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梁医生 再往下一点遥遥,男朋友在奶茶店做我

2022-03-23 13:35: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薄先生?薄聿修?司宴毫不犹豫想到他,毕竟她认识的姓薄的,也就这一个。不过,帮她请律师做什么?“认识。”司宴淡淡应道,说着就离开了教室。“是这样,关于网络上造谣诋

薄先生?薄聿修?

司宴毫不犹豫想到他,毕竟她认识的姓薄的,也就这一个。

不过,帮她请律师做什么?

“认识。”司宴淡淡应道,说着就离开了教室。

“是这样,关于网络上造谣诋毁司小姐的,薄先生让我来处理。”戴云天条理清晰,言简意赅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不知司小姐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戴云天这么一讲,司宴才隐约想起来这回事。

她当时确实说要告那些造谣者。

只是随手注销微博账号后,再加上比较忙,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没想到,薄聿修却记得。

司宴斜斜倚在栏杆上,凤眸染上浅浅的笑意,思索片刻道,“公开道歉吧,拒绝道歉就告到底。”

“对了,别忘了叫他们赔偿。”

这番话,最后那一句才是重点。

这些天,司观山给的,加上吴春荣打她卡上的,加起来差不多有二十多万。

若是对一个普通学生来说,这点钱足够。

可司宴这种向来活的精致,娇生惯养的小公主,那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现阶段除去搞清楚神力的解封条件外,司宴最大的目标就是:

搞钱搞钱搞钱!

越多越好。

毕竟她是要住庄园城堡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戴云天顿了顿又问,“司小姐还有别的诉求吗?”

“没有。”

挂了电话,上课铃声恰好在这时响起,司宴将手机放入兜里,转身走入教室。

下午五点。

一条微博引起广泛关注,直接爆上热搜。

云天事务所一口气艾特几十个账号,而后发布一条微博。

云天事务所V:司小姐已委托我所的戴云天律师全权处理,以下诸位女士先生请接收律师函。

艾特的这些账号,全都是叫嚣最厉害,言之凿凿诋毁司宴的人。

微博一出,瞬间炸了。

【卧槽!哈哈哈强啊!竟然真的告了!】

【卧槽!请的是戴云天啊!啊啊啊啊我男神又打官司了!】

【告的好,人家还是一未成年呢乱造谣,之前说不敢告的人这会怎么不跳了?】

【哈哈,他们哪敢跳啊,怕是看到戴云天的名字都吓傻了。】

【只有我关注到,这种级别的案子戴大律师怎么会接?好像嗅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信息。】

【这说明司宴跟司若萱一样是司家千金,可不是谣传的私生女,私生女能请的动这位大律师?】

【楼上的这就认知浅薄了,我跟你说就算是京城的傅家,墨家都不一定能请的动这位大律师哦~】

【卧槽真的假的?】

学校里。

“我靠,司宴还真告那些造谣的了?”

“正常啊,网上那些喷子,各个装我们学校的好像真知道一样,就我所知司宴除去成绩不太好以外,没什么谣言吧?”

“啧,最滑稽的是这里面有几个司若萱粉丝,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司若萱就算不想知道,身旁同学的窃窃私语都无孔不入钻入她耳畔。

司若萱紧咬着唇,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点开微博。

等看到那条热搜内容时,脸上的表情一僵,有点不敢置信。

怎么会?

谁帮司宴请的律师?

她怎么能请的动戴云天律师?

而被艾特的几个粉丝,全都发了私信,想让司若萱帮她们说话。

司若萱看都不敢多看,连忙关掉微博,心头依旧无法平静。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而这时,再次引起轰动的司宴同学,正事不关己的去了宿舍楼。

西北中学并未强制住校,走读和住校都可以。

司若萱一直住在家里,司宴则在高一开始就搬入学生宿舍。

这样也好,省得回家面对林娟那个堪比后妈的恶毒亲妈。

倒胃口。

只是,等她抵达宿舍时,却看到门口扔了一堆大大小小的东西。

甚至包括被褥床单,引起不少人的关注。

一看到她,围观群众瞬间如鸟兽般散开,只留下那一堆用品。

司宴不用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漂亮的凤眸微微上挑,眼底透着一股匪气,慢悠悠走到门口,往里面一扫,“谁扔的?”

