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

2022-03-23 13:44:4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厉知延沉默,眉头深深拧着盯着沈溪。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从来没有想过,似乎从大哥一家家破人亡开始,他就没有资格去考虑个人问题,他的一切都是为大哥赎罪而做的,包括她,他曾经深爱过的

厉知延沉默,眉头深深拧着盯着沈溪。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从来没有想过,似乎从大哥一家家破人亡开始,他就没有资格去考虑个人问题,他的一切都是为大哥赎罪而做的,包括她,他曾经深爱过的女朋友,沈溪。

“答不出来?”讽刺一笑,沈溪抬了抬脚步,试图靠近厉知延:“你连自己的心都搞不清楚,何必要对我做这么多残忍事?你真不怕午夜梦回的一天,你会懊悔,会难过,可那个时候我已经恨极了你,我们的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沈溪终究没有等到厉知延的真心实意,因为没多久,宁薇就给他打电话,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放心他们俩单独待着。

隔着无线电波,她听到宁薇用撇脚的理由把厉知延叫走。

他毫不留恋的走了。

临走时,还留有狠话:“这是我最后一次纵容你,下次若敢伤害宁薇,我的脾气你知道的,沈溪。”

他走得很快,大步流星的,毫不留恋。

沈溪看着,忽然想起十九岁那年,有一次约会赶上他临时有事,去的很晚,等到学校的时候她宿舍门都要关了,他拿着给她买的点心奶茶,一边喊宿管阿姨慢点开门一边疾跑。

那个时候的他多英俊多深情,多么的爱她啊。

那种深情太浓烈,她曾一度以为他们会修成正果,生儿育女相伴一生。

原以为这件事到此就结束,可两天后,厉知延再次找上门,沈溪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天真可笑。

“你为什么会这么恶毒,在宁薇脸上下毒?你自己也是女人,你不知道脸对女人有多重要吗?”

“下毒?”沈溪人都是懵的:“不,我没有下毒,我没有做过这种事。”

“不是你?难道是宁薇自己下的?”厉知延面目狰狞,猩红的双眸暴戾着,不顾沈溪的辩解,扯着她把她拖上车,带到医院。

看到病床上半边脖子红肿溃烂的宁薇,沈溪瞬间明白,原来那日的蓄谋,为的都是今日。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狠狠揪住沈溪的后颈,把她甩向病床。

扶着床边的栏杆站稳身子,低头看着宁薇脸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沈溪笑了:“就是死刑犯,都有申请辩护律师的资格,我倒不知道厉总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下的毒手?若有证据你就拿出来,我睁大眼睛看着呢。”

证据自然是没有的,厉知延大怒:“做过的事还不承认是吧?你这个心思歹毒的毒妇!”

“我也很想知道,我做过什么事,毒在哪儿了。”勾了勾唇角,沈溪笑容渐深:“我是毁她容了吗?不,没有,她没有毁容,只是脖子有一些伤口罢了,看着可怕,其实也就两道抓痕,用药或许治得好,就是治不好也无所谓,纹身,高领的衣服能解决,对于诬陷算计别人的罪名来说,这都是小伤。”

如果厉知延还有基本的判断力,他或许能听明白沈溪的讽刺,可宁薇眉头一皱,他的心就偏了。

“除了你还有谁做得出这种事?别被这男人恶劣对待了整整三年,如此阵势还是第一次。

沈溪终于慌了,白皙的脸蛋上出现肉眼可见的惊恐:“你想做什么?厉知延。”

“送你进去跟沈河做伴。”厉知延眯了眯眼睛,凑近沈溪,俊朗的面孔是不掩饰的厌恶:“我早该明白的,沈溪,你跟你那个狠辣下贱的姐姐没什么两样,像你们这样的女人,一辈子生活在底层还好,若有攀高枝的机会,你们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你姐姐能为插足别人婚姻杀人不眨眼,你这个做妹妹的,为了保住可笑的结婚证,伤人也是不在话下。”

这是沈溪三年来听到的最刻薄的话。

她眼圈都红了:“攀高枝?这就是你给我的定位吗厉知延?当年是你主动追我的,为了追求我你做了很多感动我的事情,才不过六年,你就忘得一干二净吗?”

“我只恨,我没有早一点看透你。”背转身,他已经没有多说一句的耐心,只有对宁薇,眉目里才有难得一见的温柔:“好了,沈溪被关起来,以后就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宁薇扭头瞥了眼沈溪,微蹙的眉头,看起来善良又大方:“我都说了跟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你这样把沈小姐关起来,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厉知延冷了脸,笃定道:“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沈溪故意伤害,被逮捕定罪是她的事,你以后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烂好心,遇到事一定要处理好,不能心软,若处理不好的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能给犯罪分子可趁之机。”

犯罪分子?哈,六年深情,她成了攀高枝不成就故意伤害的犯罪分子。

很想笑,张了张嘴,唇齿间尽是苦楚,那嘴角怎么都咧不起来。

怎么笑得出口呢?用六年时间看穿一场错爱,害人害己,她怎么可能笑得出口?

