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你能不能里面一点 教室英语课上插英语课代表

2022-03-23 14:04:3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在温暖幽黄的灯光下,夏暖暖发现傅司寒的耳朵尖红红的。这是害羞了?她忍不住的伸手想去碰一碰傅司寒的耳朵。傅司寒直接起身,“我还有点公务,你自己先睡。”他说着就朝

在温暖幽黄的灯光下,夏暖暖发现傅司寒的耳朵尖红红的。

这是害羞了?

她忍不住的伸手想去碰一碰傅司寒的耳朵。

傅司寒直接起身,“我还有点公务,你自己先睡。”

他说着就朝门口走去了。

夏暖暖拉过被子蒙住脸偷笑起来。

坚定的相信,傅司寒刚刚就是害羞了。

因为脑子里面一直浮现刚刚傅司寒那红红的耳朵尖跟他那有些慌乱的背影,夏暖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到下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脸上有一块地方微微红了一些。

心想是不是蚊子咬的?!

但又觉傅家的这别墅不可能有蚊子。

那是……傅司寒亲的?!!

夏暖暖差点被她自己的这个想法给乐死了。

只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傅司寒,心想那家伙不会是害羞早早的上班去了吧?!

太可爱了!!

要不是因为今天她还有点着急的事情,她想她现在指定是已经冲到傅司寒的公司去了。

高兴的吃过早餐以后直奔公司,她的创作神经正不断的在刺激着她。

出门之前,让家里的御用司机德叔帮忙送蒋院长去荫城。

到了CD,夏暖暖直接走进自己的工作室,一呆就是一上午。

那张照片的背景是一棵树。

所以夏暖暖大致给这幅画构思了一个背景,依据这张照片的年代感来看,可以是在一个山坡上一棵长了许多年的枣树。

这个女人站在枣树旁,亭亭玉立,风轻轻扬起她乌黑的秀发和白色的裙子,她仿若遗世独立。带着自己内心的期盼,微笑看着远方,浅浅的酒窝装进了她许多的思念。

枣树既不会抢眼,又能衬托出女孩的单纯的美。

画完了,又给这幅画加了框架,放在阴凉处。本来想找秦乐逸来看看的,不过他不在公司,只好打电话给他。

“秦总,我已经画完了,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白老,下午可以过来取画。”夏暖暖语气坚定,给人一种很放心的感觉。

“你凭感觉画的?”秦乐逸不太相信。

“我家老公找人帮我复原那张画。您放心,这张画白老肯定会喜欢的。”

夏暖暖说到我老公的时候声音里头藏着欢喜。

电话那边的秦乐逸听到傅司寒居然还会管这样的小事情,那是无比的震惊。

但听着夏暖暖这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秦乐逸莫名感到胸口有点闷闷的,“行,那我联系白老,那你下午接待一下他吧。”

下午三点,这次倒是十分准时,白老来了。

还是浩浩荡荡跟着一群保镖,还好他们这边偏僻,不然看起来就像黑帮片里随时要干架的场面了。

“白老,您来了。”

夏暖暖非常礼貌的给他打招呼。

“哼,我来拿画不跟你下棋。”白文清直接不客气的开口。

好在夏暖暖已经跟他交锋过一次,知道他就是这样的古怪个性。

“您放心,我一定让您满意的。”夏暖暖还是保持客气礼貌的姿态。

赛琳没有见过这个人,偷偷凑到夏暖暖的身边问她:“要不要叫保安准备好?”

夏暖暖摆摆手,压低声音在赛琳耳边说:“千万别,而且未必打得过。放心,我自有分寸。”

“画在哪里,拿来给我看看!”

夏暖暖跟他说:“白老,画在楼上,也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茶,您移步上去看看?”

