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疯狂揉小核到失禁喷水H 宝贝低头看看我是怎么爱你

2022-03-23 14:08: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说完,她转身走去主卧躺下,她心中暗暗庆幸,幸好刘宇宁不太会说话,总是会惹她生气,所以即便是她现在不理他,刘宇宁也看不出丝毫破绽。昨晚她找的牛郎实在是太强了,导致她现在都浑身疼

说完,她转身走去主卧躺下,她心中暗暗庆幸,幸好刘宇宁不太会说话,总是会惹她生气,所以即便是她现在不理他,刘宇宁也看不出丝毫破绽。

昨晚她找的牛郎实在是太强了,导致她现在都浑身疼的要死,最过分的是她现在身上遍布吻痕,一旦被刘宇宁发现,那她得不偿失!

刘宇宁那方面不太行,林芊雪从来都得不到满足,但好在刘家的生意蒸蒸日上,林芊雪可以忍着,等他有个孩子,母凭子贵,借此嫁进刘家,那以后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

半山别墅。

霍邵琛正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刚刚出来的热搜,下面评论完全没有利于芮戈的言论,但对此芮戈却没有任何回应,他不免有些好奇,她此时在做什么呢?

“不好了,不好了,大少爷,小少爷又闹起来了,这……”

管家河伯正忙不迭的跑下楼来找霍邵琛,只是话未说完,紧跟着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碎东西的声音。

自从林蕊歌离开,霍梓然便整个人开始焦躁起来,起初他还能等,但十几个电话拨过去无人接听,霍邵琛又不答应带他去找林蕊歌,霍梓然直接暴走。

霍邵琛眉头微皱:“让他摔,我看他能摔到什么时候。”

楼上,霍梓然趴在拐角处的墙边听见自家大魔王说的话后,突然停止了动作。

整个别墅忽然安静下来,河伯以为是小少爷放弃了,心下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就听见“啪!”的一声。

从二楼的楼梯上滚下来一堆的青花瓷碎片。

管家河伯转头一看,瞬间头都大了,这青花瓷瓶可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宝贝,更是送给大少爷的生辰礼!

“少爷,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霍邵琛转头看着地上的碎片,眉头紧皱,拳头也死死的攥着,他正压抑着自己想要胖揍霍梓然的冲动。

上一次因为霍梓然这样闹,他动了手,结果被两老好一顿训斥也就算了了,最严重的是霍梓然被他吓到,愣是请了一年的心理专家给霍梓然做心里疏导才终于走出对他的恐惧,现如今两个人关系缓和一些,无论如何他都要忍住。

霍梓然站在二楼楼梯口,手里拿着霍邵琛在拍卖会带回来,价值七位数的和田玉葫芦瓶捧在半空。

别墅里,佣人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楼梯下看着。

管家忧心忡忡开口:“小少爷,您别……”

“啪!”葫芦瓶碎了。

霍梓然转头消失,没过一会,就抱着一副画站在楼梯口,他将霍邵琛从拍卖会带回来的7位数名家画作仍在地上,正在佣人们松了口气,打定主意小魔头扔不碎的时候,紧跟着就见霍梓然直接跳到画上竟踩上去,下一刻,画面上多了一堆鞋印子。

佣人A:完了完了,小少爷要完了,这可是大少爷最爱的画啊。

佣人B:完了,小少爷你安息吧。

佣人C:心里专家的名片放哪儿来着?

管家:不能打不能打,再打就要出事了。

所有人都笃定,接下来即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时候,霍邵琛却是站起身径直的走向楼梯口,眉宇之间看不出一丝愤怒。

他看着霍梓然,似乎心情大好的样子,清冷的眸光微微含笑,语气却是依旧冷沉:“画是假的,上一次我就换下来了,至于其他的,你摔,也是假的。”

闻言,霍梓然气鼓鼓的看着大魔头,小脸都快拧成股死结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失策了!大魔王耍赖!

霍梓然掐着腰在二楼的楼梯口上来回踱步,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大魔王带自己去找芮戈姐姐呢?

就在霍梓然思虑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大哥,我查到了,还真让你猜到了,就是……”话未说完,霍劭钦站在门口愣住了。

楼梯下,霍劭琛抱臂一脸肃杀,冷气沉沉,二楼楼梯口,霍梓然皱着眉头,怒目直瞪霍劭琛。

俨然,现场明显是一副兵刃交击的战场,霍劭钦感觉大事不好,这要是再出点事情,只怕他的小梓然又要一年不理他了!他连忙凑上去。

“大哥,这是又吵架了?小孩子嘛!别滞气。”

霍梓然见状,连忙跑下楼,一把抱住霍劭钦大腿,仰着头大眼睛求救似的,看着霍劭钦。

霍劭钦最受不得小梓然这幅表情了,委屈吧啦的,让人一看就想把全世界都捧到他跟前来,霍劭钦就是因为这,三番五次的受了霍梓然的套路,最后当了叛军,为此霍邵琛没少没收他的小宝贝,可怎么办呢?他就是抵挡不住这小家伙的诱惑啊!

