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亚洲女初尝黑人巨高清 皇帝调教公主(H)

2022-03-25 13:21:1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不是,洛大少,你别吓我......”云倾声音发抖,退到了墙边,退无可退,再次被洛韫深圈住了。“你都敢怀着我妹夫的孩子嫁给我了,还有什么是你怕的?”洛韫深手看似

“不是,洛大少,你别吓我......”云倾声音发抖,退到了墙边,退无可退,再次被洛韫深圈住了。

“你都敢怀着我妹夫的孩子嫁给我了,还有什么是你怕的?”洛韫深手看似温柔地在她脸颊上轻抚,云倾的皮肤很烫,洛韫深指尖却冰凉。

云倾被激得打了个寒颤,不敢说话。

“哦,对,你怕我碰你,是不是?”洛韫深双手圈住云倾的腰,毫不费力地把她抱了起来:“可我今天兴致特别好呢,怎么办?”

“不要!”云倾吓得低呼一声。

洛韫深冷笑,双眼隐隐透着疯狂:“不要?凭什么?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法定的丈夫?”

他抱着云倾走进卧室,把云倾放在床上,欺身而上,手指在皮肤上游走,愤怒在眼中燃烧:“还想为祁同羽守身?想都别想!”

云倾捉住洛韫深的手,隐隐感觉浑身发热,头晕脑胀,拼命摇头恳求:“不要!我怀孕了!洛大少你饶了我,我真的和祁同羽什么事都没发生!”

洛韫深却仿若未闻,把手抽了出来,上下游走。

那一瞬间,云倾只觉得自己是任人宰割的一块肉,没有感情也没有自尊,深深的屈辱重重压在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深吸一口气,突然把洛韫深使劲一推,爆发般哭喊起来:“不就是想要我吗?来呀!我不挣扎了还不行吗?!你们随便污蔑我,随便抹黑我,我不挣扎了,大不了我带着妈妈找外公去,还不行吗?!”

洛韫深一怔。

他知道云倾倔强,从来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流泪。

这是第一次,她肆无忌惮地在自己面前大哭。

是那种拼了命一样,豁出一切的痛哭。

他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云倾反而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放:“怎么了?我让你碰啊!我不挣扎了还不行吗?我爸害我,祁同羽也害我,唯一能保护我的人一个去世一个昏迷,那你们就随便吧!这样行了吗?!”

洛韫深无声地看着云倾哭叫,情绪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异样的感觉。

他都算不清是第几次,刚要熊熊燃烧的怒火,一碰到云倾就被她轻而易举地浇灭。

云倾眼泪像是开了闸一样,仿佛要把几年的份都流光,像个孩子一样委屈:“要是外公和妈妈还在我身边,你们还能这么欺负我?你们随便欺负,反正我也就一条命了,大不了给你们不就好了?!”

洛韫深抿紧嘴坐了起来,看着云倾发青的眼底,苍白的脸色,清了清嗓子:“你几天没睡了?”

云倾不理他,咳嗽了几声,哭喊变成撕碎的哭泣,抓着床单,眼泪打湿了枕头。

“别哭了。”

洛韫深伸出手给她擦眼泪,手刚一碰到云倾,就像被烫着一样,吃了一惊。

她的体温太高了。

洛韫深连忙把手放在云倾额头上,云倾愤怒地扒拉洛韫深的手,被洛韫深一把抓住手腕:“别动,你发烧了。”

不用体温计都能感觉到,云倾发了高烧。

洛韫深随手拿起一件外套裹住云倾,抱起她开车去医院,刚走到电梯口,云倾就已经神智模糊,迷迷糊糊地说起了胡话:“妈妈,外公,救救我啊,坏人好多,我好累呀!”

洛韫深的脚步顿了一下,又大步走进车库,把云倾放到副驾驶,边飞车去医院,边打电话:“三天之内,我要祁同羽在国内全面封杀!”

既然在云倾这里出不了气,那总要有一个人承受他的怒火到了医院时,云倾已经发烧39度,一直在说胡话,喊着“妈妈、外公,救我!”

慈心妇产科的医生见洛韫深又抱着云倾来了,都是严阵以待,飞快给云倾抽血化验,配孕妇可用的退烧针。

看着洛韫深冷成冰块的阎王脸,医生战战兢兢地问:“尊夫人是不是休息不好?黑眼圈太重了,孕妇需要充足的营养和休息才有免疫力......”

洛韫深嘴角紧抿。

云倾那张脸惨白,衬得眼底发乌,任谁看都是几天没睡好的样子。

看得他满腔怒火不知往哪里发,又给莫君桦打电话:“交代你的事办了吗?”

“正办呢!你把下午工作推了,全累到我这里了,我又不是机器人......”莫君桦还没说完,洛韫深就打断了他:“今天晚上开始,我要是再看到祁同羽出现,你等着。”

莫君桦噎了一下,麻利答应:“马上去办!”

挂了电话,洛韫深坐在病床边上,低头看着护士给云倾扎针。

云倾的手细瘦苍白,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以一个孕妇来看,她瘦削憔悴得厉害。

等护士出去了,洛韫深拿着她留下的退热贴,笨拙地撕开,正要给云倾贴在额头上,手顿在了空中。

他这是中邪了?

生平没伺候过人,第一个伺候的,竟然是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

洛韫深一把将退热贴扔进垃圾桶,狠狠地盯着云倾。

云倾闭着眼,不安地转了转头,低声呢喃:“妈妈,我好想你......”

