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的同桌对我做了那个作文;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

2022-03-23 14:03: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夏暖暖握紧双手,对着傅司寒的眸子说:“我说是为了你,你相信吗?”傅司寒极其轻的冷笑一声,“你说呢?我是信还是不信?”夏暖暖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知道现在的傅司

夏暖暖握紧双手,对着傅司寒的眸子说:“我说是为了你,你相信吗?”

傅司寒极其轻的冷笑一声,“你说呢?我是信还是不信?”

夏暖暖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知道现在的傅司寒对自己充满了怀疑。肯定是不相信自己的。

“傅司寒,我只能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这一边,不管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傅司寒听了这话,有些玩味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两天后,董事会召开。各大股东董事全都到齐。

秦御峰,陆华中还有夏国海全都到了。

其他人都是潇潇洒洒的谈笑风生,只有夏国海很紧张,他不知道今天召开董事会是要干什么,直觉告诉他应该不会是好事。

傅司寒来了身边还跟着夏暖暖。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强大的气场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身上。

刚刚还在谈笑的人,现在都没有说话,都静静的看傅司寒上台。

傅司寒那冷冽的声音开口:“今天把各位召集过来开董事会,只有两件事要宣布。一就是,我要收回夏家在顶峰百分之五的股份。二,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将给我的妻子夏暖暖小姐。”

夏国海如同听到一个雷炸在自己头顶。

夏暖暖也没想到,不是说带自己来看夏家的结局吗?怎么还给自己股份。

下面的股东有些不服,吵嚷着说:夏暖暖只是一个女人,凭什么一个人拿百分之五的股份。

傅司寒勾起嘴角当众宣布,“夏暖暖是我傅司寒唯一的妻子,是我傅家的人,各位有意见?”

在场的人都吃惊不已,什么?这个阎王爷居然说夏暖暖是他唯一的妻子?他不是一向不让女人靠近的吗?

但是这些小股东也不敢说什么。

秦御峰倒是喜闻乐见,他本来就有点瞧不上夏国海。

反观陆家这边,陆华中有点犯难。看傅司寒这个样子,恐怕是对夏家动杀心了,那他这边还跟夏家联姻,不是找死吗?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夏国海面如死灰,现在这个情况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怎么会这样,现在股份收回去之后还分她的头上,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夏家难堪吗?

虽然他自己还有产业,但是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是块儿大肥肉啊,就这样轻轻松松被夏暖暖拿了!凭什么?

看着夏暖暖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与怒火。

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他们拥有的都是很少的股份,也说不上什么话。除了同意没其他选择。

夏国海不死心的说:“傅司寒,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是说收走就收走的?难道不立案投票再决定,你一手遮天就不怕引起众怒吗?”

在场的有些小股东还真觉得夏国海的话有道理,声音窸窸窣窣的言语起来。

傅司寒目光如炬,盯的夏国海发毛,“这里是顶峰,我的地盘。明白吗?”

这话一出,代表着,傅司寒不需要任何人同意,今天就是通知所有人而已。他傅司寒的话就是决定,不容任何人质疑。

接着傅司寒就带夏暖暖走了,剩下的交给褚风去办。

褚风接着把夏家的股份产业一一划分给了夏暖暖,股份也当场移交,这下是彻底敲定了。

这就是傅司寒的风格----雷厉风行。

傅司寒带夏暖暖出去之后,去了一个地方,是帝都的一条产业街。傅司寒和夏暖暖走在路上,一边说:“这里就是我给你的”

夏暖暖终于还是说出口了:“我并不是为了你的钱才嫁给你的,也不是为了让你替我毁了夏家。夏家我可以自己想办法收拾他们,钱我可以慢慢挣,我只想要对你好,没有目的。”

傅司寒怔住,转而又说“你这是嫌不够吗?”

“你大可以把股份收回去,我不在乎那些,我只要你,老公。”夏暖暖握着他的手对他说。

傅司寒看着女人清澈的眼睛,有些心动。但是心动而已,不用太在意。“我傅司寒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我不管你什么想法,这些已经给你了。”

没事,夏暖暖可以用自己的一颗真心来暖着他,就让时间来证明夏暖暖有多爱他吧。

“好,我收下,我会让百分之五的股份利益最大化,不会让你失望的”夏暖暖坚定的看着前方。

秦御峰对着陆华中说:“老陆啊,这风水在哪里,你心里要有个数。”

陆华中尴尬的笑笑,应承下来。

心里却在想,“这夏国海惹谁不好去惹傅司寒这个阎王爷啊,得赶紧回去商量两家联姻的事,无论如何不能牵扯到自己家。”

夏国海瘫坐在椅子上,直到褚风跟他说:“股份已经移交完毕,夏先生的名字将不会出现顶峰集团董事会里。取而代之的是夏暖暖小姐。”他才反应过来。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林婉见状知道事情不妙。

追着夏国海把来龙去脉摸了个清楚。

一脸失色的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明轩不是说胜券在握吗?现在怎么会连股份都没了。还转移到夏暖暖的头上了?这个小贱人给傅司寒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白给百分之五的股份呐!”

