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一边摸一边桶一边脱免费视频 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

2022-03-23 13:48: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知延。”看得出来男人听进去了,沈溪放软了语调:“你要相信我啊,知延,我和孙逸豪没有关系,我那么做都是为了骗你,看到你和宁薇在一起,你为了她那样伤害我,我很生气,

“知延。”看得出来男人听进去了,沈溪放软了语调:“你要相信我啊,知延,我和孙逸豪没有关系,我那么做都是为了骗你,看到你和宁薇在一起,你为了她那样伤害我,我很生气,也很无力,我没有别的办法去发泄我的嫉妒,就选择了最笨的一种去吸引你的注意,可实际上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你呢,我心里眼里都只有你呀!”

厉知延不说话,低头看着沈溪,不想让呼吸紊乱,心却没出息的跳动起来。

三年相爱,三年相伴,他对沈溪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感情?

就是知道她攀高枝,她也是他第一个用心去爱的女人,费了不少心思追求到手的女人啊。

恣意张扬的年岁,他为她创造了那么多疯狂的童话,取悦了她,也愉悦了他自己。

要不是大哥骤然离世,他从随心随性的富二代被迫担上撑起厉家的使命,背负着父母的期望与仇怨,他不再是自己,他也不会克制着,强迫自己只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商人。

轻抚沈溪下巴上被掐红的位置,他性感的薄唇抿了抿:“你和他,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爱了六年,沈溪最是了解他,终于说动他的心,她迫不及待伸手去搂他的脖子:“从一开始,我就不想跟你离婚,除了你,我这辈子从没想过跟别的男人,即使你现在有了宁薇,我――”

说到这里,她开始哽咽,半是演戏,半是真情流露,她眼泪大颗大颗坠下:“我知道你不是真的爱她,你和她结婚只是家里的要求,只是为了你爷爷,你骨子里没有爱上她,只要你没有变心,只要我做个傻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就依旧只是我一个人的男人,对不对?”

英雄难过美人关。

沈溪皮囊是一等一的美,又有过去的感情打底,没有人能抗拒她委曲求全的眼泪,厉知延也不例外。

他对宁薇确实只有感动没有爱,甚至为此他们还没有圆房过,想到家外再有一个家的可能,厉知延双眸骤然被点亮,他吸了口气,努力把躁动压下去:“我给你一天时间。”

一天之内,如果她能把她父母的问题解释清楚,他就再给她一次机会。

如果她愿意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和宁薇争,毕竟是陪他几年的女人,他也不是非要用坐牢这种手段来惩罚她不可。

目送厉知延的车子离开,沈溪站在原地,风吹过来,凉凉的,她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了。

天知道厉知延掐她脖子的时候,她有多害怕,她怕自己死在他的手上,她觉得他有的是弄死她都不用负责的能力。

这个认知让沈溪脚底生寒的同时,再一次的意识到,她和厉知延都变了,再也不是当初纯粹的他们。

这一次的怀旧招数对他有效,她就得抓紧机会,因为她不确定下一次他还会不会信她。

因为是在刑犯,沈溪连病房都不敢回,直接就这么出了医院。

手上有厉知延给的那袋子钱“妈。”沈溪连忙抬手去挡。

她的手抓在门框上,笨重的实木门卡住她的手,十指连心的痛,她依然咬牙忍着,倔强的不肯抽手。

“妈,求您让我进去。”剧烈的痛,让本就虚弱的沈溪加倍了痛苦,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几乎随时都要摔倒,她撑住,不敢让自己倒下去:“您先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跟您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沈家人的倔强是一脉相承的,眼看着沈溪手指被卡得发紫,蒋清荷依然心狠的不让她进门。

母女俩对峙着,还是沈正伟看不下去,叹息着说:“让她进来吧,有些事,是要当面说清楚的好。”

门顺利的打开,一看到沈溪手上的袋子,沈正伟脸色就变了:“你说的重要事,就是这个?甘愿当那男人的走狗,助纣为虐给你姐姐加刑?”

跌坐在地,捂着脸,蒋清荷哭了:“那是你亲姐姐啊,沈溪,她本来就判了五年,都快到头了又来三年,她――”

蒋清荷哽咽说不下去,沈溪的眼泪也逼出来了:“妈,我确实是为这事来的,但情况不是您想的那样。”

深知时间宝贵,多磨蹭一秒就多一分风险的道理,沈溪忍着泪意,将自己知道的挑挑拣拣的说了出来。

三年前那事是宁薇做的,她自然没说,她都不是宁薇的对手,更何况老弱病残的父母。

但宁薇设计取代她嫁给厉知延一事,她中毒一事,还有今日之事,她是要解释清楚。

她说完,蒋清荷的眼泪就止住了:“你说,这一切都是宁薇的阴谋?她为了嫁给厉知延,陷害你,想逼死你?”

