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软玉娇香多肉,大叔每晚潜入

2022-03-24 14:40:0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这怎么可能?”俞夏根本不相信他的话。“放心吧,我说可以就可以。”左浩云轩卖了个关子。既然他不愿意说,俞夏也没再追问下去。对她而言,只要能找出她和白

“这怎么可能?”俞夏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放心吧,我说可以就可以。”左浩云轩卖了个关子。

既然他不愿意说,俞夏也没再追问下去。对她而言,只要能找出她和白美琪的区别,她就赢了。

左浩云轩带俞夏去了一家纹身店,给她纹身的是位女纹身师,热情温和说话声音也是柔柔的,打消了俞夏的紧张,整个过程都很顺利。结束的时候俞夏看到了肩膀上的纹身,是两个英文字母组成的一个桃心图案。

ZY;代表了左浩云轩和俞夏两个人。

图案设计的很别致,如果不仔细看的人,会以为就是颗造型好看的桃心,根本认不出两个字母的形状。

看着这个纹身,俞夏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在蔓延。

虽然今天她和左浩云轩去民政局办了登记手续,可身份依然是白美琪的。别人都是高高兴兴去民政局,只有她感觉自己像个傀儡,在参与一场别人的婚姻。

可此时此刻看到这两个字母,她的人生和这个男人的真正纠缠到了一起。

从纹身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了。

俞夏忍不住感慨这个男人的办事效率,一上午的时间,她跟着这个男人辗转了五个地方。

已经是吃饭的时间,左浩云轩带着俞夏去了附近的一家高档中餐厅。

因为她刚刚纹过身的原因,点的菜全都是清淡口味的。

不知是菜的口味太淡了,还是心情的原因,俞夏吃的有些食不知味。

看那张小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左浩云轩从口袋里拿出两样东西放在了她面前。

一个崭新的手机和白美琪的身份证。

“我想这个身份证你应该用的着,手机是刚买的,卡号也是新办的。”

看着眼前的两样东西俞夏的眼睛亮了亮,身份证她确实想要,虽然不是她本人的,但是现在俞夏是个黑户,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就算是找份工作都是难上加难,现在有了这个身份证,她就可以出去找份工作了。

手机是时下最新款的,比她之前款式高级了很多。

“其实手机我只需要换个卡号就可以了。”其实她不想欠这个男人太多。

左浩云轩看着她道:“那部手机你还是收起来吧,里面有白美琪的微信,也许哪天她会给你发来信息。从现在开始就用这部新手机。”

这个男人说的也有道理,俞夏没有拒绝:“好。”

“鉴于你之前说手机里的信息全部被换的教训,你最好现在就把自己的指纹录进去。”

这个建议确实很正确,这种惨痛的教训她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二次。

俞夏点开手机,把自己的指纹录好,为了保险起见,她又加了一道密码。

准备注册微信的时候,发现有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正在迟疑间就听对面的男人道:“这是我的号码。”

俞夏点点头,把电话号码存进了通讯录里。

刚设置成功,手上便突然一空,手机被人拿走。

左浩云轩点开通讯录,就看到自己手机号码的备注名字居然是……玉树临风!

他满意的挑了挑眉:“嗯,这个不错。”

他喜欢。

俞夏无语的看他一眼,看来这世间没有几个人拒绝好听的话。

猜到他可能会看备注,所以特意取了个好听的名字。
九月的天,路边红枫热烈绚烂。

顾意迟穿着婚纱站在门口,目光呆滞,唯唯诺诺的模样。

三岁那年妈妈过世,不出两月爸爸迎娶新人进门,她被送到乡下养病,一去就是十多年。

要不是继母跟薄家有婚约在先,薄家那个病怏子需要冲喜,她也不会被接回来。

“我这宝贝女儿可是我的掌上明珠,要不是她主意正劝不住,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这么早就把她嫁人的。”

继母白若萱含着眼泪,不舍地看着顾意迟,众人围着她安慰。

“虽说是后妈,不过薄家是个好去处,九泉之下我也算能给姐姐一个交代了。”

顾意迟轻声细语,乖巧又怯懦,“阿姨,你不是说我要是不嫁顾家就完了吗?还说两个姐姐可不能往火坑里跳。可是……薄家是火坑吗?”

白若萱的表情顿时就不对劲了,先前跟她走得近的几个贵妇也凑在一起咬耳朵。

合着就是一出替嫁的戏码,这白若萱不愧是影后出身,再怎么宝贝长宝贝短,还是掩盖不了阴毒的心思。

“来了来了!”

