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 男朋友带兄弟一起玩我详写

2022-03-25 13:54: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国师府。“主子。”小白上前来,“听说后天,帝城妖兽山脉有异宝出没,您……要去吗?”“不去。”墨辞毫不在意。一个低阶大陆的下等国

国师府。

“主子。”小白上前来,“听说后天,帝城妖兽山脉有异宝出没,您……要去吗?”

“不去。”墨辞毫不在意。

一个低阶大陆的下等国,能有什么异宝?

“咳咳。”小白又补充道,“月小姐好像也打算去呢。”

听到这里,墨辞那狭长的桃花眼,才慵懒睁开。

小璃儿也要去?

他勾唇改口道:“本座倒也想看看,这低阶大陆的异宝,长什么样子。”

小白:“……”

陛下这变脸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好。”小白点了点头,“那,属下去通知月小姐,就说您也要跟她一起去。”

“通知她做什么?”墨辞一脸淡然,傲娇道,“本座又不是为了她才去的。”

小白嘴角抽搐了一下:“陛下,一月未见,您就一点也不想念月小姐吗?”

陛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口是心非了?

墨辞不置可否:“那个没良心的小丫头,一整月都不知来找我,早将本座忘得没影了,本座若还主动去找她,岂不是显得太倒贴?”

他的语气,竟有些幽怨。

小白:“……”

陛下,你这还不算倒贴吗?你只差把倒贴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

去妖兽山脉的前一天,月浅璃戴上面纱,去了趟帝城佣兵工会。

此去凶险,她打算雇佣一支佣兵团同去。

谁知,刚入佣兵工会,就碰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夜寒卿。

“月儿,你怎么在这?”夜寒卿面露欣喜,“是来雇佣佣兵的?”

“是。”月浅璃点了点头,“你呢?”

夜寒卿回答道:“我恰好路过,买一些丹药,明日前去妖兽山脉寻宝。”

听到这里,月浅璃心头“咯噔”了一下。

连这个北泽国皇子都知道消息了,看来,明日去寻异宝的,肯定很多。

“巧了,我明日也要去妖兽山脉。”月浅璃脱口而出。

“原来如此。”夜寒卿提议道,“那不如,我们明日结伴同行吧?”

月浅璃想着,有夜寒卿这个强者在身边,会安全很多。

于是,爽快答应了下来:“好,那明天妖兽山脉见。”

说完,就转身进了佣兵工会。

“殿下。”见她进去了,陵风才小声道,“明日那么多人去寻异宝,天火会不会被抢走?”

夜寒卿神色平静:“他们又不知,那异宝就是天火。”

“说的也是。”

这消息,可是他们殿下从一位高阶通灵师口中得知的,东灵国,绝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再说,我的腿已经治好了,要不要这天火,也无所谓了。”夜寒卿清浅一笑,又忍不住看了看月浅璃的背影。

他来东灵国寻天火,本就是为了治病,但如今,自己的病已经被治好了。

月儿,就是他的光。

月浅璃入了佣兵工会,开门见山道:“我要雇佣一支金牌佣兵。”

“抱歉,姑娘,你来晚了,明日的佣兵团,已经被雇佣光了。”

“什么?”月浅璃怔了怔,“不会,都是为了明日的异宝吧?”

“没错。”那佣兵点了点头,“谁让你不早点来呢?”

月浅璃:“……”

她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副本,竟让东灵国如此趋之若鹜。

罢了,看来明天,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

因为没雇佣到佣兵团,翌日出发时,月承羿坚持让小白跟着。

月浅璃和小白整装待发,出了侯府大门,却看见府邸外,停靠着一辆精致宽敞的辇车。

辇车上的男子,红衣如画,哪怕一动不动,也美如神眷,能将人的魂魄瞬间勾去了。

“墨……国师大人,你怎么来了?”月浅璃走近了一些,有些意外。

肯定是小白去通风报的信。

“小璃儿。”墨辞一手撑着脑袋,语气慵懒道,“寻天火这么危险的事,也不知道叫我,万一你死了,本座也得赔命啊。”

听见他如此肆无忌惮,就说出了“天火”二字,月浅璃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天火?”

墨辞怔了怔:“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他得知小璃儿要去寻宝,昨夜才随手勘察了一下妖兽山脉,发现了天火的存在。

难道,这还是个秘密不成了?

月浅璃点了点头:“准确来说,现在是只有你我知道。”

“我会守口如瓶,走吧。”

墨辞正要伸手拉她上去,突然,从不远处,并行驶来了两辆辇车。

没错,是两辆……

分别是夜寒卿和北堂御的辇车。

辇车下,传来了陵风的声音:“月姑娘,殿下来接你了。”

还有北堂御那不可一世的声音:“月浅璃,本宫今日要去寻异宝,勉为其难带你一起去吧。”

月浅璃:“……”

怎么都来了?

