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女人被粗大的东西猛进猛出 小兔子乖乖无删减全文阅读

2022-03-23 13:39:4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虽然不是医学生,麻药耐受代表什么,沈溪却是懂的。目光游移的落到放在一旁的包,那包里,放着宁薇给的请柬。厉知延还在盛世酒店等着她去死心呢。没有了期待,连拖延的心思都没有:&ldq

虽然不是医学生,麻药耐受代表什么,沈溪却是懂的。

目光游移的落到放在一旁的包,那包里,放着宁薇给的请柬。

厉知延还在盛世酒店等着她去死心呢。

没有了期待,连拖延的心思都没有:“不等了,就这么做手术吧,我不怕疼的。”

那是比车轮一遍遍翻来覆去碾,被搅拌机不断搅还要苦楚的痛,沈溪死死咬紧嘴里的毛巾,忍着。

最后结束的时候,她嘴巴都咬烂了,一张口就是血,满头满身都是汗,脸色白得跟纸一样,痛苦的像是被从水中捞出来。

“沈小姐你还好吗?”再一次见识到她的狠绝,医生们又惊叹又感慨,心情复杂得很:“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你先回病房休息,过段时间我们再复查,如果情况好的话,看看能不能把肿瘤手术一起做了。”

住院是没时间住院了,沈溪白皙可见青筋的手指捏住手术台的栏杆:“不用了。”

好半天,她攒够力气从手术台上爬下去。

不顾身后医生的叮嘱,她擦擦头上的汗水,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手术室。

刚做过手术的身体太虚弱,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她弯腰捂小腹,但不敢停住脚步。

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医院门口,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的时候,她重重的喘了口粗气。

“厉知延。”默念着这个男人的名字,沈溪咬着唇,拼命的告诉自己。

不要忘,今天的痛,她永远都不要遗忘。

“小姐,你还好吗?”或许是她脸色太白,惊动了前面的出租车司机,一瓶水递了过来:“是生病了吧?喝点水看看会不会好一点。”

沈溪接过:“谢谢。”

莹润的水入口,身体里火烧火燎的痛好像都缓了一些。

闭了闭眼,好让自己更放松,片刻,她撑开眼皮,从包里拿出请柬,还有折叠整齐的离婚协议书。

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对她好的,那么只是一个陌生人。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理由痛苦?又有什么理由沉沦?

离婚协议的内容,很简单。

谈了三年恋爱,做了三年夫妻,厉知延给了她一千万的经济补偿,附加条件是永远滚出海市。

沈溪无比怀疑,厉知延之所以给钱是怕她赖着不走,讽刺扯了下嘴角,她把离婚协议叠好放回去。

她不会不走的。

再深的爱情,都有消亡的时候。

打掉这个孩子,就是消亡的开始。

在民政局里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时间逼近十二点,约定的时间都过去了,厉知延依然没露面。

沈溪来了气,主动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是他的助理接的:“太――沈小姐,厉总现在有事要忙,今天没时间去民政局了,改天,改天有空了再办。”

三年婚姻,他张狂了整整三年,临到离婚的时候,还理直气壮放她鸽子?

已经撕破脸皮,她也不想惯他,他不来,她就去找他,他的要事无外乎就是和宁薇的订婚礼了,好,她直接去盛世酒店观礼好了。

沈溪做梦都没想到,她到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盛大唯美的订婚宴,不是华服婚纱的俊男美女,而是两相对峙的,不亚于菜市场的热闹场景。

“三年前我就说了,知延从小娇生惯养肆意张狂,不是坐镇厉家的料,这不,我说的话都应验了吧?”知延和知昊本来就不一样,知昊从小接受的就是未来家主的精英教育,知延无忧无虑长大,仓促让他来接手厉家,确实是难为了他。”

“老爷子现在还躺在ICU呢,老爷子这几年有多想念子钰我们都知道,知延能在这个时候打掉老爷子的念想,确实是个冲动的狠人,这性格太偏激,真不适合担任厉氏的总裁。”

“既然如此,那就把总裁的位置让出来吧,知延要真孝顺,先去基层历练一段时间,多点时间照顾老爷子也是好的。”

“我爸和老爷子是兄弟,我又是年富力强的岁数,由我来担任总裁,肯定比知延一个毛头小子更有说服力。”

“我还是爸的亲女儿呢,我才是最有说服力的继承人,当初大哥活着就算了,现在大侄子都不在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抢位置,我厉家大小姐的脸面往哪里放?”

沈溪曾经提醒过的事情,一一应验了。

小爷爷厉正文一脉,还有厉知延的姑姑厉淑蓉,全都在今天发难了。

厉夫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今天是知延和宁家大小姐宁薇大喜的日子,宁薇身份贵重,与宁薇的结合对厉家有百利而无一害,身为厉家的成员,各位若真为老爷子,为厉氏好,就别在这个时候闹事。”

“闹事?我们心平气和的来跟你谈问题,什么叫闹事了?”

“我是老爷子的亲女儿,厉氏走到今天也有我一份功劳,我为自己争取权益有什么不对?”

