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每人C我半小时,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2022-03-23 14:38: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然而,林烟的屈服仍旧让江慕觉得不满,“声音那么小,没吃饭?”“我害死了瞳瞳,是个心狠手辣的畜生。”林烟加大了声音,哪怕这样磨得她嗓子生疼,也没再想过求饶。

然而,林烟的屈服仍旧让江慕觉得不满,“声音那么小,没吃饭?”

“我害死了瞳瞳,是个心狠手辣的畜生。”林烟加大了声音,哪怕这样磨得她嗓子生疼,也没再想过求饶。

因为,她的求饶没有任何用处……除了让她显得更可悲。

“再喊。”江慕冷漠得像是在对待犯人。

“我害死了瞳瞳,是个心狠手辣的畜生——”

“我害死了瞳瞳,是个心狠手辣的畜生!”

“我害死了瞳瞳,是个心狠手辣的畜生——!”

林烟一遍比一遍声音大,头却愈发低了。

有泪水滑落在地上,她飞快擦了眼角,抬头看向江慕,“够了吗?”

他那么喜欢羞辱她,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江慕没答声,只是对李助理道:“看着她。”

“好的。”李助理道。

不断有宾客过来,整个追悼馆里只剩下林烟沙哑中夹杂着颤抖的声音。她来之前喝了药,可胃里还是有血腥味涌上来,她怎么都压不下。

她忍不住咳嗽,有血液流出来,又被她擦去。

李助理一向看不起她,也不在意,可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

他跑过去找到江慕,“江总,她流血了。”

“只是身上的伤口流点血而已,死不了。”江慕答得不以为意,都没往林烟那边看一眼。

林烟害死了瞳瞳,但爷爷不准他把这件事闹大。

他不送她去坐牢,只是让她在这儿跪一会儿而已,已经足够宽容了。

“可是……”

李助理想说她是在咳血,不是伤口流血,看起来挺严重的。

但江慕看起来已经不耐烦了。

李助理也知道自己的上司有多讨厌林烟,纠结过后,什么也没说。

林烟具体什么情况,江总肯定比他清楚。

如果她真有什么重病的话,江总不至于在她重病带伤的情况下,逼她做这些,那样未免太没人性了些。

……

林烟喊到后来,已经习惯了嗓子的那份疼痛,还有旁人异样的目光。她低着头,只是机械地一遍遍重复着自己的“罪名”。

直到有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妈咪,你流血了,疼不疼啊?”

林烟抬头,见乐乐站在她跟前,小脸上满是担忧。

她可以在所有人跟前狼狈,却唯独不想让两个孩子看到她现在的狼狈样。

“江慕,把她带走。”林烟望着江慕的方向,“求你了……”

江慕走过来,停在乐乐跟前。他脸部棱角分明,眉眼深邃,生得一副好容貌。可不论对林烟还是乐乐来说,他就是个恶魔。

乐乐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抱着林烟的脖子道:“我要陪妈咪。”

“乐乐听话,跟你……跟江少走。”

江慕听着她嘴里喊出的江少两字,心里莫名发堵,可他也说不清为什么。

他本就糟糕的心情,此时更加糟糕,“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带她走呢?”

“你……”

林烟睫毛颤了颤,口腔里的血腥味熏得她难受。她想到了什么,挺直的腰背又弯了下去,只剩下苦涩,“你故意的……”

他知道她最在意什么,知道怎样才能让她难受,让她疼。

所以他带来了乐乐。

他是故意看她笑话的,又怎么可能带乐乐走呢?

江慕对此不置可否,只是低头对乐乐道:“想留在这儿也可以,跟她一起跪着。”

林烟不是疼这个小野种吗?

那他就让小野种跟着她受苦。

当初他发现乐乐是私生女时有多难受,他就要她有多难受!

