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院长玩新婚护士长李小璐

2022-03-23 14:19:3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桑蓝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关头身上的男人连同她自己都被人一把扯了进来,跌倒在了房间的地毯上。“你这个贱人竟然想拖着我一起死!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rd

桑蓝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关头身上的男人连同她自己都被人一把扯了进来,跌倒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你这个贱人竟然想拖着我一起死!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男人已经气昏了头,丝毫没有注意到是谁将他们救了下来。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脱险后,就立刻朝桑蓝扑了过去。

只是他还没有挨着人,就被林昭一脚狠狠地踢到墙角,哀嚎起来。

桑蓝大口喘着气,克制不住地剧烈咳嗽起来,呛出一脸的泪。过了一会儿,她抬头看向救她的男人,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

林昭忽略掉桑蓝眼底的防备,态度职业化地说道:“桑小姐请跟我走吧,警察马上就到了。”

“你是谁?!”

桑蓝现在无法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她今晚遭受的一切已经快要将她对所有人的信任彻底瓦解。

林昭抬手看了眼腕表,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我没有杀人!”桑蓝捂住脖子,眼角通红地看向墙角处的男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被他推下去的!”

“没关系,即使是桑小姐推的,也没人敢动你。”

对方态度恭敬疏离又冷血,似乎对真相毫不在意。

他这样的行事风格,让桑蓝脑海里涌现出了今晚被她误当成救命稻草的那个男人。

“是傅今洲让你来的吗?”她下意识地问道。

“桑小姐,请吧。”

林昭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他将身上的西装脱下,蹲下身去罩住桑蓝的头上:“直接坐最右边的电梯下去,接你的车子就在电梯口,我处理完随后就到。”

桑蓝心情复杂,但眼下她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甚至还有可能成为真的替罪羊。

“谢谢。”桑蓝说完,撑着身子从地毯上起身。

她顾不上细想傅今洲为什么会让人来救她,她此时此刻只想离开这里,再待下去她真的会崩溃。

……

电梯一路畅行,很快就到了负一楼。

桑蓝迈出电梯,就看到底下停着的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她慌乱的脚步微微停顿,但很快又坚定地朝车子走去。

车窗被人敲响,傅今洲脸色冷然地将车窗降下一半,沉声道:“上车。”

桑蓝却一时间没有动,今晚发生的一切让她脑子一片混乱,以至于她有些鲁莽地开口。

“傅先生的心思真是让人摸不透,前一秒说要处理掉我,下一秒又让人救我,你们有钱人都喜欢拿别人的命来做游戏吗?”

桑蓝在说完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她是对身边这个男人有怨气没错,但眼下她的处境比被人拍卖时更糟糕,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扣上“杀人犯”的帽子。

如果没有一个权势滔天的人帮她,她这辈子可能真的就完了。

而傅今洲很明显就是那个唯一能救她的人。

傅今洲眼帘轻掀,冷嗤道:“话这么多,看来教训还没尝够。”

桑蓝心口一跳,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傅今洲却懒得再耗费时间搭理她,冷声下最后通牒:“既然你不愿意上车,那就滚吧。”说完,直接将车窗升了上去。

“我……”

如果今晚没有发生坠楼事件,桑蓝发誓,只要她能脱身,一定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鬼地方独自美好!

可现在她知道,如果她走出去,一定是死路一条。

资本的力量,她今晚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短暂的几秒钟过后,桑蓝咬唇一把拉开左侧车门,厚着脸皮坐了进去。

傅今洲微阖着眼没有说话,仿佛当她不存在。

桑蓝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时,语气染上软意:“傅先生,请您帮我……”

“凭什么?”男人问得漫不经心。

“因为人不是我杀的……我也是被害者……”

桑蓝说完,脑海里又浮现出女人掉下楼的那一幕,她呼吸急促了一瞬,有些后怕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

没想到书中的世界远比她想象的要危险得多。

“人是谁杀的,只有身为当事人的你才知道。”男人声线冷冽又残忍,“毕竟桑小姐为了脱身都可以做到无底线地投怀送抱,谁知道你会不会又为了脱身杀个人呢。”

傅今洲当然知道不是她做的,她要是能有这个狠劲,又怎么会被人暗算轮落到今晚被拍卖的境地。

“我没有杀人!”桑蓝担心他不信,神情激动地摇头否认。“傅先生既然怀疑凶手是我,那为什么又要让人救我离开呢?!”

