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黄的作文-当着闺蜜的面做了

2022-03-25 13:37:2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叶青宁这一刻格外庆幸林匪言知道她手腕伤口的由来,否则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瞪了叶青雪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阴险,亏我从前还把你当妹妹!起开!好狗不挡道啊!”

叶青宁这一刻格外庆幸林匪言知道她手腕伤口的由来,否则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瞪了叶青雪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阴险,亏我从前还把你当妹妹!起开!好狗不挡道啊!”

这时候周云爱刚好走到门前,好巧不巧听到叶青宁这后半句,当即眉心微拧。

传言叶青宁胸无点墨、行为乖张,眼下看来果真如此。

但凡匪言身体尚可她都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可是……

微微叹了口气,匪言这种情况能娶到妻子已经算是万幸。

倒是亏得家里还有一个小儿子,否则她们林家可就贻笑大方了。

碍于林匪言也在,周云爱脸上还是挂了笑:“来了。”

一直面无表情的林匪言看到周云爱的视线越过他落在身后林宥南的身上,眸子微微眯了眯到底什么都没说。

倒是叶青宁应了声:“嗯。”

“快进来啊宥南、青雪,外边凉。”周云爱唤了一声落后两步的两人。

叶青雪忙乖巧应声:“来了伯母。”

看到乖巧的叶青雪和俊朗的儿子林宥南,周云爱的情绪终于缓和过来,眸光温柔的落在两人身上。

“饿了吧?马上开饭了。”

虽然早就在书中领略过周云爱的偏心,但眼下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叶青宁还是替林匪言心疼。

怪不得男人会黑化,这样的家庭氛围,不黑化才怪!

一行人直接去了餐厅,不一会林父林云山也从书房过来了,负手而立,一派威严十足的模样。

林宥南和叶青雪带头打过招呼,林云山笑容满面:“坐。”

叶青宁也起身打了声招呼,犹豫片刻还是喊了声爸,林云山的目光从她脸上刮过,神情淡淡的颔首:“坐吧。”

叶青宁识趣坐下,目光刚好跟林匪言撞了撞,察觉到他眸子里的一抹凉意。

她勾唇笑笑,抬手给他添了水,语气格外温柔的问了一句:“是不是渴了?”

林匪言神色清淡的点了头,取了杯子饮了一口水。

林云山落了座众人开餐。

席间周云爱的关注点始终在林宥南和叶青雪的身上,偶尔落在林匪言身上也会被他清冷的眼神呵退。

这就给了叶青宁机会时刻关照林匪言。

布菜,添水,可谓无微不至。

所以自始至终叶青宁的视线都在林匪言的身上,丝毫没有留给林宥南一丝一毫。

而林云山则是间或的问了几个关于企业的问题,林宥南自然对答如流,林匪言则答得极为敷衍。

在叶青宁看来林匪言分明不屑,毕竟交给他的那个林氏旗下的商场跟林匪言手里的企业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但在林云山看来自然还是验证了他的决定,小儿子能堪大用。

微微叹了口气,他内心也是极为失望。

想当初大儿子沉稳淡定,是他着力培养的家族企业继承人。

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在他身边,十几岁就开始为企业发展献计谋策,大学时期就已经开始参与企业管理。

奈何大二一场车祸直接让一切归零。

好在小儿子宥南也是极为聪慧,短短几年已经成长为栋梁之才。

这才让他稍有喘息的机会。周云爱正在切西瓜的动作一顿:“什么?手腕有伤?”

叶青雪点头,眉眼间一派焦急关切:“姐姐从小长在外面,性情自然有些乖张,不管她做错了什么,都请您看在她初犯的份上原谅她,在给她一次机会。拜托了。”

周云爱一脸温柔的望着神情真挚的叶青雪,叹气:“放心吧,既然她嫁入了我们林家,我自然不会亏待她。”

只是,大婚当日跳楼,出院以后又割腕……

周云爱摇头,若不是大儿子身体残疾,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看她神情间的一抹不悦,叶青雪唇角勾了勾。

于是叶青宁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就被周云爱叫到了书房。

她过去的时候林匪言刚好看到,沉思片刻,他借口要去卫生间,轮椅一路驶向了书房的方向。

……

书房里,周云爱吩咐叶青宁在她对面落了座,目光从她遮着衣袖的手腕上略过,默默片刻问:“手腕受伤了?”

叶青宁下意识摸了摸手腕:“没事,不小心划伤的。”

叶青雪这嘴也是真快,叶青宁再一次确认了这个所谓的妹妹对她不善。

周云爱看了她一眼,自然是不信的。

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不小心划伤手腕?

分明是故意为之。

不过眼下也不是揭穿她的时候,周云爱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推过去。

“这张支票你拿着,好好跟匪言过日子,保留我们林家的颜面,三年后我允你和匪言离婚。”

叶青宁的视线落在支票上,500万。

所以周云爱这五百万的价值是保留林家颜面,让她不要做出跳楼、割腕这种有损林家声誉的丑事。

但她却从来没有考虑过留着这样一个女人在林匪言身边,林匪言究竟喜不喜欢,接不接受。

叶青宁摇头叹息: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她勾唇笑了笑把支票推给周云爱。

她的表现被周云爱收入眸中,眸光微凛:“怎么?嫌少?”

“好像关于我和林匪言的这场婚姻您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态度,您怎么确信他是希望这段婚姻继续的?”

