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口工h十八禁全彩无翼乌;梦里梦外都和爱豆做

2022-03-22 14:38:1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夏漓歌一改过去只会低头道歉的习惯,她扬着脖子,就像是优雅的天鹅。“伯母这句话问得很奇怪,今天是我的生日宴,大家来为我庆贺,我当然是打扮给大家看的。今天这样的场合,若是

夏漓歌一改过去只会低头道歉的习惯,她扬着脖子,就像是优雅的天鹅。

“伯母这句话问得很奇怪,今天是我的生日宴,大家来为我庆贺,我当然是打扮给大家看的。今天这样的场合,若是我穿的灰头土脸,那时候丢的不仅是夏家的脸,还有您儿子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怼赵月,赵月心里的怒气翻江倒海,“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我这么说话?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进我齐家的大门!”

她这话声音不小,周围的人都听见了,夏浅语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蠢货就是蠢货,一来就惹了赵月生气,脸那么好看,没长脑子还不是白搭。

名媛们嘲讽,“看样子这位夏小姐很不讨婆婆欢心呢。”

一些爱慕齐烨的女人趁机而上,“就她那种野鸡出身,齐家怎么可能真的看得上?也就是让齐少玩玩,玩腻了照样扔。”

“被婆婆指着脸骂,真是有够狼狈的呢。”

众人都等着看好戏,齐烨脸色有些难看,“妈,你说什么呢,你明知道今天我要……”

夏漓歌乐了,“伯母请放心,就算齐烨跪地相求,我也不会进你家大门。”

赵月嘲弄道:“大话倒是说得漂亮,谁不知道你夏漓歌喜欢我儿子?行啊,希望你说话算话,到时候别哭着求我就行。”

是啊,谁不知道她喜欢齐烨,偏偏就只有齐烨那么心狠,如今她才觉得当年的自己傻得无可救药。

“伯母放一百二十个心,就算你哭着求我,我也不会嫁给齐烨。

如果我之前的行为让你们产生了误会,那刚好趁此机会当众澄清,我对齐烨并无男女之情。”

这句话就像是在齐家的脸上重重打了一耳光,别说在场的人不相信,就连余晚情也不信。

夏漓哥有多喜欢齐烨,谁不知道?

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但是,若是夏漓歌不跟齐烨在一起的话,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齐烨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漓歌,他是不是在做梦?

夏漓歌不喜欢他?

怎么可能?!

“歌儿,你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不喜欢我?”

眼前的这一幕和前世的某一刻莫名重合。

上一世,在齐烨爷爷的生日宴上,她被人嘲讽,挖苦,冷落,她一心期待着齐烨的维护,可齐烨却牵着夏浅语出现在她面前,用通知一样的口吻告诉她,“我和小语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

“那我呢……我算什么?”

“你救过我,我很感激,但我对你从未有过男女之情。”

她红着眼看着齐烨,“你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不喜欢我。”

两道声音重合,只不过说这句话的人变成了她。

夏漓歌冷冷补充了一句:“从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将来也不会喜欢。”

上一世,她被伤的彻底,而这一世,受伤的人不再是她。

齐烨满眼的不肯相信,“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怎么可能!!!”

夏漓歌神情淡淡的看着他,心里一片坦然。

过去的自己跟在他的身后,像是一条小尾巴,在他们的感情里,齐烨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她的付出和卑微,如今她这条小尾巴变了,不再跟着他了,这对他来说,是男人的尊严遭到了践踏。

他受不了。

赵月虽然不喜欢夏漓歌,却也不能忍受自己的儿子被人当众羞辱。

“夏漓歌,我告诉你,欲擒故纵这一招对我们没用,你不是想分手吗?我成全你,不过话要说清楚,是我们家齐烨不要你!”

“妈!”

赵月冷眼扫来,“你给我闭嘴,这样的女人,你还要她做什么!”

她笃定这是夏漓歌玩的把戏,这个女人怎么舍得不要她的儿子?

怕是马上就会乖乖跪地求饶!

然而夏漓歌却是如释重负,“赵阿姨,希望你说到做到。”

无论赵月说什么都好,甩了齐烨,丢掉她悲惨的前世,夏漓歌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齐烨还想要说些什么,赵月将他拉回来,“这样的女人有什么稀罕的?夏漓歌只不过是个养女,不要也罢!以你的身份,夏家的真正千金才能配得上!”

夏漓歌丝毫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端着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为这段感情彻底划上句号,“我的话说完了,你们随意。”

说完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眷念。

赵月冷哼一声,“你等着看,她很快就会回来求我们。”
 

齐烨的心坠入了谷底,他有种直觉,夏漓歌是来真的!

她是不是知道了他和夏浅语的事?

所以在和他赌气?

