

“是,”陈生不甘心的吐出一个字。

温予从他手上接过来托盘遂冷笑,“有些人就是贱,给他好脸的时候他不要。”

她握着门把手,一用力,门直接砸上。

陈生脸上的肉都在颤抖,死死地盯着那一扇门,转身就去给苏静宁打电话。

苏静宁挂断电话,看着阳台外明亮的天色,轻哼了一声,“这种事情,不告诉顾司南怎么行?”

……

温予喜欢“无人区玫瑰”,但是她记得她没有跟霍慎之说过这款香水。

这一件黑色的裙子也是她喜欢的,缓缓的抚摸过裙子,温予心底忽然升起庆幸,她重生了。这一次,她一定要竭力补偿霍慎之,努力去跟他并肩。

她点开微信,刚登录自己的账号忽然弹出来十多条消息,她还忘记了将顾司南的微信给删除。

顾司南的发了十来条消息,全都是语音,每条都四十秒左右。

温予面无表情的将顾司南删除之后,神情忽然有些紧张,在添加好友的那一栏输入霍慎之电话号码。

搜到了之后,看着那空白头像,想到霍慎之平日不苟言笑的样子,略想调戏,于是发送添加申请那一栏她输入了一行:“火辣小野猫,免费上门服务。”

发送了之后她就后悔了,霍慎之那样性格的人,昵称都是一个字的【霍】,他会同意才……同意了?

温予有些惊讶,聊天页面跳出来一句话:【收拾好下来,我派人来接你。】

【你知道我是谁?】

霍慎之此时就在酒店楼下,指节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两下。

温予看着那个【嗯】字,起来收拾。

不过半小时,陆铭远远就看见温予走来。

一身黑色摇曳长裙,微卷的波浪长发在披散在身后,人间最烈黑玫瑰,美的极具侵略性,真是视觉暴击。

这种绝色,不是谁都能征服的。

陆铭下意识的绕到了副驾驶,将车门给打开。

无人区玫瑰这一款香水是温予的挚爱,似有似无的玫瑰香,淡而清冽,像是再沙漠之中盛开的妖姬。

陆铭闻到这种味道,竟然就有些紧张,车子发动了也不说话。

温予将墨镜摘下来,看了一眼前面的路,“霍慎之呢?”

结局,自然是苏静宁夺门而去。

房间里面,如今就只剩下她跟霍慎之了。短暂击退阻碍之后,温予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忽而紧张起来。

刚才的镇定跟计谋,现在全军溃散。

动漫关键词:男朋友在奶茶店做我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