隔着一条门缝,叶青宁的话一字一字落入了林匪言耳中,他冷冷勾唇。

看来叶青宁打算曲线救国,通过父母层面施压来摆脱这段婚姻。

嗬,如意算盘打的倒是不错。

书房里的周云爱却是淡笑:“这不是你关心的问题,你只要收好这张支票,做好你自己的本分,三年以后离婚我也不会亏待你,无论如何你都是赚的。”

叶青宁耸肩,语气认真:“您多虑了,既然我和匪言已经结婚,自然会尽心竭力的照顾他,互敬互爱,相互扶持,而其他关于婚姻的问题自然也是我们夫妻二人共同决定。”

话毕她也没顾及周云爱惊诧的眼神径直起了身,微微躬了躬身子:“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门外的林匪言轮椅迅速滑动,于是等叶青宁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躲进了一旁的屏风后。

叶青宁方才的表现让他有些意外,但书房的门开着一条门缝,轮椅转动又有声音,她知道他就在门外倒也不是不可能。

加上这两天他对叶青宁的观察,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传闻中那么草包无知,相反很有头脑。

所以后面那句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也未可知。

眸子微微眯了眯,林匪言直接去了卫生间。

……

半小时后两人从大宅告辞离开,返程的车上林匪言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刚才我妈找你做什么?”

他倒是有兴趣听一下她的解释叶青宁转头看他,就见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一如既往的清冷淡然。

那双幽深的眸子愈发深沉,让人完全辨不清晰这其中的情绪。

方才她和周云爱在书房的话他不是听到了么?

如今又来问是什么意思?

难道当时在门外的不是他?

斟酌片刻叶青宁笑:“妈妈怀疑我手腕上的伤是割腕造成的,所以特意叮嘱我好好跟你相处,另外她怕我们钱不够花想给我点零花钱,不过被我拒绝了。”

“零花钱?”林匪言没想到她会把拿支票解释成零花钱:“为什么拒绝?”

“不为什么,我们家里又不缺钱。”叶青宁的笑容格外澄澈:“我不想让你有压力,我们有多少花多少,倒是没必要乞求别人的施舍。”

林匪言的唇角凉凉勾了一下。

如果叶青宁在书房的话是故意说给他听得,那为什么邀功的时候偏偏选择了隐瞒?

她究竟存了什么心思?

沉默片刻,林匪言神情清淡的看了她一眼,眸子微微眯了一下:“听叶青雪的意思,你喜欢的人是林宥南?”

“怎么可能!”叶青宁下意识反驳,随后义正言辞的补充:“你比他可帅了不止百倍千倍。”

林匪言冷嗤:“我劝你不要在我面前说谎!”

叶青宁有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这个送命题终究还是来了。

“我确实是在一些场合说过喜欢林宥南这样的话,但那根本不是我!”

叶青宁知道这个解释也非常的牵强,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或者说你可以理解为那时候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林匪言冷笑:“白马非马的形而上学早就已经过时了。”

叶青宁拧眉想了一阵:“反正从我回到林宅开始,我就已经是全新的我了,现在的我对林宥南真的一丁点兴趣都没有,我就想好好待在林宅照顾你,直到……”

直到女主出现,我自动下线。

看她顿住,林匪言倏然冷了眸子:“直到什么?”

叶青宁沉思片刻,脸上挂上了真诚的笑意:“直到你不需要我照顾的那天。”

林匪言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她,意外的是女人丝毫不惧与他对视,眸光里写满了真诚。

虽然他不一定相信她的话,但方才叶青雪很明显的挑拨他还是能看出来的,自然不欲与叶青宁计较。

况且她今日的表现总体来说倒是让他有几分满意。

捻了捻手指,林匪言的视线从她脸上撇开,望着繁华街道淡淡一句。

“以后若是再有人给你零花钱你就收着吧,毕竟家里不富裕,我也没什么钱给你。”

叶青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顿感无语,所谓抠门大概如此。

明明富可敌国偏偏一分钱都舍不得给她花。

但眼下她还是浅笑盈盈的一句:“没关系,我有钱。”

先前叶家刚找她回来的时候还是颇为疼爱的,珠宝首饰和奢侈品买了不少,加上叶父叶母时不时的塞给她一些零花钱,支持一段时间家用还是足够的。

只要能够成功刷够好感安全无虞的离开林匪言,她还是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去赚钱的。

生死面前金钱是小事。

不足为虑。

……

车子一路穿行在夜幕深沉又光华璀璨的大道上,路过市中心的青城广场,此刻广场上正是人群熙攘的时刻,热闹非凡。

隔着一段距离叶青宁看到一群少年正在台阶之上玩滑板,动作洒脱肆意,从前世界的记忆瞬间涌入了她的脑海。

曾经她为了竞争一个角色苦练滑板,几乎到达专业水准,但因为没有背景,角色还是被人抢走了。

但从那以后她对滑板的热爱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闲来无事或者心情苦闷的时候,滑板也成了她的消遣方式。

眼下看着那些年轻人在滑板上跃动,她一时间有些心痒难耐。

“林先生。”叶青宁的笑容格外温柔:“我可以下去玩一会吗?就一会

一顿各怀心思的晚餐吃完,林云山叫了林匪言和林宥南去客厅聊天,叶青宁则去了一趟卫生间,叶青雪自然非常殷勤的帮周云爱到厨房准备果盘。

看叶青宁不在,叶青雪微微叹了口气:“伯母,方才我看到姐姐手腕有伤,不知道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傻事

动漫关键词:当着闺蜜的面做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