拄着拐杖的男人缓缓走过来,弓腰驼背,脸上盘踞着狰狞可怖的疤痕。

就这几步路的功夫,他已经几乎连肺都要咳出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气沉沉。

白若萱庆幸不已,还好嫁的不是自己女儿,于是也顾不得替自己狡辩,亲自搀着顾意迟,像丢烫手山芋一样,交到男人手里。

看样子这薄家四少也没多少日子了,丧门星配病秧子,怎么看都是绝配!

“啧啧啧啧,最毒不过后娘心呀,趁当家的不在偷偷把继女嫁出去,可怜这孩子了……”

他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说好了是冲喜,可是十有八九嫁过去就是个守寡的命。

这薄家少爷这么虚……也不知道能不能人道。

“阿姨,我走了,您别忘了好好照顾爸爸。”

自始至终,顾意迟都乖巧的不像话,越发衬得白若萱不是个东西了。

白若萱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果然这贱人就跟她那死鬼妈一样该死。

她都安排好了,明天S城头条一定是影后高调嫁女,挥泪送别的感人话题。

谁知道被这贱人三两句挑拨就全毁了。

不过就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罢了,还不是任她拿捏?

接嫁的婚车一路向前,车内只能听见男人压抑的咳嗽声接连不断。

顾意迟眨了眨眼,掌心摊开,一颗粉色的水果糖静静躺着。

“喏,给你。”

男人没有接,只是沉默打量她。

他的瞳色浅,氤氲着流光,显得脸上的伤疤也没有那么吓人了。

突然,车子冲过盘旋的山路,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意迟才醒过来。

现在情况很不好,有汽油顺着车窗流下来,车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熏得人头昏脑胀。

这味道她太熟悉了,最多30秒,这车就会爆炸!

四周打量着,顾意迟推断一下自己独立逃生的可能性……

果断推搡昏迷的男人。

“喂,醒醒,车要爆炸了!”

“……薄司擎,你是自己醒,还是我把你扎醒?”

顾意迟掀了掀眼皮,指尖捻着一枚银针,作势就要扎下去。

男人睁开眼,眸底深沉如一汪深潭。

“为什么不跑?”

“有人想要你的命。”

薄司擎挑了挑眉,他以为是为了博取他的好感,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你现在跑,还来得及。”他动了动手指,重新闭上眼。

“一起。”

顾意迟言简意赅,彻底把车窗敲碎,找好方位拖着他往外跑,顺着一处较缓的陡坡滚了下去。

他们刚落定,就听上面“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冲天的火光。

“对不起,少爷,我们来晚了。”

刚才消失的司机带着一群黑衣人冒了出来,看见灰头土脸的两个人眼里闪过一抹惊诧。

简单处理过伤口,男人换上干净的衬衣,捏着顾意迟的下巴,强迫她跟自己对视。

“还不跑?”

少女直视他,眸光坦荡,没有一丝胆怯。

“我跑得了吗?”

薄司擎笑了,不过眼底冰冷,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死人才会保密,顾家才不会怀疑。”

女孩一偏头,男人的手就抓了个空。

“薄爷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顾意迟双手环胸,桃花眼噙着一抹讥讽。

“我能救你出来,当然也能让你离不开这儿。”

女孩正色,巴掌大小的脸上神情严肃。

“啪嗒”一声,不知道是谁的木仓蓄势待发。

男人一步步靠近,紧盯着顾意迟每一个表情。

“怕了?”他声音喑哑,带着嗜血的冰冷。

女孩表情丝毫不变,把玩着手上的银针。

倏而眼神一厉,没人看得清她的动作,就见司机捂着腿倒下来。

薄司擎的人四面包抄过来,彻底让她插翅难飞。

“薄司擎,我知道这场车祸是你自导自演,对你的计划也不感兴趣。

我可以配合你,但是你不能拒婚,也不能送我回顾家。”

白若萱掐断了她所有的关系网,这么多年任她自生自灭。

她需要薄太太的身份打掩护,查清当年妈妈死亡的真相。

有点意思。

薄司擎看着这个娇弱得他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女孩,菲薄的唇扬些许兴味盎然。

从被人指指点点的接亲,再到翻车,爆炸,被手下接应,她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但是唯独听到要送她回家的时候,不自觉就把底牌亮出来了。

慌了。

“薄司擎,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见他眸光微动,女孩像受了鼓舞,底气更足了。

“你有隐疾,最少二十年了,我能治。你需要的情报,我也可以给你找来。留我潜伏在薄家,你要什么我都能帮你。”

如果她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恐怕立马就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所以,她在赌。

赌薄司擎需要她,至少现在必须跟她合作。

“嘭!”

有人开了木仓,顾意迟心里一突,身体僵硬。

就地一滚,避开要害,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顾意迟才发觉自己被耍了。

刚才那一下,打的是离她咫尺之遥的草地。

“还会什么?

动漫关键词:大叔每晚潜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