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乡村激情肉欲小说

2022-03-22 14:42: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当年那一把刀一把刀插在她身上的,也就是在场的众人。余晩情激动得指着她,“你要干什么?这些都是来恭贺你生日的客人,你要起诉她们,我看你怕是疯了!”今天宫漓歌的所作所

当年那一把刀一把刀插在她身上的,也就是在场的众人。

余晩情激动得指着她,“你要干什么?这些都是来恭贺你生日的客人,你要起诉她们,我看你怕是疯了!”

今天宫漓歌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她的预计,她就像是一把上古兵器,出鞘即血染沙场。

“恭贺我的客人?呵呵,恕我直言,今天来的人又有谁对我说过一句生日礼物,他们是真心来参加我的生日还是来看我笑话的?”

宫漓歌的话掷地有声,问得在场的人有些心虚,是啊,今天来的又有几个真心?

不是为了夏浅语,就是为了夏家的面子,偌大的大厅,上百号人,竟无一个真心的宾客。

一些人被她这番话所激怒,“你们三人的感情我们是局外人,孰是孰非我们不去说,但夏家养育你是事实,你对养父养母不尊这是大家有目共睹,说你白眼狼说错了?”

宫漓歌冷冷一笑,“我劝你们还是想好了再说话,以免像是钱少这样,为人出头反倒是打脸,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到时候大家脸上可不好看。”

自打真相大白,齐烨的那几个兄弟再没发一言,已经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又出了夏浅语这事,他们巴不得瞒婚过天,宫漓歌不要提起打赌的事情才好。

这么重要的事宫漓歌怎么可能忘记?这不话锋一转就转到他们头上。

她笑意盈盈的看着钱逸,“钱少,你说对不对?”

钱逸对上她那样的笑容,换成其它场合,他还会调侃一番,如今只觉得这女人的笑毛骨悚然。

以前的宫漓歌就是一朵小白花,漂亮归漂亮,总是少点味道,今天的她艳丽无双,却锋芒毕露,让人觉得可怕。

钱逸脸上有些尴尬之色,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齐烨没问题,哪知道刚说完就打脸了。

反正他现在是学乖了,和宫漓歌相关的事情都不要再问,免得一会儿尴尬。

“夏小姐说得是。”他的态度和之前天壤之别,不过就是为了取消赌约。

宫漓歌却是上前一步,“我差点就忘了,刚刚钱少也是这么质疑我的,结果已经出来,钱少是不是还有件事没做呢?”

钱逸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什么叫差点忘了,分明她记得清清楚楚。

“夏小姐,之前的事是我不太了解情况,我也没想到我信赖的兄弟会做出这种事情,夏小姐,你看我们前日无怨,近日无仇,不如这件事就算了……”

钱逸对齐烨满是怨气,自己这么努力撑他,他倒好,宁愿看着自己被打脸,他也要在一旁装聋作哑。

这兄弟是做不成了,本就是夏家和齐家的矛盾,他干嘛来当这个出头鸟,现在还惹来一身骚。宫漓歌笑眯眯:“不行,做人要言而有信。”

笑里藏刀大概说的就是她种人,钱逸看了一眼齐烨,齐烨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这一次再不站出来他就要被这个圈子的富二代给鄙视了。

齐烨主动开口:“漓歌,这件事终究是因我而起,你别为难逸了,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到此结束。”

一听他这话宫漓歌心里就不爽了,什么叫给他一个面子?

“齐烨,你是觉得你的面子很值钱?觉得我还是以前的夏漓歌,你让我往左我不敢往右?

行啊,你说得没错,这件事因你而起,这么想给兄弟解围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赌约不变,我同意执行人由钱逸转移到你身上,由你下跪,并自打三巴掌说自己是个渣男。”

齐烨脸色大变,“夏漓歌,你……”

一些没有骂过宫漓歌,少有三观正的看客表示很想看到这个画面。

“本来一脚踏两船的人就是齐烨,这不是给他量身定做的惩罚?”

“那可不,反正钱逸是为他出头才打赌的,钱逸都这么够兄弟了,他不能怂吧?”

这样的惩罚对谁来说都是伤尊严的,齐烨本就很难堪,要是让他下跪,这不是存心让自己被笑话。

钱逸看出他犹豫的神色,“齐烨,你不要忘记了兄弟是因为你才打这个赌的,这都源自我相信你,你就是这么当我兄弟的?”

齐烨拧着眉,“逸,我没有。”

“没有?那你就赶紧答应她啊,我真是疯了才会参与你们这堆破事。

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齐烨,我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什么?”

