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校花裸体扒开两腿让我桶: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作文

2022-03-23 14:26:4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另一边。桑蓝是真的没想到安东哲这个卖女求荣的老男人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恶心,居然从背后偷袭她,将她虏进了他定的这间包厢里。她手机被安东哲拿走,门口处还有安东哲带来的保

另一边。

桑蓝是真的没想到安东哲这个卖女求荣的老男人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恶心,居然从背后偷袭她,将她虏进了他定的这间包厢里。

她手机被安东哲拿走,门口处还有安东哲带来的保镖看守,一时间她成了这间房里的困兽。

安东哲倒了杯红酒递给桑蓝,语气谄媚道:“蓝蓝,这是贺总,是爸爸的朋友,你陪贺总喝一杯吧。”

桑蓝一脸冷漠地坐在沙发里,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手中的那杯酒,而是冷声开口:“把我的手机给我。”

“可以。”安东哲一反常态地答应,用眼神示意了下酒杯。“你陪贺总喝了这杯酒,我就把手机还给你。”

桑蓝冷嗤道:“我凭什么信你?”

安东哲推了下眼镜,起身将手中的那杯酒放在了桑蓝跟前,伪善道:“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最亲近的人。”

安东哲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了桑蓝的那部手机,放在了酒桌上以示诚意。

桑蓝没动,视线牢牢地锁定在那部手机上。

“哎呀安总,你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怎么没看你带出来过啊,这简直比那些娱乐圈的大明星还要好看啊,哈哈哈哈!”

被安东哲称为贺总的男人一脸猥琐地打量着桑蓝,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才好。

他在这个圈子里已经玩过不少女明星了,还从没见过有谁长得比眼前这个女人还要好看的。他顿时感觉心痒难耐,只想将人搞到手。

安东哲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正准备开口时,却听到桑蓝语气幽幽地说道:“贺总是吧,你有女儿吗?”

美女搭话,贺才当然知无不言。

“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贺才说着,又往桑蓝的身边靠近了些,语气有油腻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桑蓝立马坐直身体,离他远远的:“不做什么,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会不会带你女儿出来见你跟安东哲这样的人。”

贺才冷了脸,冷哼一声看向脸色大变的安东哲,意思是让他来搞定桑蓝。

安东哲生怕合同泡汤,一脸狠意地威胁桑蓝:“蓝蓝,向贺总道歉!”

桑蓝懒得搭理他,直接拿过那杯红酒喝下,起身就要去拿手机,手却被贺才按住。

“放手!”桑蓝皱眉低吼道,“酒我已经喝了,我现在就要走。”

贺才跟安东哲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阴谋得逞后的得意。

“你以为你还走得掉吗?”贺才在她的手背上肆意地摸了一把,“刚才你喝的那杯红酒,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桑蓝一把甩开贺才的手,脸色惨白地怒视着安东哲:“安东哲,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安东哲没说话,而是让一旁被吓坏了的小明星将他包里的文件袋拿来。

“贺总,这是合同。只要您同意投资我们公司筹划的这部电影,除了大家一起挣钱外,我一定会给您更多的好处!”

这个好处是指什么,整间包厢里的人都心知肚明。

“砰”的一声响起,桑蓝紧紧地攥着那支被她敲碎的酒瓶指向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放我走!不然我就拖着你们一起死!”
桑蓝已经感觉到体内的异常,如果再不从这里离开的话,她肯定会栽在安东哲的手里。

那杯酒是她看着安东哲从酒瓶里倒出来的,没想到这狗屎一样的男人居然早就已经给她下套了。

安东哲给门口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便径直朝桑蓝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给我滚开,滚开!”

桑蓝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明明里面开了空调,她却感觉浑身发热,思绪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保镖趁机一把夺走了她手上胡乱挥舞的酒瓶,然后将她钳制住。

“放手,放开我!”

桑蓝心底涌起强烈的惧意,她此刻无比希望傅今洲那个狗男人能察觉到她不见了,否则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将她从这些人的手上救出。

安东哲见人被扣住后,将笔递给贺才:“贺总,签了吧,签了她就是你的了。”

贺才眯着眼看了安东哲半晌,忽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满意道:“安总这么狠,想不成大事都难啊!”

安东哲笑而不语,看着贺才接过笔正准备签字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下一秒,傅今洲的身影出现在包厢里,而他的身后还跟着陆樾跟顾之焱。

贺才跟安东哲认出眼前这三人后,吓得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还是贺才最先回过神来,越过安东哲后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来打招呼:“傅先生您怎么过来了,还有陆少和顾导。”

这三尊大佛里,他唯一算是近距离打过交道的其实只有顾之焱。

因为对方是国内最有名的年轻导演,由他接手拍摄的戏获奖无数,他们这些所谓的资本投进去的钱从来没有亏过。

而他之所以同意给安东哲投资,就是因为安东哲承诺这部电影绝对会请到顾之焱来执导。

傅今洲看都没看他一眼,神情冷漠地径直走到桑蓝跟前,情绪不明地质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去洗手间?”