“你要真为厉氏好,你就把知延那小子叫出来,我想亲自问问他的想法。”

“胆大包天肆意妄为,我我倒要看看,他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姑姑。”

两方人马都很猖狂,厉夫人一个人是招架不住的。

看着她被两边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而厉知延和宁薇不知怎么的竟没出现,沈溪不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潜意识的只觉得自己不该露面。

她背转身,打算先躲一下,避过这场纷争,没想身子一动,就被发现了。

“沈溪?你什么时候来的?躲在那儿干嘛?”

“手术的事只有你知我知,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说出去的?”

“好啊你,在厉家过了三年好日子,还吃里扒外,那一千万你是不想要了?”

像那天让保镖把她拽去医院打胎一样,厉夫人扯着沈溪的衣服,狠狠将她扯出去,扔在众人的面前。

一个人敌不过厉正文厉淑蓉两方人马,对付沈溪还是很有底气的:“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贱人,孩子是你自己要打的,你就是个赎罪的身份,不配生下我厉家的孩子,对不对?”

过了三年“好”日子,都到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想给她扣帽子。

刚做完手术的身子又被摔了这么一下,蚂蚁撕咬似的一下下的痛,冷汗不断往外冒,很快就浸湿了沈溪的衣服,头发。

她死死的咬牙,抬头,透过粘腻的黑发,看着阴沉狰狞的厉夫人:“你放开我。”

“说话啊!”厉夫人不放,手跟要命似的死死的掐着她,把她按在了地上,目光狠烈的像是要把她盯出一个窟窿来:“我不同意你的条件,你就这么回报我啊沈溪,你好歹也跟了知延三年,你怎么下得了手毁他啊你!”

黑暗席卷,眼前一闪一闪的发花,像是下一秒就要毁灭。

捉住她的那只手越来越重,像是要刺穿她的血肉,死活都不松开,剧痛之下,沈溪积攒了全身的力气,推开厉夫人。

“啊!”厉夫人尖叫着摔出去,沈溪也被这突然放松的力道狠狠反弹到冰冷的水泥地上,她闭了闭眼,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缓缓走向她,停下的同时,泛亮的黑色皮鞋鞋尖,狠狠踩在了她的手背上厉知延蹲下身,冰凉的手掌轻拍沈溪的脸:“你很好,好得很!”

此时,宁薇已经把厉夫人扶起来了:“我不是跟您说了,让您去楼上房间躲一躲,我来应付吗?天啊,您怎么摔得这么重,多大的仇怨啊下这么狠的手,看着多让人心疼!”

厉知延转头看了眼,母亲那一下摔得确实不轻,眉头疼得拧成一块,手腕上水头极好的镯子也都摔碎了。

那可是当年父亲送给母亲的信物啊,自从父亲去世后再没戴过,也是他订婚,母亲才重新取出来,她说,有镯子在,如同父亲亲临。

可现在,镯子碎了,碎于沈溪之手。

深邃的眸光变得冷厉,眼珠血红的像是淬了毒:“我真是小看你了,沈溪。”

“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沈溪试着抽手,但抽不开,她踉跄抬眼,对上一张陌生到极致的脸庞。

厉知延眼里的恨意太深刻,她怔了怔,惨白的脸色一点点的转凉。

“是我蠢,竟以为你会看穿这场骗局,厉知延,你比我还蠢,如此冤枉我,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沈溪已经明白从邀请函再到厉正文等人出面闹事,都是宁薇精心设计的局,可笑她栽进来的同时,厉知延那样孤高自傲的男人竟也栽进来了。

他真的蠢吗?不,他只是太信任宁薇,又恨极了她啊!

“哈哈哈。”沈溪仰脸大笑,笑到最后,眼泪从她眼角溢出,流经嘴里,她勾唇,把苦涩一并抿去,扬起的唇角,灿烂无比。

“离婚吧,厉知延,你现在跟我去民政局,我连一秒都不想等。”

她状若疯癫,厉知延皱眉退后一步与她避开距离,目光冷冽:“你说的对,我是蠢,有眼无珠爱上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害得我厉家亲属反目,家破人亡。”

“是,都是我。”沈溪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彻底的阴冷:“所以你最好顺从我,赶紧把婚离了,否则,我连厉夫人都敢动手,更何况你的心肝宝贝宁薇了。”

厉知延大怒:“你敢?”

“那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了!”说完沈溪就站了起来,趴在地上休息了片刻,她的精神头好了些,不想在男人面前露怯,她也是攒足了劲,偏偏这一点倔强,在男人眼里,算是抹平了外界对她的伤害。

但是无所谓,她不在意了。

从他要求她打掉孩子的那刻,她就不奢望能从他这里得到心疼。

“我回公寓等你,想好了,就过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这一番话已经耗尽全身力气,沈溪走的时候头重脚轻,脚下是飘着的,咬破了牙也没有办法加快速度。

速度极其缓慢的一步步离开酒店宴会厅,走出去的一刻,迎着头顶的阳光,她扯扯嘴角,想给伤害她的世界一个大大的笑容,腿一软,却是摔了下去。

她的身子再次重重磕到地上,小腹一阵剧痛,热热的暖流流了出来。

“她流血了!啊,好多血!”

有人尖叫,有人奔跑,但无人来扶她。

她手撑着地,攒足了劲想爬起,意识的最后一刻,透过额前粘腻的发丝,她看到那双踩过她的黑色皮鞋,还有他的身旁,一双花蝴蝶般的红色高跟鞋。

动漫关键词:女人 被粗大 东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