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知道我在床上多厉害吗;结合处对着镜子顶弄

2022-03-23 14:02:1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傅司寒那微凉的薄唇挨着夏暖暖的耳朵说:“刚刚吻的不够?”夏暖暖耳朵红了,其实她想说再来一次也可以的。但这话……还是得关起门来说。傅司寒瞟见她红掉

傅司寒那微凉的薄唇挨着夏暖暖的耳朵说:“刚刚吻的不够?”

夏暖暖耳朵红了,其实她想说再来一次也可以的。

但这话……还是得关起门来说。

傅司寒瞟见她红掉的耳朵,心里有个地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很满意。

直接跩住她的手就往楼下走去。

门口一群人围着一辆车在研究。

一辆科尼塞克one。

这辆车全球限量3辆,价值上亿。

整个帝都只有一个人有,那就是傅司寒。

围观的人看见傅司寒拉着夏暖暖的手过来,一个个的那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傅少怎么来了?”

“哇,他好帅啊!”

“别犯花痴,听说他喜怒无常,一言不合就会……”一个小前台比了一个杀头的姿势。

“快看啊,阎王爷拉着夏暖暖的手,我去,太劲爆了吧!”

“夏暖暖会不会死的很惨啊?”

“你们懂什么,没有看新闻吗?嫁入傅家的就是夏暖暖?整个外界都在传夏暖暖什么时候死?没有想到啊……”

夏暖暖想要上去跟这些人理论,傅司寒直接一个眼神过去,那些人就纷纷的闭上了嘴,低下了头。

楼上的秦乐逸看着傅司寒的车离开,浮现出一脸玩味的笑容。

曲起修长的手指在他那豪华的办公桌上轻轻一敲,细语,“傅司寒看来动了真格。看来有热闹可以看了。”

此时刚刚系好安全带的夏暖暖一脸兴奋的问傅司寒,“老公,你太帅了。真的好崇拜你。是要带我去吃好吃的?还是玩好玩的?”|

这声音倒是满满的真诚,听不出来是装出来的。

“坐好,别说话。”傅司寒发动引擎,一脚油门下去,直接飙到180码。

一路上夏暖暖看都不看车窗外,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开车的傅司寒看。

车子停在了帝洲酒店门口。

帝洲酒店,帝都最豪华的酒店,里面的东西都很贵。

这里的老板很神秘,没人知道是谁。

“这里很难约到的诶!老公你真棒!”

夏暖暖简直是不放过任何一切能夸傅司寒的机会。

“不用你夸,我知道我很好。”傅司寒干脆利落。

额……

对,她的男人超级棒。

傅司寒直接带着她走进了一间名叫帝豪的包厢。

经理介绍这是帝洲酒店最贵的房间,消费不低于一千万才并且还需要黑金卡可以预定。

一千万?吃个饭?

她在夏家哪儿搞了半天才整出一千万。

让她花一千万吃饭的话,她估计得不愿意。但如果傅司寒喜欢吃的话,那就是两千万她也不会眨一下眼。

为了傅司寒,她必须得多赚点钱才行。

傅司寒看她嘟着嘴,直接说:“酒店是傅家的。”

这……好吧。

她家老公就是金山银山多。

“你上次不是说想吃这的菜?”

夏暖暖自己都不记得了,好像是随口提了那么一句,没想到傅司寒就听进去了。

这肯定就是对自己上心了?

她想着,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我就随口说的,没想到你还记在心上。谢谢你,老公!你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公了!”夏暖暖了脸不红心不跳的讲着。

傅司寒这边掏出一个方形的小礼盒扔给夏暖暖。

打开一看,是一条满钻的红宝石项链。红宝石是天然的一条鱼的样子,外围一圈钻石包围着,如同鱼在水里的游的感觉。

这是幸瑞拉的一款项链,她上次在家看时尚杂志的时候就说过好看。很有设计感的一条项链。

听说买的时候还需要实名制,人这一辈子只能买一条,那他是用他的名字给自己买的?

