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成为全班公交车玩具&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2022-03-25 13:25:4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傅卿嘘了口气,看着关行简。充满感激,“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今天我可能会难堪到底。”关行简勾起唇角笑了一下,“感谢倒是不需要,这样的人本来也欠收拾。只不过,傅

傅卿嘘了口气,看着关行简。充满感激,“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今天我可能会难堪到底。”

关行简勾起唇角笑了一下,“感谢倒是不需要,这样的人本来也欠收拾。只不过,傅小姐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竟然会跟这种败类相亲”

傅卿顿时表情一滞,她就应该想到的,这个男人就是这么恶劣,嘴巴里说不出好听的话来。

就在这时,离开的张经理去而复返。

“去死吧,狗男女!”一杯热咖啡,朝着他们迎面泼了过来。

“小心!”

傅卿下意识地就想要推开关行简,然而下一秒却被人带进怀里拥住,冒着热气的咖啡全都泼在了关行简的后背上。

事故来得突如其来,整个咖啡厅安静了一会儿,随后就乱了起来。

关行简的保镖飞快地从店外进来,三两下将张经理制服,往外拖。张经理一边被往外拖,一边嘴上不干不净地骂着。

傅卿从关行简的怀里钻出来,看着他一身狼狈,尤其是身后泼上咖啡的地方,竟还冒着热气。

“你……你怎么样?痛不痛?”傅卿拧着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内疚,她没意识到,自己一只手还拉着关行简的衣袖。

关行简不着痕迹地低头看了一下,像是知道傅卿这一刻的不安,很难得的开口安慰了一句,“没事,不严重。”

傅卿怎么可能就这么相信他,只能说,“先去把衣服换了吧,烫伤的地方也有上药。”

沾染上咖啡的地方传来湿腻感,这对于关行简来说确实不能忍,他点了点头,随即让人去准备房间。

酒店里,关行简刚进房间就开始解衬衣的扣子,随着胸前扣子一一解开,健硕的身材顿时显露。

他将衬衣下摆从西裤里扯出来,一面往浴室走,一边脱下了衬衫,总统套房里似乎弥漫起一股男性荷尔蒙。

傅卿有些脸红地转身,正巧这时门铃响了,她过去打开门,只见赵劲站在外头,将购物袋递过来。

“傅小姐,这里面是您跟老板的衣服,还有治疗烫伤的药膏,我先下去了,不打扰你们。”

傅卿接过购物袋,蹙了蹙眉,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她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关先生,赵助理送了换洗的衣服进来,需要我递给你吗?”

隔了几秒,浴室里的水声停了,浴室门打开了一半边,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从里面伸出来,手臂上还带着水珠。

傅卿连忙将衣服连着袋子递过去,浴室门再度被关上。

没过多久,洗完澡的关行简光着上身,只穿着裤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傅卿看了一眼,顿时脸红得瞥开。“赵助理拿了药,我替你上药吧。”

关行简眼睛闪了一下,“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傅卿像是掩饰紧张一般,拿起药膏,挤在棉签上。

而此时,关行简已经背对着她坐好,露出背上一大片烫红的肌肤。傅卿再度觉得内疚,下手时就越发小心,生怕弄疼他。

于是关行简就觉得,背上灼烫的地方像有一片羽毛在轻扫。他不由地抽过头去看正在替他上药的女人,脸颊红红的,睫毛也在颤,竟然有点可爱。

“好了。”傅卿上完药,一抬头就看见关行简正在看她,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就上去了。

关行简不由起了一丝逗弄的情绪,“怎么?不敢看我?”

他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傅卿的眼睛一下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肌肤紧致,肌肉匀称,男性荷尔蒙气悉扑面而来,透着说不出来的性感。

傅卿有一丝看呆了,直到耳朵传来一丝低笑,才回过神来,紧紧地闭上眼睛。“你……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哦。”关行简低头看着双颊泛着红晕的傅卿,薄薄的嘴唇娇小可爱,扇子一样的睫行轻轻颤动着。闭着眼,半仰着头的样子,更是令他能看见她的天鹅颈以及半掩在衣服底下的完美锁骨。

关行简的气息渐乱,似乎有什么吸引着他低下头去,越来越低,几乎要吻上那唇瓣,最后却是蜻蜓点水般擦过。

“你也去把衣服换了。”

“嗯?”傅卿不解地眨眨眼。关上门,傅卿捂着自己乱跳的心脏,轻轻地舒一口气。

刚刚,关行简……是想要吻她吗?

