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宝你下面要吃草莓;男主活大器粗女主娇媚

2022-03-23 14:32:1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慕本来想问换孩子的事情,可此时听莫星宇这么说,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刺眼。“不可能!她犯了错,就该付出代价。”江慕一

江慕本来想问换孩子的事情,可此时听莫星宇这么说,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他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刺眼。

“不可能!她犯了错,就该付出代价。”

江慕一把拽住林烟,拉着她走向门口。

当着他的面就这么迫不及待跟莫星宇抱在一起,她私底下对莫星宇该是什么样子?

江慕只是想想,便觉得心口闷得慌。

莫星宇小跑着追过来,“你放开烟烟,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江慕头也不回地警告道:“与其在这里纠缠我,莫少不如回你家看看。”

“你对莫家做什么了?”

江慕停下脚步,对莫星宇道:“你回去自然就知道了。”

莫星宇给他戴了这么多年绿帽子,真以为他会当做无事发生?

听此,莫星宇脸色都白了,“抱歉烟烟,我先回家看看。你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跑了。

江慕拽着林烟进了电梯,讥讽道:“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

“我没喜欢过他。”林烟额头上尽是冷汗,站都站不稳。

也就是他半搂着她,她才不至于摔倒。

江慕嗤道:“不喜欢他,能给他生孩子,能不顾一切替他偷我的项目资料?”

他满心愤怒,除此外还有些许嫉妒,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我那天去书房只是为了弄离婚协议书。”

“偷了我的东西,然后在我发现之前离婚,跟莫星宇双宿双飞。林烟,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离婚协议书上,她写的净身出户,只要一百万。

像她这样贪慕虚荣,因为他“当初没钱”就分手的女人,怎么可能只要这么点?

林烟擦了把头上的冷汗,垂眸苦笑。

现在她说什么,他都不信。

……

莫星宇到拐角处便停下了,他看着江慕跟林烟离开,面上的惊慌失措早已消失。

莫家怎样,他根本不在意。

他巴不得江慕把莫家搞破产,省得他专程费力气。

只是有件事,确实有些麻烦——

“烟烟跟江少说,孩子早就被换了,我看着江少像是起了疑心,得想办法阻止他给烟烟还有乐乐做亲子鉴定。”

莫星宇给周语嫣发了消息,看到她的回复,这才安心离开。

……

江慕拽着林烟出了医院,两人身体挨着,可他连她身体不舒服都没发现。

“江慕。”林烟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能不能先帮我拿点癌症止疼药?”

“演戏演全套?你很敬业。”

江慕回头看向她,见她脸色惨白,微微蹙了下眉,但也没有多想。

她身体一向很好,平时都不怎么生病。

张口就是胃癌晚期,这么离谱的谎也就她敢撒。

林烟被他拽着往前走,她疼得双腿发软,没什么力气。他迈的步子又大,丝毫不照顾她,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有路人好奇地看过来——

“那个男的是不是在家暴啊?”

“别管闲事儿,那女的是个医生,因为一点私人恩怨。在做剖腹产的时候,给人家妻子肚子里留纱布,还害得人家孩子败血症死了。”

“那可真可恶啊!”

原本有人想过来帮忙,听到林烟的恶人行径后,也都散开了。

林烟趴在地上,乞求道:“你就当我是演的吧……就算帮我拿点药,对你也没有影响。”

其实早在半个多月以前,她的身体就已经有了征兆。可她当时一心找孩子,以为身体不舒服,只是因为没休息好。

谁能想到,竟是胃癌晚期。

她曾听同事说过,其实很多得癌症的人,后期止痛药不再管用。他们疼得受不了,会选择放弃治疗。

她才查出来癌症还没多久,就已经疼成这样,她不知道以后会有多难受。

江慕俯视着她,她蜷缩着身子,头上甚至有冷汗。

她演技真是越来越逼真了。

“如果还想见到那个野种的话,现在起来,上车。”

夏季,地上滚烫,林烟却觉得从四肢到心脏都是冰凉的。她想到乐乐哭着护在她跟前,让韩娇娇别打她时的场景,深呼吸一口气,咬着牙爬了起来。

喉咙里都是血腥味,头也晕涨得厉害。

但林烟只是低垂着头,用仅剩的那点力气往车上爬。

江慕在她身后冷嘲道:“这就不演了?”

他还以为以她的厚脸皮,会继续演下去。

林烟身形一顿,眼底满是苦涩,不想再做无用的解释。他掐她脖子时用了大力气,随着时间过去,脖子上的疼没缓解,反而更疼了。

她一开口,嗓子里像是有针在扎。

江慕把林烟带回住处,让她进了之前她住的那间房。

“什么时候让我见乐乐呢?”他转身要走,林烟有些焦急地喊住了他。

“我又不会弄死她,你怕什么?”