“不要!”林烟用力摇头,抓着乐乐的手道:“乖,你先……”

乐乐毫不犹豫跪了下来,“妈咪,我想陪着你。”

小孩子不知道现在这一幕有多羞辱人。

她只知道过了这么多天,她终于见到妈咪,可以陪着妈咪了。

“我偷偷藏了一颗糖,给妈咪吃。”乐乐拨开糖纸,把糖放到了林烟嘴里,“糖是甜的,妈咪吃了就不难受了。”

她努力直起身子,给林烟擦了擦眼泪。

“妈咪不要哭,妈咪哭,乐乐这里好难受。”她认真地指了指心口的位置。

天很热,糖已经有些化了,上面带着黏黏的糖丝,也不知乐乐到底拿了多久。

“嗯,我不哭。”

嘴里甜味跟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林烟冲乐乐拉扯出一个牵强的笑。

江慕没心情看母女二人的亲情戏码,他薄唇紧抿,转身走向了周语嫣。

……

林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跪了多久,只知道阳光从温和开始变得刺眼。

砰。

哗啦。

追悼馆门口突然响起砸东西的声音——

“没有请帖,你不能进去!”

“拦住他!”

林烟扭头看去,见周津穿着一身沾染了泥土的迷彩服出现在门口。她一愣,慌忙摘掉脖子上的牌子,又尝试着把身上沾染的血迹擦去。

她不想他担心。

可是,根本擦不掉。

白色孝衣上到处是红色的血点,像是绽放的腊月寒梅。

“这是我哥哥,你们放他进来吧,他应该也只是想悼念下他的小外甥女。”周语嫣用纸巾擦了擦眼泪,鼻音很重地说道。

保安这才让开,周津冲了进来。

他看了眼地上落着的牌子,还有跪在地上的林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动我妹妹?!”

周津直冲着周语嫣便走了过去,却被江慕拦住了,“动林烟的人,是我。”

两人身高差不多,站在一起,气氛剑拔弩张。

周语嫣轻轻拽江慕的衣服,敛着眸子道:“没事的阿慕。哥哥一直不喜欢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觉得是我的错,我已经习惯了。”

“之前那么多年,他一直这么对你?”江慕脸上像是蒙了一层寒冰,“周家其他人呢,他们也一直虐待你?”

周语嫣眸光闪了闪,“别说了阿慕,都……都已经过去了。”

周津听着她的话,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只是咬牙盯着江慕,“没人性的狗东西,林烟瞎了眼才看上你!”

众人站在一旁,小声谈论。

“这人谁啊?”

“周语嫣哥哥……不对,应该说林烟亲哥哥。”

“林烟害死了人家孩子,现在她哥哥上门,周语嫣好言相待,他还这个态度。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兄妹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烟不想周津因为她,跟江慕对上。

“哥——”

她喊了一声,尝试着站起来,却因为跪太久,腿部血液不流通,站起来的那一刻就差点倒下。

见状,周津黑着脸冲过来,一把抱起了她,“蠢货,谁让你来的!还给这小野种披麻戴孝,她配?”

是他高估江慕的人性了,他妹妹都这样了,江慕竟然还折腾她。

林烟也是心大,居然什么也不跟他说,就不怕把自己身体给折腾坏了吗?!

周津抱着林烟往外走,身后却传来江慕的声音。

“林烟,你是想我现在带走乐乐吗?”

林烟趴在周津的肩膀上,回头时,见到江慕面无表情的脸,还有周语嫣满是告诫的眼神。

她收回视线,“哥,放我下来吧。”

周津不敢置信道:“你还要回去受辱?林烟,林烟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只在有宾客过来悼念时,机械地喊着牌子上的话。葬礼结束后,林烟几乎站不起来。

乐乐看到她虚弱的模样,吓得直掉眼泪。

“没事乐乐,妈咪只是腿麻了。”

不只腿麻,而且她一天没吃饭,胃癌发作了,她没带止疼药。

林烟疼得倒抽冷气,却怕乐乐担心,还在努力笑着。可人的身体状况,并不以她的意志力而改变,她根本站不起来。

“谢谢。”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林烟跟前,她搭上他的手,站起来时,才发现拉她的人是江慕。

她舔了下干涩的唇瓣,想要推开他,最后却没动。

她这会儿连站都站不稳,远比她自己想象得还要没用。

江慕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凉声道:“医生你当不成了,但我可以给你介绍剧组,兴许你后半辈子还能拿个影后奖。”

只是跪一会儿而已,至于虚弱成这样?

