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美人与糙汉 棠酥;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

2022-03-23 13:36:5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没想到一个病号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宁薇拧着眉闪躲,避免沈溪碰到她的脸:“你放开我!沈溪,你快放开!”“反正我的孩子留不住了。”沈溪不管不顾,抓起输液架就往宁

没想到一个病号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宁薇拧着眉闪躲,避免沈溪碰到她的脸:“你放开我!沈溪,你快放开!”

“反正我的孩子留不住了。”沈溪不管不顾,抓起输液架就往宁薇脸上砸:“给我的孩子偿命,给厉知昊也给子钰偿命,这是你该受的,宁薇。”

眼看输液架就要砸下来,宁薇瞳孔一缩,表情凶狠的扯着沈溪就翻了个身。

输液架重重砸在沈溪的背上,她眼睛猛然瞪大:“我的孩子!”

“不是留不住吗?”狠狠推开沈溪,看着她在地上抱肚翻滚,宁薇拍了拍手:“既然你也不想留,我就帮个忙吧,没准知延知道了,还要感谢我替他处理了个麻烦呢。”

像是在验证她的话,沈溪刚支撑着坐起,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是厉知延,他来了。

“知延——”心一喜,沈溪踉跄着坐起,朝男人伸出染血的手:“我肚子好痛,帮帮我,知延,求你帮帮我。”

厉知延淡漠站在原地,并未靠近,倒是宁薇凑了过来,一边扶她,一边掐在她的软肉上,一边在她耳边嘀咕:“三年之期到了,厉知延还要不要你,不如我们打个赌。”

“你滚开!”沈溪反手一推。

就在此时,厉知延的脸色终于变了。

高冷的俊脸龟裂,带着几许厌恶,走了过来。

那只无数次抱过沈溪的铁臂,扶住了宁薇,他鄙夷的目光,精准锁住沈溪:“宁薇送我爷爷来医院,知道你刚好也在住院,好心来看你,你又在作什么?”

再多痛都不及心痛的半分,沈溪委屈的哭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知延,是宁薇,宁薇她太歹毒了,三年前的车祸是她设计的,她还暴打我的肚子,想打掉我的孩子。”

挣扎着爬起,但没什么力气,沈溪半跪在地上,红着眼睛看男人:“你听到没有啊厉知延,一切都是宁薇做的,她想嫁给你,又想要厉氏的继承权,就想出一箭双雕的法子,既除了我,也害了你的大哥。”

沈溪本以为,事情涉及他大哥,他总该在乎的,但凡他对她还有一丝信任,只要他愿意去查,以他的能力,总不会查不到。

可不由分说的,他否认了她:“你想诬陷,也得编个好点的理由。”

大手扯着沈溪的长发,强迫她昂头,把她拖到宁薇的跟前,单腿在她膝盖上踹了一下,迫使她彻底的跪下去:“宁薇可不是你,你说的这些龌龊事,她就是写都写不出来。”

腹部刀绞一般的痛,暗红的血液不断从腰间溢出,染红了两条裤腿,也在身后被拖拽过的地板留下一条蜿蜒的血路。

透过粘腻的血色,沈溪痴痴的看男人的脸,那几乎要把人冻僵的凉薄,灼得她鼻子发酸:“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匪夷所思,可事情的确是我说的那样,这是宁薇亲口承认的,求你,看在你知昊大哥的份上,再信我一次,就这一次——”

“你不配提他。”大手捉住沈溪的下巴,厉知“是你毁了这一切,就该承受苦果,没有什么公不公平。”

一瞬间的失落收敛,厉知延恢复了如常的冷漠。

转头,他大手在牵住宁薇的一刻,眼神变得温柔:“母亲还在等我们呢,快过去吧,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幸好有你,要不是你及时送医,我爷爷大概――”

脚步声慢慢远去,连同男人低沉的嗓音。

捂住腹部的手紧握成拳,沈溪的心沉到了谷底。

厉爷爷是全家唯一一个对她有善念,愿意相信她无辜的人。

这些年也是有厉爷爷压着,厉知延才不至于真的要了她们姐妹俩的命。

如果连厉爷爷都被宁薇征服了,倒戈了,那么接下来厉知延的婚事,还真只能由最讨厌她的厉夫人做主了。

绝望跌回床上,双手抱着腿,沈溪瞳孔里已经没有了焦距。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她怀了身孕,所有人都等着她打掉孩子腾位置,包括他,孩子的亲生父亲。

厉知延是夜深时分过来的,他脸色不太好,看起来非常疲惫。

“我爷爷情况不太好,摔倒的时候脑袋磕到石头,出血量过大,年纪又大了,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我打算一个月内办婚礼,看看爷爷有没有醒来的希望。”

他要举办婚礼了,新娘自然不可能是她,沈溪自嘲的笑了笑:“谁来冲喜?宁薇吗?她同意?”

厉知延收起落寞,寒眸拧起:“她不是你,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无谓的矫情。”

“如果被逼着打胎的是她,她也痛痛快快接受吗?”沈溪唇角勾勒起讽刺:“我知道你现在过来,只是为了提醒我你要结婚了,让我赶紧挪位,我也知道你恨我,我说的任何话你都不信,甚至会折磨我,但我还是想说,宁薇她不安好心,娶了她你会后悔的,绝对会后悔!”