“怎么回事啊?好好的,因为啥呀?”霍劭钦抱着霍梓然转头坐在沙发上。

霍梓然却是扭头看着霍邵琛,眼神里满是哀怨。

霍梓然说不了话,于是便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霍劭钦,小脑袋紧贴着霍劭钦的胳膊。

他就知道二舅舅最受不了他这样了。

霍邵琛沉声道:“机场遇见个女生,梓然喜欢就想去找到人家里。”

霍劭钦:“那是不太好,也不熟悉,而且你怎么知道是不是蓄意接近你爹地的人呢?”

闻言,霍梓然皱着眉头,给霍劭琛丢了一个你敢不敢说清楚的眼神。

结果霍劭琛根本不理会。

霍劭钦哄着来:“梓然呀,你爹说的对,这又不熟,你这就找到人家里去,可不好哦!”

霍梓然一听不乐意了,撒手就走到一旁,下一刻就抱住了霍邵琛的大腿。

霍劭钦看着霍梓然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反应,霍劭钦有种被无情抛弃的感觉。

但以霍劭钦对自家大魔王的了解,还是一脸得意的表情:硬的不行来软的,霍梓然呀霍梓然你爹要是吃软的,那你二舅我还至于就一辆限量版跑车吗?你低估了你爹呀!

果然,霍梓然很快就领会到了此路不通,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让人很是心疼。

霍劭钦皱了皱眉头,凑了过去,紧跟着就看见霍梓然小金豆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霍劭钦很是吃惊,往常想嫁进霍家讨好霍梓然的女人不少,霍梓然向来抗拒,如今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小家伙挂念成这样?

霍劭钦:“梓然呀,你等我商量商量你爹,没准你爹卖我个面子呢!”

闻言,霍梓然眼泪汪汪的仰着头充满希望的看着霍劭钦。

霍劭钦起身,刚走没两步,就听到霍邵琛冷冷一声:“你的车不想要了是吗?”
霍劭钦无奈退了回去:“梓然呀,其实呢你爹说的对,你冒然找过去,万一那阿姨不喜欢你呢?而且说不定人家也不方便呢!”

霍梓然死死的皱着眉头,突然起身在茶几上转了两圈。

霍劭钦不解的跟着,下一刻就见到大魔王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霍梓然,果然,霍梓然停住了。

霍劭钦:果然还是大魔王了解小魔王啊!

可是霍梓然要手机做什么?难道……不会不会。霍劭钦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但下一刻就见到了霍梓然在手机屏幕上编辑了一行字。

当霍劭钦看到的时候,整个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霍劭钦:霍梓然居然愿意打字了?他居然愿意跟别人沟通了?小祖宗有沟通欲了?那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神仙存在?上天派来拯救小祖宗的小仙女?

他转头看向霍劭琛,却见霍邵琛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倒是嘴角一抹难以察觉的得意仍旧让霍劭钦铺捉到了。

他终于知道,霍邵琛这样阻止小梓然目的就是为了逼小梓然与人沟通,果然是只老狐狸!

……

沣水小区。

林蕊歌一觉睡到了晚上,她看了眼手机,晚上7点。

林蕊歌暗自庆幸,还好没错过晚饭时间,她丢掉手机准备起床,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转身回去拿手机,眼睛盯着屏幕,瞳孔不断放大。

十二个未接来电!陌生号码!

谁会这么夺命连环call?林蕊歌猛然想起,她刚回国,除了亲近的林筱玺宝,和经纪人南溪,她的手机号码只给过那个小家伙!

林蕊歌回拨电话,另一头霍梓然正准备进一步跟霍邵琛交涉去见林蕊歌的条件时,手机屏幕上忽然蹦出林蕊歌的那串手机号码。

霍梓然看着屏幕,迅速的按下接听键。

那反应速度就像是要抓流星一般,生怕错过。

“是梓然吗?对不起哈,阿姨刚刚睡着了,所以没有接到你电话哦!”

没有听见霍梓然回应,林蕊歌这才想起来小丸子有失语症,她想了想又道:“你玩脸书吗?要不然我们加个好友?”