“故弄玄虚!”白老两手背在身后走上楼。

夏暖暖带他进入自己的画室,揭开遮挡的绸布,一副绝美的画出现在眼前。

白文清愣住了,手中的茶不下心打翻了,步子也有些踉跄。

夏暖暖见状赶紧伸手去扶。

“你先出去,我一个人呆一会。”白老语气有些不稳。

“好,您有事叫我。”

白文清看着眼前画中的女人,心中那块疙瘩又隐隐作痛。

她只有这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在手中抚摸了无数遍。

后来他发现照片已经被磨得褪色,所以才想找人帮忙画出来。之前已经找许多人试过,都不行,最后找到了秦乐逸这里,打算最后试一次。

画中的她如同当年一样,清秀美丽。

门外夏暖暖也不着急,她大概也能猜想到,白老应该是不想让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吧。

她重活一世,让她更加懂得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就像自己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傅司寒躺在身边的那种滋味。就像是离开心脏的血液瞬间回流,填满整个心房地那种包裹感。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站在门外等,等他冷静下来就好。这也证明夏暖暖的画,成功过关了!

过了好久,白文清从里面出来,表情中看不出任何异样。

“还不错吧,我勉强接受这幅了。”白文清还是那种高傲的语气。

“好的,白老,感谢您的肯定。”夏暖暖颔首表示谢意。

“下个月我七十大寿,你来给我画一张吧。算是我给你一个赚外快的机会吧。但是,我先说好,画不好……”白老突然说道。

“找我麻烦?”夏暖暖接过话来。

“哈哈哈……你这丫头倒是机灵。不跟你废话了,请柬会送到你家的。”白文清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夏暖暖突然觉得这个古怪老头也不是那么讨人厌嘛。

送走白文清之后,夏暖暖也已经很疲惫了,准备开车回家。

开车之前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蒋院长,确定她安全到达之后,夏暖暖算是松了一口气。

到家后,傅司寒还没回来。

昨天傅司寒第一次吃了她做的菜,今天不如再来弄个他喜欢吃的吧。

走进厨房一阵忙活,赵妈突然过来跟她说:“少奶奶,少爷刚才打回来说他今天不会来了,让您自己吃饭。”

正在切菜的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起来。“好,知道了。”

不回来?

难道还在害羞?!

边上的赵妈看她停下了切菜的动作,温声说到,“少奶奶,您别生气啊,少爷工作忙,以前也经常不回来的。您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就是了。”

赵妈安慰着她,却不知道此时她的少奶奶根本没生气,只是在想那害羞的傅司寒。

再一次确定傅司寒的可爱。

“没关系的,赵妈,你去忙吧!我就当练手艺了,等下我自己吃。”

这夏暖暖虽然说她自己吃,但每一种都做了两人份!

人参鸡汤,香煎银鳕鱼,香炒嫩芽菜。

全都用盘子盖子,静静的放在餐桌上。

很晚的时候,傅司寒回来了。

他在自家的酒店那边开会,本来想着就在那里休息的,可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于是又回来了。

他没想到的是,夏暖暖不但是给自己留了饭菜还一直坐在客厅里面等着他。

夏暖暖看见他回来很是欢喜,连忙招呼他吃饭。

傅司寒没有吭声,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每吃一样菜就要嫌弃一下。

“这个,盐放多了。”

“这个,有点苦。”

“这个不好喝……”

夏暖暖安静的听着,不回应。

傅司寒放下了筷子,看着她说:“以后不用做了,做的还没赵妈做的好吃。”

其实傅司寒心里想的是,他经常都要加班的,不需要等他等到这么晚。

“老公,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夏暖暖说:“老公你多吃几口,我就告诉你那句话!”

傅司寒嘴角翘起,一抹细细的笑容,“你?威胁我?我不吃,也不想知道那句话!”

说着傅司寒起身就要走。

夏暖暖突然站起,站到椅子上,大声的说:“有人说耳朵尖容易红的男人疼老婆,你是不是啊?”