她不怪厉知延,只怪她自己啊,识人不清,明知自己出身底层,连灰姑娘都算不上,还妄想传说中的白马王子真的有可能爱上她。

沈溪被送进看守所,关了整整三天。

没有任何人来看她,甚至连传讯都没有,她就那么一个人关着,熬着孤寂。

囚室门开的时候,她还想过是不是厉知延后悔了,觉得这惩罚太重了,可当她抬头,看到孙逸豪的脸,她心里蓦地一松,再一次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

“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吧?”看着沈溪又瘦了一圈的小脸,孙逸豪叹了口气:“吃吧,你喜欢的那家海鲜餐厅,我费了点劲带进来,我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海鲜粥很香,沈溪虐了三天的胃很饥渴,可她伸不出手去拿勺子。

抬头,她看着孙逸豪:“你能做的只有这些,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他们的婚礼?以你的人脉背景,不能把我保出去?”

“厉知延发话了要让你坐牢,谁又敢保?”孙逸豪无奈摇头:“孙家轮不到我做主,小打小闹无伤大雅还好,真动刀动枪了,我爸要搞我的。”

厉知延发话了啊。

沈溪脑袋垂了下去,第一次发现她的人生走到了死胡同,再往前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走。

似乎从发现怀孕,又被打掉孩子开始,她的一切,就都变了,回不了头了。又过了两天。

八月二十八,宜嫁娶的好日子。

中午十二点,沈溪被带出监室,带到电视机前。

整整三天无人理睬,乍一被带到这种地方,她还有点不明所以:“厉知延惩罚够了?我要被放出去了吗?”

负责看守她的女警一言不发,直接打开了电视机。

沈溪还很疑惑,下意识的看向电视屏幕,这一看,她脸色就变了。

因为电视上,实时直播的正是厉知延和宁薇大婚的画面。

布置得美轮美奂的教堂,金童玉女般的新人,厉知延脸上带着清冷又迷人的淡笑,宁薇身上的婚纱,正是她许久以前在杂志上看到过的那件。

“厉先生,你愿意娶宁小姐为妻,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他郑重的对牧师,对他的新婚妻子,对现场的宾客,对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尤其是对看守所里的她,发布爱的宣言,他单膝跪地,低头亲吻她的手指,他郑重的把闪烁耀眼的钻戒套入她的手指。

沈溪咬紧牙关,隐忍着,一眨不眨的看着,看到最后,她眼睛红了,牙齿也咬破了,干涸失去光泽的嘴唇上,全是血珠。

最后一个画面落幕,他和她手挽手走向幸福的殿堂,沈溪狠狠的攥紧拳头,扭头看身侧始终严阵以待的女警:“是厉知延要你带我来看的吗?”

不等对方开口,她咬着牙,狠狠的说:“如果这是他的意愿,那么请你转告他,我死心了,在我心中他早就死了,以后我不会对他心存幻想,也不会打扰他,不管他和宁薇怎么过日子,结几次婚生几个小孩,我都不会再有任何表情了。”

这个时候的沈溪,根本就没想到,她的发狠都是虚的,即使通过别人她都没有和厉知延对话的机会,在女警的眼里,她早就是没有以后的人。

“我这是要去哪里?”

没有人回答她,她被强硬的带出看守所,推到警车上。

一路上,好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严密的看着她,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来到城郊的监狱。

对于这个地方,沈溪并不陌生,姐姐入狱的这三年,她悄悄来过,托人送过东西,可是此刻,当被手铐铐着带到这里,她就懵了。

“你们想怎么样?”她警惕的瞪眼,抬腿就想跑。

“不是我们想怎样,是厉总想怎样。”从一早上就看着她的女警,终于说了今天以来的第一句话:“沈溪,你心思歹毒,无恶不作,犯下故意伤害罪,被判三年,这三年你若肯好好忏悔,改正,还有出去的机会,若继续执迷不悟,那――”

沈溪悲愤打断:“什么故意伤害罪?谁判的?厉知延吗?他什么时候有这等手段?”

女警不再回答,只是看了看沈溪,然后摇头:“带进去吧!”

厉知延的手段,沈溪知道的,三年前他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姐姐送进监狱,可笑那个时候她真的信了姐姐是害死厉知昊父子的人,所以她就算心疼,也不敢反抗,只是默默的哄着这个男人,默默的替姐姐赎罪。

三年过去,她同样沦落牢狱,终于感同身受的明白三年前姐姐的苦痛,不想坐牢,连给姐姐伸冤的机会都没有,她拼命的扒拉着,反抗着:“放开我!快放开我!我要见厉知延,即使要我坐牢,我也要他亲自跟我说。”

人在最山穷水尽的时候,总会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意志,沈溪也不例外。

她反抗得太激烈,指甲在地上抠到血肉模糊也在所不惜,她到底曾是厉知延的女人,谁也不知道厉知延对她是一时厌弃还是怎么着,大家又不敢真的唐突了她。

无可奈何,为首的女警只好道:“行,我替你请示厉总,让你心服口服。

以为你不承认,这件事就算完了,我迟早会让你亲口承认你的所作所为,沈溪!”

男人说完,一挥手,两个警察拿着手铐走了进来

动漫关键词:我对象那东西太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