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车晃一下一下就进去了

2022-03-25 13:24:3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关行简幽深如墨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眼前女人的面容与记忆中那张有些模糊的面容重叠,逐渐变得清晰。关行简彻底愣住,心底如海啸袭来。四年前的那一夜,如同潮水一般翻涌而来,窜进脑

关行简幽深如墨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眼前女人的面容与记忆中那张有些模糊的面容重叠,逐渐变得清晰。

关行简彻底愣住,心底如海啸袭来。

四年前的那一夜,如同潮水一般翻涌而来,窜进脑海里,他不由呼吸急促。

这个女人,她终于出现了!

关行简不由分说的上前,将傅卿从地上拽起来,往外拖。

“啊!”

因为突然上前的人,倪嘉再一次受惊,再次举着刀对着众人挥。“走开,你们走开。”

“你干什么!放开我!”

傅卿愤怒,她本来已经可以说服倪小姐,却被这个男人彻底打乱了。

“你为什么要刺激她!我本来马上就要成功了!”

就是因为他的突然出声,再次让倪小姐觉得害怕,连带对她也产生敌意。

此刻的关行简,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冷意,狭长鹰眸里更是透露出不容忤逆的气势。他抓着傅卿的手腕,将人往外拖。

“我关行简的事情,自己会处理,轮不到你插手!”

傅卿气极了,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却是一个衣冠禽兽。

一年前,倪小姐成为她的病人,每一次病情反复都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关。这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一个深爱他的女人患上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甚至想要像现在这样去伤害自己伤害别人!

傅卿甩开关行简,清丽的小脸上布满怒容,“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恶心,只会践踏别人的真心,现在连人命都不看在眼里。我告诉你,倪小姐会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你害的!”

“你说我恶心?”关行简皱着眉,脸上的神情喜怒不定。这个女人,竟然敢如此形容他?他正想说什么,却见握着刀的女人不止何时已经靠近了他们,眼神失焦,口中神神叨叨的。

“是你……是你害我……我那么爱你……”

手起,刀落,寒光乍现。

傅卿只觉得眼前一片阴影,挡住了视线。关行简的手虚虚地拢着她避开了倪嘉,眉头微皱,依旧是那张冰山脸。

目光缓缓往下移,才看见他胳膊上的白色衬衫染红了一片。

“行简……”倪嘉这时才像是回过神来,失魂落魄地扔了刀,就要冲上来,“行简,我不是故意的!”

就在这时,保安赶到,迅速将人拿下。被带走前,更是失控地要往这边扑过来,那样子,连傅卿看了都觉得心惊。

助理让所有人都散了,总裁办门口一时间空无一人。

关行简晃了晃身子,松开傅卿捂住伤处。

傅卿这才发现,关行简刚刚一直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臂,隔开她和倪嘉。她连忙扶住他,看着从他指缝里涌出来的血,不由分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关行简看了傅卿一眼,看见她脸上显而易见的担心,没有拒绝。

医院里,医生剪开关行简伤口出的衬伤,露出狰狞的伤口。一道长长的口子横在他的胳膊上,鲜血不注地从伤口渗出。

傅卿只看了一眼,就不忍心看下去。视线转移到关行简忍痛的俊颜上,情绪复杂,她原本以为这是个极其冷漠的男人。可是就在刚刚,这个男人救了她,要不然,现在受伤的人就是她。

医生皱着眉替关行简处理伤口,“伤口较深,不要碰水,一天换一次药。”

包扎完伤口,医生一边写下病历单,一边交待傅卿有关的细节。

病房里,傅卿满是歉意地说道,“关先生,刚刚谢谢您救我,您放心,您的伤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关行简动了动胳膊,看了傅卿一眼,往外走。

傅卿的话被打断,她愕然地看着关行简。只见他皱着眉头,薄唇微抿,一副不耐烦至极的样子。

傅卿张了张口,再说不出半个字来。她不知道自己哪个字又惹他不耐,哼,简直就是个暴脾气的大少爷。

要不是他对始乱终弃,今天的事情全都不会发生。

病房内终于安静了下来,关行简沉着脸低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刷着手机,完全没有再要理会傅卿的意思。

呵,他是缺那点医药费的人吗?

傅卿只觉得尴尬,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离开。

“关总,倪小姐已经被带走了。”

关行简的助理赵劲走进病房,看到呆在一旁的傅卿,愣了愣。他跟随关行简多年,自家老板什么脾气他最清楚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近他的身。

可这一位,竟然能一直呆在病房里。

关行简抬头看向赵劲,冰凉的视线令赵劲顿时一凛,“警方表示倪小姐已经构成故意伤害,建议我们追究责任。”

“不可以!”一旁的傅卿心头一跳,不由开口道。

两道目光顿时聚焦在她身上,傅卿顿时有些压力,“倪小姐是因为有妄想症才做出这种偏激的事情,如果她情绪正常的话,是绝对不会的。而且,关先生您也看到了,倪小姐的症结一直在您身上……”

关行简幽深的眼眸里透出古怪的神情,薄唇微抿,勾起一个极尽嘲讽的弧度。所以,眼前这个女人的意思是,倪嘉会变成这样,始作俑者就是他?