见她这么惦记那个野种,江慕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如果是他们的孩子,她还会这么上心吗?

林烟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周语嫣。她连她自己的孩子都能弄死,对乐乐……”

“够了林烟,你不用再在这里给我上眼药了!”江慕冷声打断,“还想见那个野种,就自己在这儿乖乖待着。”

门砰得一声被关上了。

林烟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没有陪着她,我讨厌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对她还有感情?语嫣,你别胡思乱想,我这就过去。”

声音是林烟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温柔。

林烟听着他的声音渐渐远去,眼底满是落寞。

他什么时候能对她那么温柔呢?

“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就算再嫉妒再羡慕,她也永远没办法拥有这样的他。

林烟胃里那股疼痛还没过去,可她环视一周,房间里的东西已经全部被扔了,包括床在内,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她不敢再去书房,更不敢去他卧室,怕别人再栽赃她偷东西。

她只要在客厅里待着,能休息一下就好。

但林烟走过去要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被江慕从外面锁了。

“怕我再‘偷’东西吗……”

林烟呢喃一声,捂着胃,难受得蜷缩在地上。

有人说,痛苦的时候想想过去幸福的事,这样就没有那么疼了。

可她思来想去,林父林母从小要求她成绩第一,结交的朋友要有一定阶层,得对林家有帮助。所以她身边的人都觉得她很虚荣很势利,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真心朋友。

就连她当初学医,也是她背着他们偷偷报的。江慕赶到林家时,周语嫣缩在床上,哭得眼睛都肿了。

林母在旁边道:“你说她刚没了孩子,你又总是跟杀人凶手在一起,那个凶手还是你妻子,她能不多想吗?”

听此,周语嫣抽噎着道:“妈,你别说阿慕了,他不可能对不起我的。”

林母叹道:“我知道,烟烟出轨又害你跟瞳瞳,阿慕不可能跟这种人品有瑕疵的人在一起。我就是看你难受,忍不住说他两句。”

闻言,江慕眸光闪了闪,没说话。

说不清为什么,他有些心虚。

“好了妈,您去忙吧,阿慕陪着我就好。”周语嫣道。

林母离开,周语嫣躺在床上撒娇道:“阿慕,我想吃水果。”

“好,我去拿。”

江慕对她向来有求必应,答应一声便出去了。

周语嫣看着他出门,坐起身,去拿他的手机。

她不知道林烟的话,他信了几分。

但他要是信了,肯定会让李助理他们去调查的。

说来也巧,周语嫣刚拿起手机,便有电话打了过来。

“江少,我已经接到乐乐小姐了。周小姐现在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接她,然后带着她们去做亲子检测吗?”

周语嫣给江慕打了电话后,他过了将近四十分钟才过来,而他们之间的路程也就二十分钟而已。

她直觉他听信了林烟的话,路上安排了人去做亲子检测。

果然是这样。

她都已经牺牲自己的孩子了,阿慕为什么还是会信那个小偷的话?

周语嫣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而这时,门刚好打开,江慕走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水果,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手机上,脸色很难看。

周语嫣看到他,神色微变,但很快便镇定下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是李助理给你打的电话,问你是不是要他去接林烟,然后带着她跟乐乐去做母女鉴定。”

周语嫣擦了下眼泪,却有更多的泪水流出来。

“我听人说了,林烟跟你说,乐乐自小就被我给换了。连瞳瞳,也是我这个亲妈害死的。你现在找人给她们做亲子鉴定,是相信林烟的话,觉得我就是那种恶毒女人吗?”

江慕走过去,接过手机,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水果递到了她跟前。

“你想多了。我只是让人带她们做个鉴定而已,没有怀疑你。”

周语嫣看着他,然后一把将水果盘子打翻了。

盘子掉在地上,水果散落一地,盘子碎成了好几块。

周语嫣光着脚跳下床,脚踩在那些碎片上,鲜血流了一地。她跑过去打开窗,站到了窗户边上。

血脚印从床下一路蔓延到阳台,看起来触目惊心。

见状,江慕心高高悬了起来,“危险,快下来!”

周语嫣站在窗台上,像是随时会掉下去。

别墅楼层不高,摔下去不致命,但也会受伤,江慕很担心她。

“你都怀疑我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周语嫣悲哀道:“刚好瞳瞳死了,我也不想再活着了!”

