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H调教从小开发身体-男人扒开添女人下部免费视频

2022-03-25 13:26:5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傅卿脊背渐渐挺直,下巴微扬,神情是不可泯灭的骄傲,她傅卿的未来不会因一个渣男而蒙上阴影。关行简轻浅珉唇,眸底略过欣赏之意。想到关行简刚刚的救场,傅卿看着关行简真挚道,&ldquo

傅卿脊背渐渐挺直,下巴微扬,神情是不可泯灭的骄傲,她傅卿的未来不会因一个渣男而蒙上阴影。

关行简轻浅珉唇,眸底略过欣赏之意。

想到关行简刚刚的救场,傅卿看着关行简真挚道,“今天谢谢关先生你了。”

傅卿心知肚明,如果没有关行简的出现,她今天会有多狼狈。

关行简眉宇微挑,“那不如陪我去吃顿饭?”

傅卿下意识的便想拒绝二人单独相处,但对上关行简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时,她尴尬笑过,点了点头。

地址选在了温市最为出名的旋转餐厅,傅卿第一次来这样高档地方消费,不免有些紧张。

关行简余光从傅卿面上略过,大手温暖包裹住她的。

语气不急不缓,声线依旧清冷,“面对倪嘉那样的你都能镇定自若,进个餐厅,你就如临大敌了?”

有了关行简的拉弗,服务员待傅卿的眼神都友好了不少。

傅卿回以职业假笑,嘴上不饶人,“那你在商场叱咤风云,独自睡觉就蜷缩一团你怎么不说了?”

关行简猛的甩开傅卿的手,大步流星在空位坐下,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疏远气息。傅卿暗暗抚额,心知自己说错了话。

在这一行从业多年,傅卿见过太多对自己病情讳莫如深的人,何况骄傲的关行简。

在关行简对面坐下,傅卿在他面前晃了晃手,笑嘻嘻的偏头微笑。

关行简头也不抬,“吃辣?”

傅卿愣了愣,才明白关行简是在跟自己说话,缓缓摇头。

“吃海鲜?”

傅卿点头。

“晚上吃主食?”

傅卿摇头了,她晚上减肥。

关行简招来服务员,轻声点了几道清淡的菜。

傅卿疑惑,“就点这么几道?”

“你减肥。”

关行简合上菜单,寥寥三字下了定论。傅卿这才明白关行简刚刚问话的含意,心中动容。

想道谢,抬眸却见关行简舒懒倚在椅背上,眸光沉寂如漩涡,似是只一眼便能将人吸引了去。

傅卿看的愣了,思绪不免拉回四年前那荒唐的一夜,指尖抬起,颤颤抚在关行简的眼畔。

关行简漩涡般的眸底刮起一阵奇异的风,倒映出傅卿失神的面容。

“是你么……”

关行简心头狠狠一跳,反手抓住傅卿的手,“你说什么?!”

傅卿意识到自己举止的唐突,慌忙收手,跌坐在椅子上。

将心中微漾的情绪勉强压下,傅卿仓皇抓过桌上水杯囫囵的喝了几口,眼神闪躲,“没……我说你有病就得治,别拖着。”

“知道了。”

这次,关行简答应的倒是干脆,“等你再去霖市时,我联系你。”

“好。”

谈话间,饭菜已上,傅卿惊讶的发现竟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傅卿觉得和关行简的相处很舒服,就像是二人已经认识了多年一般,而关行简从来不知自己竟能与一个女人有这么多共同话题。一顿饭下来,二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饭毕,关行简优雅的珉嘴,“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了不用了,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手被关行简径直抓过以手掌包围,关行简另一手拎起傅卿的挎包,拉着傅卿大步流星离开。

