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2022-03-23 14:47: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许念,究竟是不是真的?”许念一直无声沉默,宫北心急如焚,再次开口问着,满眼阴寒。“……”许念就那么目不转睛地望着宫北,嘴巴上下张合了好几次

“许念,究竟是不是真的?”

许念一直无声沉默,宫北心急如焚,再次开口问着,满眼阴寒。

“……”

许念就那么目不转睛地望着宫北,嘴巴上下张合了好几次,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这个时候,许念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

“许念,今天民政局,下班之前,我要见到你和宫北离婚。哦,对了,不仅秦牧在我这里,你一直想要寻找的这个人也在我这里。”

随着短信一起发送过来的还有一张图片。

看到那张图片,许念心猛的一滞,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

不是宫南南又是谁?

“许念,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劝你就不要再隐瞒了。再瞒下去,事情会愈演愈烈,后果你恐怕承担不起。”

齐柔当然知道许念手机上的短信适何寒发来的,她急忙恰到好处的开口威胁。

许念紧紧攥着自己的手,看向齐柔。

她坚信,齐柔没有看到她的手机屏幕,而齐柔之所以说出来这样的话,只有一个答案。

她和这个把秦牧带走,把南南掌控在手中的男人是一伙的。

她记得一年前,南南在那场车祸之后就不治而亡,她眼睁睁的看着南南下了墓。

直到现在陵园里边都还有南南的墓碑,为何南南会好端端的活着。

这一切和一年前那场车祸定然有关系,看来,她只有与那个男人周旋,才有机会去查清楚所有的一切。

“是真的,宫北,你不必再问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我没有生病,也没有得什么绝症,我不过是想要骗取你的同情,重新得到你的爱,继而把整个宫氏集团都夺过来而已。”

许念终于开口说出来了这番话,说到最后颤抖的连声音似乎都变了。

她甚至不敢去看宫北那双眼睛,生怕自己忍不住,会反口。

齐柔听到许念的话,终于心满意足。

“民政局不必去了,我直接去找人办了离婚证就是,宫氏集团的总裁,这点实力还是有的。”

许念的内心正在极度的煎熬的时候,宫北冷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

许念猛地抬头,惊疼的连泪水都僵在了脸颊,紧接着视线就开始模糊。

是啊,阿北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若是讨厌一个人,连多看一眼都不行,更不要说和她一起去民政局离婚了。

宫北说完揽过齐柔的肩膀,一边向病房门口走去一边温柔的开口,“你才受了伤还没有完全恢复,怎么从病房里面跑出来了呢?我送你回去。”

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宫北忽然又停下了脚步。

“许念,既然你这般心狠手辣,攻于心机,还屡屡伤害齐柔,监狱是最适合你的。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自己主动去警局认罪。”

宫北没有转身,就那么决绝的开口。

“……”许念就那么瘫坐在病床上,看着病房门口宫北离去的方向。

心疼的如刀绞般想死。

她紧紧捂着胸口,够搂着身子,泪流满面。

从一年前开始,到现在,车祸,失忆,绝症,流产,入狱,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们两个本来足够相爱的人来说,都太过于残忍。

明明彼此那么相爱,明明说好了要幸福到最后,可最后对,因为天灾人祸,命运弄人,走到现在这一步。

她真的恨,恨恶人的捉弄,恨齐柔的算计,恨那只操控这一切的时候,甚至恨命运的不公。

她一直苦苦挣扎到了现在,都不曾有过半分的胜算。

难道,她和宫北这辈子,注定了只能分道扬镳吗?

不,他们爱了十六年,她怎么能够允许因为命运的捉弄,因为别人的算计,让他们成为陌生人。

无论如何,她都要试着去挽回,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

说来她如今已是右半结肠癌晚期了,本就没有多少日子了,不是吗?

若是搭上自己这条命,能够查清所有的真相,能够把秦牧救回来,能够换回南南,还能解除她和宫北之间的误会,何乐而不为呢?