想着,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傅司寒深邃目光中带着考究:“本来给筱婷的,她闹脾气不要,给你了。”

“哦!”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子低落。

但很快又高兴了,不管本来是给谁的,这都是傅司寒送给她的礼物。

而且种种迹象看,他这是在嘴硬。

明明是把自己说过的每句话都记得这么清楚,指定就是买来送给自己的。

夏暖暖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在傅司寒心中烙下深深的印记。

其实今天傅司寒去秦乐逸那里有好几个原因,一是想看看夏暖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为什么非要去秦乐逸那边上班;二就是,秦乐逸是出了名的摘花高手。

只不过这些只存在于傅司寒的想法里,他是不会跟任何人讲的。

他吃醋这件事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夏暖暖看着傅司寒,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老公,你今天突然过来,是担心我吗?不对,是关心我对不对?”夏暖暖一双眼睛闪着无数的光芒。

傅司寒不说话。

夏暖暖接着说:“谢谢老公的关心,但下回咱不这样好不好嘛?那画室那么多人看着,别人以为我是走后门进去的了。”

傅司寒看着她委屈的模样,心像是一颗糖化了开来,可面上还是冷冷的说:“麻烦事那么多。知道了。”

夏暖暖听他这么爽快,不由得开心,“谢谢老公理解,爱你哦!”

傅司寒内心雀跃,但是表面故作镇定,冷冷的说:“你是见谁都叫老公?”

夏暖暖立刻回到,“怎么可能?我,我只是这样叫你了好不好?”

夏暖暖这一说完,菜就上来了,夏暖暖先夹了一筷子送到傅司寒的嘴边。

傅司寒没有张口,夏暖暖没有介意,放在自己的碗里,还说:“那老公你自己吃,多吃点。”

傅司寒薄唇紧抿,这女人,每天都换着花样的献殷勤。倒是要看看她可以保持这样到什么时候?

夏暖暖吃着东西,没有看到傅司寒冰冷又复杂的眼神。

“这道菜也好好吃,老公,我等会儿去后厨学到来,回家做给你吃好不好?”

夏暖暖一脸真诚的问傅司寒,嘴角还沾到了菜汁。

傅司寒看了看她嘴角的菜汁,不由的伸手,但那手停在半空又缩了回来。

“随你。”

冷冷的两个字。

但夏暖暖听了还是乐呵呵的。

看的傅司寒怀疑这人是不是脑子哪一块有问题。

其实夏暖暖这辈子的愿望就是能跟傅司寒健健康康的在一起,其他的都是浮云。

想着她的肚子忽然一阵疼,“老公,我去下洗手间?”

傅司寒冷着脸没有吱声,这小丫头是越来的越放肆了。

居然还张嘴闭嘴就是老公?

夏暖暖看他认真吃菜没理自己,也就自己起身出去了。

厕所,厕所在哪里?

这包间那么豪华,就是那厕所奇奇怪怪的,看上去全是金光闪闪的东西,弄的夏暖暖只好去大厅,想着去公共厕所。

只是刚一走出包厢门,就听见一阵尖锐又暧昧的声音。
“陆少,人家想要LV的包包嘛,你就给人家买了好不好?人家好想,好想要的嘛!”

这腻人的声音听的夏暖暖鸡皮疙瘩掉一地。

“好好好,只要你让本少爷痛快了,都给你买,小妖精。”

夏暖暖站定了脚步,这是陆明轩的声音,没错,化成灰她都听得出来。

听声音在隔壁的包间。没想到这个渣男不仅在自己和夏梦雪之间脚踏两条船,还在外面乱搞。

渣男本渣实锤了。

冷笑一声,打算走,只是那包间的门突然打开,满脸醉醺醺的陆明轩走了出来,一下撞在了夏暖暖身上。

厚着脸皮跟夏暖暖打招呼,“哎呀,暖暖......这么久不见都想我了吧?一个人?要不要和我一起。”

“陆少不用陪夏梦雪吗?她不是一天没看到你就难受的会死掉吗?”夏暖暖句句带刺。

“暖暖,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可是梦雪她真的很可怜的,你这个做姐姐的就真的不关心关心?你的心是哪块石头做的不成?”陆明轩说的正义凛然。

夏暖暖不由的笑了出来,“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夏梦雪是挺可怜的,被你蒙蔽到现在,以为从我这里抢走你多了不起,我倒要感谢她了,把我身边这块毒瘤挖走。否则深受其害的就是我了!”

