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女主穿越到随处做X的世界 黑人4O公分全部进入

2022-03-23 13:51:3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沈芊丽将捂着脸的手拿开,脸上红了一片,“邱铭哥哥,我毁容了,我毁容了,是沈素染把我弄的毁容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沈芊丽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的脸此刻

沈芊丽将捂着脸的手拿开,脸上红了一片,“邱铭哥哥,我毁容了,我毁容了,是沈素染把我弄的毁容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

沈芊丽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的脸此刻怎么样了,只觉得火辣辣的疼,她尖叫的更加厉害。

沈素染的目光越过人群,看向沈芊丽捂着脸惊慌的哭泣,不断的叫喊,她又想起原主临死前在小木屋里被人强暴,无助的叫邱铭的模样,当时的沈素染多么绝望。

而沈芊丽现在只不过是烫了一下脸而已就叫成这样,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君九看着怀里的女孩儿目光突然变冷,就连身上的气场都变得犀利起来,他勾唇,低哑的声音在沈素染耳边响起,“恨他们?”

听到这话,沈素染恍过神儿来,她敛了思绪,似乎脖子和手也没有那么疼了,这才缓缓的从他身上起来。

谢友媛从惊慌中回过神儿来,心疼的看着沈素染的手和脖子,忙关心的问:“小染,你没事儿吧?”

沈素染摇了摇头,邱铭此刻怀里揽着沈芊丽,却朝着沈素染看过来。

君九也被旁边的男人扶了起来,看着女孩儿湿透的衣服,再看看邱铭的视线,目光微沉。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罩在她身上。

君九有一八五的身高,而沈素染只有一六五,他的外套罩在沈素染身上,像极了小孩儿偷穿大人的衣服,本来清冷的沈素染穿上这件宽大的衣服瞬间变得又萌又可爱。

君九看着她唇角微翘。

跟着君九一起来的人全部都像是看到鬼一般的表情,他们的君老大居然笑了,而且会给女孩子披衣服了,这简直比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还难啊。

四年前,君老大突然发起高烧,持续了整整一周,几乎烧的全身通红,大家都以为救不回来了,可是没有想到,一周后,他自己退了烧,可是从此以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格外的淡漠,恋爱系统也像是被封印了一般,对女人从来不感兴趣,夫人都快急死了,天天给他相亲。

如果夫人看到此刻的情景,估摸着也不会再担心了。

“陆仁霄,过来看看她的伤。”君九对着刚才给他递药丸的男人说道。

君九从小身体就不好,陆仁霄是他十四岁病愈后自己选的家庭医生,他这一次出远门,君夫人有些担心他,所以便让陆仁霄跟着一起来。

陆仁霄瞪大了眼睛,“大哥,我一个血液科的医生,你让我去看烫伤,你不是在逗我吧?”

君九瞥了他一眼,“你竟然还偏科?当年录用的时候我怎么记得你说自己全科都行?”

陆仁霄几乎跳脚,“卧槽大哥,我那叫偏科?那明明是术业有专攻好吧!”

君九“哦”了一声,又问:“那录用时候说自己全科的事呢?”

“……”陆仁霄无语望天,“行行行,我看!看行了吧!但那是个小姑娘啊,右边衣服肯定要剪开处理的,别说我占她便宜啊。”

说完抬腿就朝沈素染走过去,可刚走两步又被人拽回来,“又怎么了大哥?”
君九抬眼看了沈素染一会,沉声道:“上次你不是从外伤圣手玉无痕那儿拿了一瓶烫伤膏?给她。”

陆仁霄:“大哥你这就过分了……那是我好不容易……”

君九目光微沉,“给她。”

陆仁霄很是舍不得,但是见君九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还是有点害怕的,于是只能在自己药箱的暗格里,将那瓶烫伤膏拿出来递给沈素染。

沈素染看着他那舍不得的样子,心里好笑,快速的从他手里将药膏接了过来,陆仁霄还下意识的想去抢回来,手在空中扒拉了两下,可是迫于君九的压力,又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可怜巴巴的说:“小姑娘,你那个伤用不了那么多,你先涂,涂完了再还给我哈?”

看着陆仁霄那不舍得的模样,沈素染莫名的就想逗逗他,她拿着药膏说:“唉呀,前几天邻居李婶子家里的小狗脚烧伤了一点,我用不完,可以拿去给李婶子家的小狗用呀。”

陆仁霄快哭了,“姑奶奶,你知不知道这药可是千金难求的,你可别糟蹋啊。”

沈素染眉梢眼角都染着笑意,细碎的阳光跳跃在她的发梢眉宇间,她的皮肤细白如瓷,如山巅经年不化的雪,五官精致灵动,尤其是一双漆黑美丽的眼睛,此刻所有光都投影在那双宝石般的眼睛里,烁如繁星。

而此刻,君九盯着面前的人,心底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般,他古井无波的眸子瞬间也染了颜色。

“先去处理伤吧,擦药,会吗?”君九问。

“会的,乡间离医院远,一般这种小伤都会自己处理,更何况还有这么好的药膏。”沈素染轻声说完,就静静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他真的跟师父太像了,不止是长相,不连动作和语气,也是一模一样的。

好想好想拥抱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他讲……

君九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怎么了?”