傅司寒脚步停下,但也就停了一下,并没有回头,就走了。

夏暖暖猜,现在他的脸色肯定很好玩。

闲来无事逗逗自己的老公也挺好的……

两天后,夏暖暖休息在家。

管家递来两张请柬,是白老送来的,他特意送了两张,一张是给傅司寒的,一张是单独给夏暖暖的。

夏暖暖没想到白老会单独给她一张请柬。

对,还得告诉傅司寒一声。

公司里,傅司寒的手机响了。看见是她的,下意识觉得是不是又有危险了。

立刻接起来问:“怎么了!有什么事?”

夏暖暖听他急切的语气,有点哭笑不得。

“老公,我没事。白老三天后七十大寿,给我们两个送来了请柬,我想告诉你一声。”夏暖暖柔声的告诉他。

“哦,知道了。”

说完傅司寒就挂了,刚刚好像在夏暖暖面前有点出糗了一样,傅司寒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褚风进来给他汇报工作。

一进来就觉得总裁办公室比外面冷好几度,再看傅司寒的脸,有点不对劲。

褚风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傅总?”

“出去!”

傅司寒冰冷的声音令褚风打了个寒颤。

“是,傅总!”

反正也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出去就出去吧。

秦,陆两家也都收到了请柬,夏家没有。

白文清在帝都也是有自己的商业实力的,夏家的风声他也有所耳闻。

他不想生事,就不打算邀请他家了。

夏家这边,夏国海和林婉急得焦头烂额。白老先生七十大寿没有给他们递请柬!

夏国海手底下资金链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他正打算去参加白老的生日宴,去说说好话,想让他别断了与自己的供货合作。

白老手底下还有一个实力不弱的矿产资源,之前看在傅老先生的面子,跟夏国海有生意往来,自从上次傅司寒的动作之后,白文清就解除了跟夏家的矿石合作。

夏国海本想再利用一些傅老先生的面子,让白老回心转意的,说辞以及贺礼都准备好了,结果他压根儿不给面子,连请柬都没给。

要不白文清当年怎么能叱咤帝都呢,一切都尽在他心里。

林婉更着急,上次夏暖暖那个贱人居然调换了血包,当即就出现了排异反应,差点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没了,她恨不得杀了夏暖暖。

幸亏医生抢救及时,再加上用了一种最先进的药,可以暂时保住性命,但是那个药十分昂贵,夏家现在的情况,恐怕撑不了多少剂次。

夏国海和林婉决定分头行动,去想办法弄一张请柬来。

只要能进去,其他的都好说。

深夜,林婉来到一个高级住宅区,她戴着墨镜,穿着大衣,走进了一幢房子。

“你好久没来了啊,婉儿。”

沙发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端着酒杯说。

“别提了,我的女儿这段时间病了,我哪儿有空!”

林婉跺脚着倒进这个男人的怀里。

“是嘛,我看看,是瘦了不少,我可心疼哟。”猥琐的摸了一把林婉的臀部。

这人是帝都一个开保镖公司的,叫廖庭伟。

长得一副人模狗样,平时好色贪财,心狠手辣,不过为人谨慎,还没被人抓到过把柄,和林婉早就搞到一起去了。

林婉之前很多时候借口去打牌,其实都是到他这里来了。

这人手段独特,稀奇古怪,总是能弄到一些上流社会的消息。

所以他的保镖公司也是开的像模像样的,甚至还开到了国外去。

林婉长得一副妖媚的模样,身段也保持的很好,走路时扭动的腰肢宛如一条水蛇。

“庭伟,我想请你帮个忙,好吗?”

林婉把自己贴的更近。用娇滴滴的声音在男人的耳边吹气。

廖庭伟哪里忍受的了这个,站起身就把林婉抱进房间。不一会里面就传来了一阵阵娇喘。

完事后,林婉躺在床上问他,“庭伟,我听说白老寿宴的请帖你这里有好几张是嘛?可不可以给我一张啊?”