林烟没吭声。

她身体已经破碎的像个筛子了,他还觉得她在演戏,那她无话可说。

“阿慕。”

不远处响起周语嫣的喊声。

江慕往那边看了一眼,蹙眉推开了林烟。

他没用什么力气,可她却摔到了地上,他甚至觉得她像是在碰瓷。

林烟磕到尾椎骨,咬着牙才没因痛喊出声。她看着走过来的周语嫣,眼底染上苦涩。

他只是扶她一下,都怕周语嫣误会。

周语嫣一过来,江慕就牵住了她的手,“你还在月子期间,怎么乱跑?”

他语气是指责的,但更多的是担心,与面对林烟时的冷漠截然不同。

“我想过来跟林烟说件事。”

周语嫣扭头对林烟道:“虽然你认错不够真心,但你今天跪一天,也勉强算有诚意了。以后瞳瞳的事情就此揭过,我跟阿慕都不会因此为难你的。”

瞳瞳得败血症的事情,本就是她一手操作,如今她却用施舍的语气,说出放过林烟的话。

江慕不太赞同她就这么放过林烟,但也没有反对。

他只是冷眼睨着林烟,不满道:“傻了?还不谢谢语嫣?”

“……谢谢周小姐。”林烟垂着眸子,声音沙哑。

被害者要给凶手道谢,这是她二十多年,遇到最荒唐的事情。

周语嫣窝在江慕怀里,细声细气道:“你如果真得感谢我,以后就不要害我了。”

林烟不知道一个人无耻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来这种颠倒黑白的话。她抬头,想看看周语嫣的演技有多好,才能骗过江慕。

可她抬起头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江慕。

他看着她,满是嫌恶,再看向周语嫣时,却只剩怜惜。

林烟心脏蓦地疼了一下,低下头,已经没了再看周语嫣演戏的心。

“我跟乐乐可以走了吗?”她道。

“当然可以。”周语嫣拿出一张请柬,诚恳道:“不过过几天是妈的生日,她很想你,你一定要过来。”

赤红的请帖,跟葬礼氛围格格不入。

林烟看着请柬,有些迟疑。

她自身难保,没钱准备生日礼物。

而且,她最近被江慕逼着当众脱衣,葬礼给私生女披麻戴孝……到了生日宴上,肯定会有不少人取笑她。

“参加生日宴都要犹豫?”江慕道:“林家养你二十多年,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他该知道的,她这种人本来就没有心。

江慕拽回请帖,对周语嫣道:“走吧。”

“等等。”林烟犹豫了下,还是走上前,拿过请帖,小声道:“我参加。”

妈……林夫人想见她,她也想见她跟林先生的。

不管他们之前说了多少难听话,可她到底是他们养大的,喊了他们二十多年爸妈。周语嫣说林夫人想她了,她还是信的。

……

林烟拉着乐乐走出殡仪馆,到门口时,发现周津居然还在这里。

他身下一堆烟头,也不知在这里抽了多久的烟。她们出来时,他手里还夹着半根。

黑夜中,烟头明明灭灭。

林烟看着他,想喊哥,又不敢。

他现在应该也跟别人一样讨厌她吧。

“在那傻愣着干什么,眼瞎了看不见我?还是你不打算回医院了?”周津掐了手中的烟,又弯腰捡起地上的烟头,扔到了垃圾桶里。

林烟低声讷讷道:“回医院的。”

除了医院,她也没地方可去了。

她拉着乐乐走向周津,见乐乐半天不说话,以为小家伙被周津吓到了。

“你舅舅只是看着凶,她……”林烟低头跟乐乐解释。

乐乐却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开心道:“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好关心妈咪呀。妈咪,他是舅舅吗?我喜欢他!”

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林烟身旁只有周津关心她。

她一时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哀。

周津扔完烟头就走了过来,见林烟额头上满是冷汗,他脸上十分难看,“江慕这个狗东西,草……”

他把骂人的话咽回去,蹲下身,拍拍肩膀,“上来。小屁孩,你自己走!”

