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生越到最后越来越快-喜欢找大叔做

2022-03-25 13:45:5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说罢,她微微侧目:“冰儿,进来吧。”“是!”冰儿得令,才缓缓踏入内殿,手里还拿着一本簿子,呈给了月浅璃:“娘娘,您要的东西。”接过簿子,月浅璃出言道:&l

说罢,她微微侧目:“冰儿,进来吧。”

“是!”

冰儿得令,才缓缓踏入内殿,手里还拿着一本簿子,呈给了月浅璃:“娘娘,您要的东西。”

接过簿子,月浅璃出言道:“这是妹妹,以及她身边丫鬟的吃穿用度记录。”

月青青心头“咯噔”了一下:“姐姐,你……你怎么会有这些信息?”

月浅璃的语气,倨傲而又冷漠:“本宫身为太子妃,太子府上上下下的吃穿用度、出行记录,本宫自然都有权利过问。”

霸气的一句话,将月青青堵了回去,毫无辩驳余地。

“妹妹的贴身丫鬟和御医,这几日多次取了调配假血的那几味药材,簿子里记录得一清二楚,殿下可自行过目。”

月浅璃说罢,将簿子丢给了北堂御。

北堂御垂眸定睛一看,气得脸色都变了:“月青青,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本宫!”

被他这么一呵斥,月青青吓破了胆,急忙跪了下来:“殿下,妾身没有,妾身是冤枉的!”

然而,证据确凿,她的辩解,更显苍白无力。

“殿下。”月浅璃唇角微勾,接着道,“除了假血外,我还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你要不要听听?”

“你说!”

“殿下仔细看看,从月青青嫁入太子府这几个月,是否会断断续续,让人去抓青叶参、千灵草、血灵草、血莲果这几味药材?”

“没错。”北堂御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这些草药的功效都是什么。

月浅璃抬眸,补充道:“恰巧不巧,这些草药,都是用于调养孕育功能的。”

“什么!”

晴天霹雳,一轰而下。

这些草药,都是用于调养孕育功能的!

这说明,月青青有孕育功能障碍?

那她岂不是连身孕都是假的!

北堂御惊诧地看着月青青:“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月青青拼命摇头,脸色煞白,却又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不是,不是这样的!”

“殿下。”月浅璃提醒道,“是不是,你该问御医才对。”

北堂御冷冷瞥了眼御医,质问道:“太子妃说的是不是真的?”

御医低着头,十分为难,两边都不想得罪。

“说啊!”北堂御怒不可遏道,“敢说半句假话,本宫砍了你的脑袋!”

“是、是。”御医吓得腿软,马上招了,“这些药材,的确……的确都是用于调养孕育功能的,侧妃娘娘……时常会偷偷命老臣去调配。”

“王御医,你闭嘴,不要污蔑本宫!”月青青恨不得把御医的嘴巴缝上。

可是,一切都晚了。

北堂御听了这话,感觉一颗心全然崩塌了。

怒火,一涌而上。

“贱人,你敢骗我!”

啪——

带着震怒的一个耳光,落在了月青青脸上:“小产是假的,连你的身孕都是假的,对不对?”

月青青捂着红肿的脸,泪流满面地看着他:“殿下,不是这样的。”

北堂御指着她:“当初,是因为你腹中的孩子,父皇才同意本宫将你纳进府邸,现在,你要本宫如何跟父皇交代!”

若非这个孩子,他也只是玩玩月青青,根本没想真的娶回来。

可是,一切都是假的!

“哎呀。”月浅璃添油加醋道,“这可是欺君之罪啊,若是父皇知道了实情,恐怕连殿下你,都会受牵连呢。”

“殿下,殿下,妾身知道错了。”月青青哭喊着,开始认罪,“是妾身一时糊涂,但妾身真的是太爱殿下您了,才会出此下策,这件事,千万不能让父皇知道啊!”

说罢,她开始磕头:“殿下,妾身求你了,不要让父皇知道此事!”