廖庭伟办完事心情很好,“是有几张,白老爷子想请一些国外的人,就让我来做主,所以我手里是有一些。”

廖庭伟转过去摸着林婉的下巴淫笑着说:“给你一张也可以,不过,你懂的……”

林婉出门的时候腿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不过她手里紧紧拿着的请柬让她露出了笑容。

回到家之后,夏国海愁眉不展的坐在客厅抽烟,他没弄到请柬。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脸怎么还这么红?”夏国海问她。

“啊,可能是刚刚跑了几步,热的。老公啊,我去见了几个太太,好不容易弄到了一张空白的请柬,你看。”

林婉打开自己包里,拿出那张请柬。

夏国海接过一看,居然是真的?!

连忙就抱起林婉亲了起来。

林婉有些嫌恶,夏国海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还帅气,但是他现在已经老了,怎么比得过年轻的廖庭伟。

于是不动声色的推开他说:“老公啊,我们有了这张请柬,说不定能改变现在的局面。”

夏国海没看出林婉的嫌弃,连连点头。

两个人开始商量起该准备什么寿礼了。

三天后,傅司寒带着夏暖暖一起来到白老的住宅。

是在帝都的一个私人地盘,起码有一千平方的面积,一座中式住宅显入眼前。

门口有保镖和管家在核对请柬。

夏暖暖今天穿的很朴素,一身天蓝色长裙,她特地挽了一个发髻,整个人知性又优雅。

傅司寒则是穿着一件复古的中式唐装,傅司寒这样的穿着显得特别有古代文墨书生气,与夏暖暖倒是相得益彰。

夏暖暖提着自己的工具箱,挽着傅司寒的胳膊,这就是一对璧人啊。

管家核对了他们的请柬之后非常客气的对二人说:“傅少请跟我来,白老先生想单独见您,夏小姐,您可到后花园先逛逛,那边已经安排了人接待您。”

傅司寒对着夏暖暖说:“别乱走。”

夏暖暖点点头就跟着另一个佣人去了后花园。

傅司寒则直接跟管家去白文清的书房了。

夏暖暖来到后花园,这里是一种中西结合的风格。

有假山,有草坪,有喷泉,还有小型瀑布。

不过设计的非常巧妙,一步一景,浓淡相宜。

“夏小姐,您跟我来,老爷给您准备了一件休息室,说是等下在这里作画。”那个女佣客气的说着。

“好,烦请带路。”

这个房间充满了一种古代建筑的韵味,雕花椅,八仙桌。

“夏小姐,您可以在后花园先逛,稍后宾客会比较多,您要是累了就在这里休息。”

“白老太客气了,我受之有愧。谢谢你们了。”

夏暖暖有些不好意思,看着架势,应该只给自己准备了单独的休息室。

“老爷吩咐过,您是贵客。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女佣说完就离开了。

夏暖暖在房间里参观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想去花园逛逛。

外面有个大草坪,天色渐渐暗下来,薄暮余晖映在每个人的脸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夏暖暖今天只想做个安静的小透明,等下给白老画了画就可以走了。

找了一个小角落,那个地方可以看到下面的假山以及远处的景色。要了一杯鸡尾酒就坐在那里欣赏。

也难得有这么惬意的时候,重生之后发现原来生活中有这么多美的事物,夏暖暖坐在准备好的椅子上慢慢欣赏。

“白家不愧是曾经的帝都强者,这地方大的让人逛不过来,都是我的就好了。”

林婉心里这么想着,她就盼着夏国海能成功和他合作,这样他们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哎哟,疼死我了。”

林婉不下心踢到一块石子绊了一下,磕到旁边的点心桌上了。

“夫人,您没事吧?”有个女佣过来询问。

林婉本想发火的,但是她想到今天还有求于别人,只能咽下去了,“啊,没事,你下去忙吧。”

女佣连声道歉,然后慌忙的走开了。

毕竟今天是老爷寿宴可不能出问题,否则她的小命不保。

林婉心里已经在骂人了,但她还是拿着酒杯到处找贵妇太太攀交情,忙的不亦乐乎,搞得自己像主角一样。

到处跟人都熟悉了一遍之后,林婉也有些累了。

想去草坪那边坐着休息一下,一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暖暖!

