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高潮喷奶水H文 女友小莹公车小说 闺房记乐

2022-03-25 13:47:3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墨辞平静的神色,突然掠过一丝错愕。这是……火属性?不,应该是火属性的极致形态,阳属性!普通修炼者是没有属性的,天赋强一些的修炼者,才会有风、雷、水、火、土这其中一

墨辞平静的神色,突然掠过一丝错愕。

这是……火属性?

不,应该是火属性的极致形态,阳属性!

普通修炼者是没有属性的,天赋强一些的修炼者,才会有风、雷、水、火、土这其中一种属性。

而除了这五种基本属性外,还有阴、阳、暗,这三种稀有属性。

通俗点说,阳属性就是火属性的升级版!

哪怕拥有三种其中的一种,都是凤毛麟角的顶尖天才。

而这个丫头,竟同时拥有暗属性和阳属性这两种稀有属性!

这样的逆天鬼才,哪怕是上位面大陆,他也未曾见过一个。

看来,这小丫头真不简单。

“小姐,您竟然是火属性!”冰儿看见暗红色的光芒,以为只是火属性。

她并不懂那三个稀有属性,因而,也不知暗属性是何物。

但尽管只是火属性,天赋就已经高过绝大多数修炼者了。

“我既是火属性,那是不是能当炼丹师?”月浅璃问道。

炼丹师,是天冥大陆地位最高的一种职业,哪怕是一位一阶炼丹师,都足以让贵胄尊重。

她似乎看见了很多银子!

“自然。”

火属性,且有灵根,是成为炼丹师的必备条件,两者缺一不可。

这丫头不仅是阳属性,且还是天灵根,条件简直得天独厚!

接着,墨辞随手丢给她一个卷轴:“正好,本座这有本修炼炼丹术的图册。”

“百草谱。”月浅璃念了念那卷轴上的大字,又问他道,“墨辞,你也是炼丹师?”

“半吊子罢了。”墨辞的语气,漫不经心,“不过,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月浅璃的好奇心顿时被勾起,接着问道:“那与帝城炼丹工会的言风大师比,如何?”

帝城炼丹工会的言风大师,一年前就已是四阶初级炼丹师。

就连东灵国皇帝见了,也得礼让三分。

这些,都是她从原主记忆中得知的。

墨辞不置可否一笑:“你将那个老头与本座相提并论,是在侮辱本座。”

他虽只是个业余炼丹师,也足以秒杀这低阶大陆所有炼丹师。

“真有这么厉害?”月浅璃有些怀疑。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言风在东灵国这个下等国,兴许有一席之地,但放在天冥大陆,乃至更高位面的大陆,根本不算什么。”墨辞的语气,波澜不惊。

听他这么一说,月浅璃对东灵国以外的世界,更加好奇了。

她故意问道:“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何连自己体内的毒蛊都解不了,还要来求助于我?”

墨辞:“……”

这丫头,是个杠精吗?

“不要拉倒!”墨辞话落,就要把百草谱抢回来。

“要,当然要了。”月浅璃护住手中的卷轴,“开个玩笑,别生气。”

而后,月浅璃入了上清玉佩空间,开始钻研那卷《百草谱》。

百草谱,记载了千万种草药,以及丹药的炼制方法,一到八阶的丹药都有。

她又让冰儿去侯府仓库,随便搬了座废弃的炼丹炉来,暂且凑合着用。

摊开《百草谱》,丹田的灵力开始流转、凝聚,修炼速度极快。

就从最简单的一阶凝气丹开始炼起吧!

……

侯府,后山。

月曦迷迷糊糊醒来,手脚脱力,身上传来一阵阵刺痛,四周都是漆黑。

“我……我这是在哪?好冷啊!”

她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脚筋被挑断了,动弹不得。

月浅璃,一定是月浅璃那个废物干的!

轰——

倏地,耳畔传来野狼嘶吼的声音,漆黑中,月曦看见一双墨绿色的瞳孔,充满杀意。

有妖兽!

“啊,别过来,别过来!”月曦吓得脸色苍白,拼命后退。

而那野狼像是饿急了,疯狂扑上来,撕咬着月曦的皮肉。

霎时间,鲜血淋漓。

“啊,不要,不要!”月曦又疼又怕,却因被废了灵力,挑断了手脚,毫无反抗之力。

“救命,救命啊!”

野狼几口下来,她浑身鲜血,大腿上被咬下来一块肉,狰狞无比。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后山,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侯府夫人月宁氏,到了傍晚才发现月曦失踪了,随即倾巢出动,全府搜寻。

当侯府的人找到月曦时,放在月宁氏面前的,却是一具残缺的尸体,血肉模糊,甚至快要看不清脸了。

“曦、曦儿!”