眼泪从紧闭的双眼流出来,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看着可怜兮兮的。

洛韫深深深闭上眼又睁开,拿起另一张退热贴,粗暴地撕开扣在云倾头上,在她耳边咬牙切齿:“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就没机会了!”

云倾无意识地蹭蹭床单,继续昏睡.......

天快擦黑时,云倾慢慢醒来,一睁开眼,护士正给她拔针头,看见云倾醒转,朝她笑笑:“你醒了?”

云倾点点头,沙哑地问:“谁把我送来的?”

怎么也不可能是洛韫深,他现在可能嫌恶死她了。

护士羡慕地说:“是洛先生啊!”

“是他?”云倾怔了一怔。

“对呀,洛先生一直在这里看护您来着,不知多少个电话找他,他都回绝了,直到刚才您烧退下来他才走的!洛夫人您命可真好啊!”护士艳羡道。

云倾都有点不敢相信。

洛韫深,为什么会照顾她?

护士见她发呆,把水给她放在床头,静悄悄离开。

云倾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就到了医院。

但一回想,脑子里就全是这几天痛苦不堪的回忆。

她狠狠眯起眼。

云家她暂时没办法,但是祁同羽,她还没办法吗?!

她拿起手机,翻出她发现祁同羽劈腿那天,在他卧室门口录的那段音频,从头到尾听了一遍,洛韫霁和祁同羽的声音清清楚楚。

云倾冷笑一声。

想踩人上位,也要看自己站得稳不稳。

云倾点开网页,把音频私发给著名娱记的网络账号,还给这段音频起了个标题:“惊爆洛家千金倒贴十八线新人,为公开谋算亲兄,亲手将情敌变嫂子!”

她咬着嘴角,看着音频传送成功,几分钟后,那个账号开始不断地发信息过来求证......
当天晚上,云倾在医院的时候,网上新闻爆炸了。

还有什么能比豪门隐私和明星劈腿更吸引眼球的呢,更何况是二者结合?

音频录得清清楚楚,是人都能听出来,是洛韫霁和祁同羽声音。

他们不但承认了两人一个插足、一个劈腿,更爆出惊天大料,原来云倾是被他们设计嫁给洛韫深的!

不少人突然想起来,洛韫深这个洛家长子,传闻是个躁狂的疯子啊?

如果传言属实,那嫁到洛家可就不是美事,反而是个苦差事?

这么说来,祁同羽和洛韫霁,之前是在撒谎?为了公开,就推无辜的人入火坑?

祁同羽和洛韫霁一夜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渣男和小三。

虽说秦墨在大众眼里依然不是个好女人,但这不代表渣男和小三就可以免受舆论谴责!

舆论猛烈发酵,大众义愤填膺,洛韫霁和祁同羽出来发了几封苍白的声明,表明那段音频是伪造,但是已经没用了。

他们因云倾这件事到处接受访谈,声音早就被大众所熟悉,根本没人相信他们的说法。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云倾笑眯眯地看着网上一面倒的讨伐。

到了凌晨时分,事件到达了高潮。

所有祁同羽代言的产品,统一发声明,与祁同羽解约,还要求祁同羽赔偿解约金。

祁同羽都已经进组开拍的剧组,表态说不再用祁同羽,要临时换人。

连祁同羽参加的综艺节目,都急忙另请嘉宾补录。

不出意外的话,祁同羽的演艺生涯,就此断绝了......

云倾看着网上一个又一个剧组、商家、节目组发出声明,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前几天他爬的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重。

这世间还是有报应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她收起手机,闭上眼准备睡觉。

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能睡个舒心觉了。

谁知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云倾没来得及看就接了起来,那边传来祁同羽着急的声音:“云倾!你竟然这么歹毒!”

“是呀,我就是这么歹毒啊。”云倾没想到祁同羽还有脸打电话来,慢条斯理地说道:“可是谁给我施展歹毒的机会的?”

“你!”祁同羽一滞,呼吸变得粗重,激动地说:“就算是我不对,现在你也报复回来了,能不能让你身后的人收手吧!杀人不过头点地!”

“嗯?”云倾愣了一下:“我身后是广大网友啊,我怎么让他们收手?”

“你别装傻了!”祁同羽恨恨道:“那些代言和片约都是看洛韫霁给我的,只要她不发话,没人敢跟我解约!他们敢集体解约,背后一定有人在威胁他们!”

“那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是哪个正义网友看不惯,就想替天行道收了你呢。”云倾笑得开怀:“谢谢你气急败坏打来电话,能让我睡得更开心,拜拜!”

说完,云倾笑眯眯挂了电话,心里却浮上了一丝疑惑。

真的像祁同羽所说,有人在大动干戈、不惜得罪洛家千金,也要把祁同羽打回尘埃?

那个人,又是谁呢?是在帮她吗?

云倾摇摇头。

外公不在了,妈妈又昏迷,以前的叔叔阿姨现在见了她避之唯恐不及,都去讨好连媚了。

这世间没人会帮她,大概是祁同羽的同行趁机下的手吧。

不过云倾还是很感激那个下手的人,心里默念了句“谢谢”,便笑着闭上眼,准备入睡。

谁知没过一秒,手机又响了。

云倾不耐烦地接起来:“谁啊?”

那边沉默了一秒,传出洛韫深的声音:“那段音频是真的?你嫁给我不是心甘情愿的?”

动漫关键词:皇帝调教公主(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