说罢,她闭上眼便跳了下去。

“语嫣!”江慕大喊一声,快步跑过去,刚好拽住了她的胳膊,“别跳……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明知道林烟有心挑拨离间,他还听信她的话,怀疑语嫣,逼得语嫣跳楼。

虎毒尚且不食子,语嫣更不可能害亲生孩子来诬陷林烟,这次是他魔怔了。

江慕强行把周语嫣拽上来,当着她的面,给助理打电话,“不用做鉴定了!”

然后,他抱起她,匆匆下了楼。

她脚受伤了,得去医院包扎。她平日里最爱美,要是因此留下伤疤的话,他大概会内疚一辈子。

……

林烟被锁在房间内,以为江慕很快会回来,可这一等,就是两天。

门被锁了,手机也被江慕拿走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两天两夜,林烟睡觉都是蜷缩在地上凑合。没有吃的也没有水,胃癌因此发作得更加频繁。

疼起来时,她躺在地上硬咬牙撑着,只能期盼江慕早点回来,或者他能让谁过来送点吃的喝的也好。

可是,没有。

“妈咪,不要睡觉哦。”

“妈咪,你来找我呀,我好想你啊。”

梦里不大清晰的童声唤回林烟的神志,她坐起来,却没见到乐乐,也没有见到那个她从未见过面的孩子。

“以命抵命……”

林烟一开始以为江慕只是在说狠话,可事实告诉她,他是真得想要她死。

她走过去,打开窗。

江慕送过她玫瑰,说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像玫瑰一样永远炽热,他会永远爱她。所以她在窗外种了一大片玫瑰,这样每天开窗就会看到,她才能在他日复一日的冷漠中坚持过来。

她曾为跟他有一个共同的家而感到开心,只是待在这里就感到幸福。

而现在,这里却成了禁锢她的囚笼。

林烟颤颤巍巍站在窗台上。

这里也就三米多高,可她双腿却止不住颤抖。

她怕高,也怕死。

怕死了,没人照顾乐乐,没人找她的孩子。

可不跳,在屋里待着就是等死。

“宝贝,乐乐,别怕,我会去找你们的。”

林烟给自己打气,然后闭上眼,狠心跳了下去。

腿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摔倒在玫瑰花从里,刺扎进她的身体里。斑驳的血迹跟火红的玫瑰交织在一起,映衬着她苍白却精致的容颜,带着一种凄惨的美。

林烟疼得身子弓起来,咬着唇发出颤抖的呜咽声。

江慕不在这儿,她就是疼得哭出声,也不会有人因此嘲讽她。

剧烈的疼痛让林烟比刚才精神了几分,可她双手撑地,几次尝试着站起来,又很快摔在地上……她右小腿还有左脚脚踝处太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骨裂。

江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别墅区住户间又有着明显的距离,如果坐在这儿不动,跟等死也没有区别。

林烟趴在地上,干脆爬着往外走。

到了别墅外,总会有人救她的。

玫瑰密密麻麻,尖锐的刺在她身上划出道道痕迹,就像江慕转瞬即逝的爱,把她弄得遍体鳞伤。

林烟脸上身上全都是伤口,不断往外渗血,因为长时间未进食,她的眼前一阵阵发黑。

“不能死……我不能死……”

还有两个孩子等着她,她得活着。林烟咬牙,凭借着意志力往外爬。

但就在她爬到玫瑰花从边缘时,她看到有黑影从栅栏外爬了进来。

是小偷吗?

林烟死死咬着唇,把惊呼声死死咽在嘴里。她趴在玫瑰花丛中,血腥味熏得她有些难受,她由于过度紧张,浑身都绷得紧紧的,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然而,那个黑影像是早就发觉她在这里,翻进来后,便冲着她小跑过来。

林烟瞪大眼睛,身体止不住颤抖,扭头就想往相反的位置爬。

可那个人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很快便从后面抓住了她的衣领。

“啊!”

林烟吓得喊了一声,干涩的喉咙因为声带大幅度震动,刺得生疼。

“喊什么?谁让你跳的,你不要命了?”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烟扭头,见到周津铁青的脸。

“……哥?”

他怎么在这儿?

林烟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心脏却仍旧止不住快速跳动。

惊吓褪去,密密麻麻的疼痛重新席卷着她的神经。

周津看似粗暴地拉起她,却很小心地扶着她,让她脚别沾地,“腿怎么样?”

“很疼,不知道有没有骨裂。左脚脚踝扭伤了。”林烟说话声音很小,但即便如此,喉咙依旧疼得难受。

“活该!”

