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6个人同时玩一个人的感觉

2022-03-25 14:02:0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太太,太太!”李婶从外面跑进来,喘息着站在端坐在沙发上的温予身前,容色焦灼,“外面有个女人死活非要进来,说是来找太太你的!”坐在沙发上的温予像是被按在


“太太,太太!”李婶从外面跑进来,喘息着站在端坐在沙发上的温予身前,容色焦灼,“外面有个女人死活非要进来,说是来找太太你的!”

坐在沙发上的温予像是被按在冰冷的海水中终于得以呼吸,她猛烈的呼吸着,她不能相信,自己竟然重生了。

端坐在顾司南给她置办的别墅之中,一遍遍的打量着这个地方,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在了跟顾司南订婚的前两天,改变她往后命运的一天。

她缓缓的抬起冷漠的脸,漆黑的眸子恍如一块置入寒潭的墨玉,安静的看向了李婶。

这就来了呢,顾司南在外面的情人杰妮芙,前世也是这样呢。

在她面前伪装如翩翩公子,温润雅致的顾司南,背地里就是个权色酒徒的垃圾。

想她温予,盛京第一名媛,顶级白富美,艳杀四方,温父掌心上的明珠,论美貌,无人能及。论能力,没有跟顾司南时,她是金牌制片人。

只是如今的温予,在外人眼里也只不过是除了顶尖的美貌,一无所有女人。

温父执掌的集团账务出问题导致温氏差一点破产,温氏被二伯收入掌中,温父回国时车祸过世,母亲被陷害坐牢,哥哥因为唐安然的迷惑成了顾司南的左右手……

她忽然收紧指尖,浑身都在绷紧。

“太太?”温予沉寂下去之后,李婶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冷寂锋利,像是一颗明珠,上面的灰尘已经散去。

李婶心头一跳,双手不自觉的紧握在一起,“太、太太?我去告诉先生,让先生来处理,外面的那个女人她……”

“别叫太太,我跟顾司南没订婚,”温予从沙发上起身,恍然若一柄利刃终于出鞘。

纤腰细腿,曲线玲珑,自然微卷的长发一直到腰际,饱满的红唇溢出冷笑,脚尖一转直接往门口而去。

李婶也是女人,见着这种架势,又看温予今晚如此反常,着急的直接抓起电话打电话给顾司南。

……

“你终于出来了,”门口的女人就是杰妮芙,手的扶着自己微微显怀的肚子,柔柔弱弱的走到了温予的面前。

温予淡淡扫了她一眼,乍一看杰妮芙着实长得不错,黑长直,柔柔弱弱,淡妆扫峨眉,唇上涂着点唇膏,亮晶晶粉嫩嫩,眉梢眼角却晓得有几分迫不及待的青涩。

像是……嗯,像是一个妓女拼命的要将自己伪装成贵妇给自己找一点底气。

不过顾司南的目光还真是一水儿的一致,那唐安然,也是这种款儿的,清纯佳人白玫瑰。

杰妮芙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温予与她交锋,她一身白色微紧身的休闲服,掩饰不住的好身材。就算没有妆容,却明艳非常。

曾经的盛京第一名媛,却是不是说说而已。

此刻温予目光极具有攻击性,却又带着不屑,似是在看一件掌心玩物。

杰妮芙在这样的目光下十分的不自在,她咬了咬唇,一个落魄名媛,为什么这么骄傲,她凭什么。

杰妮芙扬起下颚,给自己找了点底气,“温予,我今天来就是来告诉你的,我怀孕了,怀的是司南的孩子呢。不过只有三个月,你觉得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小白花露出獠牙了。

这盛京只有人知道温予父亲活着的时候撮合了她跟霍慎之,但是他们的婚姻,却是从来都没有人知道。

此刻温予眼底一片冷寂,没有一点反应。

对方因为她的冷漠有些着急了,逼近了一步,觉得她是不相信,“温予,你还记得三月二号那一晚吧,你重病在医院,司南说是在国外谈生意,其实,他在我床上。我们的孩子,就是那个时候有的。”

她得意的扬起笑来,“你往门口那边看,那是司南送给我的玛莎拉蒂,限量版的。”

杰妮芙在温予的身边绕了一圈,伸手指着起温予脖子上面的一根项链,“你戴着的这一条项链,是我不要的,想不到司南拿来送给你了。项链上面最大的那颗钻石里面有一道划痕,我弄的。”

看,曾经的名媛,捡了我不要的东西如珠如宝的戴在脖子上!

温予被这样稚嫩的把戏逗笑了,如同看着一个跳梁小丑般开口,“说完了?”

“怎么,你还是不相信吗,还是不敢相信?我就是怕你不信,带来了我们的床照!”

杰妮芙将信封塞在了温予的怀中,眼底闪烁胜利的光芒。

温予笑着接过来,看也不看,随手就扔在了地上,“顾司南要是知道他上了你这么一个愚蠢的女人,会不会后悔没有管好自己下半身?”