宿舍里,三个女生正哈哈大笑的聊天,听到声音齐刷刷停下来。

“我扔的,怎么着?”那半躺在床上的女生,手里捧着一包薯片,一脸不屑。

“呀,这不是司宴吗?真不好意思啊,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住了,真是抱歉呢。”

“哈,就是我们扔的,不想跟你住一个宿舍,你能怎么样?”

三个女生同仇敌忾,嬉笑着看向门口的司宴。

那神态,就差把嚣张狂妄几个字刻在脸上。

“呵。”司宴轻笑一声,面上不见半分怒色。

可很快,她一个箭步,直接将那半躺在床铺上的女生,连人带铺盖全都扔了出去。

不仅如此!

“砰!”

“啊——!”

宿舍,楼道上瞬间一片惊叫声。

只见,那三个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女生,连带着铺盖被丢出去,还有砸在她们身上的各种生活用品。

一下一下,几个女生更是发出三重合奏。

最后,一盆水兜头泼来,直接把三个人浇成了落汤鸡。

十分狼狈。

那一瞬,整个楼道都静了三秒。

司宴斜斜靠在门框上,笑容可掬的问,“爽吗?”

那嗓子明明好听的紧,好似婉转动人的小提琴,可此时在她们耳中却宛若魔女。

司宴!

根本就是个小魔女!

“司宴!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对,我要告诉老师,绝不会放过你!”

司宴懒洋洋的打个哈欠,“随便。”

话落,不顾三人的怒视,悠悠然离开宿舍楼。

几乎是她刚到楼下,就接到薄聿修的电话。

“放学了吗?”男人嗓音清冷,声线比平常要柔好几个度。

那瞬间,刚才被激的几分火气就烟消云散。

“放了,我马上就到。”

中午两人就约了见面,她刚才是想去放东西,顺道看看宿舍的环境如何。

不曾想会遇到那档子破事,瞬间就没心情了。

还好,薄聿修的电话在无形中挽救了糟糕的情绪。

“好,等你。”

学校后门较为偏僻的地方,一辆黑色轿车低调的停靠在路边。

车上,墨颂一脸兴奋,“听见没岑峥,你家主子又开始精分了墨颂是真觉得薄太子精分。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这位太子爷一直都是一副孤傲清冷,宛若高高在上的神祗。

还毒舌。

冷酷狠戾,从未见他对谁例外。

可这认识司宴才多久,就好像变了个人,温柔体贴的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后座上。

薄聿修只穿着件黑色衬衫,长指将衬衫顶端的纽扣解开,顺手扯了扯领带。

那模样,禁欲中透着几分莫名的诱惑,尤其那若隐若现的锁骨,更引人遐想……

“墨颂,我不介意你变成哑巴。”

清冷低哑的嗓音响起,一股森森寒意瞬间爬上墨颂的喉咙。

让他不由自主一抖。

他连忙往后一挪,一手捂着嘴含糊不清控诉,“薄太子,好歹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怎能这般狠心?”

“嘤嘤,我要告诉司妹妹让她离你远点!”墨颂不甘寂寞的威胁。

哼哼,怕了吧!

就知道这家伙在乎司妹妹!

薄聿修不禁挑了下眉,长指扯着领带,慢条斯理的开口,“是吗,在这之前我不会让你再有开口的机会。”

墨颂:“……”

我靠!

蛇蝎妇人!

啊呸,是蛇蝎妇男!

好狠的心!

墨颂瑟瑟发抖的在心头控诉,决堤的泪水快淹出一座东海。

就在这时,车门被人拉开,司宴那张明艳倾城的小脸出现在眼前。

“司妹妹!”墨颂眼前一亮,刚想开口告状,就被踹了一脚。

嘶!

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薄太子要不要这么狠?