“好的,舅舅。”乐乐乖巧道。

林烟趴在周津背上,因为姿势问题,她的胃被挤压,疼痛又加剧了几分。可她搂着他脖子,舍不得下去。

“哥……你不怪我吗?”

“周语嫣那种心机婊,我都玩不过,你一个蠢蛋能玩过她?是我高估了你的能力。说吧,她拿什么威胁你了?”

林烟曾经无数次跟江慕还有林父林母说,是周语嫣策划了一切,来诬陷她。

可从没有一个人信她。

以至于听到周津这么说,她一瞬间甚至以为是错觉。

回过神后,林烟慌忙仰头,压去了眼角的泪。

江慕说得对,她太娇气矫情了,除了哭,一点用都没有。

……

到医院时,林烟已经把来龙去脉都跟周津讲完了。

周津面色阴沉地把她抱到病床上,没有说什么。

见他这样,林烟稍稍松了口气。

她就怕他听了以后,脾气火爆地去找江慕跟周语嫣,那才糟糕。

她只需要他知道事情怎么回事,不要嫌弃她就行,不用他也淌到这浑水中。

“林医生,你自己身体什么情况,你肯定比我清楚。我也不知道你到底都遇到了什么事情,希望你多注意下自己的身体吧。”

小护士给林烟处理好外伤,又给她挂了点滴,这期间眉头就没松开过。

林烟折腾一天也累了,周津让她早点休息,他带乐乐去他的住处。

不过两人正要离开时,有人推开了房门。

林烟隔着门缝,见那是个中年男人。而周津在看到他的刹那,脸色倏地变了。而林烟看到那个男人,脸色也跟着变了。

江慕逼着她脱衣服时,包间里一堆人,这个人也在里面。因为他就坐在那个起哄的王总身边,她印象比较深刻。

“总算找到你了,周津!”

那人才说一句,就被周津推搡着往外走,“有什么去外面说。”

“你别推我啊,里面那就是你亲妹妹啊?让我看看长什么样。”

男人抻着脖子往里看,林烟第一时间去捂脸,不想给周津丢人,可还是被他看到了。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周津,你把你房子卖我,就是给她治病啊?这根本犯不着,之前江少带着她在包间,人家脱一件衣服就一百万,用得着你……”

后面的话没说完,周津把男人推了出去,门砰得一声被关上了。

林烟看着紧闭的房门,脑子嗡嗡作响。

她哥居然卖了房子给她治病……

他之前说江老爷子出的医药费,根本是骗她的!

病房门关得紧紧的,林烟根本听不到外面在说什么。

不过没过多大一会儿,房门就打开了。

男人站在外面,鼻青脸肿,“草拟大爷的周津,老子替你考虑,你还打老子!老子以后再帮你,老子就是狗!”

“滚!”

周津骂一声,直接把门踹上了。

“我有两套房,卖一套不算什么。卖的那套在老小区,配置跟地理位置都不行。”他无所谓地解释了一句。

林烟低着头道:“谢谢哥哥。”

见她并未因此有何异样,周津这才叮嘱她早点休息,然后带着乐乐离开。

门关上后,林烟才紧紧咬着唇,默不作声流泪。

她真是个扫把星。

她从没见过面的孩子、乐乐要因为她遭罪,她的哥哥也要因为她丢人现眼,还要为给她治病倾家荡产。

林烟不知道怎么去还这些恩,只能先努力把钱还上。

过几天林母生日宴上,江慕肯定也会去。她再跟他提一下离婚的事情,拿不到一百万的话……她先拿几十万还哥哥也行。

……

林母的生日宴在四天后,周语嫣还担心林烟不去,特意说那天会安排她见一下她的孩子。

林烟没钱买贵重的礼物,熬夜给林母织了一件毛衣,又给她孩子亲手做了一个毛绒玩具。

生日宴当天,林烟特意早起化了一个精致的妆。

因为生病,她脸色太难看了,她怕她养母担心,也怕吓到她孩子。

“你养父母没你想得那么好,遇到什么事情解决不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周津把她送到了林家门口,屈起手指在她额头上敲了敲,“要让我知道你又自己硬撑,以后你就别想单独出门了!”