沈素染有些尴尬,掩饰的开口问:“很抱歉,差点害你受伤……那个合同的事,你不会反悔吧?”

闻言,君九的眸子微黯,低声问她:“是怕我不签合同,所以,才救我?”

沈素染呆呆的摇头,当然不是,她只是出于本能,想保护师父,想保护与师父有着一模一样脸的他。

男人微黯的眸子再度亮起,刚想再问她为什么,她却又改了口,“是的,是怕您不签合同。”

君九垂了垂眸,“去擦药吧。”

沈素染捏着药膏,转身,保镖们让出了一条道。

她刚从保镖们的包围圈里走出来,沈芊丽便拉着邱铭冲到沈素染面前,朝着沈素染伸手,“把药膏给我,我是被你烫伤的,药膏先给我用。”

沈素染目光冷冷的看向沈芊丽。

沈芊丽扯了扯邱铭的衣角,邱铭抿了抿唇说:“小染,你就把药膏先给芊丽用吧,她伤的可是脸,不能留疤的,你那脖子和手,就算留一些疤,也没有关系的。”

听到邱铭这话,沈素染脑中自动浮现出原主跟邱铭在一起的点滴,每一次如果沈芊丽与沈素染抢一样东西的时侯,邱铭都会让她先给沈芊丽用,沈芊丽永远都是着急需要,而沈素染用不用都没有什么关系。沈素染握着药膏抬起手,沈芊丽一阵高兴,这可是外伤圣手的药,用了这个药她的脸肯定能好,不仅能好,说不定皮肤会更加细腻光滑呢。

邱铭也很开心,“小染果然是做姐姐的,懂得让着妹妹,等回去了,我会跟家里说的,相信全家人都会很欣慰。”

沈芊丽伸手去拿,可是沈素染手却一抬,沈芊丽没拿着,还差点摔倒,她怒目瞪向沈素染。

沈素染将药膏捏在手里在沈芊丽面前晃了晃,“芊丽妹妹,这种来路不明的人给的药,你还是不要用的好,你知根知底的邱铭哥哥买的才是最好的,最适合你用。”

她指了指刚才慌乱中被邱铭丢在地上的那套廉价护肤品说:“刚才你的邱铭哥哥可是说了,那东西专、治、烂、脸,芊丽妹妹多糊点在脸上,好生用着,别辜负了你的邱铭哥哥。”

沈素染这话一听就是在讥讽邱铭,他脸色尴尬,轻咳了一声,小声辩解道:“那个卖护肤品的是这样说的……”

然而沈芊丽听说‘烂脸’两个字,心态都要崩了,她扯着邱铭的衣袖,“邱铭哥哥我要毁容了,你带我去医院,去医院好不好?”

邱铭被沈芊丽烦的直皱眉,可是他又舍不得这块地,如果他这一次能替玉石大王拿下这块地,玉石大王说不定会收他为徒呢,如果成为玉石大王的徒弟,说不定以后混进这个圈子,有机会能见到玉晚归这位大佬。

他站在那里一直不走,沈素染在旁边凉凉的说:“刚才那茶叶刺激性也挺强,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可能真的就治不好了,这里离医院也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不算太远。”

沈芊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拉着邱铭,“邱铭哥哥,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邱铭深吸了一口气,又想到昨天他要来签约的时侯,村干部们商量了几个小时,他算了算时间,他把沈芊丽送到医院,再回来签约,应该也能赶得上。

于是,他对沈素染道:“小染,你记住,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不会骗你,这块地替我留下来,我从医院回来就签约。”

他将那半边龙形玉佩塞进沈素染手里,然后坚定的朝着沈素染点了点头,快速的带着沈芊丽离开了。

邱铭带着沈芊丽才离开没几分钟,宗学文便带着几位村干部回来了。

看着一地狼藉,宗学文急忙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谢友媛将情况大概的跟宗学文说了一下,宗学文皱了皱眉,“这两个人可真是能折腾,行了,你快带小染去上药吧。”

谢友媛带着沈素染去屋里上药,沈素染还有些不放心,不过宗学文却摆了摆手,“没事儿的,快去吧。”

沈素染这才跟着谢友媛进了屋,脱下衣服,看着沈素染脖子和背都红了一片,姨妈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这,这药膏管用吗?咱们要不也上医院吧,你这伤的面积太大了,而且看起来好红。”

沈素染侧头看了一下肩头的烫伤,轻笑道:“没事儿的呀,我是皮肤敏感,容易红,被蚊子咬一下也能红一片呢,擦了药就没事儿了。”

谢友媛听沈素染这么一说,破涕为笑,“也是,你这皮肤太白了,稍一红就看起来有点吓人。”

沈素染轻笑,姨妈一边擦着药,一边又说:“小染,你这同学的亲戚家是挺有钱的,这人看起来也太排场了,出门不仅带保镖,连医生都带,就是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嗯。”沈素染淡淡的应了一声,又想起了师父,师父身体也不好,也常年的咳,她的思绪又被拉到了前世。

后面姨妈又说了什么,她几乎没有听到。

动漫关键词:女主穿越到随处做X的世界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