否则,十个脑袋都不够她砍的。

北堂御指骨紧蜷,虽然憎恨月青青欺骗她,但也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

不然,连他自己都会受牵连。

谁知这时,月浅璃来了一句:“妹妹,别求殿下了,就算殿下会保密,可我不会保密。”

淡淡的语气,带着几分挑衅。

“你!”

北堂御恼怒道:“月浅璃,你想怎么样?牵连了太子府,你也别想活!”

这个贱人,还想去告状不成?

“你们牵连不到我。”

“为什么?”

“因为,我要休了你!”月浅璃冷冷瞥了他一眼,“从今天开始,我就跟太子府没有半点关系了!”

北堂御又气又惊:“月浅璃,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以前的月浅璃,对他百依百顺,爱他爱到了痴狂的地步。

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疯话?

“我说,我要休了你。”月浅璃冷冷重复了一遍,“你听不懂人话吗?”

“呵。”北堂御被她气笑了,“你这个废物,也配休本宫!”

“今日这件事,你最好给本宫守口如瓶,否则,本宫杀了你!”

“要我保密也行。”她开始提条件了,“你得允诺我两个条件。”

“你还敢提条件!”北堂御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丑女。

这时候,月青青拉了拉他的衣角,对他投去一个恳求的眼神。

仿佛在说,以大局为重,先口头上答应了月浅璃,把她的嘴巴封住再说。

“放手!”

北堂御一把推开月青青,不耐烦道:“什么条件,你说?”

月浅璃便不客气了:“第一,月青青污蔑我推她下水,让我莫名背上罪名,我要她跟我磕头道歉!”

比起她在斗兽场受的折磨,仅仅只让月青青磕头道歉,太便宜她了!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

“好。”月青青一口答应了下来,“我给你磕头,我给你道歉!”

说罢,她对着月浅璃磕了好几个响头,边磕头边恳求道:“姐姐,你饶了我吧,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父皇啊!”

月浅璃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继续说道:“北堂御,听好了,这第二个条件,跟你有关!”

“你说!”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

“刚刚我已经说了,我要休了你。”月浅璃注视着他的双目,“且,嫁入太子府这一年来,我受尽委屈折磨,离开太子府,你须得给我十万两黄金,作为赔偿!”

原主对北堂御爱入骨髓,为他付出一切,最后却换来了他的薄情寡义。

她替原主感到不值,也觉得,为原主讨这点补偿,不算什么。

当然,也有一点私心。

她现在太缺钱了,这么大一只肥羊,不宰白不宰。

“不可能!”北堂御顿时就不乐意了。

十万两黄金,她怎么不去抢呢?

“那就别怪我说漏嘴了。”月浅璃威胁道。

“月浅璃。”北堂御冷哼一声,“你就不怕我杀你灭口月浅璃冷冷一笑,面无惧色:“我并未犯错,您没有理由杀我,除非您把这些目睹者都杀了,否则难堵住悠悠众口,最终落得个杀妻的罪名!”

“你……你闭嘴!”

月浅璃却不依不饶,接着道:“您是慷慨之人,是杀人损失小还是破财损失小,臣妾想,您自己应该拎得清。”

突如其来的刚烈,气得北堂御头晕,险些没站稳:“好啊,月浅璃,你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竟然会威胁人了!”

“不敢。”月浅璃谦虚道。

恼怒归恼怒,但仔细一想,月浅璃说的没错,破财总比杀人要好。

就算他再恨月浅璃,明面上,也得表现得仁义一些。

于是,北堂御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好,不过是十万两黄金罢了,本宫成全你!”

他挥了挥手,高调命人抬来了十万两黄金。

看着那么多财产,月浅璃眼前一亮,将之全部收入玉佩空间之中。

心里,还算满意。

看着她手中熠熠生辉的空间玉佩,北堂御眼睛都直了,忍不住问道:

“月浅璃,你这空间玉佩是哪来的,是不是野男人送的?”

这个废物,连修炼的资格都没有,怎么会有这种珍奇宝物?

