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生说我要顶着你什么意思 男人扒开添女人下部免费视频

2022-03-23 14:01:1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夏暖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连女人都会羡慕的身材,怀疑傅司寒的眼睛是真的有问题。“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一下眼睛吧,我感觉你的眼神有点问题。你......”傅司寒一个冰冷

夏暖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连女人都会羡慕的身材,怀疑傅司寒的眼睛是真的有问题。

“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一下眼睛吧,我感觉你的眼神有点问题。你......”

傅司寒一个冰冷的眼神过来,夏暖暖尴尬一笑,讪讪的往边上挪了一下,坐回她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他是放下公司的事情专门跑去夏家的。

夏暖暖不知道,傅司寒在会议室里着急的样子让那些他的手下看了务必的震惊。

一个月后。

上次那件事之后,夏家一个礼拜后就打了一千万到她的账上。还叮嘱她不要声张,拜托她向傅司寒说说好话。

勾了勾嘴唇,夏暖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要复仇,但不着急,她要慢慢的跟他们玩。

就像是上一世自己被一点一点的放干血一样,她要折磨他们,而不是让他们这么痛快的结束。

这笔钱是他们欠她的,留作傍身之用。

夏暖暖现在正犯愁,下个月傅司寒祖母的寿宴自己要送什么呢?好像记得上一世听过关于老太太安月和傅老爷子的事情。

据说这两位的爱情也是惊天地,泣鬼神。可惜傅老爷子走的比较早,留下安老夫人一个人时常会伤心回忆。

送寻常的金银珠宝好像太俗,而且安老夫人豪门贵族出生也不会把这种东西放在眼里吧,她得好好想想。

很快就到了这一天。

毕竟是长辈的寿宴,还是要穿的得体一点,好在傅司寒也给她置办了很多行头。

她挑了一件粉色旗袍,纯手工制作的,所有的盘扣都是缝制上去的,用了银色丝线掺着碎钻绣出图案,奢华却很低调。

今天是寿宴,不适合穿的太出挑,又不能太随意,这样温和谦逊就是最合时宜的。她也不想惹眼,但不能给她家老公傅司寒丢人呀!

上辈子她浑浑噩噩的人生中,只有画画给了她一点光明与温暖。所以也培养的夏暖暖天生就具有很强的审美能力。

下楼的时候,看见傅司寒正在等她,挺拔的身姿,一身合体剪裁的西装显得十分精神,阳光洒在他的肩膀上,突然让她觉得很温暖。

她迈着步子下楼。

款款来到他身前:“老公,我们出发吧。”

傅司寒表面冷静,不过心里已经开始冒出粉红泡泡了。

这一个月的相处,傅司寒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心里藏着很多事,但是很了解他,知道自己的喜好。不管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他要定她了。

出发前,她把一个很大的框架用布蒙着搬上车,傅司寒问她是什么。

夏暖暖吐了吐舌头,狡黠的笑着说:“保密!是送给祖母的!”

傅家别墅到了。

今天的寿宴就在这里举行,没想到傅家别墅这么漂亮。

夏暖暖下车看着眼前的这地方,目瞪口呆。不愧是帝都首大家族。

上一世老人家的寿宴的时候,她正在医院给夏梦雪输血。没有来过这里,也没有跟老太太接触过。

刚才从傅家大门进来还足足开了二十分钟才到主别墅。一边是空旷的高尔夫球场,另一边是看不到头的园林。而且里面还有专门的医院,负责照顾安老夫人的健康。

傅司寒不紧不慢的带着夏暖暖走进别墅,俊男靓女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好一对郎才女貌。

安老夫人这场寿宴虽然比较低调,但是帝都最有头脸的人都要到的。有四大家族,还有帝都名流与官政人员。

四大家族除了傅家,按照实力排行,其余依次是秦家,陆家,以及夏家。

秦家来的是秦御峰还有他的儿子秦乐逸,女儿秦沐雨。

秦家是掌握着帝都所有的娱乐资源,包含很多,秦乐逸不仅没有继承他父亲的企业,反而一直在国外进修艺术。刚刚回国。

陆家来了陆华中还有他的妻子吴月娇,以及和夏家联姻的陆明轩。

他们家是掌握稀缺的矿产资源,和政府也有关系,现在的发展也是如日中天。

而夏家来的自然是夏国海和林婉,夏家主要靠的是地产,这几年地产行情还算稳定,跻身四大家族算是稳定。

而傅家,全部!

