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把她下面日出了白浆;能把人看湿的文案

2022-03-25 13:16:4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洛韫深曾把号码输在云倾手机上。虽然云倾知道洛韫深和她并不算真的夫妻,甚至他好像很不喜欢她。可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只能硬着头皮抖着手给他打电话。“嘟......嘟.....

洛韫深曾把号码输在云倾手机上。

虽然云倾知道洛韫深和她并不算真的夫妻,甚至他好像很不喜欢她。

可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只能硬着头皮抖着手给他打电话。

“嘟......嘟......”云倾度秒如年地等待电话接通。

好像等了很久,久到云倾快要疯狂的时候,熟悉又低沉的嗓音在手机那端响起:“哪位?”

“是我,云倾。”云倾颤抖着说道。

“有事?”洛韫深清冷地问。

云倾现在什么傲骨都顾不上了,一张嘴就泣不成声:“慈心医院把我妈扔出来不管了,我跪下求院长都不行,我实在没法了,只能求您了洛大少!求您救救我妈吧!”

洛韫深直接挂了电话。

云倾听到电话挂断的嘟嘟声,绝望遮天蔽日降临下来。

果然,他不会帮她的。

云倾僵硬地走回病房,重新拿起那把水果刀,静静地坐在秦墨身边。

如果今天保不住妈妈的命,那云家全家,都!得!死!

她看着手表,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八分钟,最后,十分钟。

院长推开门,不耐烦地说:“谁给她接上仪器的?开除!保安!拉这个疯子出去!秦墨给我扔出去!”

“我劝你别动,不然不止你,你家人我也不会放过的。”云倾面无表情地盯着院长,缓缓说道。

院长不屑地笑笑:“你爹都不管你,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他挥手招呼保安:“拉她出去。”

保安一步步靠近云倾,云倾站起来,一脸同归于尽的坚决,一声不吭,刀尖对着外面:“你们也有父母吧?让女儿亲眼见妈妈送命,你们忍心吗?”

保安的脚步缓慢了下来,不知是不忍心,还是被云倾可怕的眼神镇住。

院长直接拨开人,伸手就要去拉云倾:“废话这么多!”

云倾握紧了刀把,看准了他的脖子,手指动了动。

就在这时,院长的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点开了微信语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我说你是得罪谁了?!神骏现在逼着云城和董事会要收购慈心所有股份,还放话出来,全国医疗行业谁敢聘用你就是跟神骏过不去!你已经被开除了!”

手机立刻从院长的手中滑落在地。

云倾愣了愣,扔掉了刀,扑到秦墨身边哭出声来:“妈,没事了!你能继续住院了!”

院长抖着手,看着云倾,整个人呆住了。

她不是云家的弃子吗?怎么会这样?

“嗵!”一股巨力踹上院长膝窝,踹得他直接跪在了地上。

洛韫深走进来,朝院长勾起一个残忍的笑:“刚才是你让我妻子朝你下跪的?”云倾简直不敢置信,怔怔地盯着洛韫深:“你不是把电话挂了吗?”

洛韫深抬眼笑笑:“我想亲自来看看是谁敢让我妻子下跪。。”

云倾的眼泪如断线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往下掉,委屈得像个孩子,哭着从头到尾诉了一遍苦。

有人依靠的感觉,真好。

只是她隐去了云茜接近洛韫深导致云倾当了弃子这件事。

毕竟洛韫深要是知道自己是云家为了利益嫁过来的,也许会真的触怒他。

洛韫深面无表情听完,给云倾递了张纸巾:“脸哭花了。”

此时副院长已经临时被升为院长,毕恭毕敬地跟在洛韫深身后,只听洛韫深转头跟副院长说:“帮她那个护士奖金十万,升护士长,给病人升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团队。”

副院长连连点头,看得院长惊呆了。

他是得罪比云总还要有权势的人了?

还把这个人的岳母给扔出去了?

冷汗爬满了他全身,他连滚带爬爬到云倾脚前:“云小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一回吧!我下次不敢了......”

云倾冷冷地打断了他:“滚!你赶走别人女儿,要害别人母亲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放过你这种人,等于为你做帮凶!”

她情绪过于激动,刚说完就感觉一股胃酸涌上来,张口就干呕了几下。

洛韫深往前跨了一步,手摸了摸云倾额头:“你生病了?”

云倾摆摆手:“可能是胃炎。”

一旁的院长急着想给自己将功赎罪,连忙说:“洛大少,干呕可得好好查,万一是怀孕了不知道,乱吃什么药怎么办?”

云倾正要反驳,突然想起包厢那一夜,好像不是安全期!

云倾惊得倒退了一步。

如果她真怀孕了,失去了洛家这个靠山,云城会怎么对妈妈,她想都不敢想......

她脸色雪白,猛地摇头:“你胡说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洛韫深眼风一扫,不动声色地看看云倾苍白的脸,眯起了眼,朝院长扬扬下巴:“带她去检查。”

“好的!”院长爬起身来,朝云倾恭敬道:“我会用最先进的血液检查办法,怀孕三天都能查出来,您放心!”

云倾一个劲地摇头:“我就是胃炎,我没有怀孕!”

洛韫深伸手抓住云倾胳膊:“查查才安心,走,我带你去。”

洛韫深力气太大,手像铁钳一样,云倾挣扎不过,被押着去抽了血,在那里等结果。

洛韫深靠在墙上,重重扯着腕上的皮筋,看着云倾一语不发,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却让云倾连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她无数次想要逃跑,却又无数次为了妈妈定住了脚步。

二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云倾怀孕了。

洛韫深猛然一把扯断了皮筋,腕上立刻渗出血痕来。

他缓缓走向云倾,伸手钳住她的下巴:“给我戴绿帽子?嗯?”