“是的。”见母亲有相信自己的趋势,沈溪松了口气:“都是宁薇做的,她――和她表现出来的不一样,可惜除了我和孙逸豪,谁都没有看穿她的真面目。”

“呵。”蒋清荷冷笑了起来:“小河的确不会做下毒这种事,因为三年前她就是为了你才认罪坐牢的,可是沈溪,你凭什么说是宁薇做的?宁家大小姐有财有貌,和狗男人门当户对,结婚是再正常不过的美事,她有什么理由嫁祸你?你和孙家那位的丑事整个海市谁人不知,莫不以为说几句软话,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忘了你不知廉耻,一再招惹狗男人的事实?”

“我――”喉咙口像是堵了一块巨石,沈溪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要告知她和厉知延三年前已婚的事实吗?

不,厉知延对她才刚缓和一点,她不敢在这个风口浪尖去忤逆他,招来他的反感。

“没话说了?”扯着沈溪的胳膊,就把她往外推:“你走吧沈溪,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你姐姐她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把你教好的责任,我会自己想办法,不要你虚情假意。”

蒋清荷发了狠,沈溪被推得踉跄,她又不敢太用力抗拒,只能被迫步步后退,眼看再退就要退出去了,沈溪急了。

扑通一声,她跪了下去,被夹得淤红发紫的手指撑在冰凉的地面上,白皙干瘦的额头一下下磕出重大的声响。

“姐姐她确实是无辜的,我也知道,可是妈,您真的认为我是那种狼心狗肺之人吗?三年来我什么都不说,是因为我知道我拖累了姐姐,可是妈,姐姐马上要面临加刑了,这个时候您还跟我犟,您真的不想最后挽救一下吗?”

蒋清荷沉默了。

片刻,是沈正伟先出了声:“事情是这样的―

,她顺利的回了父母家。

站在门口的时候,她有些忐忑,但还是给自己打气,坚定的敲门。

“谁啊?”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阵阵咳嗽,家门被拉开。

看到站在门口的沈溪,蒋清荷愣住,怔怔了片刻,她反手就是关门
原来,父母是受人提点,才生出了拿钱去找厉知延,试图给姐姐求情的心思。

他们到厉氏的时候,刚好碰到宁薇,宁薇的态度还挺友好的,答应会跟厉知延好好说说,他们满心希冀的把一袋子棺材本送出去,下一秒厉知延就出来了。

宁薇像是吓到了,手一抖,钱袋子就掉到地上,被很多人看到,更被厉知延看到,偏偏这个时候宁薇跟哑巴了一样,勉强解释几句也都词不达意。

“这都是她的套路。”沈溪叹气:“她在厉知延面前一贯是这样的,什么都不说,偏偏什么都表达了,厉知延也是因为如此,才厌弃了我,送我去坐牢。”

“是你活该。”蒋清荷不冷不热。

“你少说两句。”沈正伟瞪了眼她,然后抬头看沈溪:“关于这件事,你想怎么做,直接说,能做到的,我们都配合。”

厉知延回到家,宁薇已经准备好清淡又营养的四菜一汤。

体贴的接过他的西装外套挂到架子上,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温声的问:“沈小姐她怎么样了?情况还好吗?”

虽然没有爱,可宁薇是真的很温柔,她那样的大小姐肯放下尊严身段,这已经是最深的爱了。

厉知延低头喝了口水,把愧疚压下去,调整了情绪抬头看她:“她只是个外人,好不好都不用你担心,你这些天忙着照顾爷爷,应该很累吧?有空还是多休息。”

“她毕竟是你的前妻。”宁薇笑容不变:“更何况她的父母看起来是真可怜,我――”

前妻二字,刺得厉知延的心烦躁到不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都认定宁薇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连他自己也都这样以为。

“好了。”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厉知延站了起身:“我有点累,先去洗个澡,沈溪的事不用你操心,她父母也不必你可怜,你顾好自己就行了。”

他走得很快,把宁薇佯装大度的关切甩在耳后。

目送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宁薇狠狠的咬紧了牙。

人人都说她嫁给厉知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谁又知道,除了厉太太的虚名,他不能给她感情,不能给她身体,连结婚证上的名字都不能给她。

很委屈,但是那又如何?这段婚姻是她骗来的。

她就是逼,也要逼得沈溪自己认栽,逼得厉知延心甘情愿的,只做她一个人的男人。

厉知延洗了澡,躺在床上,心事重重的并无睡意。

闭上眼,脑子里全是沈溪泪流满面的脸庞,还有她泣血的告白。

抛开大哥去世这件事不谈,他对沈溪,是真的很喜欢啊。

当初大学校园里惊鸿一瞥,他看上了她,明知她家境一般,明知她有可能冲他的钱,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跟她在一起,宠了足足三年。

她大学要毕业的时候,他开始谋划求婚,他心里想着反正他又不是家中老大,做个没压力的二世祖也不错,结婚找个喜欢的就行,没必要看什么家世能力,这一点大哥也很支持。

万万没想到,他的宠爱滋生了她的贪念,她跟了他不算,还要带她姐姐一起攀高枝,心生歹念害了大哥害了侄子,彻底断了他俩的所有可能。

深吸一口气,把情绪平缓,厉知延拿手机给助理赵朗:“查一下吧,沈溪子宫里的肿瘤,还有她这次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动漫关键词: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