苍天啊,她只是想安安静静刷个副本罢了。

更要命的是,北堂御的辇车上,还跟着北堂明玉和月青青。

她越发头疼了。

三辆辇车相碰面,气氛一瞬间陷入尴尬。

墨辞摇着折扇,坐在辇车上,看着那两人,瞳仁中多了一丝不爽。

小璃儿的烂桃花还真多,是时候该帮她斩一斩了。

“国师大人,九殿下,你们怎么也来了?”看见他们,北堂御有点傻眼。

呵,月浅璃这个不安分的女人,一恢复容貌,就开始勾三搭四了。

不行,他得尽快把这个女人追回来!

小白弱弱道:“今天,貌似还挺热闹的。”

北堂明玉和月青青,都被气得不轻。

月浅璃这个狐狸精,凭什么能让三个身份尊贵的男人,都围着她转?

夜寒卿启唇道:“如此,就让月儿自己选吧。”

月浅璃:“……”

墨辞和夜寒卿,她都不想得罪,至于北堂御那坨屎,她理都不想理。

于是,她果断道:“你们都走吧,我步行!”

她谁都不招惹,总可以了吧?

夜寒卿:“……”

北堂御:“……”

墨辞合起折扇,将其抛至上空。

轻盈的折扇在半空中盘旋一圈,瞬间化作一柄巨大的剑。

与此同时,墨辞轻掠下辇车,修长的大手揽住月浅璃的腰身,跃上了那“殿下,等等我们啊!”

月青青和北堂明玉站在原地,都气傻眼了。

但她们一个是太子妃,一个心悦夜寒卿,就算再不爽,也只好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快追!”

……

突然被拉着御剑,月浅璃看着脚下那飞快划过的景致,头都有些晕了。

“墨辞,松开我。”

他却未松开:“我若松手,璃儿会掉下去的。”

“不会!”她果断道。

于是,墨辞缓缓松开了手,一刹那,月浅璃身体失去重心,趔趄了一下。

她急忙攥住墨辞的衣袂,恰好跌入他怀里。

没想到,在半空中竟如此难以保持平衡,哪怕她前世受过许多特种训练,也有些困难。

差一点,就从万丈高空摔下去了。

月浅璃紧紧攥着他的衣袂,也不要什么骨气了。

毕竟,还是小命重要。

墨辞唇角微勾,轻笑不语,再次轻揽住了她的腰身。

她好奇问道:“墨辞,这神器叫什么名字,竟还能化身御剑?”

“归灵。”

“归灵……”

果然,一听名字,就像是阴间来的灵器。

尽管她主动转移了注意力,还是觉得时间很漫长。

约摸过了许久,才至妖兽山脉。

“墨辞,你看。”月浅璃瞥了眼正下方,“那边人很多,像是在混战。”

根据她的经验来看,人多的地方,是最有可能藏宝的地方。

“去看看。”

墨辞话落,御剑凌空直下,迅速从高空降落。

两人平稳落地时,御剑化作一把折扇,回到了他手中。

不远处,少说也聚集了几十个佣兵团,以及一些自发组队的修炼者,欲攻进对面的山洞,以获得异宝。

守护山洞的,则一群眸色幽蓝、獠牙锋锐的苍玄狼,杀意正盛。

“异宝就在山洞里,大家同心协力,先杀了这群苍玄狼!”

“杀了这群畜生!”

于是,人类与狼群混战成一团,有被苍玄狼一口咬断手脚的,也有被兵刃捅穿心脏的妖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一时之间,原地血流成河,尸体成堆。

隔着些许距离,月浅璃突然发现,北堂御他们也在混战之列。

看来,墨九歌这个妖孽,刚刚故意在空中带她兜了好几圈吧。

“天火,就在那洞穴附近。”墨辞薄唇轻启。

这是他感知到的。

月浅璃眼前一亮:“趁着混乱,我们溜进去吧。”

眼下这混战局面,最适合捡漏了。

“嗯。”

话落,月浅璃脚尖轻点地面,混入了战圈,墨辞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她绕过一圈圈混战,直奔洞穴而去,身形轻快。

眼看着洞穴就在眼前,洞口处,却守着一只凶恶的苍玄狼。

她反手一抛,洒出早已在掌心准备好的毒粉。

“呜……”

那苍玄狼嘶吼一声,登时失去了视线。

月浅璃一个凌空侧翻,绕过苍玄狼,刚要进入洞穴,突然……

砰——

一瞬间,山崩地裂,滚烫的岩浆从地缝中迸裂出来。

砰砰砰!

岩浆溅射,霎时间伤了无数人,只见那裂开的地缝中,钻出一只穷凶极恶的苍狼王,瞳仁血红,周身都包裹着岩浆。

苍狼王出来了!

