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别揉我奶头~嗯~啊~少妇

2022-03-23 14:44:3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许念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愣在了哪里,就那么看着人潮涌动里的那个身影。南南,就是南南!她绝对不可能认错。她和宫北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南南是宫北的亲生妹妹。他们曾经

许念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愣在了哪里,就那么看着人潮涌动里的那个身影。

南南,就是南南!

她绝对不可能认错。

她和宫北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南南是宫北的亲生妹妹。

他们曾经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即便只是一个背影,她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认错。

此时,阴霾的天空之中顿时下起了鹅毛大雪。

“南南!”

许念大吼了一声,顾不得纷飞的雪,发了疯的向人群中冲去。

而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身影,听到许念的声音,猛地就回了头,看向许念。

这一刻,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许念的心猛地一滞,她看着那张熟悉的久违的脸庞,心都跳漏了一拍。

下一秒,许念就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许念看的清清楚楚,真的是南南!就是南南!

太好了,南南没死,这样她和阿北之间所有的误会就都可以解开了,他们就可以像从前一样了。

许念刚冲了几步,宫南南身后忽然就出现了一只手,捂住了宫南南的嘴。

宫南南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应许念一声,就被那人抓到了一辆面包车上带走了。

大雪纷飞,人流拥挤,每个人都着急的赶回家中。

许念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路,再次抬头的时候,人群中就再也没有了宫南南的身影,只有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飞驰而去。

“唔!”

面包车上,宫南南被绑着,捂着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远。

许念则是却站在人群中,拼命的寻找着宫南南的身影,却怎么都找不到。

难道她刚刚看错了吗?

不,她不可能看错,“那就是南南!”

许念喃喃的喊了一句,倏地想到了齐柔。

对,南南没死,齐柔一定是最清楚的那个人。

一年前所有的一切就都是齐柔干的。

许念连忙掏出手机给齐柔打电话。

“怎么?你想清楚了,和宫北离婚了是吗?”

齐柔看到是许念打来的电话,直接就接了电话。

“齐柔,我问你一件事情,只要你告诉我,我立刻就和宫北离婚。”

许念顿了顿,开口。

看这个样子,齐柔还不知道她和宫北签了离婚协议书的事情,这样的话更好,她可以用离婚协议书来让齐柔开口告诉她关于南南的事情。

“你说。”

齐柔听到许念这么爽快的就答应离婚,心里面有些不安,犹豫了片刻,道。

“南南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没死?”许念立刻开口问着。

她问完这话,电话那端就再没了声音。

“……”

齐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许念会问关于宫南南的事情。

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一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拿着手机的手都不住的在颤抖着。

“许念,宫南南在一年前的车祸中早就死了,还是宫北亲手葬的,这你是知道的,我看你是疯了,才会问出这样的话,疯子!”

齐柔口不择言的说完,连忙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齐柔就彻底乱了心神,急忙就打开手机匆匆拨通了一个电话。

“怎么回事?你不是把宫南南和秦牧都关起来了吗?为什么许念会看到宫南南,你告诉我!如果宫北知道了的话,我们所有的一切不都完蛋了!”

电话一接通,齐柔就大声的怒吼着。

“齐柔,是你完蛋,不是我完蛋。还有,是谁给你的胆量,敢和我这样说话,怎么,你觉得你现在稳稳的拿捏住了宫北是吗?若不是我在后面推波助澜,凭你?哼,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齐柔吼完,电话那端才悠悠的传来了一个慢条斯理的男人的声音。

“只要我想,我分分钟可以毁了你现在的一切。你别忘记了,你这一年是做了多少下作的事情来报答我!”

“不要再说了!”

齐柔听到这里,满眼的恐惧,浑身上下都不寒而栗,再也忍不住抓狂的吼着。
“不要再说了?哼,齐柔,那些资料和视频我还都留着,我告诉你,你逃不掉,也别妄想耍什么花招!”

“还有,若是下次敢再这么和我说话,我想我该让宫北好好看看你是个怎样不堪的女人”

男人说完不等齐柔回答,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齐柔听着电话那端的挂断声,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

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曾经那些不堪的画面,还有那一双双油腻的手。

“啊!”

齐柔发了疯的喊着,拿起手机照着面前的镜子就砸了过去。

随着镜子破碎,她看到了镜子里扭曲的自己。

呵,想当初何寒不就是看上了自己这张脸吗?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不是吗?

当初为了报复宫北,她选择了和何寒联手。

而何寒开出的条件就是让她用她这张勾人的脸,去公关那些对他有些利用价值的老男人。

“宫北,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身边的任何人!包括宫南南,她即便是现在没死,以后也都会死的!”

“我会把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千倍百倍的讨回来!”

齐柔看着镜子里扭曲的脸,咬牙切齿的怒吼!

另一边,何寒在别墅里面,也大发雷霆。

“啊!”