“是啊齐烨,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兄弟们为你两肋插刀,你倒好,为了自己插兄弟两刀。”

“早知道你是这种人,你这个朋友我不交也罢。”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齐烨成了众矢之的。

他将这一切都归咎在宫漓歌的身上,恶狠狠的看着她,“你让我颜面尽失,让小语差点身亡,现在还害得我兄弟不和,夏漓歌,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出你是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

就算我们对不起你,难道你的报复还不够?还要闹到几时?”

宫漓歌本来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这会儿又被齐烨给气得七窍生烟。

“我心狠手辣?是我逼着你和夏浅语上床?还是我逼得她一再装天真?又或者我拿着刀逼他们打赌的?

齐烨,做人要讲良心,你说这话真不怕天打雷劈?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脸皮厚,也不知道是谁脸皮厚到城墙加砖。

你要是真的那么爱我,你会和夏浅语上床?你要是真的有那么在乎夏浅语,你会让她承担?你要是真的念兄弟之情,你明知你兄弟会输,你还心存侥幸,让他们打这个赌。

齐烨,我过去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这个没有担当的混蛋!”

齐烨被她骂得脑袋有些懵,他还没从宫漓歌过去千依百顺的状态中走出来。

宫漓歌缓了一口气,“你们到底谁跪?愿赌服输,怎么?大男人还要言而无信?”

钱逸也不说话,就是盯着齐烨,眼神中的威胁意味很浓。

齐烨要是敢退缩,这个夜城他是待不下去了。

他盯着宫漓歌,心里仍旧存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念头。

“歌儿,你真要我跪?”

“不然我和你废话这么久?”

齐烨咬牙切齿,“好,我跪!”

宫漓歌却是扬手,“慢着。”

齐烨眼睛一亮,“歌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宫漓歌差点没将昨晚吃的吐出来,她指着榴莲淡定道:“跪这上

齐烨一看到宫漓歌指着榴莲,吓得脸色大变,没想到宫漓歌真这么狠。

“歌儿,你是在给我开玩笑吧?”齐烨多希望她告诉自己是开玩笑。

宫漓歌用实际行告诉他这不是个玩笑,她还很认真的对服务员道:“整个不好跪,服务员,麻烦你将榴莲分成两半。”

齐烨的脸都快被气成猪肝色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服务员端着切开的榴莲走来,“夏小姐。”

“放着吧,齐烨,你可以跪了。”

赵月一个健步冲过来,“跪什么跪?夏漓歌你难道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让齐烨下跪你脸上就有光?”

宫漓歌笑了,“赵阿姨,齐烨一不是我儿子,二不是我男朋友,我脸上怎么没有光?”

“你!”

“再说了,这个赌约所有人见证,要是你儿子不想跪也可以,这个赌总是要人来善后的,钱少,恐怕还得要你来跪。”

齐烨哪能真让钱逸来跪,这不是自己找死?

他咬牙切齿道:“我跪就是了!”

赵月拉着他的手,“不许,谁说男人要给女人下跪?夏漓歌,我问你,你是不是非要我儿子跪?”

“赵阿姨,你这话说得好像是我想让他下跪一样,分明你也在场,很清楚来龙去脉才是,这个赌注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总得要一个执行人吧。”

赵月冷哼一声,“要执行人是吧,那就由我来执行!我跪,就看你受不受得起了。”

此话一出,全场的人皆是议论纷纷。

“闹这么大的。”

“不是吧,齐太太给夏小姐下跪?”

余晩情也忍不住开口阻拦:“夏漓歌,你还是见好就收,人家是你长辈。”

赵月挑着眉头,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要她下跪,也要看看自己配不配。

这样的眼神让宫漓歌想到了那年,夏浅语将她反锁在房间,火苗不断逼近。

宫漓歌急得拼命拍打窗户,她分明看到了赵月经过,宫漓歌跪在地上求救:“阿姨,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放我出去。”

赵月像是魔鬼一般冷冷道:“你这个丑八怪一直缠着我儿子不放,死了倒干净,我也就不用再看到这张让人恶心的脸。”

“阿姨,救我,我不想死,啊,好烫……”

她无助的拍打着玻璃,看着赵月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离开,眼泪模糊了视线。

想到这,宫漓歌扬唇一笑,“既然赵阿姨想替儿子跪,我也不会阻拦。”

赵月的表情僵硬,似乎没想到宫漓歌还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榴莲就在这,究竟是阿姨跪还是齐烨你跪,要不你们先商量商量?”

“夏漓歌!”

“赵阿姨,我耳朵好使,你不用叫得这么大声。”

赵月端起一杯红酒就要朝着宫漓歌脸上泼来,“我给你跪!你算个什么东西!”