要知道,一枚最低品的空间戒指,在拍卖行都能拍到不低的价格,只有王公贵族、贵胄人家,才用得起这种东西。

一想到有可能是野男人送的,他竟然动怒了。

月浅璃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袖口中,甩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休书:

“你我已不是夫妻,我的事,你无权再过问!”

决绝冷漠的语气,倨傲的姿态,优雅而又迷人,跟曾经那个死缠烂打的丑八怪,判若两人。

北堂御甚至觉得,这女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变得有魅力了许多。

“月浅璃,你当真要如此不识抬举?”他有点不甘心放月浅璃走了。

“北堂御!”月浅璃冷冷注视着他,“你我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对你一片痴情,而你却在我毁容之后,宠妾灭妻,辱我、弃我。”

“我十四岁为太子妃,嫁入太子府这一年,饱受折磨痛苦,见惯了凉薄无情,已失望透彻,你加在我身上的痛楚,我会永远记着,并加倍都还给你!”

今日这休书,不过是个开始,是她的决心罢了!

这番话,听得北堂御震惊连连,甚至觉得月浅璃被人夺舍了。

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只会缠着他的丑八怪吗?

“休书为证,我月浅璃与北堂御夫妻缘尽,从此山高水远,一刀两断!”

话落,月浅璃将休书往北堂御脸上一甩,潇洒转身,离开了内殿。

殿外,榕树上,一袭红衣飘摇而下,男人的坐姿,优雅而又慵懒。

目睹着刚刚殿内发生的一切,薄唇轻勾,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

不愧是他选中的女人,倒还真有魄力。

北堂御抓住休书,撕碎成渣,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不知好歹的女人,本宫会让你后悔的!”

那语气,除了愤怒,还有几分不甘心。

他想,那个丑女八成是看上了别的野男人,才会突然说这种疯话!

莫名的征服欲与占有欲,一瞬间涌上心头。

这个女人,就算他不要,也不会便宜了任何人!

于是,北堂御下令:“来人,派一队暗卫去暗中拦截太子妃,只要不弄死,随便下手,把她给本宫抓回来,关进地牢!”

“是!”

今日,内殿这些听了耳旁风的人,他会暗中下令,一个个灭口。

但月浅璃那个女人,他突然有了兴趣,还不想就这么杀了。

殿外,红衣妖孽慵懒倚靠在树上,呢喃自语道:“小璃儿,有人要找你麻烦咯。”

那语气,却半分也不担心。

殿内。

“殿下。”月青青委屈开口道,“月浅璃留不得啊,您不直接下令杀了她吗?”

“滚开!”

北堂御一脚踹开了她,眼里全是厌恶:“月青青,当初本宫娶你,就是因为你腹中这个孩子,可你却欺骗本宫!”

“本宫生平最厌恶的,就是欺骗!”

“妾身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妾身知错了,念在妾身对您一往情深的份上,您就原谅我吧!”她眼睛都快哭肿了。

这次,北堂御却不再买账,只觉得聒噪:“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吧!”

丢下这句话,便冷冷离开了。

“殿下,殿下!”

任凭月青青怎样哭喊,他也再没回头一下。

“月浅璃,都是那个贱人害的!”她面目狰狞,恨不得能将人生吞了。

如果不是那个废物横插一脚,自己也不会这么快就失宠。

那个贱人,非死不可!

她吩咐一旁的侍女道:“去给侯府传信,倘若月浅璃侥幸回了侯府,就好生伺候她!”

一字一句,都是咬牙切齿。

如今的侯府,是月青青的父亲掌权,整个侯府都不待见月浅璃,甚至是排挤。

尽管如此,她还要特地交代一下,生怕月浅璃受的苛待不够。

“是!”

“月浅璃,离开了太子府,你不过是废物一个,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她笑得癫狂而又阴狠。

……

而北堂御派去抓月浅璃的暗卫,最后被屠得只剩一个,吊着一口气回去给北堂御复了命。

“启禀……殿下,我等尚未碰见太子妃,就被……就被不知从哪冒出的神秘强者截杀。”

“谁?”北堂御瞪大眼睛问道。

大概没想到,月浅璃身边有一个神秘强者。

“那、那人身形太快……小的,小的们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大致判断得出,对方……至少是灵王以上的实力!”

