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穿越游戏里被各种怪物;等不及在车里就要了我

2022-03-23 13:46: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走开,死瘸子。”“轮椅上这老头都瘫了,还来医院挤什么挤?我可都是赶着要去看病的,耽误了我的事,你担待得起吗?”“你身上都有酸臭味,沾到我衣服上了怎么办?我这

走开,死瘸子。”

“轮椅上这老头都瘫了,还来医院挤什么挤?我可都是赶着要去看病的,耽误了我的事,你担待得起吗?”

“你身上都有酸臭味,沾到我衣服上了怎么办?我这衣服可很贵的,要几万块呢。”

年轻女人一身名牌,满身珠翠,充满着暴发户的气质,很是嚣张。

偏偏沈家父母像是没有脾气一样,被推搡出去都没半点二话,只是不断哀求:“求求你,让我们上电梯吧,我保证就在角落,不挨着你们。”

“医院里人好多,我等了三趟才等到,不能耗下去了。”

“我女儿还在楼上的手术室,等着我签字做手术呢。”

“求求你们了,高抬贵手,让我上去吧。”

“再不然,我把老头子放下,我一个人上去。”

太卑微。

厉知延眸色暗了暗,忽然想起六年前,他第一次去沈家接沈溪约会的那天,刚好撞上沈母下班回家,蒋清荷看到他的豪车,揣度他的年纪,二话不说拿扫帚赶人。

难道她那时候的骨气都是装的?他们一家子那时候就在为后来的攀高枝做准备?

唇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厉知延走了过去。

叫嚣着的女人看到他,瞬间哑火了:“厉总,您怎么也在这里?”

厉知延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往沈家父母瞅了一眼。

“你这个――”目光对上,沈正伟一张口,歪着的嘴巴口水就流了下来。

“老头子,你少说两句。”蒋清荷看了看厉知延,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叹了口气,认命的拿手帕给丈夫擦口水,一边擦,一边低着头说:“三年前的事,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唯一希望的,就是你看在小溪陪了你三年的份上,放了她吧。”

“我们就这一个女儿了,再出事,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厉知延嘴唇张了张,但没说话。

他和沈溪的领证,她父母根本就不知道,快要离婚,他也没有必要跟他们解释什么。

要命的沉默,十几秒后,电梯在七楼停下。

厉知延率先走了出去,手术室门口,医生已经等很久了。

看到厉知延到来,对方很明显的松了口气:“沈小姐的情况――”

厉知延摆手制止:“我不想听原因,我只想知道她是必死,还是能救活。”

医生一噎:“倒不会有生命危险,沈小姐她――”

“够了。”厉知延用眼神制止,把手里拿着的现金红包,直接塞到蒋清荷的买菜包里:“这些钱,够救你女儿的命了,等她好了后,请转告她,要想活,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别作,要不然,我有的是手段收拾她。”

深深的看了眼老人,不顾他们愕然的都快哭了的脸色,厉知延抬腿就走。

他走得很快,头也没回,狱警闻讯赶过来,没看到他的人影,也是头疼:“监控已经查过了,确认和沈河有关系,沈溪沈河都是厉总重点关照的人物,厉总不发话,我们这边该怎么做?”

手术做了足足六个小时。

病床上的女人呓语了一声,虚弱的动了动手指。

“沈小姐。”狱警走了过去:“你还认识我,知道我是谁吗?”

沈溪的脸是惨白的,三年的金丝雀生活,很少见到阳光,她的脸白得像纸,一场大病下来,更是血管清晰可见,半点血色都没有。

脑袋昏胀得很,沈溪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狱警立即紧张出声:“怎么不说话?脑袋不舒服吗?是不是不认识我了,我让医生过来给你检查“我没事。”沈溪虚弱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好。

见她还有反应,看样子没有影响到智力,狱警松了口气:“沈小姐,你父母在外面,想要他们进来看看你吗?”

“我爸妈在外面?”沈溪狠狠的愣住,沉默了片刻,她忽然撑着栏杆,支撑着从病床上爬起来。

“沈小姐,你要干什么?”狱警连忙去扶。

沈溪不说话,就着狱警的手爬下床,踉踉跄跄的去了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看着里头脸色分外苍白,眼珠子都是红血丝,憔悴得不像话的自己。

三年,她在厉知延的身边被折磨了整整三年,可她的爸妈一直都以为她只是攀高枝抱大腿,以为她过得很好啊。

宁愿被误会也不想让父母担心,沈溪洗了把脸,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一些。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她回到床上,刚躺好,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母亲推着父亲,走了进来。

目光一对上,沈溪眼睛就没出息的发红,有想哭的冲动。

把眼里的心疼收回去,蒋清荷寒了脸:“不是说厉知延会对你好吗?不是说跟在厉知延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吗?我看你都要死了,那男人还薄情得很,眼里根本就没有你。”

“我――”沈溪张口,什么都说不出,她微蹙着眉头,满脸的犹豫和为难。

蒋清荷已经不再想看她:“既然你死不了,我就走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不必给我打电话,我们忙得很,没空顾你的死活,你有什么事还是找你男人吧。”

好不容易见了面,只说这些话,沈溪如何能甘心?

她从床上扑下,艰难的就要追上去,蒋清荷嫌弃拨开她阻拦的手:“你三年前就不是我女儿了,现在又做这些干什么?难不成现在那男人不在,不用忙着讨好他,就有心思搭理两个残废?”