门外,关行简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坐到沙发上翻阅今日的报纸。

茶几上,傅卿的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

“傅卿,电话。”

洗手间里的女人,毫无反应。

隔了一会儿,手机停止了震动。关行简翻过一页报纸,没过几分钟,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关行简蹙眉,冷冽的眸光直直扫向不断震动地手机,最终伸手过去。

“喂?”

电话那头的人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个男人,明显愣住了,“请问,傅卿在吗?”

关行简看了一眼紧闭的洗手间,微启唇,“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几分钟后,关行简微眯着眼,挂断了电话。手指摩擦着袖口那颗蓝宝石袖扣,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洗手间的门终于打开了。傅卿穿着白色的无袖裹身连衣裙,浓密的秀发披散在肩上,气质典雅。

关行简欣赏地看着她,随后拿起电话拨给赵劲,“裙子很适合你,一会儿我让赵劲带造型师过来给你做造型。”

“做造型?为什么?”傅卿不解。

“刚刚有个男人打电话来邀请你参加他的婚礼,地点就在这附近。”

“什么男人?”

傅卿疑惑地拿起手机,翻开来电记录,沉默了一下。

高崇明,她曾经的男朋友。在她刚生下小恩没多久,两人认识了,并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当时,高崇明说不介意她有孩子,愿意当小恩是自己亲生的,她最终被感动了。

两人交往了三年,她也打算好要嫁给他,却不料被她发现他出轨了。

傅卿垂下眼帘,胸口闷闷的。虽然已经过去半年了,但她多多少少还是觉得不舒服。

而且,才半年而已,他就要结婚了?当初他们在一起三年,她也没等来他的求婚。

关行简盯着傅卿的侧脸,皱了皱眉,这女人,是在难过?

“我替你答应了。”关行简淡淡地说道。

“什么?”傅卿猛地抬头,震惊地看着关行简,“关行简!你凭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随便替我乱答应!”

“不敢去吗?那是你的前男友吧?还是说,你还没有放下他,所以根本没有办法面对他要娶别的女人?”关行简冷冷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傅卿心里还在记挂着别的男人,他竟然觉得很不爽。

“关你什么事!”傅卿气苦,她根本一点也不想出现在高崇明的婚礼上。

“我陪你去。”关行简轻描淡写地说道。

傅卿愣了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可能是我今天正好有空。”关行简幽深的眼眸里透出难懂的光芒,“上一次的事件,虽然你是在帮倒忙,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所以,我陪你去彻底结束过去。”

傅卿抿了抿唇,腹诽道,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她早就已经忘记了。

关行简毋庸置疑的语气让傅卿不知如何反驳。是的,分手一月,她的生活中却仍旧充满着高崇明的身影,她忘不了他。

凯文很快带着造型师赶来,傅卿被按在镜前化妆盘发。看着镜中越发精致的自己,傅卿心间渐渐坚定了信念。一个出轨的渣男罢了,不值得她留恋!

傅卿没有注意到,镜中的关行简眼底笑意有些莫测。

不知为何,关行简总觉得傅卿给她的感觉很熟悉。

有些东西,他需要确认。

……

丰承酒店,傅卿从车上下来,显得很是紧张。

关行简主动执起傅卿小手,皱了皱眉,“你不是心理医生么?就不会给自己做一做心理疏导?”

“关总没听说过,医者不自医吗?”

因为关行简的打岔,傅卿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些。在登记处报上名字,关行简却接起了电话。

示意傅卿先进去,关行简捏着电话神情严肃。见他这个模样,傅卿也不好再说什么,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进了酒店。

酒店布置华丽,傅卿站在大堂中央有瞬间的迷茫。正在她犹豫往哪走时,一对挽着手的璧人缓缓向她走来。

“哟,傅小姐,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新娘依偎在高崇明怀里,开怀大笑,“你输了,五千块!”高崇明懊恼的拍着额头,不悦的看了傅卿一眼。

傅卿站在原地,如坠冰窖。嗓子发干,傅卿不知是过了多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们拿我……当赌注?”

