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只想进入你的身体,C到哭不止水好多

2022-03-25 13:44: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不太清楚。”陈楚解释:“距离太远,只能拍到照片。”接着界面上又传来叶青宁的行踪说明。在叶宅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出来以后提着一个行李箱打车去了典当行

“不太清楚。”陈楚解释:“距离太远,只能拍到照片。”

接着界面上又传来叶青宁的行踪说明。

在叶宅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出来以后提着一个行李箱打车去了典当行。

陈楚把典当行的照片拿到眼前看了看:“匪爷,是咱们的典当行。”

林匪言颔首:“嗯,继续跟着,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好。”

陈楚应下发了消息过去:“继续跟着,事无巨细的汇报。”

而此时叶青宁刚进入典当行,正被一个评估师接待,开始查验她要典当的包包。

“这些可都是正品。”叶青宁表示:“都是在专柜买的,发票和检验报告都挺齐全的。”

评估师笑:“女士,每一个来典当行的人都会说她的东西是正品,这就是我们评估师存在的价值,您放心,我是专业的,一定不会看走眼的。”

叶青宁只好讪讪笑了笑:“那麻烦了。”

她靠在沙发上拿起水杯喝水,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叶青宁回头就看到一张标准的网红脸,反应了两秒钟她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原主曾经的朋友,一个叫周璇的小网红。

“真是青宁啊,我老远看着就像你。”

周璇的目光在桌子上的几款包包上掠过,眉眼间添了一抹鄙夷:“你这是着急用钱了?居然来典当包包?林大少都不给你零花钱的吗?”

这话说完她又捂着嘴笑了:“你看我,净提你的伤心事,我都忘了林大少没什么实权的事儿了。”

叶青宁翘起二郎腿,笑容里藏着一抹嘲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家老公再没钱也比你那个经理级别的大叔有钱。”

“你……”

周璇气恼又惊讶的看着她,叶青宁不是素来看不上林匪言吗?

怎么突然这么维护他?

况且她什么时候能说出这样怼的人哑口无言的话了?

简直不是她!

周璇缓了缓,目光在她身上扫了扫,笑:“你看看你现在的穿着打扮,老公再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肯给你花。”

叶青宁非常坦然的点头:“确实,不过再怎么着我老公赚的也是夫妻共同财产,倒是你……还没结婚吧?”

周璇磨了磨后槽牙凉凉的哼了一声:“叶青宁,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男朋友就是这家典当行的经理吧,我打声招呼连你带东西都得从这里滚蛋!”

“没关系啊。”叶青宁耸肩:“青城又不是只这一家典当行,我本来也要货比三家。”

周璇哼了一声直接走开了,不一会领着一个肥胖油腻的中年男人过来。

“老公,就是她欺负我!你可得给我做主!”

油腻男斜了叶青宁两眼,抬手示意评估师:“不用评估了,让她滚,店里不做她的生意。”

叶青宁自己收拾了包包一脸傲气的挥了挥手:“我还不卖了呢!”

可是走在赶往下一家典当行的路上,叶青宁又有点小后悔。

干嘛逞这一时的口舌之快,要不然她应该能回家给林匪言准备午餐了。

而此时的林匪言已经通过视频录像看到了方才典当行的一幕。

眉心微凛,林匪言冷声吩咐:“把她的包高价收了!让那个人滚蛋!
“呵!”月浅璃只觉得他的话可笑,“我的字典里,没有卑躬屈膝这四个字!”

“敬酒不吃吃罚酒!”北堂御没了耐心,挥手示意手下,将铁笼打开。

月浅璃挑眉,只见不远处那座铁笼中,关着只姿态威仪的三清玄蟒,血红的瞳孔满是危险与肃杀。

她眸色清冷,掌心早已准备好了毒粉。

北堂御,月青青,这一次,我就让你们作茧自缚,狗咬狗!

铁笼打开,三清玄蟒瞳仁幽暗,盘踞而出,周身都透着肃冷的气息。

突然,月浅璃反手向它面门撒去一把毒粉。

顿时,三清玄蟒的视线和气息被干扰,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绕过月浅璃,朝着看台上的渣男贱女袭击而去。

月浅璃勾唇腹黑一笑,等着看好戏。

渣男贱女,就死在一块吧!

砰——

三清玄蟒冲破层层看台,扑向渣男贱女,势不可挡。

“保护太子,快保护太子!”

看台上乱成一锅粥,北堂御吓得连连后退,直接把月青青推了出去。

“殿下,不要,不要推我!”

月青青吓得花容失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三清玄蟒撞倒在地,大腿被咬了一口,鲜血淋漓。

“啊……”

月青青跌倒在地,面色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小腹:“孩子,我的孩子!”

“青青!”北堂御气急败坏,又不敢上前,躲在后面喊着,“快,快叫御医来!”

“是!”

“把那只畜生给本宫抓起来,碎尸万段!”

“是!”