看见这一片狼藉,苍狼王怒火中烧,一跺脚便引起地动山摇,一嘶吼,就连杀了好几人。

“啊……”

“啊——”

天降岩浆,无数人瞬间化作灰烬,尸骨无存。

而离苍狼王最近的月浅璃,一见势头不对,急忙飞身而起,躲过了无数喷射而来的火球。

然而,苍狼王却注意到了她,狂暴嘶吼一声,从口中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球,朝着月浅璃面门突袭而去。

危险!

月浅璃瞪大眼睛,迅速在掌心结出一道星辰锁,边后退,边迎上那火球。

砰——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咔嚓”一声,星辰锁破碎。

虽然火球未伤到月浅璃,但她因躲闪,身形一趔趄,失足跌入身后的崖坡。

“璃儿!”

下一秒,一抹红影迅速掠下了崖坡。

“月儿!”

而此时,在战圈角落处的夜寒卿,看见月浅璃跌落崖坡,毫不犹豫地化作一道残影,追了下去。

“殿、殿下,危险啊!”

陵风又急忙追上了自己的主子。

主仆二人在崖坡底落地,夜寒卿在周遭找了一圈,都没看见月浅璃的身影。

顿时,他更是心急如焚了。

“月儿,你在哪?”

这崖坡偏僻而又幽冷,他担心,下面会有吃人的野兽。

一时之间,夜寒卿情绪有些失控,在崖底四处搜寻,还边喊着她的名字:

“月儿,月儿!”

……

而另一边,月浅璃与墨辞相拥跌入崖坡,却径直坠入了一道结界。

结界之中,与外隔绝。

“咳咳。”

月浅璃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某妖孽身上,肌肤贴着肌肤,连心跳也听得一清二楚。

周遭静得有些可怕,依稀能听见滴水声。

这是什么地方?

月浅璃缓缓爬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

两人起身,瞥了眼四周的环境,视线十分昏暗,身后的入口结界,也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堵幽暗的石门。

而洞穴深处,隐约能看见淡淡的火光,透着炙热的温度。

是天火吗?

月浅璃眼前一亮,从袖口中取出那卷破旧的地图,仔细对照了一下方位,竟十分吻合。

“原来,上面那苍玄狼守护的洞穴,只是个障眼法,真正的天火,是在这崖底!”她咬了咬下唇,有些激动。

而墨辞听到这里,竟没有太多意外,反而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手中的羊皮“地图”。

这羊皮卷的气息,不像是低阶大陆所拥有的,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墨辞,天火应该就在里面,且只有今日会觉醒,我们进去看看吧?”

“嗯。”

墨辞这才回过神来,轻摇着折扇,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边。

“小心。”

倏地,月浅璃刚走几步,就被他拉住,停住了脚步。

下一秒,机关触动,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带着烈火的箭雨。

嗖嗖嗖——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来势汹汹。

墨辞手中的折扇轻盈一旋转,截下了自月浅璃面门袭来的几支箭羽。
月浅璃也瞬间作出反应,轻盈的身形在箭雨中穿梭,好几次与危险擦身而过。

闪避时,玄灵印迅速凝聚掌心,划过长空。

所经之处,根根箭羽被震为虚无。

嗖嗖嗖!

两道轻巧的身影,穿梭箭雨,虽游刃有余,那箭雨却源源不断。

凡是机关,必有源头。

必须得先阻断了源头,否则,这机关只会没完没了!

月浅璃冷静下来,开始观察箭羽突袭的排列,以及规律。

就在这了!

倏地,她眸色一凝,玄灵印划破长空而出,轰向那隐在角落的机关源头。

砰——

爆裂声起,机关破碎,空中所剩的箭羽,被月浅璃一掌化作灰烬,终于消失殆尽。

洞穴内,恢复平静。

墨辞启唇道:“看来,这一个月,璃儿有在好好修炼。”

刚刚那玄灵印,用的竟很娴熟。

短短一个月,寻常修炼者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

月浅璃俯身,从地上拾了支火焰还未燃尽的箭羽,以照亮视线。

“墨辞。”她问道,“你到底是什么实力,跟我交个底,我好判断,一会若是遇上危险,是跑还是继续。”

她想,里面的机关肯定还不止一层。

而且刚刚,这家伙明显躲在自己身后划水,鬼知道一会大难临头,会不会卖了她。

墨辞被她的话逗笑了:“来都来了,还跑什么?”

月浅璃:“……”

听他这语气,大概是有恃无恐了。

一个能夺灵王舍的人,实力至少也在灵王之上吧。

只要他不划水,不卖队友,他们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两人走过了第一道机关,身后的石门“砰”的一声关上,前方的石门随即打开。

这是……第二关?