这是要把他踢死的节奏?

墨颂悲愤的揉着巨痛的脚,内心强烈谴责薄聿修的暴行。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薄聿修看着坐在身旁的女孩,脸上闷闷不乐的。

这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想到这,薄聿修眼底闪过一抹森冷的光芒。

司宴抬头,看着身旁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轻抿着唇,“聿修哥哥能抱抱吗?”

女孩微扬着下颚,腮帮子鼓鼓的,漂亮的凤眸带着一丝期待,娇娇软软的冲他伸出手。

薄聿修眸光闪了闪,心头划过一抹异样,好似被什么击中般,泛起浅浅的的涟漪。

诡使神差的点点头,“好。”

小姑娘立马朝他扑过去,双臂紧紧缠上他的颈,将头埋入他肩膀。

那一刻,车内静默三秒。

墨颂:卧槽?

岑峥:“……”

什么情况?

这两人发展这么迅速么?

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薄聿修被小姑娘扑个满怀,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胸腔,属于女孩的气息无孔不入的钻入四肢百骸。

垂落的双手不知该如何放,头一次薄太子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他才僵硬的伸出手轻拍了拍她的脊背。

“宴宴,发生什么事了?”清冷的嗓音从头顶上空传来,带着一丝难以忽略的担忧。

司宴咬唇,身子陡然一僵,把头埋在他的肩头不说话。

她能说,自己忽然想家了吗?

想哥哥,想父亲,想那只臭麒麟。

所以才把他当成哥哥那般撒娇求抱抱。

可这些话若是说出来,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司宴的骄傲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因此,短暂的沉默后,她瓮声瓮气的说,“不想住宿舍,也不想回家。”

家里有林娟那个老巫婆,看着就烦。

宿舍环境又太差,还有几只烦人的苍蝇,更不想住。

买房呢,现在买不起。

唉,好糟心。

司宴这么一想更蔫了,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看来只能先住一段时间酒店了。

薄聿修看她头上几乎都快凝成一片阴云,喉咙滚了两圈,“不介意的话可以住我那,我那还算宽敞。”

话刚落。

“噗——!”墨颂刚喝到嘴的果汁就喷了出来。

卧槽?

臭流氓!

竟然拐人小姑娘回家!

凑不要脸!

岑峥也是一脸惊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主子刚说了什么?

住……住一起?

“啊?”司宴愣了下,凤眸眨了又眨,一脸呆萌的望着他。

“咳。”薄聿修手握成拳,黑眸闪了闪,“不过可能会有点远,开车大概得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

“不是,这不合适吧,司妹妹毕竟……”墨颂回过神来,连忙开口想要提醒。

毕竟人一个小姑娘,住他家里算怎么回事?

可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见司宴巧笑嫣然,“好啊。”

“不过我得看看环境。”她可是很挑剔的。

墨颂:“……”

卧槽!

这都特么什么神发展?

薄太子脑子被门夹了,才能说出那种话,司妹妹竟还答应了。

小姑娘都这么没有戒心的吗?

墨颂一脸痛心疾首,“司妹妹,你跟一个大男人住一起是不是有点不太方便?”

司宴抬眸,一脸莫名其妙,“我又不跟他住一间,有什么不方便?”

墨颂:“……”

艹!

你还想跟他住一间?

这世界是踏马疯了吗?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矜持的?

墨颂自是无法理解司宴的想法。

司宴作为神界的小公主,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带着雪麒麟四处调皮捣蛋,搞破坏。

她活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没有什么能困住她。

她生在神界,长在神界,对世间的很多规矩,世俗伦理都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

那些条条框框困不住她,司宴向来随心所欲,所以并不觉得自己所做有什么不妥。

“可以。”薄聿修唇角轻扬,勾出一抹弧度,“吃完饭带你去看。”

墨颂:“……”

艹!