没错,所有的资产傅家都有,所以傅家富可敌国的称号不是假的。

陆家和夏家一直不太安分,所以联姻也是互抱大腿。

夏暖暖虽然是夏家大小姐,但是从来没有出席过任何活动,夏国海和林婉从来也没把她当作女儿,只是拿她当噱头。

现在她要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重新开始。也和傅司寒从头开始.......

除了夏国海夫妇两个,其他人都是带着好奇的眼神看向这两个人,免不了心中疑惑。

不是传言傅少不近女色吗?居然让女人挽着她的手!太不可思议了!这个女人居然是夏家那个大女儿。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哪,长得也太美了。

夏暖暖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评价,只看着傅司寒,用坚定的语气跟他说:“我不会让你丢脸的,而且永远跟你并肩战斗。”

傅司寒深不见底的眸子顿时有了暖意,“我只要你一生一世陪我就足矣。否则我会拉你一起下地狱。”

“司寒,你来了。”

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向这边开口。她保养的十分好,看起来完全不像六十岁的人,是那种气质型美人。

也许是因为思念傅老先生,眼角有些许的皱纹。不过依然气质出众,果然岁月不败美人啊。

“祖母,我来了,今天特地带妻子夏暖暖来给您贺寿。”说着拿出一颗精致的礼盒,打开一看,惊呆众人!

那是一个祖母绿宝石做成的项链,而且足足有七颗,每一颗都是极纯净的绿底带蓝的最高等级,周边也全都是数不清的不小于一克拉的天然钻石。这样一串项链价值至少上亿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在惊叹,大手笔啊。傅家到傅司寒手里看来是越来越强。

“司寒,这礼物太美了,祖母真高兴,就是太贵重,你还是收回去吧。祖母只要你有这份心就好。”

安老夫人也被震撼到了,但是对她来说,只要儿孙健康就行了。

“祖母,孙媳妇恭祝您身体安康,福寿绵长!这项链是司寒的一份心意,而且孙媳妇听说祖母绿象征着幸运、幸福和万物盎然的生命力,佩戴它会给人带来一生的平安。七颗也恰恰代表了佛家七宝的数字,我和司寒都希望您能长命百岁,万福万寿呢!”

夏暖暖不卑不亢的讲述再次惊艳全场。

安月看着这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能讲出这样一番话,也不禁动容了,“嗯,不错。司寒倒是没有看错人,很得体。既然是司寒的一番心意,我就收下了。希望你们让我早点抱上重孙呀!”

“哟,嫂子这番话很漂亮,不过拿着我哥的礼物借花献佛,会不会显得小气了一点。”说话的人是傅筱婷,傅司寒同父异母的妹妹。

傅司寒脸上不痛快的表情十分明显,夏暖暖拉住他,“不要,今天是祖母寿宴,我可以解决的,交给我好吗?”

夏暖暖说话的表情十分认真。

“哦?那你又准备了什么呢?”夏暖暖也不生气,轻轻的开口,“祖母,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给您,虽然不如司寒和筱婷的贵重,但是是我亲手做的,希望您不要嫌弃。”

保镖帮忙从车里拿来了一开始夏暖暖遮住的框架,在众人面前揭开。

众人一看这,立刻就有些嫌弃的眼神了。

“切~还以为是什么呢,不过是一副素墨画。”

在场的贵妇们都开始嘲讽着。

傅筱婷也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一副破画。真丢脸。”

夏暖暖没有理她,而是径直走向安老夫人,询问,“祖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这还是一个半成品,接下来我将完成它。”

安月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冲着她点点头。

她突然走上音乐台,示意钢琴手让位,一边将画架搭好。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

“真是搞不懂,难道要上台去丢人吗?”

“哈哈,我看她是想表现自己,就怕不是出彩而是出糗哦!”

傅司寒凌厉的眼神扫射过来,一群人闭了嘴不敢说话。

突然台上传来一阵悦耳的琴音。

谁在弹琴?

是夏暖暖!

而且她一只手弹琴,一只手还在画画!!

整个宴会厅灯光关闭,只有台上一束光照向夏暖暖。

这琴声让人闻之欲醉,好像能让人置身于茫茫花海,看见远方爱人归来的场景。

傅司寒也是略显吃惊,明显是不知道她居然有这么一手。

秦乐逸微笑着看台上的人,感觉她好像深藏不露,“有趣,终于在这无聊的帝都有个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了”

傅筱婷看她竟然把风头都抢了去,愤愤的盯着。恨不得拉她下来打一顿。

十多分钟过去,一曲闭。灯光全部打开,何等惊艳!