小家伙皱了皱眉头,虽然不懂脸书是什么,但一听说要加好友,当即就笑了。

他开不了口,最后就发出啊啊的声音。

林蕊歌笑了笑:“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哦,我把账号发你,我们上面聊。”

电话挂断,霍梓然却是一脸惊喜的小表情,就像对自己爱豆犯花痴的小粉丝一般。

刚刚接电话的时候,霍劭钦就凑在耳边听,听到对方的声音,霍劭钦觉得这女人跟之前想要靠近他哥的女人不太一样。

两个人短暂的聊天,对方一点打探他哥的意思都没有。

而且说起话来也很温柔,声音听着更是让人如沐春风。

要是这女人当梓然的妈,好像也不错,只是,霍劭钦总觉得哪里不对,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正在霍劭钦思虑时,霍梓然已经熟络的在霍邵琛的手机上下载了脸书软件,而后轻车熟路的注册了账号,紧跟着就加了林蕊歌好友。

小家伙刚一登录就打了三个字:姐姐好。

霍劭钦看着屏幕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霍邵琛则是冷冷一句:“该叫阿姨。”

霍劭钦转头看着大魔王,当即反应过来:还是他哥厉害,一下就抓住重点,这要是叫姐姐,那不得认霍邵琛当爹?辈分岔劈了!等等……

霍劭钦:“哥,我这未来嫂子该不会是个未成年吧?”

霍邵琛没应。

霍劭钦秒懂,继而开始各种脑补。

大魔王没应是什么意思?这算是默认了未来嫂子的身份?可一想到那女孩未成年,霍劭钦立马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未成年不行,这都什么年代了,养成系那也只是小说里看看,换到现实你是要被关进局子里的,如果要是等的话,倒是可以,但难保小姑娘长大了对你没意思了,虽然可能人家现在就对你没意思。”

“你没事就滚。”霍邵琛只觉得聒噪,如果不是血缘关系的弟弟,他怕是要被他扔进海里喂鲨鱼了。

霍劭钦被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正事:“有,有事,我查出来了,这件事的确是韩家搞的鬼,但抓不到把柄,那四个人不料底儿,魅色的酒吧里也没有视频出入记录,无从下手,要不是我使了点手段,魅色酒吧门口的混子还不肯说。”

“出现过就会留痕迹。”霍邵琛言简意赅,霍劭钦当即领会。

“好,我继续查。”说完,霍劭钦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客厅里,佣人们看着霍梓然正跟另一头的人聊的起劲儿,总算是松了口气。

两个人聊了一个晚上,直到林蕊歌说自己第二天还有活动,要早睡,霍梓然这才放了她。

夜晚,林蕊歌叫了一顿外卖,三个人吃饱喝足,在玺宝睡着后,林筱和林蕊歌两人这才出门。

锦城的秋有些寒凉,林蕊歌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后视镜里不断倒退的景象,心中五味杂陈。

这五年里,锦城变了不少,高楼大厦一栋栋的起,商圈四处围绕,夜生活更是热闹非凡,只是有些事情却改变不了。

林筱透过镜子看着林蕊歌,开口道:“你说啊,我该怎么报复那个负心汉呢?是红烧还是清蒸?”

林蕊歌:“拉倒吧,八字都没一撇,谈什么负心汉,我看你还不如跟你爸好好学学怎么管理企业。”

听到管理,林筱就感觉头大:“我错了,换个话题,你那部戏怎么样了?真取消合作了?”

林蕊歌答非所问:“筱,我明白你的,我能回来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对于过去的一切我无所畏惧。”

欠她的她要双倍拿回,害她的,她会百倍奉还。

两个人一路上没再说话,半个小时后,车子转入了柳巷。

这里环境杂乱不堪,一进小巷入鼻就是一阵腐臭的味道,垃圾箱堆满巷子两旁,苍蝇蚊子满天飞,巷子两旁林立的红灯粉灯挂小店在门口,穿着暴露的女人站在门口花枝招展的迎客,卖烟的卖小吃的吼着嗓子吆喝。

林蕊歌眉头紧锁,脸色苍白。

林筱:“再忍忍,一定能带她从这里出去的说话间,两人已经上了二楼。

狭窄的楼道里,遍地都是垃圾,林蕊歌跟在林筱的身后,林筱在门口敲了两下门,而后在门口的地毯下方画上一个圈,便再次下楼。

这里环境嘈杂,脏乱不堪,虽然不会有人猜到她们会找到在这里,但以防对方认错人,来不及行动,还是先对个暗号。

过了一两分钟,二人再次上楼时,门已经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见到林筱时毕恭毕敬的打了招呼。

林蕊歌跟着林筱走进屋子,屋子很小,逼仄的房间里,杂物堆满,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

林蕊歌看着此景,心里更是堵闷。

两个人走到客厅中央,林筱便停下来,林蕊歌则是自己进了卧室。

床上,一个形容憔悴的中年靠在墙边,她的头发披散着乱糟糟的,脸色拉簧,身形枯瘦,眼神之中没有光,坐在枕头上,嘴里哼唱着儿歌,时不时的还会说上两句:“邦国,你看我们的女儿多可爱,她长大一定很漂亮,邦国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林蕊歌站在床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直到许久许久,满眶的泪水盈盈欲坠,她才艰难的喊道:“妈……妈……我回来了。”