而且梦雪她快到输血的日子了,可怎么办啊?

夏国海突然想到,刚才陆华中的表情明显就是不想跟自己有什么牵扯,这群人都是王八蛋,看着自己不行了,就想着撤退。

他不会让这些人这么好过的,他要咬死陆明轩和自己家的联姻,否则就真的完蛋了。

幸好,现在外界还不知道这些事情,自己还是在四大家族之一,有些合作还没断掉。

夏梦雪在国外做了眼睛的手术之后很快就回国了。

眼见每个月定期输血的日子快到了,林婉却一直都联系不到夏暖暖,怎么打她电话都是没人接。那傅家又是进不去。

现在她的宝贝女儿,夏梦雪又住进医院了。

夏国海脑子快乱成一锅浆糊了,事业不顺,自己的女儿身体又不行了。没有一件事情让他满意的。

林婉特别的着急,“夏暖暖自从嫁给傅司寒之后,完全像变了个人。也不听我们的了,现在怎么办,梦雪还等着血用呢!”

“你跟我说又有什么用呢?难不成还把她绑过来吗?傅司寒就在那儿,有本事你去啊!”夏国海心烦意乱,已经无力思考其他的事情了。

突然,她想到一件事,或许有个人能让逼迫夏暖暖过来。第二日,郊区的一座破败孤儿院内。

“什么!你要我去威胁她?”蒋院长大声叫起来。

“蒋院长别激动啊,你看我自己的女儿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她也很可怜啊。只是需要暖暖输一点血就行了,事成之后我会打钱过来的,刚刚的算是定金,怎么样?”

“蒋院长,你总不能为了她一个人让整个孤儿院的孩子都没处去吧?你要知道,我们这样的人想要弄你这样一个孤儿院那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

这样威胁的语气,让蒋院长很是不满,但又没有办法。

蒋院长愁眉不展,思来想去之后,艰难的开口:“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帮助孤儿院度过难关。”

而另一边的夏暖暖正在工作室上着班。

最近挺忙的,上次周夫人的事情在她们圈子里传开了,给夏暖暖也带来了一点名气,工作量也增大了。

正在创作中,手机突然响了。

想也没想就接起来,“喂,你好。”

“夏暖暖,你好啊,先别急着挂,你不关心你真正的身世吗?孤儿院的院长现在就在我这里喝茶,你要不要过来聊天叙叙旧?”

林婉满是得意的声音从蒋院长的手机里头传到了夏暖暖那边。

“你们又打什么注意。想骗我,滚!”夏暖暖准备挂电话了。

“暖暖,我是蒋院长,我现在在夏家,你能来一下吗?”夏暖暖一个激灵,“蒋妈妈!你真的去夏家了,怎么回事?”

“好了,你要是想知道身世的真相就给我马上过来,否则,你的好院长也吃不了兜着走。”林婉恶狠狠的抛下话挂断了电话。

夏暖暖知道,林婉肯定没安好心。

哦,她想起来了,给夏梦雪输血的日子快到了。看来夏家不死心,想再用她的血。

夏暖暖冷冷的笑着,还想用自己的血,别做梦了。

她联系了一下之前给自己弄亲子鉴定的医院,这次,她要拉夏梦雪入地狱!

如约来到夏家别墅,这地方夏暖暖来一次就多一分恨意。

走进去一眼就看见蒋院长坐在那里。

让夏暖暖不禁想到了孤儿院的生活,虽然在孤儿院的日子过得很孤单,但是好歹蒋院长给了她一个容身之所,让她可以健康成长,所以一直对院长保留着感激之情。

蒋院长也看到她了,腾地一下站起来,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夏暖暖。她心里很慌张,这种事她从来没有做过。

但是为了孤儿院,她不得不做。

夏暖暖打了声招呼,“蒋妈妈,您还好吗?”

蒋玉芬表情不太自然,看着这个孩子,心里终归不好受,“哎,我还好,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瘦瘦的。”

“行了,叙旧到此为止。夏暖暖,我把院长带过来,特地告诉你的身世”

林婉打断蒋院长的话。用眼神示意她可以办正事了。

蒋院长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信封还有一个吊坠。银制的,圆形上面还带有镂空的比较特别图案,就是样式很老旧了。

夏暖暖还没细看,林婉一把抢走。

“想知道是吗?好,去医院给我女儿输血!我会给你的。”

夏暖暖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好像一个恶魔。林婉吞了吞口水说:“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吗?”