月宁氏腿软了一下,跪倒在月曦的尸体前,简直不忍直视。

“这是谁干的?”她歇斯底里地嘶吼道,“是谁,敢这么残忍杀我女儿?”

“夫人。”一旁的家丁也不敢直视,“小的们找到三小姐时,三小姐已在后山断气,且手脚筋都被挑断了。”

这样的杀人手法,简直狠毒至极!

月宁氏指骨紧蜷:“三小姐今日去了什么地方?”

“今日,三小姐只去了趟水月榭。”

另一个家丁补充道:“对了,跟三小姐一同去水月榭的几个家丁,也在后山找到了尸体,应该都是惨遭了大小姐的毒手!”

“月浅璃!”听见这三个字,月宁氏瞳孔通红,恨不得把月浅璃撕碎了,“是她!”

今日,她得知月浅璃要回府的时候,自己并不在侯府,因而,吩咐曦儿替自己先教训月浅璃那个贱婢。

结果她刚回来,就看见了曦儿的尸体。

简直是丧心病狂!

她绝不会放过那个贱婢,也绝不能!

“你、你去!”月宁氏语气颤抖,命令道,“去宫里把老爷请回来,就说,曦儿被月浅璃那个贱婢杀了!”

“是!”

“若是可以,将青青和国师也请回来!”月宁氏补充道。

“是!”

曦儿是国师的义女,也是老爷最疼爱的小女儿,这下,曦儿惨遭月浅璃毒手,月浅璃那个贱婢,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

嗖!

一颗色泽光亮的凝气丹出炉,丹药周遭透着淡淡的橙色光晕。

橙色品质!

然而,月浅璃并不知,就连五阶炼丹师,也很难炼制出橙色品质的丹药来。

更何况,她只修炼了几个时辰而已。

这凝气丹虽是一品丹药,但可迅速恢复灵力,延长作战时间,对于现在实力还不强的她来说,作用还是很大的。

月浅璃收起凝气丹,从玉佩空间中出去,打算先歇息会。

落地,只见墨辞那妖孽霸占着她的床榻,睡颜精致,虽然和着衣,却依旧禁欲迷人。
看在这张脸的份上,月浅璃忍住想把他丢出去的冲动,上前去,替他盖好了被子。

等他醒了,得额外问他收点房租才行!

倏地,墨辞突然睁开双眸,原本墨如玉的瞳仁,竟笼罩上一层血红,眼神也凌厉了好几分。

“墨辞……”

月浅璃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如失控了般,狂暴的掌风迎面袭来。

月浅璃瞪大眼睛,急忙闪身后退。

砰——

下一秒,滚烫的掌风将檀木床一分为二,烫金纹瞬间熔为灰烬。

月浅璃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那一掌若是落在她身上,她这会已经灰飞烟灭了。

“墨辞,醒醒!”

月浅璃的声音,如一道利刃,轻轻划过墨辞心头。

他瞳仁闪烁了一下,似乎恢复了些许意识,指骨紧蜷,抓住自己失控的手臂。

不能伤她!

指骨嵌入他骨肉中,鲜血淋漓,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杀欲,却依旧有些失控。

“快走……”他勉强吐出两个字。

否则一会,他彻底失去理智,会杀人。

尽管他双手沾满鲜血,早已不在乎多杀一个,或是少杀一个。

但这个小丫头,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墨辞,快松手!”

见他宁可伤自己也不愿伤她,月浅璃秀眉微蹙,一把拉开了他的手臂。

“快走……”

墨辞的话还未说完,月浅璃索性豁出去,直接抱了上去。

顿时,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仿佛掠过一泓清泉,像是得到了安抚般,平静了许多。

“墨辞,冷静!”月浅璃冒着被拍死的危险,一把抱住他,轻声道,“没事了。”

她的声音,竟破天荒的有些温柔。

虽然她不清楚,墨辞中的究竟是什么毒蛊,但在华夏也见过类似的蛊,可让人丧失心智,变得嗜血。

若遇此状况,放任不管,他会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墨辞,没事了。”

月浅璃柔声安抚着,明显感知到,他的身子逐渐恢复平静,殷红的血迹自唇角溢出。

接着,便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她肩头上,惨白的唇角被染了一丝血红,更显妖冶。

蛊毒爆发,本就是透支灵力,因而,就算压制住了,依旧会损了他的心脉。

他口中,似乎在断断续续地念着什么。

月浅璃凑近了一些,才勉强能听清:

“娘亲,娘亲……”

娘亲?

月浅璃心生疑惑,垂眸只见,一颗晶莹的热泪自他眼角滑落。

彻骨冰冷。

与他白日里那登徒子的慵懒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这妖孽,究竟是经历了何种变故,才会在恍惚间也如此思人?