衣冠禽兽,人模狗样,道貌岸然,自以为是。这些词应该是为陆明轩量身打造的吧。

陆明轩一听这个绅士模样也不打算装下去了。

露出凶狠的样子对夏暖暖说:“夏暖暖!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爬上了傅司寒的床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不过是他手边的一条狗,他随时可以抛弃你。你以为傅司寒就有多了不起?老子只是不屑于对他动手。”

陆明轩毫不客气的讥讽夏暖暖。

夏暖暖看他狗急跳墙的表情,只觉得好笑。

“陆明轩,你终于原形毕露了啊,你那副装模作样的姿态还是跟夏梦雪去摆吧。你知道我现在是傅家人吧,你这骂我是狗,是把整个傅家都给骂了?还不屑于对他动手?”

陆明轩奸笑,“难道傅司寒会相信你空口无凭的一些话吗?倒是你在他面前提起我这个老情人,你觉得傅司寒会容忍你吗?”

“你这不要脸的功夫真的越来越炉火纯青了,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哪,你和夏家在这一点真是一模一样。”

夏暖暖不想在这里跟他浪费时间,转头准备离开。

陆明轩伸手拦下她,凑在她耳边狠狠的说:“站住,老子告诉你,你就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少在这里装清高,别以为傅司寒会一直帮你,你如果揭穿身份,你以为你有好日子过吗?傅司寒会要一个身世不明的孤儿吗?傅家会要你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夏暖暖心里一颤,之前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

没钱没势的自己,傅司寒会接受?就算傅司寒同意,傅家会同意吗?

她的双眸忽的犀利起来,就算是不同意,她也会让大家同意的。这辈子她必须跟傅司寒在一起。

陆明轩以为她被自己吓得说不出话。“对咯,这样才乖嘛。到时候我会可怜你,给你口饭吃的。”说着还准备伸手去摸夏暖暖的脸

“陆家家教看来不行,我倒是可以替他们清理门户。”傅司寒鬼魅又带着杀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陆明轩吓傻了,没想到傅司寒也在这。

他一把把夏暖暖搂在怀里,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傅司寒的女人如果是魔鬼,我就陪她一起杀人。还轮不到你这种喽啰出声。你脏了我的眼,陆家一个旁系出身,果然登不得台面。”

这一刻,夏暖暖觉得傅司寒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

陆明轩最在意自己的身份,虽然是陆家的边支,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打造的文质彬彬的形象让很多世家女孩都对他倾心不已。

平常他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提起他的身份。

以他现在的身份还真是没有办法可以跟傅司寒抗衡。

“傅……傅少,我只是一时糊涂,才会跟她吵起来,你别在意,别在意。我马上就走,立刻消失。”陆明轩磕磕巴巴的讲完这句话就想走。

“站住,惹了我的女人如同惹我。你家看来可以从帝都消失了。”傅司寒一字一句的把话灌进陆明轩的脑子里。

“消失,你,你什么意思。我陆家虽然没你傅家势大,但也不是你说动就动的吧。”

陆明轩梗起脖子,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但话一出口,容不得他再挽回。

“我说的不是陆家,是你家。”

傅司寒像看傻子的一样看着陆明轩。

像是在说,脑子不清楚就不要出来瞎混。

陆明轩彻底傻眼了,他不是要整陆家,而是自己这单独一家啊!他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他联想到夏梦雪被傅司寒逼到国外去做手术了,而自己一个旁系出身,拿什么跟傅司寒斗?

他家只有陆家百分之5的股份,手下产业也不多。不行,他要马上想办法,看来只能联合夏家先下手为强。

傅司寒也不想在这里跟这个傻子浪费时间。

看了眼夏暖暖,“这里有脏东西,走吧。”

夏暖暖还在想陆明轩的话,其实他说的有道理,自己不能坐以待毙,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害。

一个不注意,嗯?自己怎么腾空了!傅司寒把她抱起来了!好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天哪,又引起轰动了!