新娘子笑的花枝乱颤,粉拳不断拍打着高崇明的胸膛,“你当时怎么看上她的?愚不可及!”

“傅卿啊傅卿,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有谁结婚会请前女友来参加的!哈哈哈!你怎么还是那么的笨呐!”

“你们太过分了!”

傅卿气的浑身抖如筛糠,哆嗦着指着眼前二人,委屈的红了眼。

“过分?”新娘小鸟依人在高崇明身畔,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谁都没有你傅卿过分吧!带个拖油瓶还谈什么恋爱!你当你纯情少女啊!”

高崇明随声附和,“就是,浪费我三年时间!”

如一道惊雷劈的傅卿呆在了原地,高崇明说自己浪费他三年时间?可三年前,明明是他在知道自己有孩子的前提下追的她啊!

可笑,无助各种情绪涌上傅卿心头,肩头被人揽过,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

“我不是说让你在门口等我的吗?”

傅卿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浮萍,主动挽上了关行简的胳膊。

忽略傅卿眼底的哀伤,关行简面上浮现莫名的恽怒。

心头好似是被狠狠的揪过,关行简散发着冷冽的寒意。

新娘一看就看出了关行简全身上下透露出的尊贵气质,“请问您是?”

关行简屈尊降贵地扫了新娘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我是卿卿的未婚夫。”

“怎么可能!”新娘心里顿时酸到冒泡,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跟傅卿在一起。

“怎么不可能?卿卿哪里都好,我很爱她。”关行简转头,含情默默地看着傅卿。

傅卿张了张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知道关行简只是来替她撑场面的,可对上他的眼神,她竟然有一瞬间的心慌。

此时的新娘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指着傅卿奚落道,“她没结婚就带着一个孩子,谁知道背地里干过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位先生,你不要被她给骗了。”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就收到了关行简冷漠的眼神。

“我知道,我能接受她的全部,包括孩子。”转头看向高崇明,眼神越发寒冷,“今天我跟卿卿之所以会来,也是为了感谢高先生。”

“感……感谢?”这时的高崇明心头一阵疑云,越看关行简越觉得眼熟。

关行简淡淡瞥了他一眼,“听说高先生在明知道卿卿带着一个孩子的情况下,还和她交往了三年,却最终反悔选择跟这位……小姐在一起。”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新娘,随后继续说道,“我当然得感谢你,没有你的反悔,我又怎么能有机会跟卿卿在一起?”

身后的一众宾客纷纷窃窃私语,他们原本就是新郎新娘的亲朋好友,见一个女人被他们夫妻奚落,只当这个女人品行不端人又蠢笨。

谁料打脸来得这么快,人家有更优质的男人护着,而新郎高崇明妥妥就是个渣男啊。

高崇明脸都涨红了,而这时他已经认出了关行简,顿时语无伦次道,“关先生,您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要这种货色。”

“我乐意。”

关行简冷笑了两声,“刚刚你们拿卿卿打赌,但5000太少了,这样吧,我这里有5万块钱,就当是我给二位的礼金了,希望两位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卿卿面前,碍眼。”

关行简说完,丢下一张五万的支票,转头拥着傅卿离开,他们的身后依稀有争执声传出。

坐在车上时,关行简仍抓着傅卿的手,五指紧收,轻轻在她掌心摩挲,像是在确认手下的触感一般。

四年前的那个女人有着和她一般温润的肌肤……关行简不由得加重了力道。

最后加重的力道带着占有,傅卿“嘶”了一声,甩手瞪眸看向了关行简。

手间温度的流失让关行简有瞬间的失神,面上却是无异,“我不过是看你沉湎过去的模样很是厌恶,没有别的意思。”

傅卿在位置上整理了下微斜的衣襟,暗道,这欲盖弥彰无非就是这样吧,她明明什么都未说,关行简倒是做了多余的解释。

至于沉湎过去么……

“那关先生你也是误会了,我既未沉湎过去,也未对未来失望,充其量是抽当初瞎了眼的自己几巴掌而已。”

傅卿这才发现,自己的领口在刚刚就被扯坏了,而刚刚的那场事故让她忘记了这件事。所以,从进入酒店房间开始,她就是一直敞开着领子面对着关行简。

她拿过衣服,很小声地说了一声“谢谢”,转身躲进洗手间。

动漫关键词: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