这一送,便将傅卿送到了家门口。

傅卿正斟酌着措辞想让关行简离开时,却发现屋门敞着,屋内隐有哭声。

傅卿心下一慌,仓皇进屋,发现满屋疮痍,家里的家具被砸了个稀碎,小恩正坐在屋内唯一完好的沙发上悄悄抹着眼泪。

小恩听到屋外动静,回身踉跄撞进傅卿怀里。

不多时,傅卿便觉得胸口湿了一片,饶是小恩平日里表现异于同龄人的镇定,但终究是三岁的孩子。

小恩的身子微小的颤着,小手冰凉,可想而知他受了多大的惊吓。从关行简的角度,恰好能见小恩浮现惊惧的半张脸。尽管满脸泪水,小恩嘴角依旧紧珉,眉头用力皱着,好像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般。

恍然间,关行简觉得好像看到了自己。

傅卿安抚过小恩情绪后,将他微微拉离自己一些,柔声问着,“小恩,姥姥呢?”

小恩情绪恢复了大半,柔软的小手指了指屋内,“姥姥在床上,她说有些痛。”

痛?

傅卿抱起小恩匆匆往卧室走去,小恩搂着傅卿脖颈,恰好与关行简做了个对视。二人互看一眼,皆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面颊。

卧室的情况比之客厅更要惨烈上几分,几乎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傅母痛苦的蜷缩在床上,正低低的闷哼着。

“妈?妈你怎么了?”

傅卿赶紧放下小恩去查看傅母的情况,单手抚在傅母后脑勺,傅卿感觉到了一片湿意。

低头看去,手间是一片猩红。

“妈!”

傅母脸色极差,虚弱的摆了摆手,“我……我没事……”

傅卿扶起傅母,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妈,家里到底怎么回事?”

“家里……家里遭贼了。咱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那贼恼羞成怒就把咱家给砸了。”

傅母将头埋在傅卿肩上,将眼底情绪隐藏,扯开了话题,“卿卿,妈的头很晕……”

傅卿不敢多问,单手从包里翻找手机,呼吸已经乱了。

“我这就找救护车……救护车的电话……你还我手机?”

傅卿瞪着夺走自己手机的人,精致的面容满是慌乱。

关行简弯腰抱起傅母,不容置喙道,“我的车就在楼下,我送阿姨去医院。”

笔直的西装因为怀抱傅母而多了褶皱,关行简却并未在意这些细节,稳稳抱着傅母转身离开。

许是关行简的镇定处之给了傅卿一丝安慰,剧烈起伏的胸口趋于平缓。抱起小恩,傅卿快步跟上关行简的脚步。

到医院后,关行简直接为傅母挂了急诊。很快有护士将移动病床推来,关行简小心翼翼的将傅母放下。

傅母抓着傅卿的手,“卿卿,不要报警。”

“为什么?”

傅母还未回答,病床便被护士推开了。傅卿抱着小恩快步跟上,心中情绪复杂。

妈在瞒她些什么?

关行简拍了拍傅卿肩头,“你放心,一定没事的。”

小恩不知何时匍匐在傅卿的肩头沉沉睡去,傅卿换了个姿势将小恩抱在怀里,闻言递给关行简一个感激的眼神。

“今天,真的谢谢关先生你了。”

“叫我名字就好。”关行简的视线落在了小恩酣睡的面上,踯躅开口,“孩子的父亲……他为什么没来?”

傅卿搂紧小恩,珉唇没有说话。

关行简盯看着小恩的面容,愈看愈心生亲近之感,正想伸手去捏小恩肉嘟嘟的小脸时,护士从病房内走出。

“哪位是傅女士的家人?”

傅卿抱着小恩慌忙起身,“我是。”

关行简顺势接过了小恩,离开妈妈怀抱,小恩睁开了眼睛,与关行简对视。

护士在单子下方快速写了几笔后,将单子递给傅卿。

“去一楼缴费,病人没有大碍,歇歇就好。”

“那我可以进去看看我妈吗?”

“可以,看完别忘了缴费。”

傅卿匆匆走近病房,傅母的头部缠上了绷带,手上也在输液,但精神情况有了好转。

傅卿见状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转而问道,“妈,你感觉怎么样?”