“为什么?”

傅今洲似乎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连狭长惑人的凤眸里都升腾起一抹玩味:“要不然从现在起,你帮自己找个有价值的理由?”
车子行驶在寂静的路上,一路无言。

桑蓝看着车窗外飞速滑过的路灯出神,暖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柔化了她的美感,却抚不平她紧蹙的眉头。

此时此刻,她心中的杂念如野草般滋生,理不清一个完整的思绪。

她唯一知道的是,整个上城她已经没有了能依靠和信赖的人。而今晚,她又陷入了一场杀人案中,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全凭她身侧这个权势顶天的男人的心情。

桑蓝眸光沉了沉,好在眼下,她好歹从被拍卖折辱的情节中脱身,也算是暂时躲过了一劫。

……

很快,车子驶进了傅今洲的别墅。

桑蓝跟着傅今洲下车,有些警惕地跟在他身后的位置进了别墅。这个男人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她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一进门,管家就迎了上来,接过傅今洲的西装外套,恭敬道:“先生,需要为您准备宵夜吗?”

“不用。”

傅今洲说完径直上了二楼,没有搭理楼下的女人。

他有洁癖,今晚在昼夜的包厢里沾染上了不少陌生人的气息,让他无比心烦,此时只想回卧室去冲个澡。

而桑蓝站在偌大的客厅,神色不安地看着傅今洲离开的背影,不知道这个心思深沉的男人接下来会如何对她。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再过半小时,原主二十岁的生日就算彻底过完了。

而她却在原主生日这天,彻底品尝到了人性的黑暗面。

傅今洲离开后,管家礼貌地询问着林昭和桑蓝:“林特助和这位小姐需要吃点什么吗?我让人去准备。”

除了傅家的人以外,管家还是第一次在这栋别墅看到陌生女人的身影,因此自动将桑蓝划为“贵客”这一栏。

“谢谢您,不用了。”

桑蓝一整晚都没有吃任何东西,虽然身体有饥饿感,但却没有什么胃口,于是婉拒了管家。

“罗叔,辛苦您让人给桑小姐煮一碗面。我的不用准备了,我跟傅总汇报完工作了就走。”

林昭说完,将他从“昼夜”带回来的包递给桑蓝,便去了二楼的书房等着向傅今洲汇报晚上的事情。

桑蓝心里涌起一阵感动,那碗面,算得上是原主二十岁生日里唯一的温暖了吧……

……

楼上书房里。

傅今洲穿着一件黑色浴袍推门走了进来,他拿过架子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

男人长腿交叠,搭放在眼前的茶几上,神色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杯中红酒,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林昭回道,“对方承认是他推那个女人下去的录音也拿到了,相信他去警察局了也不敢不说实话。”

“刘贺明这个老狐狸私下联系其他股东,竟敢将歪主意打到傅家人的头上,我倒要看他这次怎么收场。”

林昭短暂地愣怔一瞬:“难道……今晚那个男人就是刘总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刘哲?”

“嗯。”傅今洲喝了口酒,声线冷漠地开口,“这件事你去办,告诉他,不签下那份股份转让协议并主动辞职,就让他做好断后的准备。”

“是。”

傅今洲放下酒杯,起身走到书房落地窗前:“那个女人呢?”

“桑小姐在楼下休息。”

傅今洲眺望远处灯火,环抱双臂的手指在手臂上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看上去慵懒又惬意。

过了两分钟后,他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唇角微微勾起,说:“你去帮我准备一份协议。”

林昭:“什么协议?”