许念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从病床上起身去了她主治医生办公室。

到医生办公室后,她了解到医生已经对自己右半结肠癌进行了根治,做了切除。

只要时刻来复查,只要体内不再有癌细胞出现,就可以达到长时间的存活。

听完这话,她笑了。

至少,在这场荆棘密布的爱中,她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至少,在这么多噩耗传来的同时,终于有了一个好消息。

走出医生办公室,回到病房,她想到宫北最后离开的时候,在病房门口说的那句话,她苦笑了笑,准备收拾东西去警察局。

只是许念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收拾完,警察局的人就到了。

“许小姐,既然您现在已经没事了,该和我们回监狱了。”

警察公事公办的开口。

许念下意识的伸出了双手,戴上手铐的那一刻,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她的阿北,她深爱了16年的男人,如今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把她送到监狱里面。

呵,真好。

无论是以什么样的理由,无论是有什么样的误会,这一刻,都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半个小时后,许念跟着警察局的人回到了青城监狱。

仍旧是那个牢房,地上还有未清理干净的血渍。

她蜷缩在牢房的一角,想到宫北在这里要杀了自己的模样,浑身发冷。

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血液似乎都冻僵了,停止了流动。

她就那么睁着双眼,一直蜷缩在那里,不吃饭,不喝水,不睡觉。

直到最后再也支撑不住,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了开门的声响,紧接着一盆凉水就浇了下来。

寒冬腊月,她流产不久,又刚刚做了手术,这样一盆凉水几乎要了她的命。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齐柔阴狠的声音传了过来。

“宫总之前就吩咐了,要让这个女人在监狱里面生不如死,你们知道该怎么做。”“齐柔,你敢!”

许念看着齐柔那个趾高气昂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大声怒吼。

她现在已经把能够和宫北和好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都葬送了。

她也按照齐柔和那个男人的吩咐,告诉宫北她得了绝症的事情都是自己伪造的。

甚至重新回到监狱里面了。

他们究竟还要怎样?

“许念,你这是什么态度?威胁我吗?哈哈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沦落到什么地步了?还敢这么嚣张!许念,找死!”

齐柔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许念,得意的笑着,那个样子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一般。

“你们不动手还等什么呢?”

齐柔笑完看向身后的那些人。

这些个女囚犯都是从监狱的囚室里面放出来的。

如果要说在监狱里面的人最想得到的是什么,那无疑是走出监狱。

这些人在监狱里面关的久了,做梦都想出去。

齐柔看着那些个如同狼一样,朝着许念发了疯一样冲过去的女人,得意的开口。

“你们谁下手最狠,折磨的最厉害,我就放谁出去。”

齐柔这番话说完,那些个女囚犯更是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照着许念就生扑了过去。

“齐柔,我告诉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许念看着这些个女囚犯一个个想要把她生吞活剥的眼神,顿时感到无边无际的恐惧。

她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是这一刻一般这么害怕过。

“呵,我就欺你太甚了,你又能如何?”

齐柔冷笑了一声,在一旁得意的看着那些个女囚犯开始对许念动手。

一时间,所有的女囚犯蜂拥而至。

许念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好的地方,衣服全部都被一点一点的撕烂。

整个身体都是淤青,抓痕,连脸上都是。

这么多人一起上,许念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反抗。

她只能用双手紧紧护着自己的小腹,不让自己刚刚动了手术的地方再次受伤。

“朝她小腹动手,对于一个刚刚动了手术的人,二次受伤才是最‘好受’的不是吗?哈哈哈!”

齐柔一眼就看出许念拼了命的要护着她的小腹,她立刻就想起来许念在医院里面做的对右半结肠癌的根治手术。

齐柔吩咐完,那些个女囚犯疯了一样开始扒拉着许念的手。

尽管许念用尽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护着,但最后还是抵不住女囚犯们的人多势众。

刚缝合好的伤口,就那么袒露在众人眼中。

女囚犯看到许念的伤口,两眼放光,一个个就上去又抓又挠。

瞬间,许念的伤口就一片血肉模糊。

“啊!”

她疼的撕心裂肺的大喊。

齐柔在一旁很是满意的坐着,慢悠悠的喝着茶。

许念的伤口一滴一滴不停的往外流着血,那些个女囚犯看到血更是兴奋。

这一刻,许念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了,她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没命的。

自从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之后,她这一年都活在极度的恐惧中。

天亮怕天黑,天黑怕天亮,她生怕那一刻癌细胞快速扩散,她就彻底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如今,好不容易做了切除手术,医生也说了,如果体内不再出现癌细胞的话,她就可以达到一个长期的存活了。

意思就是她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了。

可现在,齐柔摆明了是想让她死。

如今,她只剩下最后这一条残躯,齐柔还要咄咄相逼。

这一瞬间,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朝着许念汹涌袭来。

南南的车祸,丢掉的孩子,父亲和大哥的两条人命,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凝聚成了最极致的恨意,彻底蔓延许念的四肢百骸。

“齐柔,想要我死,那我们就同归于尽!

许念一瞬间就僵在了那里,她张着嘴,想要反驳,想要说话,可用尽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也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宫北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病房门口。

阿北,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可以不再这么悲伤。

动漫关键词: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