九点过。

心情一言难尽的墨颂晃荡进一家酒吧。

坐上吧台,跟服务生要了几杯白兰地,狠狠往嘴里一灌。

“想个屁!爱咋咋地,本少爷操那闲心干嘛?”这么想着,墨颂就将今天震撼他一整年的破事全都抛除脑后。

喝着酒,一边侧过身,漫无目的的在四周扫视。

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径直冲他而来。

墨颂顿时双眼一亮,骚气的扯了扯衣领,露出大片的锁骨,吊儿郎当的开口,“哟,美女又见面了,你说咱俩是不是挺有缘分的?”

他像个花蝴蝶似的,不断释放着男性荷尔蒙,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女人挺淡的瞥了他一眼,艳红的唇勾了勾,缓缓朝他靠近。

我去?

不会吧,美女这就投怀送抱?有点快吧,他还没准备好呢。

然而!
别看墨颂平时嘴上没个把门,像个花孔雀似的到处开屏,实际上这货就是嘴上花。

一来真的,立马就怂了。

“那啥……美女。”墨颂紧张的直结巴,胸口跳的厉害,“我确实很想认识你,不过这发展有点快哈,我不是那种人。”

前两天偶然认识她,墨颂确实挺感兴趣的,想发展一下。

说不定就能结束单身狗的生活。

可这并不代表能接受这么快,毕竟墨颂内心还是比较保守的。

“不快。”女人声音冰冷,眼底浮现一抹杀气,“因为我是来索命的!”

“哈?”墨颂顿时愣了下,大脑空白三秒。

卧槽?

就在这时。

“啊——!怎么停电了?”

“我靠我靠我靠,我的脚谁特么踩老子!”

“砰!啊!”

霎时间,一片混乱,整个酒吧乱成一团。

墨颂眼前陡然陷入黑暗,脑海还被女人那句话震的心神不宁。

没回神。

却听,一道泛着银光的刀刃忽然在眼前闪过,冰凉的东西贴上脖颈。

卧槽?

救命啊!

墨颂仓皇往后退,顾不上脖子被划的伤痕,转身就想跑。

可此时酒吧人仰马翻,又黑咕隆咚看不清,他这一转身腰腹狠狠撞到桌子上,撞的脸色一白,“嘶。”

玛德,这倒霉催的一天。

可此时却顾不上那么多,墨颂一边撒开脚丫子狂奔一边大声喊,“救命啊!杀人啦!”

“啊——!”

因这一嗓子酒吧内越发混乱,各种尖叫声此起彼伏,堪称飙高音比赛现场。

墨颂虽然一脑子问号,却非常冷静,一边跑一边摸出手机求救。

就在这时。

“唰!”有冰凉尖锐的物体忽然缠上他脖子,用力一勒,瞬间将他往后拖去。

卧槽!

要死啊,今天该不会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吧?

另一边。

司宴随薄聿修前往他住的地方。

车子一路驶离市中心,朝着郊区而去。

不多时,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占地面积超大的庄园映入眼帘。

庄园是比较中式的风格,远远望去那风格各异的廊灯暖黄温馨,别有一番风景。

“修少爷,您回来啦。”一位穿着长褂的老人,慈眉善目的开口。

老人不着痕迹打量着司宴,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这还是修少爷第一次带女孩来这里呢。

“这是岑叔,庄园的管家。”薄聿修为司宴介绍着,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低沉。

“岑叔你好,我叫司宴。”司宴立马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

不过这位管家也姓岑,跟那个岑峥是亲戚吗?

“司小姐好,修少爷你们忙,我先过去了。”岑叔笑眯眯的,端着一碗白瓷蛊,悠悠朝着东边而去。

司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隐约的还能听见婉转好听的戏腔。

薄聿修这边还有戏台子?

“走吧,带你进去看看。”薄聿修神色淡淡,周身的气息在不知不觉中变的冷冽。

司宴好似察觉到什么,抬眸看了他一眼,并未多嘴。

两人刚踏入客厅,都还没来得及做别的,薄聿修的手机就响了。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墨颂破音的尖叫,“啊啊啊啊——薄太子救命啊!”

动漫关键词:男朋友在奶茶店做我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