“放我下来,傅司寒。我会走路的。”夏暖暖的脸红的都快能滴出血。

“别乱动。”傅司寒阴晴不定的语气不容置疑。

夏暖暖捂着自己的脸,周围的人全都在看,还有多人在议论他们,“你看,那是傅少吧!怀里抱着的莫不是傅少的妻子?啧啧啧,真大胆。”

傅司寒把夏暖暖丢进副驾。

接着上车之后,傅司寒用一种略带危险气息的口吻说:“那种就是你喜欢的男人?”

“没有,我喜欢的人是……”

“是谁?”

傅司寒突然倾身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剩下一毫米,近的两人的呼吸交融成一体。

炙热的荷尔蒙气息让夏暖暖身子僵硬起来,有点无法呼吸。

傅司寒嘴角浮现一丝坏笑,一字一字的问,“喜,欢,谁?
夏暖暖想要坐直下身子来,可一动居然就碰上了傅司寒那微凉的唇。

气氛有点点的尴尬。

她想,现在要是能化身一只老鼠打个地洞钻走就好了。

咬住唇,一鼓作气的说:

“不是的,老公,我只爱你一个,也许是我从前瞎了眼,脑子有问题,才会看上那种渣男。”夏暖暖真挚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只是傅司寒未必全信,后面的他认同,但是前面一句话他不信。

“也是,陆家怎么可能与傅家相提并论。”傅司寒冷笑着开口。

夏暖暖低着头,带着恨意说:“我现在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但是我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陆明轩那种人,就应该配夏梦雪,渣男贱女刚刚好。”

陆明轩没有坐以待毙,他连夜去了夏家,跟夏国海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傅司寒说的话。

不过他改成了傅司寒要对付的人是夏家和他。

再加上陆明轩那套唬人的嘴,让夏国海以为是夏暖暖挑衅,陆明轩为夏家出头,所以才惹祸上身。

“这该死的夏暖暖,我们夏家养她养了十年,竟然养出了一个祸害!”夏国海气的直拍桌子。

“伯父,为今之计我们要想个办法啊。傅司寒就算要动我们也是要时间的,不可能说动手就动手。所以我们提前打他个措手不及,咱们两家联手,就不信不能治他。”陆明轩小人嘴脸暴露无遗。

夏国海也在气头上,觉得傅司寒是在欺人太甚,先不让自己的女儿在帝都医治,又在生意上给了自己不少磕绊。也觉得该和傅司寒亮亮底牌了。

虽然傅家的家底深厚,但自己在商业混迹的时候,他傅司寒还是个奶娃娃,玩阴谋诡计的话他心里还是有七成胜算的。

于是这两个一肚子坏水的人在书房密谋了很久。

第二天,傅司寒一大早醒了,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睡的很沉。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白嫩的脸颊,手感还算可以。

洗漱过后,下楼边吃早餐,边看新闻。这是傅司寒多年的习惯。

“咣当”杯子掉落的声音非常刺耳,牛奶泼了一地。

也惊醒了楼上的夏暖暖。

傅司寒眼睛里蹦着火花,拳头紧绷。脸上的寒意不断加深,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滞了。

电视新闻里播放着顶峰集团手下一位高管举报傅家旗下多家企业出现问题,包括餐饮,服装,电子科技等等,连夜被封停。

傅司寒的手机响了,是助理打来的,“傅总,您看新闻了吗?出事情了。”

“我马上到!准备一下。”傅司寒换好衣服出发去公司。

夏暖暖也看到了电视新闻,她不能让傅司寒独自面对,匆忙收拾了一下也出门了。

顶峰大厦楼下已经围满了记者,全都是在等傅司寒的。

“傅少,听说您旗下怡味园在饮食中下罂粟是真的吗?”

“傅少!您旗下的高奢服装品牌俐薇儿用差的原材料,导致顾客过敏,您怎么看?”

一堆记着吵吵嚷嚷的说个不停。

刚刚赶到的夏暖暖大声说:“在事情还未查清之前,你们就不要乱说话了吧!”

“你谁啊!管我们记者的事?”一个五大三粗的记者冲着夏暖暖凶到。

傅司寒凌冽的嗓音说着:“她是我傅司寒的女人!”