“呵呵,好啊,那我跟你去医院。”

夏暖暖轻松的开口,好像不是去医院,而是去菜市场一样。

林婉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很快就回过神,笑了笑,“哼,知道识时务就好。跟我走吧。”

临走之前还叫人看好蒋院长,林婉知道,这个信物未必能看出什么,但是她把蒋院长握在自己手里就多一重保障。

到了医院,林婉拉着她直奔夏梦雪的病房。

床上的夏梦雪有些虚弱,没有夏暖暖的血,她就不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看见夏暖暖来了,就像看见猎物一样兴奋,眼冒精光。

林婉把她交给医生,“快,医生,给我女儿输血吧!人我已经带来了。”

夏暖暖挣开她的手,跑到外面大声哭诉,“哎呀,妈妈,我不要输血了,我的血已经快被你抽干了,妈妈,你平时偏心妹妹就算了,但是我的命也是命啊。”

豆大的眼泪不断往下掉,惹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

“天哪,世界上还有这么狠心的妈,为了小女儿就不顾大女儿的死活了!”

“就是啊,你看那个女孩,那么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林婉看着故意大吵大闹的夏暖暖牙恨得痒痒。这小贱人又给自己来这招,她说怎么这么痛快就跟自己来医院了。

走到她身边,低声的威胁着她,“你还要不要身世信物了,快给我起来!”夏暖暖就等这句话了。

压低了声音说:“你现在就给我,否则我就鱼死网破。我一个孤儿,我是不怕,你拼得起吗?”

林婉又气又怕,生怕这个夏暖暖会做什么过激的事,她死了不要紧的,但是自己和夏梦雪不能陪她葬送了。

从口袋里掏出信物塞到夏暖暖的手里。

“已经给你了,快给我起来,别妄想逃跑,蒋院长还在我家,你给我老实点。”

夏暖暖拿到信物塞进风衣内侧的口袋里。站起来继续演戏。

“妈妈,我不想输血给妹妹!”

夏暖暖眨巴着大眼睛,泪水还挂在嘴边,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们只是来看望妹妹的,妈怎么会那么狠心呢,走吧,妹妹还在等你。”林婉把她拉进病房。

夏暖暖嗤笑,效果达到了就行。外面围满了看热闹拍照的人。

“你快跟医生去手术室,给我女儿输血。”林婉已经失去耐心。

夏梦雪被推进手术室,夏暖暖也跟着走进去。林婉不放心,对着夏暖暖说:“想想蒋院长,老实点。”

医生还在做准备工作,夏暖暖穿着无菌服走到夏梦雪的床前,死死的盯着她,仿佛地狱使者来索命。

夏梦雪戴着呼吸器,说不了话,只是一直呜咽。

夏暖暖开口:“这么多年了,我的血,好用吗?今天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你可得要好好享受我的血。”

夏梦雪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惊恐万分,麻醉的效果很快就起来了,她不知道,等来的会是什么。

医生走进来准备给她扎针输血,夏暖暖把事先从另一个医院准备的血包给他,并开口说:“医生,这些血直接给她用就行。”那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拿着那些血走进去了手术室。

夏暖暖在去医院之前打了个电话给秦乐逸,拜托他找几个人去一趟夏家接个人出来。

她一早料到林婉会扣住蒋院长,所以拜托秦乐逸在看到林婉带自己走后,就立马进去把蒋院长带出来。

手机响了,秦乐逸发来的。【人已接到,在傅家。】

夏暖暖愣了一下,她说让秦乐逸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想到他直接带到傅家了。

林婉要是发现了,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这。

不过转念一想,傅家是最安全的地方。就算她怀疑,也根本不敢闯进来。秦乐逸这家伙脑子还行,算他聪明。

夏暖暖拦了一辆车就出发回家了。

到别墅门口看见秦乐逸还站在那,上去跟他打声招呼,“秦总,多谢这次出手帮忙,我改日找机会专门感谢您!”

秦乐逸调侃她:“你不知道,夏家的保镖都快打到我身上了,不知道你怎么感谢我呢?”

“秦总的大恩大德,我万分感谢,只是我相信以秦总的身手不至于会被几个小喽啰干翻,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只是现在我这里确实还有事情需要办,实在有些对不住了。”

夏暖暖疏离的声音很明显。

秦乐逸没再过多纠缠,点了点头,上车了。

走的时候放下车窗喊了一句:“那我要自己挑饭店!”然后一溜烟走了。

夏暖暖无语。

碰到这样的上司算是好还是不好?