算了,这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月浅璃缓缓松手,将他安顿在了一旁的贵妃榻上,无奈叹了一口气。

“罢了,本小姐的房间借你睡一晚。”

吐槽完,她转身离开了内殿。

……

翌日清晨,墨辞苏醒过来,瞳仁恢复墨黑,耳畔传来了少女淡漠的问候声:

“你怎么样了?”

定睛一看,是月浅璃。

这个少女,明明皮肤黝黑,脸上还生着毒疮,却莫名让他觉得,越看越好看。

“无碍。”他又问道,“昨晚,我没伤着你吧?”

墨辞垂眸,看了眼自己受伤的手臂,已被包扎完好了。

是她……

“没有。”还好,她命大。

接着,月浅璃好奇道:“我想知道,给你下毒蛊的究竟是谁?”

能给这妖孽下毒的人,怕也不一般吧。

“太久了,我也不知了。”他漫不经心道。

“这么多年,你就未曾找过解毒之法,或是暂压之法?”月浅璃又问道。

否则,这妖孽就等于一个定时炸弹,在他身边的人,都随时有生命危险。

“暂压之法,自然是有。”

“什么?”月浅璃眼前一亮。

墨辞看了她一眼,脱口而出:“杀人,见血,便能暂压我体内的噬心蛊。”

听到这里,月浅璃脖子微微一凉。

她笑了笑道:“这么说,我该感谢你昨晚的不杀之恩了?”

墨辞薄唇轻勾:“璃儿这么可爱,我自然舍不得杀了。”

月浅璃懒得跟他扯下去了,将一旁的汤药端给他:“把药喝了,我出去一下。”

苦涩的味道,透过鼻尖,墨辞心生拒绝:“这药也太苦了。”

“你这么大条龙了,还怕苦?”月浅璃不由得笑了笑。

接着,见他不动声色,语气温和了几分:“良药苦口,你不喝也得喝啊,要不,我去厨房给你拿两块糖来?”

她的声音,落入墨辞心底,勾起了尘封多年的记忆。

曾经,娘亲也这样,温柔细语地哄过他。

只是,都回不去了。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见他出神,月浅璃忍不住问道。

这妖孽,像是有心事一般。

墨辞回过神来,勾唇浅笑,慵懒的语气打破了一时的气氛:“你这个女人,真是一点情趣也没有,这个时候,不知道该喂我喝吗?”

这妖孽,还得寸进尺了。

“不喝拉倒!”月浅璃顿时没耐心了,“我熬夜给你煎药,已经仁至义尽了,你爱喝不喝。”

说完,将汤药塞给他,月浅璃起身就要走。

“等等。”

刚起身,她就被墨辞一把拉了回去,顺势跌入他怀里。

身形一晃荡,唇与唇突然碰撞而上。

清浅一吻,如触电。

一丝甜意,涌入他心头。

而月浅璃瞪大双目,大脑一片空白。

登徒子!

推开他,月浅璃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扬起手,正要一个耳光送给他。

墨辞后退了些许,马上求生欲满满地捂住胸口,故作虚弱:“小璃儿,你不能欺负病人啊。”

他可不是故意的。

不过,还挺甜。

明明是故作矫情的语气,然而,看见他澄澈如水的瞳孔,那张妖孽绝尘、人畜无害的脸,她竟然心软了。

月浅璃攥紧了拳头,悬在半空中的那一巴掌,终是没忍心扇下去,愤愤道:

“墨九歌,限你一炷香之内,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否则,她真的会忍不住打人。

倏地,外面传来冰儿急切的声音:“小姐,不好了,老爷和夫人找到了三小姐的尸体,派人来绑您了!”月浅璃闻声,瞳孔一缩,眼神锋锐了许多。

她勾唇冷笑:“呵,还挺快!”

“这些人可真烦。”墨辞微微蹙眉,似乎没了耐心,“不如,我去帮你都杀了吧。”

否则,就跟苍蝇一样,没完没了地扰他与小璃儿的独处时光。

“不用。”月浅璃拒绝道,“要慢慢玩才有意思。”

说罢,看了他一眼:“你先在内殿待着,哪也别去,我去会会他们。”

墨辞也不再勉强,一手撑着脑袋,斜靠在贵妃榻上,慵懒道:“去吧,自己小心。”

他想,这点小麻烦,璃儿自己能解决。

“嗯。”

月浅璃推门而出,而此时,冰儿已经在门外急得团团转了。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啊?”就差哭出来了。

“看见我杀人的家丁都死了,死无对证,你急什么?”月浅璃不紧不慢,“随我来!”

只要她不承认,就没人能咬定她。

“是!”

水月榭外,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丁持着武器,攥着绳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毫不客气。

“大小姐,老爷和老夫怀疑你行凶,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罢,就要上前来绑她。

月浅璃冷冷斜了家丁一眼:“我自己会走!”