“够了!”厉知延抚着额头,站了起来:“我很累,不想和你吵,如果你真为我好,那就赶紧把孩子打了,指不定看在你够识趣的份上,我会全你一份体面。”

他是真的不想要她的孩子啊。

沈溪未出口的话僵在嘴角,眼皮耷拉了下去。

是了,她都知道,早该知道的,自三年前那一天,贱人,表子,就成了她的代名词。

她说宁薇有问题他不会信,只会认为她在狡辩,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都不会信她半个字。

惶恐如潮水席卷了沈溪,她脸上的可怜慢慢褪去,变得倔强:“你真想跟我离婚,然后娶宁薇?你要是看得上宁薇,六年前就娶了,何必拖到现在?以前看不上的,现在就看得上了?你不怕娶了她以后,你再不能像现在这么自由,不能想夜不归宿就夜不归宿,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想打胎就打胎,想离婚,你一句话别人就得同意离?”

“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厉知延被激怒:“为了不离婚,你连激将法都使得出来?还真是难为你了,沈溪!”

“我没有不想离婚。”小半夜的思考,沈溪已经做出了选择。

既然这男人怎么都留不住,再纠缠下去说不定还要拖累父母,那就成全他,离吧。

可宁薇做了那么多恶事,想风风光光的做厉太太,那是不可能的。

就是拼着自己,也得恶心恶心她。

“恋爱三年,婚姻三年,你比谁都知道我清不清白,既然你搅乱了我的一切,那就把我的一切还给我,用我的名字,冠上你的姓氏,只要你做得到,我就如你的愿,说到做到。”

延眼神肃杀,双眸清冷:“我曾信过你,是你亲手摧毁我的信任,从此我不会再听你任何鬼话,如果可以,我甚至不想认识你,沈溪,这三年我无数次想,如果我们当初不相识,厉家是不是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他都后悔了,否认了他和她所有的过去。

沈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不,不可以!厉知延,你这样对我真的很不公平!”
“是你毁了这一切,就该承受苦果,没有什么公不公平。”

一瞬间的失落收敛,厉知延恢复了如常的冷漠。

转头,他大手在牵住宁薇的一刻,眼神变得温柔:“母亲还在等我们呢,快过去吧,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幸好有你,要不是你及时送医,我爷爷大概――”

脚步声慢慢远去,连同男人低沉的嗓音。

捂住腹部的手紧握成拳,沈溪的心沉到了谷底。

厉爷爷是全家唯一一个对她有善念,愿意相信她无辜的人。

这些年也是有厉爷爷压着,厉知延才不至于真的要了她们姐妹俩的命。

如果连厉爷爷都被宁薇征服了,倒戈了,那么接下来厉知延的婚事,还真只能由最讨厌她的厉夫人做主了。

绝望跌回床上,双手抱着腿,沈溪瞳孔里已经没有了焦距。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她怀了身孕,所有人都等着她打掉孩子腾位置,包括他,孩子的亲生父亲。

厉知延是夜深时分过来的,他脸色不太好,看起来非常疲惫。

“我爷爷情况不太好,摔倒的时候脑袋磕到石头,出血量过大,年纪又大了,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我打算一个月内办婚礼,看看爷爷有没有醒来的希望。”

他要举办婚礼了,新娘自然不可能是她,沈溪自嘲的笑了笑:“谁来冲喜?宁薇吗?她同意?”

厉知延收起落寞,寒眸拧起:“她不是你,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无谓的矫情。”

“如果被逼着打胎的是她,她也痛痛快快接受吗?”沈溪唇角勾勒起讽刺:“我知道你现在过来,只是为了提醒我你要结婚了,让我赶紧挪位,我也知道你恨我,我说的任何话你都不信,甚至会折磨我,但我还是想说,宁薇她不安好心,娶了她你会后悔的,绝对会后悔!”

“够了!”厉知延抚着额头,站了起来:“我很累,不想和你吵,如果你真为我好,那就赶紧把孩子打了,指不定看在你够识趣的份上,我会全你一份体面。”

他是真的不想要她的孩子啊。

沈溪未出口的话僵在嘴角,眼皮耷拉了下去。

是了,她都知道,早该知道的,自三年前那一天,贱人,表子,就成了她的代名词。

她说宁薇有问题他不会信,只会认为她在狡辩,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都不会信她半个字。

惶恐如潮水席卷了沈溪,她脸上的可怜慢慢褪去,变得倔强:“你真想跟我离婚,然后娶宁薇?你要是看得上宁薇,六年前就娶了,何必拖到现在?以前看不上的,现在就看得上了?你不怕娶了她以后,你再不能像现在这么自由,不能想夜不归宿就夜不归宿,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想打胎就打胎,想离婚,你一句话别人就得同意离?”

“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厉知延被激怒:“为了不离婚,你连激将法都使得出来?还真是难为你了,沈溪!”

“我没有不想离婚。”小半夜的思考,沈溪已经做出了选择。

既然这男人怎么都留不住,再纠缠下去说不定还要拖累父母,那就成全他,离吧。

可宁薇做了那么多恶事,想风风光光的做厉太太,那是不可能的。

就是拼着自己,也得恶心恶心她。

“恋爱三年,婚姻三年,你比谁都知道我清不清白,既然你搅乱了我的一切,那就把我的一切还给我,用我的名字,冠上你的姓氏,只要你做得到,我就如你的愿,说到做到。”

动漫关键词:美人与糙汉 棠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