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主活大器粗女主娇媚/用手轻轻地按着并来回移动时

2022-03-23 14:24: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说你大爷!桑蓝在心底恶狠狠地咒骂着傅今洲,大概猜到这个狗男人在车上时已经看到了她甩安兰兰耳光时的样子了,所以故意借此机会敲打她,就是想让她乖一点。桑蓝暗自深吸了一口


我说你大爷!

桑蓝在心底恶狠狠地咒骂着傅今洲,大概猜到这个狗男人在车上时已经看到了她甩安兰兰耳光时的样子了,所以故意借此机会敲打她,就是想让她乖一点。

桑蓝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恳求这男人放自己一马时,却不料校长室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砰”的一声,门把手直接撞上墙壁,吸引了室内所有人的视线。

郝运倏地起身,刚要动怒时,没想到进来的又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

“盛少爷,您怎么来了?”

盛墨羽直接走到桑蓝身边,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接着面色冷峻的将手机点开递给郝运。

“校长,桑学姐才是受害者,匿名发帖的人我已经查到了,就是大二设计系的安兰兰。”

郝运看到学校贴吧发帖人的马甲已经被扒掉,正是安兰兰。

他咽了咽口水,有意维护道:“就算发帖人是安兰兰,可这也不能证明桑蓝没有做过这些有毁学校声誉和败坏道德的事。”

“她没做。”盛墨羽语气笃定道。

郝运点开那张照片,问道:“那怎么解释她一个学生会出现在昼夜这种高端会所里,而且还穿成这副样子?”

其实桑蓝的穿着并没有问题,就是正常出席晚宴和高端场所的打扮。

只不过安家的人从来没有在学校表明过他们跟桑蓝的关系,所以学校一直以为桑蓝就是一个家境很普通的学生,是不可能进得去这样的场所的,除非是有不正当关系。

“那天是桑学姐的生日,是我请她过去玩的,同行的还有桑学姐的朋友丁凌凌。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丁学姐。”

盛墨羽话音刚落,早就等候在门口的丁凌凌就立马走了进来:“我可以作证,那天确实是我跟桑蓝一起去的昼夜,是盛学弟邀请我们去的!真的!”

“这……”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郝运将视线转到傅今洲身上,却看到男人正惬意地品着茶,猜不透他此时心里的想法。

他清了清喉咙,说:“就算桑蓝是被污蔑的,那她也动手打人了,必须承担处罚,就罚她停课一周吧。”

桑蓝听到这个处罚后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被开除,停课一周问题不大,反正那些课对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只要不影响她拿到毕业证就好。

“校长,那安兰兰怎么处置?是她先用谣言伤害桑蓝的!凡事讲究因果,要不是她先挑事,桑蓝也不会气不过动手打她!”

丁凌凌一听桑蓝要被停课一周,立马出声替她打抱不平。

郝运沉声道:“安兰兰我当然也会处理,这些事用不着你们来操心,你们先出去吧。”

丁凌凌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桑蓝用眼神制止,于是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下去。

……

校长办公室外的走廊里。

一出门,盛墨羽就拉住桑蓝的胳膊,语气担忧道:“学姐,你还好吧?”

桑蓝微笑道:“我没事,今天谢谢你了,一天之内帮了我两次。”

一次是早上载她来学校,一次是刚才帮她证实匿名发帖人就是安兰兰。

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盛墨羽的身份,校长绝对不会放过她,而傅今洲那个腹黑的狗男人更不会帮她说好话,他不借机对她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开了大恩了。

见她不像是装作没事的样子,盛墨羽也松了口气,笑容帅气又迷人:“你没事就好,那学姐今晚有空吗?如果不忙的话,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今晚她还要去帮傅今洲去挡烂桃花,虽然他对她不仁,但她却不能对她不义,因为她不是甲方爸爸,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桑蓝刚准备婉拒时,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她没空。”

傅今洲径直朝桑蓝走去,突然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语气强势地对盛墨羽说道:“盛少爷还是另约他人吧。”

一进电梯,傅今洲就像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一把将桑蓝推开。

要不是今天明智地穿了运动鞋,桑蓝怀疑自己刚才已经被傅今洲推得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了。

电梯门开启,傅今洲率先阔步走出电梯,头也不回地朝车子停放的地方走去。

桑蓝气不过,刚准备对着他的背影小声来句“FUCK”,就听到林昭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桑小姐,请吧。”

桑蓝:“……”

妈的好险,差点被抓了个正着。

碍于对危险的本能反应,桑蓝走到副驾驶门旁准备上车,却不料林昭按住车门,职业化地微笑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座位。”

桑蓝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看你好意思得很。

挣扎两秒后,桑蓝认命地坐上后座。

一上车,傅今洲的死亡问题就不出所料地砸向她:“你跟盛墨羽是什么关系。”

虽然还在恼怒他刚才在校长办公室时的推波助澜,但此时坐在他身侧桑蓝还是忍不住内心紧张。

暗自深呼吸后,桑蓝扯出一抹浅笑,柔声道:“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今天我才知道他跟我一个系的,是我的学弟。”

“学弟?”傅今洲冷嘲道,“你倒是叫的亲热。”

桑蓝:“?”

