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宝贝 我下面好硬好想上你

2022-03-24 14:42:0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这下可是往王明珠心窝子上捅刀子。她跟白若萱不一样,俩人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黑矬矮的身材,土肥圆的穿衣品味,也就自带资本这一点这么多年撑着在刘尚志跟前耀武扬威。咬着牙

这下可是往王明珠心窝子上捅刀子。

她跟白若萱不一样,俩人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黑矬矮的身材,土肥圆的穿衣品味,也就自带资本这一点这么多年撑着在刘尚志跟前耀武扬威。

咬着牙脱了高跟鞋,这女人就跟疯了一样,一边使劲儿往白若萱身上攒一边破口大骂。

“那也比你一个出来卖的强!千人枕万人骑的玩意儿,顾启荣头顶的绿帽子自己都数不清!”

“我让你满嘴喷粪!”

白若萱泼了王明珠一脸红酒,顿时眼线液和眼影睫毛膏都化成水淌下来,衬得一张脸越发惨不忍睹。

顾珊珊抖得跟只鹌鹑似的,一个劲儿往她妈怀里躲,把外面的狂风暴雨都留给白若萱。

“天呐!那个人居然是白若萱?”

“网上不是说她天生的女神吗?就这?顾倩倩不会也是这种货色吧?”

矛头很快对准了当红花旦顾倩倩,打从一出道开始走的就是清纯玉女风,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宅男。

水军带节奏也有两把刷子,还吹捧她是九天仙女下凡尘来着。

“这可没准儿,指不定母女三人都是一水儿的货色,她妈玩剩的闺女接着玩。”

“嘶……我就说这刘总怎么这么眼熟呢!前些年被拍到跟白若萱同出酒店那个……”

刘尚志在床底下钻着,没想到就这也能躺枪。

“谁敢瞎说我撕烂她的嘴!”

白若萱额头有血淌下来,模糊了视线,只能凭着感觉吓唬那群长舌妇。

“啧啧,恼羞成怒了呗。”

“贵圈真乱。”

墙倒众人推,她一说这话,有好事儿的就端着手机录起视频了。

“不许拍!啊!谁敢拍!”

白若萱把顾珊珊推出来替她挡着镜头,全然忘了顾珊珊衣衫不整,痕迹更是暧昧不可言。

她这辈子的脸都在这一瞬间丢完了,抓拍的镜头里面目狰狞可憎,宛如索命的厉鬼。

场面一度混乱,一发不可收拾。

霍起的人这才姗姗来迟,转告了首富的意思。

“各位稍安勿躁,今天霍总第一回在S城设宴,不希望视频亦或图片流出,后续请各位配合工作人员进行删除处理。”

“至于刘总和顾小姐……清官难断家务事,既然是在霍总的地盘上出的事,为表歉意,两位将在霍总名下所有酒店享受终身制会员待遇。欢迎两位下次光临。”

“怎么样,薄太太?”

低调黑的迈巴赫里,男人眉眼带笑,征询顾意迟的意见。

“常规操作,并不出彩。”

“那薄太太希望看到什么?”

薄司擎目光晦暗,盯着女孩微撅的唇瓣,心念微动。

“这样吗?”

不等她回答,男人就飞快地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你耍流氓!”

顾意迟愤愤控诉,大概急了,眼尾有些红。

“我只对我太太耍。”

薄总一本正经,面具覆盖下的脸神情柔和。

顾意迟反击回去,一副绝不留恋的渣男嘴脸。

“薄先生,反击而已。”

认真你就输了。

薄司擎气笑了,猛地把人翻过来,摁在自己腿上,“啪啪”就是毫不留情的两巴掌。

顾意迟疯狂挣扎,脸蛋涨红。

她长这么大就没被人打过屁股!

余年偷瞄一眼薄司擎,敏锐地捕捉到他泛红的耳尖,默默升起隔板。

后座的气氛就更压抑且暧昧了。

“说,以后还老不老实了?”

薄司擎还不算专制,挨打的间隙,不忘确认顾意迟的认错态度。

然后就见这丫头翻了个白眼,一个灵活的翻转,就咬在了他的喉结上。

还磨了磨牙。

她的柔韧性只支持她够到那里。

“顾意迟!”

薄司擎咬牙切齿,凶狠地瞪着得逞偷笑的小丫头,下手更重了。

“哎!还有完没完了!”

她年纪小就不要面子的吗?

顾意迟急得眼睛更红了。

年轻人不讲武德!

耗子尾汁!

直到深夜,薄司擎还是没办法专心工作。

女孩控诉的眸光时不时在他脑海闪现。

余年过来敲门,“先生,顾总来了。”
“太太呢?”

半天的烦躁似乎找到了宣泄口,枯燥的数据也能看进去了。

“已经睡下了。”

薄总低头捣鼓微信。

薄司擎:出来。

对方装死。

呵。

一个单字再加一个标点符号,很符合薄总利落寡淡的做派。

顾意迟一个激灵滚起来,门外就响起门把手转动的动静。

顾启荣不是自己来的,顾珊珊脸肿得老高,眼神怨恨。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意迟早死了百八百回了。

“意迟,你老实跟爸爸说,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哦,兴师问罪来了。

“爸,你觉得我会做什么?”

顾意迟直视顾启荣,眼神清明犀利,顾启荣略有躲闪。

这个女儿刚从乡下接回来没多久,能会什么暗算人的阴险技俩?

可是架不住妻女哭诉施压,这才来了。

“珊珊,你来说。”

“顾意迟,一定是你害的我!喝了酒被送到刘总房里的明明就是你!还有在洗手间……”

“我腿脚麻溜跑得快不行吗,你非要上赶着尝尝你妈用过的滋味,怪我咯?”