“嗯,我知道了。”

周津刚走,江慕跟周语嫣并肩走了过来。

江慕穿了身黑色西装,给平时的打扮没什么两样,不过胜在底子好,在场不少女士都偷偷打量他。

而周语嫣本就生得明艳,今天穿了一身红色晚礼服,看起来明媚动人,跟他很般配。

至少,比今天穿着过气晚礼服的林烟般配。

“打扮成这样,又想勾引谁?”江慕停在林烟跟前,见她打扮得比平时都用心。

他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堵得慌,有些话脱口而出,“别忘了,你还是江太太。”

他第一次承认林烟是江太太,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林烟心中苦涩,也不想再辩解,“那我不当江太太了,我们离婚吧,你只要给我一百万就可以。”

闻言,周语嫣皱了皱眉。

她不可能让林烟拿到钱,她要林烟没钱治病,最后在病痛的折磨中死去。

只有这样,她才勉强能消心头之恨。

不过没等她开口,江慕便捏着林烟下巴鄙夷道:“你也配?”

“如果一百万不行的话,五十万也可以。只要你给我钱,我就跟你离婚,你可以名正言顺跟周小姐在一起。”林烟退了一步。

她欠周津的实在太多了,现在只想努力弥补一些。

五十万对江慕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丢五十万都未必会报警,她觉得他这次应该会答应了。

江慕看着她这迫切的模样,眉心微蹙。

难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急着用钱?

不过他还没做出什么反应,莫星宇走了过来。

不过几天而已,他看上去憔悴了很多。

“烟烟,不用费力气了。莫家已经要破产了,五十万根本做不了什么的。你跟我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你不用为我做什么的。”

莫星宇走过去,把林烟抱在了怀里。

一旁,周语嫣微微翘了下唇,跟莫星宇极快地交换了个眼神。

而江慕看着这一幕,面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寒霜。

她确实是遇上困难了,因为她想帮破产的莫家!

他觉得今天领结大概绑太紧了,才会让他胸口闷得发堵。

江慕拽了拽领结,那股堵塞感却丝毫未减,这让他心情更加糟糕。

“别说一百万、五十万,就算一分一毫,我都不可能给你。”江慕每个字都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想离婚跟你的好情人在一起,下辈子吧!”

林烟看着他跟周语嫣离开,这次甚至连挣扎都未挣扎。

因为挣扎也没用,她说什么江慕都不会信。

“这次怎么这么乖?”莫星宇温柔地将她的头发撩到耳后。

林烟想不明白,红着眼睛道:“为了栽赃我,你连莫家都搭进去了,值得吗?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你没有得罪我,只是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而已。”莫星宇俯下身,轻柔地吻上她的额头,“不要哭,我会对你跟孩子负责的。”

他的触碰让林烟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推开他,小步跑了进去。

她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可她穿着高跟鞋,根本跑不快。

他跟在她后面,如同附骨之疽,甩也甩不掉。

“等等!”林母一出来,就看到了林烟,黑着脸走了过来。

“林……林夫人。”

林烟刚打完招呼,就被林母拽到了角落里。

“谁让你来的?你从哪儿偷的请柬?我都跟你说过,你不是我女儿了,你怎么还厚着脸皮来我家啊?”

林母说话时,瞥了眼莫星宇。

林烟还没离婚,就跟情人这么堂而皇之,简直就是不要脸。听说她前阵子还在会所里跟那些妓女一样,为了钱当众脱衣服。

这么丢人现眼的东西,幸好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林母的嫌弃溢于言表,林烟就是反应再迟钝,这会儿也明白了:林夫人根本就没想念过她,是她自以为是了。

多年养育,也比不过血缘关系。

林家根本不需要她这个女儿。

你怎么这么贱!”

林烟不敢抬头看他,却也能想象出他对她会有多失望,“……对不起。”

她跳到地上,瘸着腿走回去,重新跪回去,把牌子挂回了脖子上。

今天过后,周津也会跟江慕还有她的养父母一样,开始厌恶她吧?他是个很好的哥哥,可惜……她不配。

动漫关键词:每人C我半小时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