只见刚刚还是一副黑白的画,瞬间变成了一片黄色花海,中间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虽然都是侧颜,但是看得出来都非常美。男生手中还有一朵花要送给女生。女人害羞又心动的神情全都画出来了。

这幅画我愿称它为封神之作。

傅司寒看着这幅画,瞳孔微张“她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为什么会知道他祖母的喜好,看来这女人的来历还需要再调查一遍。”

夏暖暖抬着画走到安月身前,此刻安月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泪水夺眶而出。

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首曲子,还有这幅画。真的都和当年一模一样。我此生还能再听到看到这些真的让我好感动。”

“切~不就是一幅画吗,而且我觉得琴也弹得一般啊。”

傅筱婷毫不知趣的开口嘲讽。不等夏暖暖开口,安月厉声道:“你知道什么!”

“奶奶!你怎么帮着外人凶我啊,我才是你的亲孙女啊!”傅筱婷委屈的说着。

“好了,不要在这里丢人。像什么样子!”安老夫人毫不客气的教训着傅筱婷。

傅筱婷一脸不甘心的跑开了。

夏暖暖抱着这幅画对安月说:“祖母,我知道您最爱的花是金盏花,也知道祖父生前也喜欢,每次跟您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准备一束金盏花送您。这首曲子也是傅老先生当年创作的,名字叫做《救济》,是金盏花花的花语,傅老先生的意思是,这一生能遇见您,就是他最大的救济。其实金盏花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幸运,我想傅老先生应该也认为和您在一起是他的幸运。虽然爷爷去了天堂,可是有我们陪着您。您也是我们的幸运!”

安月彻底被征服,“好孩子,你这份心意让我好感动。我和傅墨北当年的就是因为金盏花结缘的,这首曲子没有人会弹,不知道你怎么会的?”

“是机缘巧合吧,我曾听过傅老先生弹奏过,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被震撼到了。后来老先生告诉我这首曲子是和您的定情之作,我才了解到,原来只要足够爱,任何事物都可以体现的出来。”

安月把夏暖暖拉到身边抱住了她,这一刻,她应该也能感受到傅老先生的爱意吧。

这一幕可把边上的傅筱婷给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傅司寒在一旁看着夏暖暖的表现,眼神变得深邃,“难道这女人想讨好老太太,从而达到什么目的?”

幸好,舞会开始了,所有人都进入舞池,摇曳生姿。

现场的热闹的气氛直接把宴会推向高潮。

傅筱婷又要整幺蛾子,装作一脸单纯的模样说:“嫂子,刚刚是我不太礼貌,希望你别放心上。不过我哥经常出入宴会,不会交际舞可不行哦。”

秦乐逸优雅的朝夏暖暖走来,“这位漂亮的女士,请问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秦乐逸和傅司寒都很帅气,但是两个人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傅司寒是冷酷中有着一颗炙热的心。

而秦乐逸好像带着点阴鸷,让人捉摸不透。不知道为什么,夏暖暖总感觉他有点危险因素。

上辈子的时候,她跟这个人是没有过多接触的,只知道他是傅司寒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既然是傅司寒的好兄弟,这么多人看着总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

“谢谢,mypleasure。”夏暖暖也很优雅的回答。携手走进舞池,在一曲《mondebongo》中,两人展开舞步。

夏暖暖把手轻轻的搭在秦乐逸的肩上,随着音乐慢慢打开节奏,曼妙身姿在舞池中摇曳,就像一朵未绽放的玫瑰,准备吐露芬芳。

傅司寒蹙眉看着这两人,心里腾升起一股子不爽情绪。

傅司寒心里已经开始在想回家怎么收拾自己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了。

还好傅司寒的身边一直不敢有人站在旁边,不然能被他现在所散发出来的寒气冻死……

这边傅筱婷也是一脸惊讶,然后愤怒。

他的乐逸哥哥怎么可以邀请别人跳舞呢!

这个女人肯定是个狐狸精,有了她哥哥还不够,居然还想抢她的乐逸哥哥。

太过分了!心想自己一定要让夏暖暖原形毕露!

秦乐逸很绅士的把手放在腰间,跟着她的舞步移动,“夏小姐,我看了你的画,觉得非常惊艳。有兴趣来我的画室工作吗?我的画室刚好缺一位你这样有天赋的人才。”

夏暖暖谦虚的回答他:“我怎么敢当秦少爷夸奖,恐怕我难接大任。我那就是一时兴起之作,碰巧老妇人喜欢而已。”

秦乐逸一个摆手,夏暖暖被甩出然后下腰,接着他一勾手又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温声,“可我觉得你可以,况且,夏小姐也不想做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吧?”