“妈。”积压已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

母亲对她的误解,真的很深啊。

“别叫我妈。”蒋清荷握着轮椅的手紧了紧,低头,看了看轮椅上歪着脑袋满脸平静但始终不言不语的沈正伟:“记住,从你姐姐因为你坐牢,我因为你断了一条腿,你父亲因为你瘫痪,你就不再是我们的女儿了,就是饿死,穷死,病死,我们也不稀罕你的施舍,更不希望你给我们带来更多灾难,懂吗?”

蒋清荷说完,从包里拿出银行卡,正是沈溪偷偷丢进沈家的那张。

“带着你的臭钱,滚吧。”银行卡狠狠被砸到脸上,不算很疼,但偏偏比那拆骨割肉的利刃还要冷锐几分。

沈溪呆呆的站在原地,目送父母蹒跚离开的背影,尖锐的指甲陷进掌心里,心脏的位置,像是被重器敲打着一般钝钝的痛。

他们是真的恨极了她,连她的钱都不想要啊。

忍了三年,熬了三年,到最后竟然一无所有,她该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

双脚赤着在冰凉的地板上杵了很久,直到查房的医生到来。

查房医生和妇科的医生一起过来的。

“沈小姐,我们在给你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你子宫里的肿瘤,肿瘤体积很大,还有不断膨胀的趋势,需要尽快做手术切除,不知你什么时候方便做手术。”

是到这个时候,沈溪才想起她子宫里还有个肿瘤。

一直忙着,她竟把这件事给忘了。

她抬眸,看着面前目光殷切的医生,眨了眨眼睛,问:“我爸妈,知道肿瘤的事儿吗?”医生一怔,回答:“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在厉总之后过来的,来的时候厉总已经签了字,手术结束后他们也没进病房,应该不知道情况。”

“哦,好的。”沈溪点了点头,就不多问了。

父母不知道就好,至于厉知延知不知道,她根本不关心。

反正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她的死活,她想那么多干什么?

“沈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做手术?”医生重复的又问。

沈溪倒是想尽快做手术,可她现在在监狱里,自身都难保。

她面露难色,正欲开口,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两个狱警神色复杂的走了进来:“沈小姐,你中毒一案,已经调查清楚了。”

沈溪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是你姐姐做的。”狱警面无表情:“因为受你拖累,沈河对你怀恨于心,见你跪在床边道德绑架她,她怕你的存在进一步拖累她,就下了狠手。”

“不!不可能的!”沈溪了解自己的姐姐,三年前的事她就不信,三年后得知姐姐是无辜的,她就更不可能相信姐姐会对她下毒手了。

“我们已经调查过,证据确凿,而沈河也已经承认了。”狱警咳了一声,说:“这个案子已经递交上级部门,介于沈河在刑人员的身份,案子会尽快判下来,在此之前,请安心休养,耐心的等待。”

狱警说完就走了,病房的门被重重的关上,哐当的声音,击溃了沈溪早就伤痕累累的心。

呆坐了一会儿,任由泪水肆无忌惮滑落,打湿了大半张脸,许久,沈溪收敛了心思,掀被下床。

她不相信姐姐会对她下毒,如果这事真是姐姐做的,那也有可能是被逼的。

宁薇,对,除了宁薇,还有谁做得出这种绝妙狠毒的招数?

拉开门,就和站在门口的男人对上,沈溪脚步一顿,被迫停住:“你怎么来了?”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孙逸豪叹了口气,低头看沈溪的阵势:“你这是干什么?想去找宁薇?”

沈溪眯了眯眼,挑起了眉:“你又知道?”

“也只有厉知延不知道。”孙逸豪语气很轻,阻挠之意又很坚决:“我劝你别去找人,你现在人微言轻,自顾不暇,最重要的应该是养精蓄锐,你信不信再折腾下去,你和你姐姐的小命都有可能没了。”

沈溪拧起了眉,脸色十分难看:“那就任由她的所作所为?”

“至少现在,你要忍。”孙逸豪伸手拽住沈溪的手,将她带回病床:“听我说,沈小姐,经此一次,宁薇的手段你应该看到了,只要她够狠,想让你入狱就入狱,想让你姐妹反目就反目,想你差点死掉,想把你姐姐找理由调开无法与你串口供,她都做得到,这样的她,你拿什么去斗?拿你的命吗?”

“孙逸豪――”咬紧下唇垂下头,沈溪喉咙口堵到说不出话。

想辩解,但自己都骗不了自己,她不得不承认,事实还真是这样,她只剩这条命,也只有这条命。

她的命很贱,并不珍贵,可她和姐姐全部的未来,都系于她的一念之间啊。

“宁薇很厉害,你也不差,沈小姐,再不济你也有一张远胜于宁薇的漂亮脸蛋,还有和厉知延的六年感情,你好好想想,你哪里比不上宁薇了,你输在哪里了?”

这话听得沈溪心酸。

三年时间,她无数次反问过这个问题。

她和厉知延感情深厚,就算姐姐真的做了错事,那也和她无关,他凭什么要那样对她?

被折磨的头一年,她几乎天天这样问自己,也问他,一次次头破血流之后,次数多了,她就不问了。

动漫关键词:等不及在车里就要了我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