是她,这个小贱人居然也能来!!!一定是靠着傅司寒的关系!没想到傅司寒会带她来这种场合,这小贱人配吗?

林婉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还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而这个女人就这样逍遥自在她就气血上涌,眼睛都能喷出火来。

她冲上前去狠狠的抓住夏暖暖的手臂,破口大骂,“夏暖暖,你这女人好狠毒!你妹妹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你却在这里吃东西,看风景?那可是你的妹妹啊?!”

夏暖暖被忽的一下拽到了人多的地方,看着面前的林婉心想,“这女人怎么来了,夏梦雪还没死?只是昏迷!还真是够便宜她了?”

“夏夫人,请您先放开我的手行吗?”

这是白老的寿宴,夏暖暖并不想因为她而乱了白老的寿宴。

可是林婉这个女人就像是脑子有泡的,对着夏暖暖声音更大起来,“夏暖暖,你是怕我在别人面前拆穿你的真面目吧。”

“哦?你要拆穿我的什么真面目呢?我拭目以待。不过你好好想想,你自己的真面目又是什么。”夏暖暖眼神中透着寒光,死盯着林婉。

林婉不敢对视,“这小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

“你不就是用了龌龊的手段上位,爬上了傅司寒的床才有今天的吗?我夏家收养你十几年,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呢?享受完荣华富贵就对你的妹妹不管不顾,她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林婉的声音越来越大。

众人纷纷被这边的吵闹声吸引过来。

“什么啊?这个女的就是嫁给傅司寒的那个夏家大小姐吗?”

“我听说原本要嫁给傅少的是夏家二小姐的,没想到她居然靠龌龊手段上位,真不要脸。”

“是是是,我还听说,这个夏暖暖之前好像还和陆家少爷也有关系。”

很多不了解事情真相的人一直在议论纷纷。

林婉见状内心一阵狂喜,今天就要你身败名裂,看你怎么装清高。

“夏暖暖,梦雪不跟你抢傅司寒了,她让给你,求你行行好去医院救你妹妹吧!你从小跟明轩在一起,现在嫁给了傅少,他一直没有忘记你,还替你照顾梦雪,你可不能这么心狠啊!”

林婉一边哭一边向旁边看热闹的人打声诉说。

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无助母亲,而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不得不说,林婉这颠倒黑白黑白,是非不分的本事挺高明的。

“啧啧啧,傅少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啊?真没想到啊!”

那些贵妇一个个指着夏暖暖窃窃私语。

夏暖暖眼眸一变,就泪眼婆娑起来。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每个月都有定期去给妹妹输血的,上次医院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我。”

夏暖暖心想,你要演是吧,我就陪你演到底。

“而且,是你说妹妹身体不好,受不了傅少的摧残,你说傅少是个恶魔会杀了妹妹,说我身体好能扛的住,所以才让我代替妹妹嫁过去。真是恶魔的话,谁能抗的住呢?”

夏暖暖说着也掉下泪来,可怜的模样看的在场好多男人都心软了,也有开始帮夏暖暖说话的。

林婉见势不对,直接拉着夏暖暖说:“暖暖,你不能这样啊,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要检点一些,怎么能故意勾引男人呢?”

这些个贵妇现在更相信林婉说的话了,自己男人眼巴巴盯着夏暖暖看,还替她说话,这个夏暖暖肯定是个狐狸精。

林婉奸计得逞,她惯会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夏暖暖审视着这群人,收起眼泪。

语重心长的对林婉说:“妈,陆明轩和妹妹搞到一起的时候你从来没说过一句,他俩背着我私下里偷情,你怎么不说?”

夏暖暖说着,泪水都掉了下来,“你要我替妹妹嫁给傅少爷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而且你怎么能诋毁傅司寒呢?傅斯寒现在可是你的女婿?!”

林婉听了怒火攻心,直接大喊,“夏暖暖,你干什么?你就是为了不想救你妹妹就这样?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动漫关键词:教室英语课上插英语课代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