“走吧。”

月浅璃抽出软剑,警惕万分地走在前面。

砰——

就在两人踏入石门的下一秒,身后的石门轰然关上。

顿时,她感知到了些许不对劲:

“墨辞,入了这道石门后,我的灵力好像被压制了。”

不,准确来说,是半分也使不出来。

“嗯。”

“嗯是什么意思?”

“我也一样。”

月浅璃:“……”

不是吧?

她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时,昏暗中突然出现一双幽绿色的瞳仁,空灵的女声迎面传来:

“这么多年了,终于又来两个送死的,今日,你们就是我的食物了!”

下一秒,半人半兽身的鬼织妇凶狠扑来,口中吐出千万根带着灵力的蜘蛛丝。

“快闪开!”

月浅璃推开墨辞,一个空翻躲过了强攻而来的蜘蛛丝,反手挥剑而去。

谁知,蜘蛛丝被斩断,却又新生,四面八方而来,源源不断。

两人砍了许久也砍不完,反而越长越多。

视线被蜘蛛丝侵占了遍,月浅璃根本没机会近身鬼织妇,加上灵技施展不出,被逼至了角落,无路可退。

该死!

下一秒,带着灵力的蜘蛛丝缠绕而来,牢牢缠住了两人的四肢、脖颈。

月浅璃挣扎了几下,蜘蛛丝反而缠绕越紧。

“别挣扎了。”鬼织妇缓缓而来,“此处是天火结界,只有天火能用,你们的灵力,是半分也用不上的。”

“你的灵力为何能用?”月浅璃冷静问道。

这着实有些不科学。

“呵。”鬼织妇冷笑道,“这么多年了,我与天火结界早就融为一体,久而久之,天火对我的压制,已快弱到不存在了。”

原来,是她适应了天火结界。

只不过,看鬼织妇这模样、这语气,并不像是天火守护者。

墨辞不动声色地被绑在原地,指骨微微动了动,攥紧了手中的折扇。

正想动手,却见月浅璃先说话了:“鬼织妇,你被困在天火结界中,应该很久了吧?”

一语,说到了鬼织妇的心坎上。

鬼织妇变了变脸,没说话。

她怎么知道,自己是被困在这的?

月浅璃知道自己说中了,接着道:“你放了我们,我们取天火,打开这天火结界,放你出去,如何?”

只要天火被取,鬼织妇就自由了。

“呵。”鬼织妇有些不相信,“天火就在里面,就算是灵宗强者碰了,也会灰飞烟灭,以你们二人的实力,恐怕很难靠近天火吧!”

她一眼就能看出,月浅璃是八星灵师的实力,实在太弱。

墨辞的实力,她虽然看不穿,但也坚信,这小小的东灵国,不可能有灵王以上的强者。

“试试便知。”月浅璃出言道,“最多就是我们被天火烧成灰烬,你少了顿午餐,何不赌一把呢?”

鬼织妇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动摇了。

若是他们运气好,真的取走了天火,她就能重获自由了。

“好。”于是,鬼织妇答应了下来,“不过,怕你们跑路,你们二人,须得留一个做人质!”

人质……

“我。”

两人几乎是脱口而出。

接着,又默契地相对视一眼。

“墨辞。”月浅璃开口道,“你实力比我强,取到天火的胜算更大,我做人质吧。”

反正,墨辞也是炼丹师,得了天火,也能帮自己炼制修元丹。

她现在得考虑综合情况,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连累墨辞跟她一起死。

墨辞勾唇浅笑:“在此处,我们都没灵力,谁去都一样。”

一盆冷水,浇了上来。

月浅璃:“……”

见她犹豫了一下,墨辞开口道:“小璃儿,我相信你,尽快取了天火来救我吧。”

他的语气,像是毫不在意生死。

又像是,极度信任,愿意将自己的生死,都交与她。

“好。”月浅璃果断答应了下来,“我进去!”

话落,鬼织妇才收回了月浅璃身上的蜘蛛丝:“丫头,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尽快回来,否则,你每多耽搁一炷香,他身上的蜘蛛丝就会勒紧一寸。”

“你说什么?”

月浅璃脸色一变。

鬼织妇笑了笑,威胁道:“倘若你半个时辰就取得天火,他顶多受点皮外伤,若是一个时辰,他的手脚会被勒断,再晚一些,脖子就断了!”

“你……”

“你说,这小公子长得如此漂亮,倘若脖子断了,血喷三尺,该有多好看啊!哈哈哈……”说罢,鬼织妇张开血盆大口,笑得极其变态

柄巨剑。

接着,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御剑消失在了原地。

“月浅璃!”

“月儿!”

这,这简直是强买强卖啊!

剩下的两人看得两人一懵,纷纷追了上去,生怕月浅璃会遭遇不测。

动漫关键词:男朋友带兄弟一起玩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