周津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还有身上密布的伤痕,脸色很难看。

她穿了件白裙子,裙子几乎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他刚刚只是扶了她一下,这会儿身上也沾了很多血。

周津几次看她,都找不出她身上一处完好的地儿。他蹲下身,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林烟不想让他担心,在他碰到她伤口时,也咬牙没出声。

“疼就喊出来,哭出来也行,没人让你忍着。”周津没好气道。

“没事,不疼。”林烟笑了笑,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她不喜欢喊疼,林父林母会说她娇气,江慕会说她演戏。

她已经习惯忍着了。

周津看了眼怀里强颜欢笑的人,皱了皱眉,“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只是一点小……”

“闭嘴!”

她身上都是血,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地方,周津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只是一点小伤这种话说出口的。

“身份证拿着没有?”周津抱着她往外走。

林烟低声道:“手机跟身份证都在包里,被江慕扔在客厅了,我没钥匙。”

“当豪门少奶奶当成你这样的,也是独一份了!”

周津冷嘲一声,小心把她放在地上,不顾林烟阻拦,顺着墙面往上爬。她房间旁边是个客房,那里没锁,爬上进去,可以从那里进客厅。

期间他几次差点摔下来,看得林烟提心吊胆。

等他好不容易下来,她红着眼睛道:“对不起,又给你惹麻烦了。”

周津不喜欢她这么客气的样子,他拧了拧眉,正要说话。有两个巡逻保安恰好看到了他从窗户里爬出来的场景,拎着电棍便跑了过来。

“抓小偷!”

“站住别动!”

……

林烟跟周津被带到了安保处,她满身是血,状态很不好。周津让她跟保安去医院,她也不肯。

江慕那么讨厌她,她担心他来了以后,会针对周津。

“我被锁在家里了,他进去只是为了救我,不是小偷。我就是那栋房子的屋主,你们也知道的。”

林烟努力解释,可并没有用处。

保安见她一直拿她就是屋主这话说事,忍不住道:“林小姐,我们也知道你是江少的太太。可房子是江少名下的,而且他特地跟我们安保处打过招呼,让我们多照看些房子,不要让你带着其他人偷东西。”

他拿出林烟的包,“你这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是从房子里偷拿出来的。以防万一,还是等江少过来再说吧。”

这里保安都知道林烟是江太太,却也知道这个江太太有多名不符实。

再加上江慕特意打过招呼,她在这里说的话,还没一个陌生人管用。

林烟愣住了,江慕不只自己把她当小偷,还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小偷”。

他是不是巴不得她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周津被保安们喊小偷那么多遍,脸上表情也没变一下。此时听他们这么说林烟,他却忍不住了。

“把你们的嘴都给放干净点!”他吼道。

他的话刚落地,江慕搂着周语嫣走了进来。

周语嫣看到周津,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

但江慕一进来视线就钉在周津身上,压根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

“在外面勾引人不够,把奸夫都带到家里了。”江慕目光刀子似的戳在林烟身上,“林烟,可真有你的!”

保安们看到林烟满身伤痕跟血迹,尚且知道关心,可江慕一来,便是冷嘲热讽。

林烟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只觉得喉咙紧涩得难受。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惦记的男人啊。

“怎么,周语嫣……不对,现在该叫林语嫣了,她没跟你说过,我是林烟的亲哥哥?”周津面色铁青,“奸夫……你这种随便给人安罪名的猪脑子,是怎么当上的总裁?!”

听此,林烟脸色都白了,忍不住拽了拽他的衣袖,“哥,别说了。”

她怕他被江慕针对。

不过江慕压根没注意周津后面那句话,他一愣,转头问周语嫣:“真是亲哥?”

周语嫣一点都不想帮林烟,但此时也只能如实承认,“……嗯。”

闻言,江慕面色微变,竟然真得是他误会林烟了。

他微微抿唇,抬头对上林烟期待的眼神,却并未道歉。

是她先出轨莫星宇,带个小野种给他养,有恶行在先,他才会先入为主,怪不得他。

“没出息!”

周津看到林烟的小动作,骂了一句。

他从保安手里抢过包,打开,把东西哗啦啦的倒了一地,“姓江的,仔细看看我妹有没有偷你东西!”

里面是林烟的手机,证件,还有一张她跟江慕高中时的合照。

照片上,江慕背着林烟,她搂着他脖子面上尽是腼腆。他扭过头亲吻她的脸颊,笑得肆意张扬。

隔着照片,都是挡不住的青春甜蜜。

周语嫣不由得攥紧了手,眼底嫉妒遮都遮不住。

而江慕看到照片,神情一滞,不由自主走上前,拿起那张照片。

那也是除跟江慕交往之外,她人生中第二次忤逆他们的事情。

唯一幸福的时候,也就是跟江慕恋爱那段时间了吧?

多可笑啊,她如今所有的痛苦都是他带来的,可她却要靠着他曾经给她的幸福,来熬过去这份疼痛……

动漫关键词:宝宝你下面要吃草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