过去宫漓歌在她面前乖顺如猫,现在前后变化这么大,这样的落差她哪里能接受。

那杯酒没有泼到宫漓歌的脸,而是被萧燃拦下,“齐太太,自重。”

赵月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断了,这个人好大的力气,甚至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出来的,自己动手的瞬间他已经抓住了手。

齐烨怒斥道:“放开我妈。”

萧燃淡漠的目光看向他,“愿赌服输,既然你决定代兄弟受过,我只问你一句,你跪还是不跪?”

虽然不知道这男人的来历,但他代表着那个男人,齐烨一肚子的火,现在跪岂不是毫无自尊可言。

“这是我们的事,与你何干?你要是再不放我妈,我就……”

话音未落,萧燃已经有些不耐,他一脚踢向赵月的小腿,赵月无力跪下,手腕还在那男人手中。

“妈!!!”

“老婆!!!你是什么人,放开我老婆!”齐横冲过来就要揍萧燃。

还没有靠近,几个黑衣保镖从人群中走出来将齐横拦住。

萧燃继续道:“不跪是吧,那就让你母亲代你跪,巴掌也就由你母亲来受。”

对于不要脸的人简单粗暴的方式往往更有用。

齐烨再怎么没有担当,最后的良知还是有的。

“别,我跪,我跪!”

此刻他再也顾及不了其它,对着地上的榴莲跪了下来。

“巴掌呢?”

齐烨往自己脸上甩了一巴掌,声音极小,“我是渣男……”

“大点声,听不见。”

“我是渣男!”

大厅里满是齐烨的声音。

一些三观正的女人只觉得舒心不已,“渣男,就该有这样的报应。”

“要是我老公敢劈腿我妹妹,我不亲手让他断子绝孙就算好了。”

“劈腿也就罢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好意思给夏小姐求婚,被拆穿以后甩锅给夏小姐,这人已经不是一般渣可以形容的了。”

宫漓歌看着齐烨那狼狈不堪的模样,上一辈子将自己置于这么狼狈的人就是他。

如今风水轮流转,齐烨,你可还好?

齐烨盯着宫漓歌的脸,他本以为会有心疼,会有愧疚的情绪,然而从头到尾她的眼里都只有漠然。

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了?

似乎比起自尊来说,这一点更让齐烨无法接受。

“烨哥哥,这是我亲手做的蛋糕,你尝尝。”

“烨哥哥,我要报考你的大学。”

“烨哥哥,我喜欢你。”

“烨哥哥……”

不,不可能的,那样爱自己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在意自己?

她只是生气,生自己背着她和夏浅语在一起,齐烨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巴掌打完,萧燃才松了赵月。

赵月连忙将儿子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

赵月满是恨意的看着宫漓歌,“现在你满意了吗?”

宫漓歌淡淡一笑,“阿姨,齐烨欠我的远不只这点,说实话,我还真不满意。”

长达六年的欺骗、折磨、还有那颗肾,要是几巴掌就算了,她未免也太廉价了。

“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赵月的眼里只有阴毒,哪有齐烨对不起别人的。

“比起你儿子和夏浅语,我不及万分之一!”宫漓歌一字一句道

饶是脾气还算是温和的齐横也被宫漓歌给气得差点当场去世,今天丢的不只是夏家的脸,还是齐家的脸。

“夏峰!”齐横连表面功夫都不想做了,当着所有人怒斥:“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夏峰此刻还在担心自己没有苏醒的女儿,又被齐横叫了出来,满脸难堪之色。

“齐总,你别动怒。”

“我好心来赴宴,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夏峰连连抹着额头的汗水,托起酒杯弯腰曲背,“齐总,今天事出有因,是夏某没有教导好子女,这杯酒我敬你,齐总大人有大量,别和我女儿一般见识。”

齐横端起酒杯就泼了夏峰一脸,“夏峰,你们不给我们脸面,那也别想我们给你脸面,今天的事,我要一个说法。”

赵月也更是余怒未消,“夏家要不给我们一个交代,这件事没完!”

夏峰抹了抹脸上的酒水,哪怕面子丢光,此刻也仍旧得笑着,“是是是,小女现在还在昏迷中,等她醒了,我一定亲自带她登门道歉,至于夏漓歌,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两位才能消气?”

赵月满是怒容,“我要她给我儿子磕头赔礼道歉。”

“是,齐太太不要生气,我这就让漓歌给齐少道歉。”

夏峰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宫漓歌给打断,“受害者给施暴者道歉?这种事我还是头回听说,爸想讨齐家欢心可以自己给他们磕头,别拉我下水。”

夏峰的情绪崩溃,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他由远及近的朝着宫漓歌冲来,“混帐东西,给我跪下!”