看来自己要早点求婚,向她表明真心才行了。

到了现在,齐烨仍旧坚信,只要他示好,夏漓歌就会回心转意。

像以往无数次那样。

夏浅语眼里充满嫉妒的看着夏漓歌身上的那套精致礼服,她肯定是找到了更有钱的男人,所以才看不上齐烨了。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能把齐烨比下去?

余晚情则是追了上来,一脸不悦,“你不是最喜欢齐烨的吗,现在这又是干什么?”

“以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她云淡风轻回答。

“真是胡闹,你当众说这些话让齐家下不来台,还不快过去给赵阿姨她们道歉。”

夏漓歌扬唇,让齐家下不来台算什么?一会儿她还要让夏家也下不来台呢。

“道歉?不适合就分开,有什么可道歉的。”

当年夏浅语抢走了齐烨,余晚情也不过一句妹妹比你更适合结束此事。

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歌儿,我们不能得罪齐家的,你爸跟齐横有些合作,你听话,快去给赵月阿姨道个歉。”

“你不是还有个女儿吗?将她送给齐家不就行了?”

“你这是说得什么话!”

“实话而已。”夏漓歌讽刺一笑,“难道你们不是这么打算的么?”

“你!”余晚情大怒,抬手就要打人,一向习惯了夏漓歌的逆来顺受,她哪能受得了这个气?

夏峰拦下她的手,“这种场合,你是想要她下不来台,还是想要夏家下不来台?”

他低低在余晚情耳边道:“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年是为了什么。”

余晚情心知肚明,宫氏的股份还没有拿到手,夏漓歌还有用。

她压着火,看着夏漓歌走到一边,她时不时看向大门,仿佛是在等谁。

“呸,贱骨头。”

余晚情只得自己走到赵月面前赔不是,“月姐,你别生气,歌儿可能是快高考了,压力过大。”

赵月摸着自己的发饰,一脸嚣张,“我才不管她是高考还是什么,说出口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可别想后悔。我儿子就算娶只癞蛤蟆,也不会娶她的。”

余晚情笑了笑,“那是那是。”

“你这个女儿啊,是越来越有脾气了,我们可高攀不上。”赵月冷哼一声。

夏浅语在一旁陪着笑容,“阿姨,你不要生气,生气会长皱纹的,我代姐姐给你赔个不是。”

“还是小语听话懂事,齐烨,你多和小语接触接触。齐烨,我跟你说话呢!”

齐烨这才回神,一颗心全在夏漓歌说那句话的时候迷失了。

他从裤兜里拿出准备好的戒指,满脑子都想着一会儿的求婚要怎么开口。

“妈,你说什么?”

他这状况外的样子让赵月怒气横生,“我警告你,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我绝对不会允许她进我们家门。”

场面有些尴尬,夏峰扫了一眼自己的挚友王总,想要盖过这件事引发的尴尬。

王总笑呵呵的上前一步,“小语这孩子在外吃了不少苦,为了庆祝你回来,王叔准备了一件小礼物给你接风洗尘,希望你以后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所谓的小礼物也是价值几十万的首饰,夏浅语笑得嘴都合不上。

“谢谢王叔叔。”

这次虽是夏漓歌的成人礼,但请柬上却是夏浅语的名字更加醒目,对于这场宴会的真实主题,大家心知肚明。

“小语,这是李叔叔的心意。”

“谢谢叔叔。”

名媛们也都纷纷上来表示祝贺,而夏漓歌却被众人抛诸脑后。

她就像是被人刻意遗忘了一般,没有一份礼物,没有一声祝贺,凄凉无比。

夏漓歌托着酒杯,仰头喝下杯中的红色液体。

白皙修长的天鹅颈弯出优雅的弧度,美到令人心惊,她像是雪地里的一簇红梅,自风雪摧残却清冷桀骜。

齐烨咽了咽唾沫,对她的迷恋又深了一步。

得再等等,等她失落之时自己再雪中送炭,才更能打动她。

夏浅语答谢着众人,眼神却是得意的扫向夏漓歌。

同样是夏家的女儿,自己是被捧到手心的珍宝,她夏漓歌却是卑微如尘的野草。

这会儿她的心该像是放在油锅里烹炸,难受得要死吧!
 

场面这会儿极为安静,夏漓歌的声音清楚的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赵月忍不住笑了起来:“夏漓歌,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周大律师也是你能攀关系的?”

夏峰瞪了夏漓歌一眼,“乱叫什么?惹人笑话,滚一边去。”

其他人也在窃窃私语:“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她老子人家大律师都不搭理,她以为自己是谁?”

“大概真的以为自己是四大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了吧。”

“做人呢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这种场合还乱说话,真是没教养。”

余晚情和夏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夏浅语在心里偷着乐,活该!让你逞能!

夏漓歌对于她们的质问毫不在意,只是把玩着酒杯,“我的生日宴,我连欢迎一下我邀请来的客人,都是一种罪了?