顾意迟一摊手,满脸无辜。

伤口上撒盐,说的就是她。

戴绿帽子不能怪你,但是母女共用一个就是你的不对了。

顾启荣脸色铁青,这简直是把他的脸摁在地上摩擦。

“顾意迟你撒谎!繁欣都说了!你不得好死!”

顾珊珊冲顾意迟扑过来,被她轻巧地一躲,反倒自己摔了个狗吃屎。

“顾意迟!给你姐姐道歉!”顾启荣试图把二女儿的脸找回来,冷冷地命令小女儿。

顾意迟无视了个彻底,更不可能照做。

“顾总,你的宝贝女儿打算把我送到刘尚志床上去,难道我应该任凭宰割吗?”

对父爱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顾意迟还是想得到一个答案。

“跟着刘总也是你的福气……”

顾启荣明显底气不足,含糊嗫嚅。

楼上的薄司擎已经捏碎两个茶杯了,余年汗涔涔地小心伺候着。

“薄总,要不我下去给这老匹夫点儿教训?”

“不必,她有分寸。”

话虽如此,可是移动冰山周身的温度仍在不断降低。

“我的福气?”顾意迟表情嘲讽,“那顾倩倩和顾珊珊呢,这种福气为什么不给她们?”

“她们怎么能跟你一样!”

下意识地,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爸爸不是那个意思……你没上过学,找个靠得住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顾珊珊挑衅地冲顾意迟笑,看吧,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在爸爸眼里,我和姐姐才是他的掌上明珠。

“你想让我做什么?”

顾意迟冷声打断顾启荣的话,不想再听他那套虚伪的说辞。

鬼话骗鬼还差不多。

“你去盛世集团找刘总,亲自向他道歉!”

顾启荣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把这次的目的说了出来。

“行,好处呢?”

“你跟白若萱离婚吗?”

她问得轻巧,就像问今天天气怎么样一样自然。

鸠占鹊巢这么多年,那个女人也该物归原主了。

顾启荣猛地一噎,瞪眼。

“你想都别想!”
顾启荣越发看不明白这个一直被他忽视的女儿了。

以前唯唯诺诺,指东不敢往西的顾意迟去哪儿了?

还是若萱说得对,这丫头一肚子坏水,狼心狗肺的东西,一点儿都见不得他们好!

“那就免谈。”

顾意迟瘫在沙发上喝茶,佣人殷勤地捏肩捶腿,神情慵懒惬意。

顾启荣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

“顾意迟,你就是个寡妇,薄家不会给你撑腰,别忘了顾家才是你的家!”

“那你可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只要我还是薄太太一天,就能请你滚出去。”

手机跳出来一条信息,顾意迟顿时来了精神。

“劝你离婚也是为你好,有些好东西爸爸应该很感兴趣。”

一叠照片拍在顾启荣脸上,越看他的脸色越铁青。

妖娆,暧昧,情色……

各型各色的男人,无一不肥胖油腻,动作姿势出格,花样繁多。

“爸你别信她!这照片肯定是假的!”

每一张的女主角都是白若萱的脸,顾珊珊就是想遮掩也不知从何开口。

“混账!”

他勃然大怒,巴掌破风而来,就要往顾意迟脸上扇。

半空横来一只有力的手,硬生生拦了回去。

“我的金主,也是你能教训的?”

面具下看不清男人的脸,但是仅仅周身地狱般的阴冷气场,就足以让顾启荣胆颤了。

手腕传来一阵剧痛,他试着动一下,软趴趴的。

居然断了!

把苍蝇扫地出门,顾意迟一言不发就往楼上走。

薄司擎的气息扑面而来,在她的颈侧摩挲。

“生气了?”

“我不配。”

刚才在车上她丢了的脸还没捡回来呢,看见这人就烦。

“疼?”

大手顺着腰身往下落,安抚似的拍了拍。

顾意迟躲开,噔噔噔跑了。

反锁了门,头蒙进被窝里,脸颊还是烫得厉害,心跳快得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白若萱急得在门口转圈,见顾启荣回来,赶紧迎了上去。

没想到一巴掌呼过来,把她打懵了。

“顾启荣,你发什么狗疯!”

白若萱尖叫,长指甲挠花顾启荣的脸。

“贱人!看看你做的好事!”

顾启荣眼神嫌恶,对白若萱这个不知道多少人穿过的破鞋厌恶到了极点。

“不可能!”

一屁股跌坐在青石路面,白若萱抱着头崩溃大叫。

这些东西,她明明早就让人处理了的!

到底是谁!

“顾意迟……一定是她!她恨我们把她嫁入薄家冲喜,所以才报复我!”

顾启荣一脚踹过去,白若萱撞翻垃圾桶才停下来。

污秽兜头浇在她身上,矜贵高傲的形象一落千丈。

“还不是你教的好女儿!各种下作低贱的手段都敢往亲妹妹身上使!”

也不知道他是气恼顾珊珊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在人前把他维持了二十多年的脸面丢了个精光。

各种事交织在一起,彻底让顾启荣爆发,揪着她的头发就是一顿暴打。

顾珊珊抱着她爸的腿,哭得稀里哗啦。

被顾启荣毫不留情地踹开,就像甩开一坨垃圾。

“啊!顾启荣,你这个老匹夫!你敢打我!倩倩饶不了你!”

这话一出,像是按下了停止键,顾启荣亲自把白若萱扶了起来。

动漫关键词: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