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一前一后同时攻击舒服吗 把衣服撩开我要吃奶

2022-03-25 13:55: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她伸手扶着车门,无意间又瞥到了他的侧颜。少年时代的他就拥有完美的容颜……那时候她每天放学后,都躲在大树后面看着他帅气的身影在篮球场上奔驰。买了矿泉水放在

她伸手扶着车门,无意间又瞥到了他的侧颜。

少年时代的他就拥有完美的容颜……

那时候她每天放学后,都躲在大树后面看着他帅气的身影在篮球场上奔驰。

买了矿泉水放在他的座位上……

在图书馆,她故意每天都坐在他的身后,哪怕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她都觉得特别满足。

高中三年,便是她人生里最幸福的三年,因为,她基本上每天都能看见他。

高中毕业之后,他去了国外留学,此后,她便一直将这份感情藏在了心里。

可惜,在她人生之中最美丽的时刻,却不是嫁给他。

她感觉这白色的婚纱,就像一道无形的丝网,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默默地侧过头,紧纂着手心,将目光投向车窗外的车流。

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大约就是我在面前,你却不知道我喜欢着你。

车子抵达薄家的时候,他先下了车,拉开车门淡淡地喊了一声,“到家了……大嫂!”

她的心尖仿佛被针扎了一下。

一声大嫂,她便注定与他此生再无缘。

她弯腰下车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腹部,她决定这辈子死守这个秘密。这是为了孩子,也是为了保全所有人的脸面。

远处的伴娘便是匆匆地走了过来,微笑着牵了她的手,“星洛!”

“叶薇薇,是你?”

她一脸的错愕。

叶薇薇穿着浅粉色的伴娘小礼服,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原本就十分漂亮的她,此时更显甜美可人。

“嗯,我是你的伴娘,星洛,你今天好美!”

在公众场合,叶薇薇永远保持着这么得体的微笑,特别的亲和。

黎星洛微微眯起了眸子,脸上的表情始终是冷漠的。

多年前,叶薇薇曾是她最好的闺蜜,是那个她愿意将暗恋的秘密独独告诉她一个人的闺蜜。

叶薇薇曾经一次次地鼓励她说,默默地喜欢一个男人也很好!总有一天他能感受到的。

结果,高中毕业之后,她和薄庭琛一起去了国外同一所大学,再后来她成了他的绯闻女友……

呵呵!

真是有意思极了!

黎星洛心中苍凉一笑,从叶薇薇的手里将手抽了回来,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这便拎着裙摆自己走了进去。

她可以卑微到泥土里,但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践踏的。

叶薇薇站在原地,看着黎星洛的背影,笑容依旧灿烂如花,但眼中却多了一份小小的得意与阴冷。

薄家原本就是青城的显赫世家,薄庭琛这几年经营有道,更是如虎添翼,迅速成为了青城的首富。

首富家的长子结婚,这婚礼要多隆得就有多隆重,宾客满堂,车水马龙。

黎星洛一直都很恍惚。

就像提线木偶似的被人摆弄着。幽暗的房间里,一个男人与女人激烈地翻滚,喘息声都如此的清晰。

画面录制得很有技巧性,男人将脸埋在了女人的胸口,而女人衣衫半褪,微仰着俏脸,露出迷醉的表情。

男人的五官无法分辨,但是女人的模样却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顿时,在场所有的宾客都震惊了。

因为那女人正是今天的新娘子黎星洛。

当薄轩满脸怒容地推开黎星洛时,黎星洛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婚宴的十几部电子屏,直播着她的难堪。

她脑子里嗡地一下就空白了。

其实就在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一些小小的疑惑,明明才喝了两杯,怎么就醉得不省人事?

还会机缘巧遇跟薄庭琛滚床单……整件事情太凑巧了,就显得不太合情理。

而此时这一切暴发出来时,她才确定是真的被人给算计了。

对方设了一个很大的局。

原本以为嫁给一个濒死之人冲喜,她已经是很惨了。

想不到,那人还要让她身败名裂。

此仇此恨,简直不共戴天。

“哇,这新娘子真是臭不要脸……”

“果然穷家小户的女孩子就是没有教养,太恶心人了!”