清冷强大的气场,让他们怔了怔,出神的片刻,月浅璃已拂袖走在了最前面。

她刚离开水月榭,内殿中就浮现一抹青烟,下一秒,一位俊郎的白袍少年出现在墨辞跟前,跪了下来。

“冥帝大人,小白救驾来迟!”

白袍少年身形瘦高,一头白发,戴着一顶纯白高帽子,妆容惨白,手持铁链,正是那冥域而来的白无常。

墨辞漠然瞥了他一眼:“等你这个废物来救驾,本座早就死了千万次了。”

“陛下恕罪。”小白吓出了冷汗。

“自己回去领罚吧。”

“是……”

见他还不走,墨辞冷冷道:“还有何事?”

小白这才吞吞吐吐开口:“冥域生了些事端,需陛下回去一趟。”

“知道了。”

……

侯府,赤云堂。

坐在正座上的中年男人,神情肃穆,脸色漆黑,正是定国侯,月临,月浅璃的小叔。

而一旁衣着华丽,掩面而泣的美妇人,正是定国侯夫人,月宁氏。

“曦儿啊,我的女儿,你死得好惨啊。”

“放心。”月临出言道,“我一定会还咱们女儿一个公道的。”

“大小姐到!”

这时候,伴随着通传声,月浅璃莲步轻移而来。

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裙,披着件云锦披风,发丝用一支银簪半盘而起。

就算脸上有毒疮,也掩饰不住她的清冷绝尘。

“逆女,跪下!”月临呵斥道。

月浅璃瞥了他一眼,云淡风轻:“我上只跪天地,下只跪父母!”

这种靠着残害兄长上位的小人,可不值得她跪。

“你大胆!”月临更是怒火中烧,“为什么要废曦儿内丹,为什么要残忍杀害自己的妹妹?”

月浅璃开始装疯卖傻了:“曦儿妹妹死了?”

那悠然的语气,像是在幸灾乐祸。

“你少装蒜了。”月宁氏气的头晕,“就是你杀了曦儿!”

月浅璃不慌不忙道:“宁姨娘,你莫不是在说笑吧?整个帝城都知,月曦妹妹是天之骄女,天赋卓越,我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如何有本事能杀她?”

这话,听上去倒是合情合理。

“还敢狡辩!”

“你们说我杀了妹妹,也得拿出证据来吧。”月浅璃的眼神,十分无辜。

“就凭,曦儿昨日白天去了水月榭!”月宁氏咄咄逼人。

“呵。”月浅璃被她逗笑了,“就凭妹妹来了水月榭,姨娘就断定人是我杀的?这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些?”

“你……”

“姨娘有这工夫来栽赃我,倒不如好好去调查一下妹妹的死因。”月浅璃打断了她的话,“哦,不过,人死不能复生,姨娘还是好好反省反省,要如何教导子女,才不会犯贱被杀吧。”

“你闭嘴……”

月宁氏抡起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却被月浅璃紧紧抓住了手臂。

四目相对,月浅璃的气场丝毫不弱:“宁姨娘,别在这闹笑话丢人了,传出去,跟我母亲的贤良淑德相比,姨娘与泼妇无异呢!”

说罢,一把甩开月宁氏,力道之大,险些将月宁氏摔在地上。

“小叔若无其它事,我先走了。”

说罢,月浅璃拂袖转身离开:“冰儿,我们走!”

她不承认,就是死无对证,没人能把她怎么样,她也无须害怕。

“逆女,站住!”

月临终于按捺不住,一道狂暴的劲力丢出,化作屏障,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砰——

“小姐,小心!”

两人被屏障阻隔在殿内,寸步难移。

月临已是七星天灵师,若是真打起来,月浅璃现在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你不仅强占青青的水月榭,还残忍杀害你的妹妹,其罪当诛!”月临怒目圆睁地瞪着她,“今日,你若不认罪,就别想走!”

这语气,是要逼迫着她认罪了。

“小姐无罪。”冰儿争辩道,“水月榭,本就是原侯爷留给小姐的住所,什么时候变成了二小姐的……”

“住嘴,这里哪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月临最忌讳的,就是旁人提起原侯爷,下令道,“来人,给我拉下去,杖刑五十!”

“是!”

得令,一个家丁上前去,还未动手,就被月浅璃一脚踹翻:“放肆!”

冰儿被自家小姐护在身后,安全感爆棚。

“哎哟!”丫鬟被踹翻在地,吃痛出声。

“月浅璃,你……”月临气得龇牙咧目,“你敢忤逆我的话,真是胆大包天!”

月浅璃眯着眼睛,冷笑道:“小叔,你一个鸠占鹊巢的奸诈小人,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侵占了妹妹的住所?这偌大的定国侯府,你们的吃穿用度,哪一点不是属于我爹爹的?”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月临气急败坏,“如今,我才是定国侯,掌管整个侯府的生杀大权,就算我要你死,你也不得不死!”

动漫关键词:高潮喷奶水H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