宫南南如同疯了一般的嘶吼着。

她看着何寒手中那把带血的刀,看着地上躺在血泊里面的何寒的手下,几乎被吓到失去了理智。

“你们若是再照顾不好南南,让她出去经受一丝风吹雨打,这就是下场。”

何寒说完凌厉的扫了众人一眼,抱起宫南南就直接上了楼。

“南南,你知道的,我怕你出事,所以才不让你出去。你身子这么弱,本就不能乱跑,回来又发烧了,我如何不生气?”

到了房间,何寒把宫南南放在床上,就摩挲着她的头顶开口。

可何寒说话的同时,眼底却布满了阴森和寒冷。

“我……我知道了……”

宫南南小心翼翼的应着,如同一个受惊额小鹿,声音几乎小的让人听不见。

“乖,吃了药,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何寒满意的笑了笑,打开抽屉拿出了一瓶药,倒了杯温水给宫南南吃了药。

宫南南吃完了药没有几分钟就昏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何寒才吩咐门口的助理王新进来。

“何总,何必还要这么费力的留着这个女人。”

王新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女人,直接开口道。

“蠢东西,没了她,拿什么对付宫北。若是能直接动了宫北,我还犯得着如此苦心经营?”

何寒一脚就对着王新踹了过去。

“哼,宫家那个老东西生出来的种,还真颇有几分本事。”

王新则是屁都不敢放,连眼神都在这一瞬间无比惶恐,仿佛何寒是一个很可怕的人,“那又如何,何总,我们赢定了。一年前我们就已经赢了开端,还怕赢不到最后吗?”

“说的也是。呵呵呵……”

何寒听闻这话,阴冷的笑着。

“可现在,许念那个女人已经发现了宫南南,怎么办?”

王新想到许念,又隐隐有些担忧。

“那就做了她!”

何寒眸子微脒,攥紧双手,手背上青筋暴戾。

“何总,之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对秦牧下手了,现在再对付许念,在宫北眼皮子底下,做这么大的动作,何总,恐怕……”

王新心头一震,没想到何总这么直接,虽然他也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宫北那里也不得不注意。

“哼,怕什么?不是还有齐柔吗……”

何寒冷哼了一声,勾着嘴角,凑在王新耳边吩咐。王新听完了之后得意的笑着,“哈哈哈,何总,一箭三雕,这一次,我们赢定了。我这就去给齐柔打电话。”

何寒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宫南南,眸底闪过一抹深邃,点了点头,“嗯。”

“什么?若是我真的死在许念手里面了怎么办?”

五分钟后,王新把何寒的计划都告诉了齐柔之后,齐柔惊呼。

“哼,齐柔,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何总说了,你可以不去做,只要你不怕那些视频被宫北看到。”

王新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的开口。

“好,我去。”

齐柔咬牙切齿的答应,王新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齐柔死死攥着自己的双手,狭长的眸子里面满是阴狠和毒辣。

“许念,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一次,我不仅要你的孩子死!我还要你的孩子一起死!”

齐柔歇斯底里的吼完了之后,良久才缓和了自己的情绪。

拿起手机,给许念打过去了电话。

“许念,你不是想要知道宫南南的事情吗?只要你带着你和宫北的离婚协议书来,我就告诉你。”

齐柔说完了之后不等许念回答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她笃定许念一定会来的。

许念刚刚回到许家,没有想到齐柔会打来这个电话,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齐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想到自己和宫北签下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赶紧从包里面拿出来了那份在宫氏集团,被宫北逼着签下的那份离婚协议书,匆忙就去了宫北的别墅。

齐柔则是在别墅里面掐着算着时间,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她估摸着许念也快到了,就给宫北发去了消息。

“宫北,我怕,救我!”

齐柔刚发完消息,许念就到了。

“你要的离婚协议书我带来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南南是不是还活着了吧?”

许念进门看到齐柔直接就把离婚协议书甩了过去。

“急什么?”

齐柔看着许念笑了笑,紧接着许念的身后就出现了何寒安排好的人,牢牢的束缚住了她。

“齐柔,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许念怎么都没有想到齐柔竟然会找人来对她动手。

“干什么?许念,听说你坏了宫北的孩子是吗?你说,我能让这个孽种留下来吗?”

齐柔走过去,手用力的抓着许念的小腹,一脸的狠辣。

“齐柔,你敢!你若是敢对我的孩子动手,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许念没有想到齐柔这么快就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也是刚刚才拿到了医院的检查,为何齐柔这么快就知道了。

可她顾不得细想,现在她只想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

“做鬼?哈哈哈,好啊,那你就去做鬼吧。”

齐柔听完许念的话,放肆的大笑,一脚就对着许念的肚子踹了过去。

“啊!”

许念一瞬间疼的撕心裂肺,她拼了命的挣扎反抗,却怎么都无济于事。

本就得了右半截肠癌,小腹疼痛难忍,现在齐柔这么一脚狠狠的踹下来,几乎一瞬间就要了许念半条命。

只一脚,她下半身就见了红

动漫关键词: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