要是称呼一声就是没教养,那我父亲和齐伯父刚刚的举动,是什么?”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老公比?你说周大律师是你邀请来的?也不怕人笑掉大牙。”赵月嘲讽道。

夏漓歌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大家都以为她是无言以对,哪知周翼径直走到夏漓歌面前停下脚步,深深的一弯腰,恭敬的唤了一声:“抱歉,宫小姐,我们来晚了。”

这一声“宫小姐”炸的整个会场寂静了三秒,他这句话就像是一巴掌,狠狠甩向那些质疑讽刺夏漓歌的人。

夏峰惊讶得瞠目结舌,他的女儿竟然可以邀请这样厉害的人物?!

赵月也连连道:“不可能,巧合,这一定是巧合。”

还有一些细心的观众发现了重点,“宫小姐?他叫夏漓歌宫小姐?”

“难道夏漓歌是宫家的人?”

“开什么玩笑,要真是宫家的,她会养在夏家这么多年?”

“肯定是找错人了,这世上可不是谁都能姓宫的。”

“就是就是,一个被收养的孤女,怎么可能跟宫家有关系啊!”

众人议论纷纷,自这些人出现开始,夏浅语的心里就莫名升起了一股恐慌感。她有种预感,夏漓歌,这个被她踩在脚下的孤女,正一点点的,脱离她的掌控。

这让她觉得恐惧。

而站在一旁的赵月,听到宫字,顿时精神一震,“你叫谁宫小姐?”

“自然是宫漓歌,宫小姐。”

周翼彬彬有礼道,“此番我们来,就是为了给宫小姐正名。”

又是一个原子弹落下,这一波引起的哗然比刚刚有过之无不及。

“宫漓歌?!不是夏漓歌吗?不是孤女吗?不可能吧!”

“我是不是听错了啊,夏漓歌真是宫家人啊?”

“这简直是今年最大的笑话了!夏家收养的孤女竟然是宫家人!”

……

夏漓歌看向赵月,一字一句道:“赵阿姨,听到了吗?我不是孤女,我姓宫。对了,我父亲的名字你应该很熟悉,他叫宫斐。”

“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重新介绍一下,”夏漓歌灿然一笑,“我是宫漓歌。”

上一世,这个秘密她到死都隐瞒着,只因为夏家告诫她,要是被宫家的人知道她的存在,会惹来大麻烦,当时的她感恩于夏家的养育,自然不愿给夏家招惹麻烦,以至于到她死,没人知道她其实姓宫,是尊贵无比的宫家小姐!

一听到宫斐两个字,在场所有人看向宫漓歌的表情都变了。

赵月更是一脸惊讶,她竟然是那个男人的女儿!!!

当年宫斐可是A市的风云人物,更是所有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也包括赵月。

那个男人她远远的见过一眼,俊朗得犹如天神下凡。

那样的男人……竟然是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宫漓歌的父亲?!

“不,不可能,你要是他的女儿,又怎么会生活在夏家多年?”

宫漓歌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是我的私事,没有必要向你交代。”

此时,周翼拿出一份文件,“宫小姐,根据法律规定,你已经年满十八周岁,宫先生的遗嘱立即生效。这是宫先生签署的遗嘱文件,请过目。”

宫漓歌认真看完遗嘱内容,心里感叹,这世上最爱她的,还是父亲。

哪怕从未见过面,父亲也在离开这世间之前,给她留下了爱护与保障,只可惜前世的她愚蠢至极,让父亲的心血白费了。

周翼走到余晚情和夏峰面前,“两位,当年宫先生将宫小姐交给你们抚养的时候,同时寄存在你们手上的,还有一张金额二十亿的卡,如今宫小姐已经成年,按照约定,这张卡需要原封不动的归还给宫小姐。”

二十亿!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天啊,我要是有个这么有钱的父亲就好了。”

“别想了,宫斐只有一个,我妈现在房间里还藏着他的照片,那五官,啧啧,真是甩现在那些小鲜肉几条街。”

“没想到夏漓歌竟然是他的女儿,亏得之前大家还以为她是孤儿院的小可怜。”

“齐太太嘲笑夏漓歌是山鸡,殊不知人家本来就是金凤凰,真够打脸的。”

“说来这夏家人也真奇怪的,宫斐的女儿,这么大来头,他们藏着掖着,还那么对待,要是来我家,我妈肯定将她供起,哪能让她被欺负啊。”

听到流言蜚语,余晚情恨恨的咬牙,这小贱人倒是厉害,竟然请来了律师,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是抵赖,岂不是要丢尽夏家的脸?!

夏峰心里虽然不满,但宫斐留下的那张卡他确实没动过,毕竟宫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比二十亿值钱多了。

面对客人们探究的目光,他看向余晚情,“把卡拿出来。”

动漫关键词:梦里梦外都和爱豆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