他竟是想要对她动粗,此刻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能得罪齐家,他手中还有两个项目要和齐家跟进,要是惹怒了齐家人,这就完了!

也不管宫漓歌是什么心思,夏峰双眸怒火喷薄,犹如一只愤怒的野兽。

哪怕宫漓歌不跪,他按着她也要把歉给道了。

宫漓歌对上夏峰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已经毫无理智可言。

“我若不跪呢?”宫漓歌神情冷淡,毫不怯场。

“你这逆女,这些年我把你当成亲女儿供你吃供你穿,你便是这么回报我的?”

夏峰扬手,“今天你要是不给齐家赔礼道歉,我就亲手打死你!”

宫漓歌笑得悲凉,“赔礼道歉?请问是我逼着齐烨劈腿,还是我逼着他隐瞒?

分明做错人的是他和夏浅语,要我道歉,行,你只要说出一个我做错的点,我就道。”

她错的点?一时之间夏峰还真是想不出来,他唯一能找的就是:“不管你们三人是什么关系,这毕竟是私人的事情,你不该拿在这样的场合来闹,让众人脸上难堪,这个点可够了?”

宫漓歌嘲讽一笑,“我闹?爸,你好好想想,谁先挑事的?又是谁说的一脚踏两船?如果我不说出真相,要我将黑锅背到死吗?”

夏峰略一回想,好像还真不是宫漓歌挑起来的。

见他语塞,宫漓歌继续道:“你口口声声说我错,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现在事情败露想要脸面了,当初他们做这些破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天脸上好不好看?”

“你给我闭嘴!”齐烨已经狼狈至极,她还要来伤口撒盐。

宫漓歌话锋一转,看向夏峰,“爸还没有回答我,在你心里,我的分量是不是就和这对蓝宝石一样,你们从来就没有将我当成真正的女儿?”

话题又带回了宴会开始,夏峰给两个女儿准备的礼物之时,夏峰语塞。

“你说把我当亲女儿一样对待,夏浅语一回来,她要我房间我就得给,我被打发去睡储物室。”

“她要我衣服我双手奉上,哪知道她转身就告诉你们,我将过时的衣服给她,你们不听我解释就对我破口大骂。”

“我的成人礼和她的接风宴,所有人只记得给她接风洗尘,却不记得我的生日,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的厚此薄彼?”

“分明是她勾引齐烨在前,事情没败露之前,你们是如何骂我的可还记得?

真相大白以后,你们只当她是有苦衷,甚至还要将她的过错推到我头上。”

“蓝宝石项链,蓝宝石耳环,这两样东西就代表着我和她在你们心里的地位。

爸,妈,既然你们从未将我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又何必拿养父养母之名来道德绑架我。”

她的一番话不但没有激起余晚情的半点怜惜之心,反倒是变本加厉。

“夏漓歌,你果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列举的零星小事如何同这些年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相比?

早知如此,当初我和你爸就不该答应收养你,老公,我说什么来着,别人家的孩子你就算是将心掏出来给她,她也不会有半点感恩。”

两边对峙,这下围观群众不再发表言论,夏家夫妻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有目共睹,加上宫漓歌一早说要起诉他们诽谤,谁也不敢随便议论。

宫漓歌嘲弄的看着余晩情,“你当真是为了收养我?难道不是为了股份?”

股份二字一出,原本对宫漓歌愤怒不已的赵月眼睛多了一抹深意。

除了那二十亿,宫漓歌手中还有宫家的股份?

宫家是什么级别的大佬家族,哪怕是手持百分之几的股份,那都是相当可观的利益。

一想到这她心里又开始后悔刚刚为了给自己儿子出头得罪了宫漓歌。

股份远比二十亿有用多了!

夏峰并不想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神情一变,“好了,别闹了,你要是不喜欢这耳环,我明天重新给你买新的便是,就算你心里生气,今晚还不够给你消气的?”

也正是因为股份,夏峰的理智重新回来,宫漓歌还有利用价值,不能彻底将她得罪了。

他的那点小九九被宫漓歌收入眼里,娇艳的红唇勾起一抹微笑:“晚了。”

宫漓歌嘴角的笑容没来由让人觉得慎得慌,夏峰和余晩情之所以没将宫漓歌当成一回事,一直以来他们将宫漓歌吃得死死的,那股份就是囊中之物。

宫漓歌今晚在宴会上的表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要是她反悔,那二十的股份不就是打了水漂?

一想到这夏峰心里升起巨大的恐慌。

动漫关键词:乡村激情肉欲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