咬完人后,三清玄蟒侧目,墨绿色的瞳仁收敛起杀气,对月浅璃投去一个友善的眼神,像是在示好。

月浅璃怔了怔。

难道,自己蛊惑心智的迷药下的太猛,让它开始认主了?

下一秒,三清玄蟒突然蹿过来,身形极快,咬破了月浅璃的手指。

月浅璃后退了半步,手指溢出些许鲜血,与三清玄蟒身上的血迹混合在一起,溢出些许微弱的金光。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句熟悉而又陌生的话:

永恒之约!

他们刚刚,缔结了什么契约?

月浅璃正疑惑时,却发现三清玄蟒已经逃之夭夭了。

剩下那些手忙脚乱的禁卫军,一边在顾着被凶兽所伤的太子侧妃,一边毫无秩序地抓着凶兽,却一无所获。

月青青脸色煞白,痛苦地躺在地上,捂着小腹,泪流满面。

鲜血,顺着她腿间流了出来。

“殿下,你一定要救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救他啊!”

“青青,别怕,你跟孩子都会没事的。”北堂御出言安慰道。

随即,又对御医破口大骂:“废物,都是废物,今日要是保不住这孩子,你们都得掉脑袋!”

月浅璃距看台有些距离,但观察着月青青的神色,以及她腿间血流的颜色,便大致判断出,这白莲花是假孕。

演戏都不会演,真是可笑!

不过,她现在没有确凿证据,不好当面拆穿。

趁着现在,所有人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月浅璃慵懒打了个哈欠,离开了斗兽场。

要不了半日,北堂御定会找她兴师问罪,半日时间,正好够她找齐证据!

北堂御,月青青,往后的日子还长,我陪你们慢慢玩。

你们加在原主身上的痛苦,我会十倍百倍奉还给你们!

……

回了太子府,已经夜幕,月浅璃凭借着原主的记忆,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破落小院。

“娘娘,娘娘,您回来了!”

一位看起来十三四岁的丫鬟,泪眼朦胧地迎了上来。

看着月浅璃满身血迹,她哭得更厉害了:“娘娘,您吓死冰儿了,冰儿以为,你已经殒身斗兽场了!”

冰儿?

月浅璃淡漠扫了她一眼,顿时回想起来了。

冰儿,月浅璃从小到大的贴身侍女,也是陪嫁丫鬟,对原主忠心不二。

算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娘娘,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让奴婢怎么办啊?”

“行了,别哭了!”月浅璃冷声打断她,“我没事,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冰儿这才忍住哭声,却还是小声抽泣:“娘娘没事就好,外面风大,娘娘快进去,让冰儿为您上药吧。”

“不用。”月浅璃拒绝道,“你去内务处,将府邸中人的出行记录给本宫取来!”

冰儿怔了怔:“娘娘,您要那个做什么?”

“让你去你就去,别问那么多为什么。”月浅璃语气冷冽,没解释。

“是、是!”

觉察到自家娘娘性情一下子变了,冰儿不敢多言,马上去办事了。

月浅璃独自推门而入,屋内的陈设,简陋而又破落。

一张床,一张旧木桌,外加两把凳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堂堂太子妃,竟然住这么破败的地方,想来,原主那十四年活的还真窝囊。

不过,以后不会了!

她坐了下来,从怀里取出那枚赤色的上清玉佩。

还好,这个宝物竟然跟她一同穿越过来了。

这玉佩,是一个随身空间,里面装着许多珍贵药材、武器,甚至是炸药。

她从空间里取了些药,褪下衣服,自己给自己处理了一下身上的擦伤。

接着,她沐浴更衣完后,回到卧房,刚关上门,借着昏暗的灯光,便看见屋内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哪来的人?

月浅璃瞳孔一缩,转而马上冷静下来,上前去,轻轻踢了踢地上的人:“醒醒。”

没有得到回应,她才蹲下身,将男人的身体翻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风华绝尘的脸。

男人一袭红衣,面如冠玉,皮肤皎白如雪,墨眉星瞳,鼻梁翘挺,下颌线完美,薄唇红如朱砂,那长长翘翘的睫羽微微翕动着。

月浅璃发誓,这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妖孽的男人,美而不娘,妖孽中透着绝尘。

只是,他周身血腥味浓厚,身上全是伤痕,想来是被追杀至此的。

摸了摸鼻息,还未断。

月浅璃不想多管闲事,但看着眼前这个绝世尤物,心思又微微动摇了一下。

女人嘛,本质上是爱美男的。

于是,月浅璃将妖孽扶上了榻,从玉佩空间里翻出了些疗伤药。

片刻,她给妖孽包扎好了伤口,出去透了口气,吩咐冰儿又去办了些事。

再次回到卧房时,已是深夜,她刚进去,突然被一只大手拉住,扑倒在地。

“谁?”

月浅璃刚说一个字,就被男人的大手捂住嘴巴。

低沉而略带妖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要出声。”

“是你,唔……”

是妖孽醒了!

她想说话,男人的冰唇瞬间堵了上来。

动漫关键词:C到哭不止水好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