傅今洲:“抵押协议。”“我不同意。”

桑蓝昨晚一夜难眠,她本以为傅今洲昨晚肯定还会为难她,吓得她整个人精神紧张坐立不安。后来她实在是扛不住了,就靠着沙发睡着了。

直到半夜,她被管家叫醒带去客房休息,才知道傅今洲早就睡了,桑蓝一瞬间不知道是否该庆幸。

只是躺在客房的床上后,她却再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就会陷入梦魇,最后她干脆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然而她没想到,一早上迎接她的会是一份“丧权辱国”的抵押协议,而被抵押物不是别的,正是她本人!

“可以。”

傅今洲毫不在意地点着头,甚至惬意地小啜了一口咖啡。

这么简单?

桑蓝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和顺利。果然下一瞬,她就听到男人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林昭,吃完早餐后你送桑小姐去警察局配合调查,有些事情还是交给警察处理比较好。”

傅今洲一边切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对一旁的林昭说着。

林昭看了眼桑蓝,回道:“是。”

她就说,这才是这个狗男人的正常走向。

桑蓝深吸一口气,她很怕自己再次在傅今洲面前失控。她不敢保证再来一次,这个男人又会怎么对付她。

她努力扬起一抹笑,整张脸瞬间变得十分明艳,勾人心魄。

“傅先生就这么喜欢我吗?我不同意成为您的‘所有物’就要送我去警察局,难道就不怕我误会您是借着这份协议来掩饰对我的一见钟情?”

桑蓝当然知道这个矜贵无双的男人不会对自己一见钟情,更不可能喜欢她。因为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女主角,也就是那个被傅家收养的养女傅星光。

她之所以说这些只是在故技重施,想让他认为她就是个自恋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从而厌恶地将她赶走。

傅今洲拿过餐巾优雅地擦拭着唇角,闻言居然笑了起来,只是笑意并不达眼底。

桑蓝被他突如其来的笑勾得脸红起来,她在内心暗骂自己没出息,心脏却不受控制地乱了节奏。

“奉劝桑小姐一句,收起你那些小聪明,更不要在比你厉害和聪明的人面前耍滑头,否则容易变成别人眼里的笑话。”

一句话让桑蓝瞬间清醒过来,尴尬不已。

她拿过桌上的协议,挣扎道:“乙方需要随时配合甲方要求的一切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参加家庭聚会、商业活动等。”

“乙方在协议生效期间不得与异性亲密接触和往来,不得过问甲方的私生活。”

“乙方需拼尽全力替甲方处理好爱慕者带来的困扰,并保证完成任务。”

“协议结束的期限,完全取决于甲方。”

桑蓝挑了几条念出来,试图用温声细语唤醒面前这个男人的半点良心。

“傅先生,您觉得这份协议公平吗?”

傅今洲的耐心已然告罄,他眸光冷沉,看着面前讨价还价的女人,话却是对林昭说的。

“林昭,送桑小姐离开。另外,如果她侥幸被无罪释放,记得让律师联系她,我们之间还有两亿的帐得结一下。”

“等、等一下!”

桑蓝一听,漂亮的小脸瞬间褪去血色,变得惨白一片。

进一步可能会被资本操作到坐牢,退一步又将陷入身负巨额欠款的境地,她根本毫无选择的余地。

桑蓝拿过桌上的笔,一咬牙干脆狠心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签了。希望傅先生也要遵守承诺,护我周全。”

说白了,这个男人只是拿她当枪使,她顶多只是得罪点人罢了。可要是被安上杀人罪坐了牢,那她刚穿过来的命运还没扭转就直接废了。

只要不坐牢,她以后再想办法脱离傅今洲的魔爪就是了。

傅今洲见她乖巧地签了字,这才满意地收回视线:“从今天开始,你搬来鑫海住。”

桑蓝一脸震惊:“……我还要搬过来住?!”

淦哦,书里没写这段啊!

动漫关键词:被体育老师c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