漫骂声,指责声,像潮水一样将她淹没。

气极了的薄母,走过来就是一个巴掌重重地甩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是用足了力道,她被打得跌在了地板上面,头上的玫瑰花饰品掉了一地,耳朵里都是嗡嗡的声音。

她感觉到有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她躺在地板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上千人的婚宴现场,全部都在围观她,没有一个人肯伸出援助之手。

“大哥……”

站在旁边的薄庭琛一声惊呼,奔向了昏倒过去的薄轩。

现场有些混乱,薄母向宾客们致了歉,然后带着昏迷的薄轩去了医院。

很快,宾客们便散尽了。

只留下了一地的狼籍,佣人们偷偷地交头接耳,对着黎星洛指指点点,用鄙夷轻视的眼神打量着黎星洛。

薄家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

黎星洛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耳朵里仍旧有些嗡嗡的杂音。

薄庭琛已然将西装脱掉了,白衬衣的袖子已经卷了起来,他暴燥地将领带抽出来扔向了沙发。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颜值简直就是逆天了。

他穿白衬衣也特别好看。

灯光下,他完美如神祗。

但同时,他双眸迸射出来的怒火,似乎也要将她燃烧一样。

“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

若是别人问起,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他来问,她突然被气笑了。

是的,她在笑,她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猜!”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衣领子,手掌紧缩。窒息的感觉袭来,她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他捏碎了。

“我们薄家的脸面,容不得你来玷污!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否则,后果自负!”

他愤怒地咆哮。

从他生气的程度,她可以猜测得到,薄轩应该很受伤……可是,她也是受害者好吗?远处的沙发上,坐着薄庭琛的父母,祖父母以及很多亲属。

大家在看她的时候,那眼神是鄙夷的,嫌弃的,就像在看一坨臭狗屎一样。

薄母还在忿忿不平地抱怨着,“早就跟你们说过,穷家小户出身的女孩子就是靠不住。你们非不听,娶了这种货色回来,让我们薄家以后怎么做人?我可怜的轩儿,他媳妇还没有娶进门就被人给绿了。”

黎星洛虚弱地笑了,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淡淡地瞟了薄庭琛一眼。

“奸夫么……不记得了!”

“不记得是吧?好!我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的,来人,把她锁进书房里!在她没有开口之前,不要给她吃的。饿到她肯说为止!!”

薄庭琛原本好看的眸子,此时只有强烈的怒火。

那怒火似乎随时想要将她化为灰烬。

她只是勾唇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笑。

明明那个把她糟蹋成臭狗屎的人是他!

他却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审判她?这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大的笑话。

可是,她就是说不出口。

那保镖是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扯进房间的,她的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半天她都没有反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渐渐地恢复了意识。

薄薄的光线从窗子口里透进来,洒落在昏暗的房间里。

这应该是一间杂物房,里面堆满了一些淘汰下来的桌椅家俱……

斑驳的光影穿过了这些杂物,一些陈年的旧事也浮上了心头。

她记得高中毕业前的一段时间,不知何故薄庭琛打架了,被校长关到了教务室思过。

她担心他会饿,便悄悄地拿了面包和矿泉水,从后门的窗子扔进了教务室。

那也是这样一个黄昏,她透过那斑驳的光影里,看到英俊而桀骜不驯的少年端坐在书桌前,拿着小刀在桌面上刻着什么文字。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明白,优秀如斯的他,为什么也会像坏男孩一样打架!

当意识恢复之后,她感觉到头疼欲裂。

她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洁白的裙摆已经被地板上的灰尘弄脏了。

她伸手去擦试了一下,裙摆变得更脏了,连带着手上的血迹也染上去了。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磨破了,血肉模糊。

她艰难地爬起来,后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微微侧过头望着窗子上方透过来的光源。

门外有路步声路过,两名女佣的对话声从门缝里飘进来。

“哎,这女人真是可怜,听夫人说了,大少爷若是死了,她就得陪葬。”

“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听说夫人给她家一百万的彩礼……她也不安份守己,一边答应嫁给薄家,一边在外面跟男人鬼混,简直就是死有余辜。”

黎星洛看向窗外的那一抹渐渐微弱的光,苍白的唇微微颤抖一下。

是啊!她死有余辜!

只是,送她去死的,是她最爱的那个男人。

当初同意嫁给薄轩冲喜,她也是同意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她的心好痛好难过呢!

冰冷的泪水,无声从她苍白的脸颊滑落,她纂紧了双

这场婚礼,本来就是一个交易。

没有爱情的成份,就谈不到幸福和欢喜。

新郎薄轩外表也算俊朗,只是因为先天性的体弱多病,脸色苍白如纸,连握住她的那只手也是冰冷的。

婚礼司仪上台之后,拿着话筒正准备致词。

原本在播放着喜庆音乐的电子屏突然停了下来,接下来一段非常刺激的视频开始全场播放。

动漫关键词:一前一后同时攻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