“好点了,就还是晕。”

傅母尝试着摇头感受,一转眸看到了站在傅卿身后沉默寡言抱着小恩的关行简,不免惊奇。

小恩小小年轻比同龄人都成熟,除了亲近人外,他很是抵触旁人的接触,更别说让人抱着了。而今再看小恩乖巧的搂着关行简的脖颈,二人面容神情竟有八分的相似。

“这位先生是……”

“伯母你好,我是关行简。”

在长辈面前,关行简表现的很是得体。傅母上下打量过关行简,满意的点了点头。

傅卿知晓,傅母这是将关行简当做她今天的相亲对象了正想开口解释二人关系,傅母已经发问,“关先生可是温市人。”

“伯母叫我行简就好。”

关行简彬彬有礼,嘴角挂着轻浅笑容,“我是霖市人。”

“所以你今天是特意为我家卿卿来的吗?”

关行简想了想,缓缓点头。

傅母这个年纪,对乖巧的男人很有好感。可想到自己的女儿与外孙,傅母立刻将话题拉到了她最为关切的话题上。

“行简在霖市是做什么……可有……房产?”

“妈!”

眼看着这场景成了女婿上门被审问的画面,傅卿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她知道她妈很恨嫁,也不能这样着急问别人家世吧?

“我手下经营了一家公司,自己住。”

傅母更加欣赏,“年轻有为啊!”

傅卿臊的厉害,赶紧岔开话题,“妈你再歇歇,我先去给你缴费。”

单子被人从手间扯过,关行简清冷的声音响在耳畔,“我去把,你陪着伯母。”

“今天你帮我太多了,我自己……”

傅卿话未说完,就被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关叔叔,我也想去。”

“好。”

关行简单手抱紧小恩,安抚性的摸了摸傅卿的头,大步流星的离开病房,不多时他便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些水果。

“卿卿打水去了。”

傅母抱过了小恩搂在怀里,眼神渐渐严肃起来。

“行简,你是个好孩子,阿姨很喜欢你。只是我家卿卿曾经受过伤……你要好好对她。”

受过伤?

“什么伤?”

屋门被从外推开,傅母连忙使了个眼色,抱着小恩哄了起来。

关行简噤声,接过了傅卿手中的暖壶。

护士从门外探进头来,“刚刚忘说了,这几天病人吃点清淡的糊类最好,忌大鱼大肉。”

“我去买。”

关行简将暖瓶放好,套上外套就准备走。小恩从傅母怀里跳下,抱住关行简的腿仰头看着他。

“你也要去?”

小恩点头,关行简立刻将他抱了起来。

傅母看着亲密离开的二人,忍不住的感慨,“小恩和行简还真投缘啊,那孩子可不容易亲近人。”

傅卿笑了笑,没有接话。

傅母是将关行简当女婿看待了,所以怎么看怎么顺眼。眼下傅母在病床上养着,傅卿也不想弗了她的意,至于那些事等出院后再说吧。

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傅卿立刻接起。

“傅医生,听说你是温市人,我也在温市,有时间咱们见一面吧,我心里很不舒服。”

“好的,没有问题。”

简单寒暄几句后,傅卿挂了电话。

想到傅母之前的警惕表现,傅卿下意识的用指尖盖住了来电显示。

然而已经晚了,傅母的神情骤变,“是不是姓倪的那个女人给你打的电话?!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吗?”

“妈,倪小姐是我的病人。”

“什么病人不病人的!你要离那个女人远一点!她不是什么好人!”

傅母情绪激动,绷带也隐隐有了渗血的迹象。她猛的坐直身子,用力的拍着病床。

“妈,妈你别激动,别激动。”

傅卿越是安慰,傅母的情绪越是无法控制。到最后,她甚至拔了手上的针管,把着傅卿的肩膀疯狂摇晃。

绷带渗血,手背是血,傅卿情绪渐渐也失控了。

“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针对倪小姐?你和她有仇吗?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傅母安静下来,沉默不语。

被母亲隐瞒的感觉加之最近接连遭遇的事情让傅卿很是烦躁,替傅母按了护士铃后,傅卿离开了病房。

动漫关键词:H调教从小开发身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