然后这群记者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傅司寒带着夏暖暖大阔步的走进大厦。

傅司寒的助理看见他和一个女人进来,有些疑惑。

褚风看了看夏暖暖,一脸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说接下来的话。

“无妨,直接说。”傅司寒并没有想赶走夏暖暖。

“好的,傅总。这次的事情我大概的清查了一下,基本都是这一个人在负责的品牌出了事。”褚风边说边从身后立刻拿出一叠的资料。

傅司寒撇了一眼那资料上的人像,薄唇动了动,“马上给我查!另外,给我去查一下夏国海和陆明轩跟我们公司那些人有来往,整理一份详细名单给我。”

“是,傅总,我马上办。”

夏暖暖听着他们的说的话然后分析道:“这件事情突然爆发肯定有幕后推手,昨天刚教训完陆明轩,今天就出事了。”

陆明轩在陆家并不算什么,陆家也不可能与傅家为敌,他只能去找夏家。死死地抱住这颗大树。”

傅司寒眼眸微动,夏暖暖说的正是他想的。看来夏暖暖只是想借自己的手帮她铲除夏家,报仇而已。

傅司寒嘴里念着:“夏国海这老东西还真是蠢货,看来可以提前动你了。”

说着看了看夏暖暖的表情。

夏暖暖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像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傅司寒不喜。

不过他无所谓,他铲除了夏家之后,夏暖暖若有异心,他照样不会手软。

“老公,他们说不定还有后手,你尽早决断。”夏暖暖真诚的看着傅司寒说。

傅司寒没有抬头,含糊的嗯了一声。

不一会儿,傅司寒的助理褚风拿着资料过来了。

“傅总,我查到有挺多人跟陆明轩有交集,夏家因为持有我们百分之五的股份,所以交手的人有很多,一时不好查明哪个会出问题。但是我查到这个陆明轩很喜欢在各类场所出席,结交了不少人,他为人阔绰,所以口碑还不错。这次被曝出的品牌的负责人杜海泽就跟他私下的交情很好,这次只有他的手底下最严重。但是表面上没有联系。而且由夏家牵头,没办法坐实到陆明轩的头上。”

傅司寒微抬头,目光清冷,“动手吧。”

“傅总,夏家这次会不会是被蒙蔽了。几大家族一直都和睦相处,这次真的要动吗?”褚风担心的说。

傅司寒随意的翻了翻那些资料,“夏家,我不会让他们那么快就倒,不过有些东西他们实在没必要留着了。”

助理褚风接到,“您是指百分之五的股份?”

傅司寒凌厉说:“直接罢免杜海泽的职位,他们估计是用手下股份利益诱惑这个蠢货替他们办事。正好趁这个事情,整顿一下顶峰。发邮件出去,我要召开董事会。”

而这时候的夏家,夏国海和陆明轩看着电视里自己的杰作,得意的笑起来。

这次就是要让傅司寒看看,被自己人举报是个什么滋味。

这两个人已经开始想象傅司寒被轰下台的样子了。

傅司寒雷厉风行,杜海泽的幕后推手也揪出来了,这个人没有直接跟夏家或陆明轩的有直接关系。看来应该是怕事情败露推出来的替死鬼。

不过傅司寒留了一手,他上位时,因为还年轻,所以给了其他三大家族没家百分之五的股份,是一种监管。傅司寒这么多年,在每家股份的企业都安排了自己人手。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他现在要联系在夏家股份企业卧底的人,该动起来了。

下午两点。午间新闻播放时间。

风头急速逆转,现在变成夏家因不满顶峰集团总裁傅司寒,买通集团高管杜海泽造谣生事,现警方已经查明,所有事情均为捏造。明早八点,顶峰集团总裁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将事情公布于众。

什么情况?

夏国海现在也傻眼了,自己股份企业怎么会有人自投罗网呢?

现在完蛋了,这个势头下去,自己的企业肯定要关门。

夏国海还在担心自己的企业,不知道傅司寒已经准备筹划把他手里的股份拿回来了。

傅司寒盯着夏暖暖的眼睛问她:“夏家毁了,你这个夏大小姐可就什么都不是了。夏暖暖,你嫁入傅家难道不是为了夏家?”

“不是。”

傅司寒的语气突然生硬,“那是为了什么?”

动漫关键词:结合处对着镜子顶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