床上的林玉婉闻言却是嫌弃的看了一眼林蕊歌,而后抱着枕头道:“谁是你妈,她才是我女儿。”

她认不出她来,满眼都是怀里的枕头和二十多年前的幸福回忆,林蕊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感到沮丧。

曾经林家企业的领头人,不说风光无限,但至少在一众企业里也是极为优秀的女企业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她低着头,眼泪落下,她鼓起勇气一把将林玉婉抱住;“妈,是我啊,是歌儿,歌儿回来了。”

林玉婉动作僵住,仿佛真的听进去了,可是那双眼却呆滞的望着镜中的两个人,没有丝毫反应,她没有去抱林蕊歌,只是满眼疑惑。

五年前,她在监狱里,因为林家的财产第一顺位继承人是她,林芊雪终于说了实话,拿着林玉婉没有死的消息威胁她,如果她不肯签了放弃财产的声明书,林玉婉就会死在她林芊雪手里,相反,如果签了,林芊雪会将林玉婉交给她。

她只能乖乖就范,但林芊雪并未兑现诺言,如果不是林筱的暗中帮助,她也不会找到母亲的下落,更不会在林芊雪的眼皮子底下将林芊雪原本的手下收买成了自己人。

林蕊歌给林玉婉梳了头发,又将自己带来的衣服给林玉婉换上,亲手做了一顿饭给她。

林蕊歌现在还没有办法带她从这里出去,便只能竭尽所能的给她能给的。

一顿饭后,佣人在厨房里刷碗,林蕊歌将自己带来的两张卡,一张防在茶几上,另一张则是直接给了男人。

男人叫刘强,二十八岁,土生土长的锦城人,个头快接近两米,体格强壮如熊,当初是被林芊雪抓了把柄,不得不替她办事,如果不是后面林筱替他解决了麻烦,刘强恐怕不知犯了多少法,现在更不会好摸好样的呆在这里。

“不用,这些钱不用给,林老板每个月都会发工资,而且她是我的恩人,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刘强解释。

林蕊歌笑道:“她是你老板,我也是你老板,你这个年纪应该是在外面闯一番天地,但……你知道的,这些是你应得的,收下,不然我会过意不去。”

听林蕊歌这么说,林筱又在一旁示意他可以收下,最后只好收下。

刘强将卡收好后,看着林蕊歌给她鞠了一躬,林蕊歌的话还真的说到他心坎里了,他一个大男人躲在这破巷子里,以照顾一个女人为工作说出去实在不好听,但有了钱就不一样,这个世道,有钱谁都会高看你一眼,等这件事结束了,他可以拿着钱出去创业,出去创一番天地也不晚。

夜晚,林蕊歌陪在林玉婉的身旁睡下,林筱则是睡在了次卧,屋外面的环境虽然不好,但里面也还算干净,林蕊歌这晚睡的并不好,她总是会梦见母亲被林芊雪一刀刀的割下皮肤,被扔到了化粪池里。

床头另一边,林玉婉看着睡在自己身旁的陌生女孩,她微微皱眉,这人是?是谁呢?

看见女孩皱着眉头,她想要去哄她,抚平她的眉,想看着她笑。

……

翌日,几个人用过早餐后,林蕊歌便要走了,她多留在这里一分就多一分危险,林芊雪虽然不会来,但以她对林芊雪的了解,柳巷里不会只留下2个人照顾林玉婉,这巷子里绝对还有其他眼线在时刻盯着。

一旦发现,那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

“药换好了吗?”林蕊歌问道。

刘强将药拿到林蕊歌跟前:“你放心,都换好了,大小形状气味完全一样,旁人看不出来,楼下药店的医生也都说好了,自己人。”

林蕊歌这才松了口气,林芊雪不光囚禁着她的母亲,还会一直喂她精神患者服用的药物,这药物长期服用会导致精神失常,出现幻觉,最后变成精神病,林玉婉长期服用已经有往这一方面发展的苗头了。

她一定要加快速度,挽救回来,让一切都回到正轨。

出门时,林蕊歌没有再回头去看林玉婉,她生怕自己一个回头便再也走不动了,她和林筱二人出了门,便直接走出巷子。

来时,林筱已经叫好了一辆破破烂烂的桑塔纳,加上二人穿着极为朴素,不会引起旁人注意。

林蕊歌坐在副驾驶,脸色不是很好。

“又做梦了?”林筱打着方向盘,继而开口。

“嗯,就没停过。”

林筱:“要不要回去再补个觉?”

林蕊歌:“先补一觉吧,下午还要去见南溪,让她看见我这幅样子,他又该没完没了了。”

动漫关键词:疯狂揉小核到失禁喷水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