甚至,更高……

“月浅璃那个丑八怪,什么时候勾搭上灵王强者了?”北堂御觉得不可思议。

灵王强者,放在整个东灵国都为数不多。

就连他,这个东灵国的天才少年,也不过去年才突破了天灵师。

顿时,北堂御又气又不爽。

“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将这个野男人搜出来!”北堂御冷冷下令。

“是!”

等他抓到了野男人,定要治月浅璃一个淫乱之罪,让她身败名裂,只能被自己踩在脚下,被他侮辱!

……

另一边,月浅璃畅通无阻地回到了定国侯府,却被拦截在了府邸外。

府邸外,丫鬟冬青姿态嚣张地站着,指了指府邸大门旁边打开的那个小洞,对月浅璃道:

“夫人有令,被夫家退货的小姐,是咱们侯府的耻辱,只配钻狗洞!”

“大小姐,您请吧!”冬青口中所说的大夫人,就是月青青的生母,当今定国侯夫人。

一年前,月浅璃父母莫名双亡后,她的叔父月阑天就继了爵位。

从此,月浅璃这个原本养尊处优的嫡长女,跌入尘埃,被叔父一家欺辱、践踏。

若非还剩个太子妃的名号,甚至都想把她逐出家门。

而如今,月浅璃连太子妃都不是了,一个废物丑女,更是让侯府的下人,都不把她放眼里。

月浅璃冷冷瞥了眼那“狗洞”,不由得冷嘲热讽一笑。

她刚从太子府回来,路途不到半个时辰,大夫人就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想而知,肯定是月青青报的信,故意想让她难堪。

身后的冰儿气得要哭了,正想说话,被月浅璃拦住了。

“你错了。”月浅璃盯着冬青,“是本小姐休了北堂御那个浪荡子,他,还不配休我!”

倨傲,轻狂。

“呵呵。”冬青只觉得这话有些可笑,“别胡说,这偌大的帝城谁人不知,你从小就缠着太子殿下,如此被太子殿下休弃了,还有脸说出这种话,简直是我们侯府的耻辱,我若是你啊,我就一头撞死算了!”

说罢,还露出了讥讽的笑意。

她是侯府夫人的贴身丫鬟,对于这个失宠又失势的废物小姐,自然不用客气。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大多是看热闹的。

“堂堂太子妃,被太子休弃也就算了,现在连自己家门也进不去,真是可悲。”

“说起来,月浅璃也挺可怜的。”

“是啊,谁让她又丑又无权无势,还是个废物!”

在这以实力为尊的大陆,废物,是注定要被人践踏羞辱的。

那些非议,月浅璃恍若未闻,面不改色地上前一步,甩了冬青一耳光。

啪!

“月浅璃,你个废物,敢打我!啊……”

话还没说完,另一边脸挨了个更重的耳光,直接被抡倒在地,嘴角溢血。

“我已不是太子妃,但还是这侯府嫡女。”月浅璃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什么时候,一个下人也敢对嫡小姐如此放肆?这侯府当真是没有规矩,没有尊卑了!”

“你……”

冬青被她突如其来的冷漠气场吓得一个激灵,竟说不出话来了。

才一年不见,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小姐,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一样?

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事,都凌厉了许多。

“既然你不懂规矩,那本小姐今日就教教你。”

“你、你想怎么样?”冬青下意识后退了半步,竟有些胆颤。

“冰儿,掌嘴!”月浅璃斩钉截铁下令。

“是!”

冰儿上前一步,却有点顾虑,扬起手又不敢打下去。

“你敢!”冬青恶狠狠瞪着她。

她可是夫人身边的婢女。

“冰儿。”月浅璃冷冷道,“尽管打,打死了或者打残了,本小姐负责!”