无暇多想,她现在心里全都是疑问,必须马上找蒋院长问个清楚。

快步走进家门,蒋院长浑身哆嗦的坐在一旁。刚才秦乐逸去接她出来的阵仗看来不小,老人家一时受不了。

“暖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蒋玉芬老泪纵横,“他们逼我的,我实在没有办法。对不起,对不起。”

夏暖暖没有安慰她,只是淡淡的问她,“蒋妈妈,你要知道,和魔鬼做生意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放弃了底线。”

蒋玉芬听她的语气应该是不会原谅自己,于是更内疚了,手指不停的搓捻着衣角。

“蒋妈妈,虽然你和林婉勾结来威逼我,但是我也没有让林婉得手,所以你不必过分自责了。”

夏暖暖还是对蒋院长有感情的,“但是您为何要跟林婉一起害我?”

“我,唉,圣安从几年前开始就没什么人愿意帮助了,我一直拿着自己的积蓄在抚养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老师们都嫌弃工资低,一个一个的走,现在孤儿院只有我和安晴老师在管这些可怜的孩子。还有个孩子得了白血病,我的积蓄已经快花光了,又筹不到钱。”

蒋玉芬擦了擦眼泪接着说:“今天林婉突然找到我,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威胁你,我一时头脑发热,就答应了她。”

夏暖暖听完只觉得心酸又有点心寒,原来自己还是可以被置换的人。她也不想怪院长,她虽然愚善,不过自己也不想咄咄逼人。

“蒋妈妈,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怪你的。孤儿院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帮忙。”

说着掏出自己之前的卡,“这里面有两百万,如果不够再跟我说。”

蒋玉芬看着眼前这个孩子,满眼心疼,“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除了道歉,她想不到什么话可以说了。

“好了,蒋妈妈,您别哭了,我接您来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夏暖暖等她心绪好一点后说道。

“你问吧,暖暖。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蒋玉芬定了定神回答她。

“关于我的身世,您到底知道些什么?”

夏暖暖急切的询问,“除了这些信物,还有什么信息吗?”

蒋玉芬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当年你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就被送到孤儿院的门口了,那天夜里,下着雨,我听见外面传来啼哭声,打着伞走出去就发现一个纸箱,里面你在哇哇大哭。我连忙把你抱进来,深怕你冻坏了。天太黑,我没有注意到,当我把你抱进来时,才听见汽车的声音,我再回头望去,隐约看到是辆白色的车子开远了。”

“给你擦洗身体的时候又发现你身上有个小布包,里面装着一个吊坠还有一封信。当年夏家说你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当时我也就忘记这个信物了。他们又勤恳的样子,看着让我觉得是可以给你依靠的人家。没想到……”蒋玉芬不自觉的抽泣起来。

夏暖暖打开那个信封,里面有一张已经泛黄的纸,上面清秀的字迹写着“对不起,我的女儿,原谅我的无奈之举。日后我会根据这个吊坠找回你,等我。落款:裴。”

看完这句话,夏暖暖一直呆坐着,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的只是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才开口“蒋妈妈,你住这里不方便,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先住着,暂时不要回孤儿院,否则林婉找到你后患无穷。”

“可孤儿院不能没有我,那些孩子没人带可怎么好。”蒋玉芬有点着急,又有点愧疚的说“不好意思,暖暖,我只是担心孩子们。”

“我理解的。您不用担心,我会找人安置他们的。走吧”

然后就准备往外走。

门突然开了,傅司寒回来了。

“你去哪里?”态度冰冷。

“那个,老公,我出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你饿了先吃饭吧,不用等我。”夏暖暖着急的边说边往外走。

一点没有注意到傅司寒的脸色有些异常。

其实他回来有一会儿了,她们的对话全部听到了。

傅司寒望着这个女人瘦弱的背影,心里有一点心疼,仅此而已。

也许就是对一只小猫小狗那样的心疼而已。

他吃了饭,照常去了书房。

两个小时后,夏暖暖回来了。

赵妈给她留了晚餐,她没吃,直接到他的书房门口,敲门,“老公,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谢谢你没有追问刚刚的人是谁,暂时我还不想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夏暖暖这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让傅司寒听了有些

“嗯”毫无感情的回答。傅司寒在电脑面前处理工作,手上没有丝毫停止。

“好,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出去,你别太累。”夏暖暖小心翼翼的走出去准备关门的时候。

傅司寒说了一句:“把饭吃了。”

“嗯,知道了”带上房门,夏暖暖下楼吃完饭,然后在饭桌上沉默了很久。

重生之后是第一次知道有关自己身世的事情,忍不住不想。

手里摩挲着那个吊坠,想着信里的只言片语,眼泪滴落在饭桌上。

这是重生后第一次忍不住哭泣,不同于之前陪林婉的做戏,这次是无声的,悲哀的,她真的伤心了。

站在楼梯口的傅司寒把她的泪水全部看了进去,不知怎么的心口有一个位置有些牵扯的疼。

“想哭就大声点哭吧。”

“啊?我……”

动漫关键词:我的同桌对我做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