她叫的是学弟,又不是叫的弟弟,亲热个锤子。

见身侧的女人不说话,傅今洲突然侧过身,一把扣住女人精巧的下巴,眯了眯眼,沉声威胁。

“桑小姐最好别忘了那份抵押协议上的条款,认清自己的身份,有些心思最好从源头掐灭。你别忘了,昼夜那个案子警察到现在还没有结案。”

桑蓝根本不知道傅今洲说的“心思”是指什么,因为她的所有思绪都被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给占据。

她喉咙有些发紧,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哑声道:“凶手不是已经被抓了吗,警察为什么还不结案?”

傅今洲将她的恐惧尽收眼底,突然松开攥住她下巴的手,抽出一张消毒湿巾细致地擦拭着骨节雅致的手指。

桑蓝却是怕极了,情急之下居然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傅先生,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签下那份抵押协议你就会护我周全!”

傅今洲眉眼冷清地睨了她一眼,唇畔勾出的笑意有些许残忍的味道:“那得看你对我究竟有多忠心了。”

桑蓝:……FUCK!

……

一路沉默,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在一个造型工作室前停下。

林昭下车替傅今洲开了车门,桑蓝见状也非常识趣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一进门,工作人员便热情地迎了上来:“傅先生,您这边请。”

桑蓝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生怕一不小心就惹得这阴晴不定的男人不快。

工作人员将傅今洲带去vip的区域休息,而后看向他身侧的桑蓝,问道:“傅先生,今天是给这位小姐做造型吗?”

“嗯。”

“好的,傅先生对风格有什么明确要求吗?”

桑蓝觉得一阵无语,不问身为当事人的她,却一直问傅今洲,把她忽略得未免也太彻底了。

傅今洲那双好看到极具侵略性的凤眸,从上至下地扫视了一遍身侧的女人,启唇道:“跟她现在截然相反的风格。”

桑蓝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今天的穿着打扮。是百分百契合女大学生的活力阳光的造型。

吊带小背心,鹅黄小开衫,黑色短裙,再配上运动风的老爹鞋和长度到小腿的运动袜,妥妥的青春无敌美少女一枚。

她刚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个赞,就听到男人毒舌到欠揍的声音再度响起。

“直白点说,是跟她这身‘土到极致就是潮’截然相反的风格桑蓝作为原世界中最炙手可热的新锐高定礼服设计师,每次名媛圈和娱乐圈的大小盛典,想跟她预定礼服或者借礼服的名媛和明星都数不胜数。

有些人为了穿上她设计的礼服,甚至可以不顾身份地贿赂和讨好她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了,就为了在晚宴或者典礼上能穿上她亲手设计和缝制的“SANG”家的高定礼服。

然而,此刻,在这本古早霸总文里——

这位叫傅今洲的狗男主不仅虐她这位女炮灰的心,甚至还diss她的审美,简直让她快要喷火。

幸好造型师及时开口打断了她的情绪,将徘徊在失控边缘时的她及时带进了造型室。

造型室的门刚关上,林昭忍不住好奇地开口问道:“傅总,刘贺明签完股份转让协议后,就已经让人摆平了昼夜女子坠楼的案件,刘哲也已经被带回了刘家,您为什么跟桑小姐说还没结案呢?”

傅今洲接管傅氏集团开始,林昭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做他的特助。

傅今洲对他非常信任,所以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在傅今洲跟前什么也而不敢问,而是会坦诚地问出他心底的疑惑。

傅今洲呷了一口茶,扯了扯领结后朝身后的沙发靠去:“当然是为了让这颗棋子更听话了。”

他现在慢慢地发现,他的这颗小棋子,并不是一颗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乖巧听话的省心棋。

不悬把刀在她的脖颈处,又怎么压制得住她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呢。

……

造型室内。

桑蓝心烦地将头上绑的那些繁琐的小辫儿和水钻发卡拆掉,吓得造型师差点哭出来。

“桑小姐,傅先生说了一个小时内要给您做好造型,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分钟了,马上就到时间了,您现在把发型拆了,我后面的造型根本就来不及做了……”

“来不及就别做了。”

桑蓝将最后一个水钻发卡拍在化妆台上,顺带着撑着起身捋了捋头发。妈的,头皮都快被扯掉了。

“桑小姐,您快别到处走动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弄头发吧!”造型师像个老妈子似的围着桑蓝身边打转。

桑蓝正快速地挑选着架子上的衣服,被吵的心烦后干脆抬起一根手指压在对方嘴唇上。

“嘘,安静点!如果不想因为完不成任务而被处罚,就坐在一旁乖乖等我,我保证让你全身而退。”

也许是女人眼底的自信太过张扬,造型师居然真的乖乖地坐到一旁。

耳畔清净后,桑蓝手上的动作愈发地快了起来。然而连着五排架子上的衣服被都筛选完毕,她也没有找到她想要的衣服。

正烦恼时,她的视线突然落到造型师的制服上,立马大步朝她走去:“我就要你身上这种风格的,把这类的衣服帮我找来。”

“可是这种……”

“来不及了,快去。”

“好!”

五分钟后,造型师将她找来的款式推了进来。桑蓝一眼看中其中一套,取下后去试衣间换了出来。

造型师看着换好衣服的桑蓝,脸居然忍不住红了起来:“桑小姐,你好美……不是,是好飒啊!”

动漫关键词:男主活大器粗女主娇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