她的语气,睥睨而又霸气。

“是!”

冰儿一下子来了勇气,反手扇了下去,打的却并不是很重。

啪!

“啊……”冬青捂住脸,气得说不出话,“你,你还真敢!”

说罢,她正要起身还手,突然——

月浅璃欺身一个勾腿,踹在冬青后腿上,只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冬青腿一软,被迫跪了下来,起不来了。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

“用点力,别跟没吃饭一样!”月浅璃微微蹙眉,嫌冰儿刚刚打的太轻了。

“是!”

啪——

于是,冰儿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扇得更重了。

“再重一些!”月浅璃还不满意。

“是!”

啪!

“再重!”

啪!

“啊……”

冰儿的手劲,一次比一次重,围观的众人都不敢直视。

这还是月浅璃吗?

最后,足足扇够了一百个耳光,冰儿才停手,打的自己手都酸了。

再看冬青,被抽得满脸鲜血,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牙齿都脱落了好几颗。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冬青不断求饶,舌头都捋不直了:“大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可她腿断了,想起也起不来,毫无还手之力。

“你刚刚叫我什么?”她故作没听清。

“大小姐,大小姐!”

听见这个称呼,月浅璃还算满意:“念在你是初犯,这次便只小惩大诫一下,下一次,若是再不懂规矩,就不是挨几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是、是!”

冬青丝毫没有反驳的机会,只得连连点头。

“你在这跪到日暮再起来吧,冰儿,我们走!”

冷冷丢下这句话,月浅璃扬长而去,直接坦坦荡荡入了正门。

而大门的那两个守卫,早被月浅璃刚刚那举止吓坏了,只当作什么也没看见。

入了侯府,冰儿迈着小碎步,才跟上了自家小姐。

“小姐,冬青是夫人身边的侍女,夫人又打小不待见您,咱们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惩罚冬青,岂不是不给夫人面子?”

她担心小姐,刚失去太子那个靠山,又掉入侯府这个深渊,处处树敌。

“呵。”月浅璃却没放在心上,“你也说了,她本就不待见我,就算我今日屈服于她,钻了狗洞,也只会让她觉得,我好欺负,日后,再变本加厉地欺辱我。”

她就是要让夫人看见,她月浅璃,不好惹!

“小姐,你说的有道理。”

“冰儿。”月浅璃看了她一眼,“你记住,你退一尺,别人便想进一丈,若想站得稳,须得反击,须得心狠,否则,只会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这侯府的主人,本是她父亲,是月阑天一家喧宾夺主。

所以她不会走,她要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属于父亲的一切,都夺回来!

冰儿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誓死护小姐周全。

两人来到了月浅璃出嫁前的住所,水月榭,这是父亲生前赐给她的。

此处,还是跟以前一样奢华,只不过,月浅璃出嫁后,此处就换了主人。

“小姐。”冰儿微微蹙眉道,“水月榭已成了月青青的住所,虽然月青青已经嫁入了太子府,但侯爷还是将此处为她留着,让人每日打扫!”

“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这明明是原侯爷赐给小姐您的啊,这庭前的花海,也是原侯爷专门栽给小姐您的。”

没想到,侯府已经没有小姐的容身之地了。

看着那满目花海,月浅璃便能想到,原主的父亲,应该是一个很温柔的父亲。

真不知,他们究竟还在不在这人世。

转而,她吩咐道:“冰儿,你去雇些人,将月青青的东西全部丢出水月榭!”

既然水月榭是她的住所,那她今日就搬进去。

鸠占鹊巢的人,早该滚了!

说罢,月浅璃给了冰儿几锭黄金。

“是!”

将冰儿差遣走了后,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月浅璃独自入了卧房。

卧房之中,一尘不染,只是多了许多花里胡哨的装饰。

那些辣眼睛的装饰品,一看就是月青青的审美。

月浅璃秀眉微蹙,觉察到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启唇道:“出来吧

吗?”

这个女人,未免太嚣张了点!

动漫关键词:喜欢找大叔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