那两保镖见自己老板都吓得魂不守舍了,赶紧松开了钳制住桑蓝的手。

桑蓝得了自由,跟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失控地朝傅今洲的怀里扑去。

“傅今洲……救救我……我好难受……”

安东哲跟贺才见两人这样,脸瞬间白的跟张纸似的。

贺才被吓得都结巴起来:“傅、傅先生,是安东哲说这是她的女儿,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

安东哲已经被吓懵了,完全不知道他这个性情大变的女儿是怎么跟上城这些顶级权贵扯上关系的,连他混迹商场多年都没有跟傅家攀上关系。

傅今洲薄唇紧抿地看着怀中脸色绯红的女人,凝视她片刻后倾身将她横抱起来。

经过安东哲身侧时,他脚步停了下,狭长凤眸毫无温度地睨着他,声音如碎冰冷冽:“我的人你也敢动,看来那两亿倒是将你的胆子养肥了不少。”

安东哲猛地抬头,哆嗦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内心只有“完了”两个字。

他做梦也没想到那晚的拍卖会上,带走桑蓝的人竟然是傅氏集团的掌权者傅今洲。

……

接下来的事傅今洲没有再管,而是交给了陆樾跟顾之焱去处理,他先带着桑蓝从vip通道离开。

车子一路疾驰,在傅今洲另一栋房产前停下。

他下了车,将副驾驶座上难受得不停扭动的女人抱了下来,冷着一张脸进了别墅。

桑蓝被傅今洲从昼夜带离时就已经神志不清,此时再次被他抱着,她体内的那股欲望更加强烈,让她无比迫切地想要将自己跟这个男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与桑蓝的动情相比,傅今洲的神色冷静得近乎薄情。

他抱着她上了二楼,将她扔到床上后掏出手机给家庭医生打电话。然而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床上那个女人就一把攥住他身前的领带将他扑倒在了床上。桑蓝跨坐在傅今洲的腰间,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似的死死地缠在他的身上。

她早已理智全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自己脱得所剩无几。明明浑身热得不行,身体却矛盾地想要占领身下的这处热源。

“滚下去!”

傅今洲额间青筋乍现,伸手便去扯她。

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但有胆子扑倒他的,眼前这个女人当属独一个。

被药物控制的桑蓝褪去了清醒时在面对傅今洲时的胆怯和小心翼翼,彻底恢复了她原始的霸道本性。

甚至在察觉到傅今洲想将她甩开时,手臂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将那水润红唇覆盖在那人的薄唇上。

唇与唇相触的瞬间,女人身上独有的清香窜入鼻尖。傅今洲破天荒地失神了一瞬,而后凤眸危险地眯起。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这个女人第二次扑上来吻他了。

身上的女人并不老实,原本攀附在他脖颈处的手已然向下,不得章法却又无比急切地去解他身上的衬衣扣子。

傅今洲眼底一片冷意,伸手扣住她的后颈,一个翻身将身上的女人压在了身下。

不顾她的挣扎难受,傅今洲单手将她纤细的两只手腕扣压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拿过躺在一旁的手机拨了个电话。

“来揽月湾。立刻。”说完,挂断电话后直接起身。

郁容望着自己被挂断的手机,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刚才是傅今洲给她打的电话没错,问题是那端传来的呻吟声又是谁???

她抬手扒拉了下有些凌乱的头发,赶紧下床去拿药箱。刚打开车门上了车,她就看到手机震动了下,是她的闺蜜傅星光发来的信息。

星光:“容容,视频怎么挂断了?你忙完了给我回过来吧。”

郁容心情复杂地回道:“晚点吧星光,我现在要去客户家,回来再联系你~”

星光:“好!”

郁容还没来得及收手机,就看到傅星光的信息再度弹了出来:“容容,是不是那个人身体不舒服……我就问下,没别的意思……”

这还叫没别的意思?这些年一个找一个藏的,弄得她里外不是人,跟个双面间谍似的。

郁容叹了口气,回道:“没事,放心吧。”

发完这条信息她是半秒钟都不敢再耽误,立马发动车子朝揽月湾驶去。

……

此时的揽月湾里,桑蓝在傅今洲挂断电话起身的瞬间,双手双腿勾住他劲瘦的腰和脖颈,努力地将自己往他怀里送。

“唔……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女人一边喃喃,一边难受地朝傅今洲的脖颈吻去。

此时的桑蓝浑身上下跟煮熟了的虾子似的一片绯红。眼尾处更是红的撩人。她本就是冷白皮,那抹红落在人眼里,显得格外糜艳触目。

傅今洲已经没有耐心去浴室放水让她清醒了,他下颌骨线条紧绷,青筋毕现的手臂顺势扣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捂住她的唇,大步朝卧室外的阳台走去。

阳台外有一个方形的泳池,粼粼水光投射到阳台的墙上,好看得如同电影情节。

然而下一秒,傅今洲毫不犹豫地将怀里的女人扔了进去。“砰”的一声,搅碎了一池水光和静谧的夜。

动漫关键词:扒开两腿让我桶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