夏暖暖挣扎几下挣脱不开,秦乐逸一直保持着这个居高临下的姿势。“秦少爷,好像这首曲子不是这样跳的吧?”还是没用。

夏暖暖看着周围人已经在疑惑了,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啊,不知道这样会让人猜忌吗?

靠!真想爆粗口......她可是一个有夫之妇。

算了,先答应,“好吧,秦少爷既然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自然是不好推却了秦少爷这个好意的。”

秦乐逸听到她愿意过来,马上换了一个姿势,拉起夏暖暖就是几个转圈,然后双手牵起她拉近距离。

“好,那也是我的荣幸。明天不见不散。”

一曲结束,两人优雅下台。

傅筱婷一脸不快的对着夏暖暖说:“嫂子很全能啊,什么都会。真厉害!”

特意加重的口吻,一点都听不出来是夸奖。

“乐逸哥哥,你怎么也不邀请人家跳舞啊,为什么只邀请我的嫂子呢?”

傅筱婷特地拉长音调讲。

傅司寒难得开口,“傅筱婷,适可而止。”

听到傅司寒的话,傅筱婷犹如掉进冰窟。

从小到大,纵然自己再骄纵,只要哥哥叫自己的全名准没好事,不敢再说话。

众人今天在这场寿宴上大饱眼福,先是被傅少的财大气粗震住,然后又被夏暖暖的表现惊艳到不知所以。

更是没想到安老夫人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现在眼看这边的几个风云人物又像是要闹起来了,大家都带着看客的心情看向他们。但大家想看的热闹并没有看到。

因为傅司寒一个带着寒气的眼神就让傅筱婷给闭嘴了。

寿宴过后的第二天,夏暖暖如约来到秦乐逸的工作室。

在帝都最繁华的繁英广场中一个非常僻静的地方。一个与众不同的建筑映入眼帘。

与其说是工作室,不如叫它古建筑更合理。很独特的风格,像是十八世纪的城堡,充满哥特式风格,还有巴洛克元素与之呼应,独特别致。

夏暖暖看见工作室的名字,被吸引住了。

“夏小姐,您来了。秦先生让我负责接待您,他现在正在和客户洽谈,您可能要稍等一会。”一个模样很秀气的女人客气的说道。

“没关系的,我正好可以参观一下。谢谢你。”

夏暖暖很是有礼貌的微微一笑,很是客气的回着话。

“您客气了,这是秦先生交代给我的工作,是我的本职。您叫我Celine就行,那我带您参观吧。”

那人一边给她带路,一边介绍。

“这边都是中世纪的名画。您可以在这边慢慢欣赏,有需要可以叫我。”

Celine说完就退到比较远的地方候着。

城堡里的设计风格也是别具一格,这块位置是一个非常深邃的长廊,墙上挂着许多名画,年代不同搭配的壁砖也不同。

夏暖暖不禁沉醉在这片艺术天堂。

她看着一幅画入神。连秦乐逸走到身边也没有发觉。

“你也喜欢这幅吗?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秦乐逸对着墙上那幅画讲述。

“嗯,我也很喜欢。这幅《阿尔诺亚夫妇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时间定格在了那个瞬间,人物的面部表情都特别生动,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画画的原因。画画可以带给别人感动,也可以带给自己幸福感。”

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暖暖有些哽咽。

想起了上辈子的种种,想起了自己上辈子那么的眼瞎心蠢,不单单还了自己,还害了傅司寒。

秦乐逸注意到她的神情不对劲,就笑着说:“这是一幅象征矢志不渝爱情的画作。我可以送给你,就当做我祝你和司寒的新婚之礼。如何?”

夏暖暖抬起头拒绝了。“谢谢秦少的好意,但是这幅画太名贵了,我不能收。虽然这里的画作每一幅都是艺术品,都是无价之宝。能站在这里欣赏足矣。”

秦乐逸没有回答她,只是盯着那副画不说话,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那我替她收下吧。”傅司寒极具男人魅力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傅司寒来了。

夏暖暖转头看见傅司寒冷峻的面庞,看着自己的时候有点生气的情绪,而且不知怎么,好像还有点......吃醋?