云倾拼命摇头:“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有苦衷!”

“先回洛家说清楚,我再慢慢跟你算账。”洛韫深打断了云倾,扯着她的胳膊往外走。

“我不能去!”云倾抱住墙角的水管死都不撒手:“我不能离开洛家,我求求你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再留我一段时间,三个月,三个月就行!我是神骏的编剧,三个月后神骏给我付钱,一定会走的!”

洛韫深牙快咬碎了。

给他戴绿帽子,还想从他的公司赚钱?

“你妈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吗?”洛韫深俯视着云倾,残忍地冷笑:“她知道她养出了一个什么女儿吗?”

这句话像是子弹一样,一字一句打进云倾心里,疼得她突然停止了挣扎。

不知哪来一股力气,云倾狠狠挣脱了洛韫深,死命瞪着他。

“我是不要脸,我是巴着洛家不放。可你以为我想吗?啊?”

眼泪在眼眶里不断打转,云倾咬着牙不让它流下来:“我也不想我爸出轨,不想我妈被小三气得跳楼,不想初恋劈腿还设计我,更不想一时气愤酒后失身,还把妈妈给我最重要的手链都弄丢了!这些事没有一件是我想要的,可我有一点办法吗?!”

洛韫深手指微微一动,眉头拧起:“手链?你刚说什么手链“你刚说什么手链?给我说清楚。”洛韫深强忍着呼之欲出的暴虐狂乱,克制着自己咬牙问道。

云倾滑坐在地上,紧紧捂住脸,沙哑地哽咽:“就是我妈给我的手链,从不离身的,被我搞丢了。”

“什么样子的?”洛韫深急迫地问,直觉告诉他,这个答案很重要。

“银色,一串银珠,中间有朵银莲花。”云倾低声说道。

洛韫深心疾速跳起来,快得仿佛要跃出胸腔。

如果这手链是云倾的,那云茜那天就是捡了手链据为己有。

而云倾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

洛韫深呼吸急促,一把拉起了云倾:“你先跟我走。”

“不要赶我走,求你了!”云倾无助地求恳:“我会报答你的,不要赶我走。”

洛韫深则拿出手机给洛维义打电话:“爷爷,我想带云倾到市中心的房子里住几天,过过二人世界。”

那边传来爽朗的大笑,连连答应。

挂了电话,洛韫深低头看着云倾:“我可以先替你瞒着。”

云倾感觉心里紧绷的一根弦终于松了,整个人顿时脱力,无力地往下倒去,被洛韫深一把接住。

洛韫深低头深深地看着云倾苍白的面庞,轻轻地道:“你最好是她......”

洛韫深把云倾带到自己在市中心的大平层。

他去车库开出兰博基尼,边往云家去边给云茜打电话:“你出来,有事问你。”

云茜开心地答应着挂了电话,和连媚拿着两条手链比对。

这两条手链一模一样,连新旧程度都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就是其中一条背后刻着一个茜字。

“这是妈妈找到谭家银匠做的,云倾那条手链就是他家的,全国没有第二个人能刻出这两条手链背后的梵文阴刻来,保证以假乱真。”

云茜点点头说:“云倾这一条,妈你先收好,万一云倾知道找上门,咱们就咬死仿制这条是真的。等有空我还要弄明白背后的梵文是什么意思。”

连媚宠溺地笑了:“我女儿真聪明,比秦墨的女儿强太多了!”

秦墨的女儿,不配得到洛韫深和莫君桦的喜爱,她的女儿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洛韫深一路风驰电掣到了云家,打电话叫云茜出门。

云茜出去时,看到全球仅三台的兰博基尼特定款,眼睛一下亮了,跑到车跟前左看右看:“姐夫,我能坐上去吗?”

洛韫深点点头,看着云茜坐上副驾,盯着她腕上的手链,直接开口问道:“这是你的吗?”

云茜心里“咯噔”一下,硬着头皮点点头:“是呀姐夫,怎么了?”

“是你自己的,还是从云倾那儿拿的?”想起云茜曾经对云倾的首饰垂涎欲滴,洛韫深又问。

云茜眨眨眼,委屈地扁起了嘴,抬起手腕:“姐夫!这是我自己的!你看背后,刻着茜字呢!”

洛韫深一把拽过云茜的手腕,解下手链一看,果然,一串细密的梵文中间,有个小小的茜字。

手链背后有特别小的字洛韫深知道,也记得是梵文,但他没仔细看过,现在大概一瞅,和他记忆里的相差无几。

洛韫深心里一阵浓浓的失望,他还是不甘心,又问道:“云倾说她也有一条手链,也是银珠银莲花。”

云茜眼珠转了转:“姐夫,云家女儿一人一条手链,我那天之所以确定草丛里的是我的,就是凭背后的字认出来的......”

说完,她偷偷看了洛韫深一眼。

洛韫深一动不动,满脸失望。

洛韫深很久没有这么失望过了。

即使确定手链是云茜的,对着云茜,他还是找不到那一晚在黑暗中突如其来的悸动。

心里又开始烦躁,洛韫深挥挥手:“你先下车,我还有事。”

“姐夫,你就这么走了?”云茜磨磨蹭蹭下车。

心头警铃大作。

他该不会在盼望手链是云倾的吧!

绝对不能让他们有好感,不然她怎么办?!

她脚刚着地,车门刚关上,洛韫深就一脚油门,跑车呼啸着远去。

他一路开回市中心的大平层,云倾正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等他的判决。

洛韫深死死盯着云倾的肚子,一语不发,手无意识地去扯皮筋,才想起皮筋已经断了。

“先去打胎。”洛韫深一手扯起云倾的衣领,缓缓说道:“打完这个孽种,回来慢慢算账。”

动漫关键词:能把人看湿的文案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