杰妮芙急了,“你太不尊重人了,你——”

“在干什么!”顾司南的声音含了怒意,走过来的脚步四平八稳,却也急促的带起一阵风。

温予再一次看见顾司南,眼底的厌恶跟仇恨,差一点压制不住。

她暗暗的收紧指尖,冰冷的雨水砸在身上的感觉,耳边的狂风穿过耳边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顾司南,从今天开始,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她退后两步,看见杰妮芙的手腕被顾司南狠狠的扯了一下,差一点没有站稳跌倒。

顾司南眼底带着警告瞪了一眼杰妮芙,转头又一副情深致怯的跨到温予身边,紧张的握着她的肩膀,“温温,你没事吧?我接到电话就过来了,这个女人有没有伤害你?你知道的,我这样的身份,有不少的女人成天找借口来惹事,答应我,别生气好吗,要相信我。”

一个男人,是怎么能够对着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做出这么深情且紧张的表情来的?

温予想要劝他别从商了,演艺圈或许更加的适合他。

“如果我说我生气呢?”温予推开顾司南,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一双沉浸的眸子这么定定的看着顾司南,看的他心里发虚。

这个女人,怎么忽然变得跟以前一样了。

顾司南伪装的极好的脸上浮现一丝宠溺的笑来,他深吸一口,转身拉扯住杰妮芙的胳膊,笑容尽散,“你是哪里来的女人,敢到温温面前叫嚣,谁让你来的,是不是他,是不是我大哥?”

温予看着顾司南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丝冷笑。

顾司南从来不如霍慎之,不管是哪一方面。他一个劲儿的将脏水泼在霍慎之的身上,没有一点担当跟光明磊落。

杰妮芙聪明,刚刚要点头的时候,温予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项链,“这个叫杰妮芙的女人她说我脖子上带的项链,是她不要的。她还知道项链上面的划痕。”

项链拿下来仔细一看,温予嗤笑一声,“还真的有呢顾司南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瘫坐的杰妮芙,转身就来哄温予。

温予躲开顾司南的拥抱,“门口粉色的玛莎拉蒂真是亮眼呢,尽管是天黑,看着更有味儿。”

她再看顾司南,“她说是你给她买的限量款,我想着这限量款,应该是能够查到购买人的名字的吧?”

顾司南知道温予聪明,但是这么多个日夜,难道他还没有将她的性子磨没吗。

他镇定的举起来三根手指:“温予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跟这个女人有什么,我发誓,你知道的,我一直洁身自好。”

这话就是说,即便能够查到这个车子是他买的,也是有人栽赃的。

“她怀孕了,说是孩子是你的。”温予轻飘飘的一句下来,让顾司南都害怕了。

孩子呢,有人逼迫他捐精了?

杰妮芙更害怕,当时顾司南不是说温予只不过是个玩物,既然是玩物,在生意上帮不到顾司南,那他现在怎么这样在意着她?

此时的顾司南心已定,猛的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杰妮芙,像是保证似的跟温予开口,“温温,为了你我什么可以去做,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将这个女人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我知道你喜欢一心一意的男人,我也不能让人污蔑我的名声。”

温予垂眸,有笑意在她眼底涌动,抬手轻抚过眉,眼底锐利如刀,“好,带去医院。”

顾司南懵了一瞬,温予不是应该马上就相信他,然后给杰妮芙求情吗,“温温……”

“不能不想还是下不去手?”温予眼底的冷芒一闪而逝。

杰妮芙当即跪下:“不要啊温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霍慎之让我来污蔑二少的!”

这话让顾司南心里歇了一口气,“温温你听见了,我们虽然要订婚,但是大哥不想要将离婚协议交给你,所以找人来污蔑我的。大哥怎么能这样,明明你不爱他。”

温予后退一步,看着渣男贱女,“原来是这样啊,李婶,你收拾出来一个房间给杰妮芙。等明天早上,我亲自去一趟霍氏,带着杰妮芙一起去,问问霍慎之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司南着急的想要追上去,可是温予已经进去了。

他恶狠狠的看着杰妮芙,杰妮芙害怕的低声求饶,“我错了,二少我错了!”

顾司南眼底阴鸷一点点聚集,狠辣之色在脸上浮现,“既然知道错了,那也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我筹谋了这么长时间,不能因为你一个愚蠢的女人毁了一切!”

说完,抬脚——

温予刚进房间,才打开窗就听见一声惨叫。

李婶来回话的时候,说是杰妮芙自己摔倒流产。

是不是自己摔倒的,只有顾司南知道。

她不在乎这些,前世这个杰妮芙还找人差一点强了她。

青丝铺满枕,手机幽冷的光将她的脸衬的有几分惨白。

当初跟霍慎之在一起,全然是他向父亲施压,当时温予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引起了霍慎之的注意,为什么他才回国接管霍家就点名要她。

她将手机通讯录打开,一下一下的将霍慎之的名字打上去,再把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输入。

动漫关键词: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