呵,她竟然是这么看他的。

傅卿见关行简面色有异,一看就是又生气了,但是为了倪小姐,只能硬着头皮问,“关先生,您看您能不能高抬贵手……”

关行简好半天没有说话,就在傅卿以为他不会再理自己时,他才道,“赵劲,告诉他们,我不追究。”

傅卿一听,顿时欣喜。“关先生,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

好人?切。

关行简忍不住一嘲。

傅卿的电话适时响起,她道了个歉转身出去接电话。

关行简的目光从她姣美的背影落到裹身裙下一双纤细笔直的小腿,目光微深。

“赵劲,去查查她。”

“老板,你的意思是?”赵劲疑惑地问道。他是知道关行简这五年来,一直在查当年跟他在一个幽闭的空间里共度一夜的女人。可这跟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难不成?

想到这种可能性,赵劲立刻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关行简一人躺在床病上,他捏了捏眉心,思绪不由飘回四年前。

四年前的那一夜,他被倪嘉下药弄进了酒店,他比预计的时间提前醒了,离开房间却闯进了别的房间。

药效,让他睡了房间里的那个女人。

一个无辜,却令他有些怀念的女人。

会是她吗?

走廊里,傅卿接完电话,回身推开病房的门。

病房内,关行简躺靠在病床上,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两片薄唇在轻轻发颤,似乎有字节从里面飘出,却听不见声音。整个人慢慢地蜷起,像是把自己紧紧地包裹住。

病房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他却是满头大汗。

焦虑,癔症,这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反应!

这种情形,与其说是在睡觉,不如说是深陷在创伤中不可自拔,每进入一次,就是重新去体验一次伤害。

不行,她得让他醒来!

傅卿以为他不信,连忙追上去,“关先生,你相信我,多少医药费我可以出,我真的……”

“闭嘴!你知不知道你很吵!”
睡梦中的关行简,只觉得欲裂的头痛慢慢缓解了,像是有一只手在他被围困的心上轻抚着。他听见有人在喊他,黑暗里似乎出现了一处光亮。

傅卿弯着腰轻按关行简的太阳穴,语气轻柔,“关先生,醒醒……”

忽的,关行简的手抬起来,将身前的人猛的揽入怀里。傅卿没有防备,直接撞进他的胸膛。

她愣了两秒,马上就想挣开。却不料关行简的手却是收得更紧,脸颊贴在她的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酥酥麻麻的。

关行简似醒非醒,紧皱的眉宇已经舒展开来。

傅卿静静地看着他,此时的关行简看起来很无害,嘴角微微上翘,紧闭的双眼投下一排黑鸦。

傅卿只想到三个字,睫毛精!

下一秒,眼前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了。

“你在做什么。”低哑的声音透着刚醒时的迷蒙,低沉到惑人。

对上他的黑眸,傅卿欣喜道,“关先生,你醒啦?”

关行简意识到自己抱着傅卿,手一松,英俊的脸上很快戴上冷漠孤傲的面具。傅卿飞快地站直身子,小脸微红。

“你怎么在这里?”关行简问道。

傅卿愣了愣,连忙道,“关先生,你刚刚梦魇了。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反应,属于心理创伤的一种。我想我可以帮到您的。”

她说着,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过去,“今天的事情还要谢谢关先生,所以关先生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

“不需要。”

傅卿的话还没有说完,关行简冷漠的声音就直接打断了她。他一点也没有要接过名片的意思,双眸透着凛冽直直的盯着傅卿。

“你的意思是,我有心理疾病?”

傅卿斟酌了一下语句,她知道大部分人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自己有心理疾病。“关先生,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心理上的问题,只需要通过一定的治疗就能改善的,并不是说这就是心理疾病。”

“滚。”

“关先生……”

关行简轮廓分明的脸上透出浓浓的讥讽,看向傅卿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凌厉,“傅小姐平时都是这么拉生意的吗?”

拉生意?他当她是什么!

傅卿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明明是好意,这个男人非但不领情,竟然还看不起她。

“既然这样,随你。”傅卿丢下这一句话,转身走了。

病房门被甩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关行简面无表情地盯着房门看了几秒,最终显现出一丝无力,手指抵着太阳穴,方才的梦魇似乎又再一次将他笼罩。

傅卿说得没错,他确实有心理上的障碍。他无法进入睡眠状态,一旦熟睡就会被噩梦包围,然后直到被折磨得筋疲力竭才会醒过来。

傅卿气冲冲地上了计程车,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嘴角含笑,快速地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奶声奶气却故作一本正经的声音,“傅女士,你是不是又跑出去了。”

“小恩。”傅卿唤出这个名字,心里柔软一片,温温软软的透着甜蜜。

电话那头是她的儿子,四年前那场噩梦虽然给她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却也给了她在这个世上最好的礼物,一个流着她的血,温暖又贴心的孩子。

听到儿子的声音,傅卿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呀。”

动漫关键词: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