傅司寒对着夏暖暖说:“来这里干嘛。”

秦乐逸替她开口:“我邀请她来的,难道傅少囚禁他人的人身自由?”说完还邪魅的笑笑。

傅司寒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又冷了几分。“劝你少管闲事。”

夏暖暖不想场面太僵,开口跟傅司寒说:“是秦少邀请我过来看看,他对我的画感兴趣。”

“他是对你的画,还是别的?”傅司寒没有点破。

秦乐逸轻轻一笑,“是画怎样?不是又怎样?”

秦乐逸这个人亦邪亦正,让人捉摸不透,夏暖暖听他说这种话也觉得很不爽。

夏暖暖说:“秦少爷,如果你有其他的想法不必找我,以你的身价,外面有的是合适的。”

傅司寒看着这个女人,明明是自己讲的,但是她丝毫不在意,却容不得秦乐逸多讲一句,难道上了自己的床就真的把自己当成是傅家的女人了吗?

“老公,我们走吧。”夏暖暖说道。

傅司寒本来是想跟过来看看夏暖暖有什么阴谋的,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准备走了,一时有些错愕。

秦乐逸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抱歉,夏小姐!我并无此意,你先留步。”上前抓住夏暖暖的手臂

傅司寒此刻第一个念头是想卸了他的手。

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乐逸哥哥,你在哪儿啊!我来找你玩了。”

傅筱婷的声音。

“傅小姐,您稍等一会,秦总正在会客,哎,您不能这样闯进来......”

傅筱婷扒开她的手说:“没关系的,乐逸哥哥不会怪我,再说了,我是来给他捧场子的,他敢怪我吗?”

上了二楼就看见秦乐逸抓着夏暖暖的手臂!而且哥哥也站在一块儿!

听到傅筱婷的声音,秦乐逸意识到自己失态,赶忙松开了手。

傅筱婷心里一股子酸水泛滥,“又是这个女人,当着哥哥的面就勾引男人了!你给我等着!”

傅筱婷跑过去抱着秦乐逸的手臂就开始撒娇。

嘟着嘴说:“乐逸哥哥,你怎么都不理我呢?我在下面喊你半天了,人家今天来给你捧场子了哦!哥哥,你也是来给乐逸哥哥捧场的吗?”

旁若无人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把夏暖暖放在眼里。

秦乐逸撇开她的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一天到晚没点女孩样。”

傅筱婷感觉没脸,于是开口嚷着:“你当着我哥的面抓夏暖暖的手,你什么时候跟这女人这么熟了?哼,我不要理你了!”

转头又对夏暖暖说:“还有你,我的嫂子。请问你一个有夫之妇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合适吗?而且还当着我哥的面,还是你就喜欢脚踏两只船!”

夏暖暖躺枪,“筱婷,你哥还在这里,他还没有说话,应该不需要你来插手我们夫妻的事情吧。”夏暖暖也不想任人欺负。

“够了,筱婷。你可是傅家的人,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夏小姐是你嫂子,你这样给她难看,你都多大了,说话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没有分寸?”

秦乐逸态度冷淡,不容置疑。

“好,好,你们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哥,看到了没,这就是你娶的好妻子,这就是你从小到大的好兄弟!你一定要替我管管他们!”傅筱婷要气炸了。

傅司寒和夏暖暖对视,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份坚韧,还有一种怜悯的感觉?

“够了,不要在这里丢人,回去!”傅司寒对着傅筱婷说:“听到了没有。”

傅筱婷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然后委屈的跑走了。

“夏暖暖,跟我回去。”

傅司寒不想再继续待下去,否则他怕忍不住会卸了秦乐逸的手臂。

“我,现在还不太想回去,我......”

傅司寒淡淡的来了一句,给你一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呃,就是,那个......”

秦乐逸和傅筱婷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吵到大。秦乐逸一副不嫌事大的表情看着她。

“哼,肯定比某人光会动嘴皮子强。”傅筱婷噘着嘴不服气的回答。

“奶奶,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哦。”傅筱婷从旁边拿出了一件白色的玄狐皮草摊开在众人面前。

这个玄狐皮草在灯光下十分柔和,虽然是白色,但不扎眼。最难得的就是毛是白色的,而皮质却是宝石红。一百只玄狐才能找出这样一只来。

“奶奶,您年纪大了,孙女希望您穿着这个皮草御寒,然后呢,永远长生不老!”傅筱婷调皮的模样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

“你这鬼精灵啊,就会哄我开心,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安月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孙女逗得前仰后合。

“怎么样啊,嫂子不会没准备礼物吧,是没钱吗?你嫁我哥不应该会没钱才对呀,”

动漫关键词:男生说我要顶着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