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车晃一下一下就进去了;桃桃多肉 时拓po

2022-03-22 14:31:5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姜赫庭,你住手,你醉了,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温珩反抗,“你放开我。”她不想在这种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跟他发生什么。现在眼前的姜赫庭就像个

“姜赫庭,你住手,你醉了,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温珩反抗,“你放开我。”

她不想在这种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跟他发生什么。

现在眼前的姜赫庭就像个受伤的野兽,红着嗜血的眼眸,似乎想要将她吞入并撕裂,这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样子。

可是她更想知道,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让他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姜赫庭,你停下,我有话要跟你说,我们好好谈谈。”

“我没话要跟你说。我也没有醉酒,我也清楚的知道我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我现在做的这些,就是我最想做的事。”

说着,他抽出皮带,捆绑住她乱动的双手,“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让你离不开我,我更是要让你知道,我姜赫庭才是你的男人,唯一的男人。”

他知道,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是他的,他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来垂涎她,沾染她。

“姜赫庭,你真的是疯了。”温珩挣扎,但是他将她钳制的太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来,“你放开我。”

“对,我是疯了。”他是为了她而疯的。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白天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为什么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有事,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啊?”

为什么他们不能心平气和的谈?为什么非要闹成这样?

“哼!”姜赫庭冷笑一声,“我什么都不想跟你谈。”他怕自己气急攻心,会忍不住扭断她白皙的小脖子。

“你怎么……唔……”

姜赫庭的吻猛烈而又霸道,他啃噬她的唇,让她吃痛,就是为了惩罚她的不听话。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跟她谈,他只想要她,他想要让她清楚,除了他,她休想再有别的男人。

“姜……”刚找到空隙,想要说话,却再次被他给堵住了嘴,接着身子一沉,她所有的思绪全都被他给搅乱了,逐渐的沉沦在他撩拨的情海中。

——

翌日清晨,温珩从梦中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一睁眼,便撞进了姜赫庭那如黑曜石的墨眸中,温珩顿时想起了昨晚的种种,心情复杂极了。

但很快,她便收回了目光,接着起身。

相对无言,那是最尴尬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起床,腰身顿时一紧,接着一阵晕眩传来,待她缓神,她已经被姜赫庭压在了身下。

“你昨晚折磨的我还不够吗?”温珩脸色愠怒的看着他,“姜赫庭,你到底还有完没完?”

“我跟你没完!”姜赫庭的语气冷冽至极,看着她的眼神如一潭深水,似乎要将她淹没。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温珩抗议。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的丈夫,作为妻子,这一切都是你应尽的义务,你懂了吗?”虽然过了一夜,气应该消了,但是见她对自己这么不友善,姜赫庭心中的气就越旺盛。

“我不是你的妻子。”温珩失控的喊了出来。

“你说什么?”姜赫庭的整张脸一片阴霾,令人心骇,“徐希雅,有种你再说一遍!”
“我……”温珩知道自己失言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见她犹豫,不说话了,姜赫庭握着她手臂的手加大了力道,惹得温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疼,你这个莽夫。”

“徐希雅,你给我听好了,你以为我会成全你跟外面的野男人吗?你休想!”姜赫庭直接摆明立场。

她是他姜赫庭的女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

“野男人?我哪有什么野男人?”他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放开我。”温珩挣扎,她不想一大早跟他继续争吵下去,那样只会对她自己不利。

见她挣扎的厉害,姜赫庭觉得他刚才所说的话全都应验了。

他摁住她乱动的手,低首吻住她。

“姜赫庭,你放开我!”

“放了你?哼,你做梦。现在你是我姜赫庭的妻子,那么你一辈子都是。”他红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宣示着他的主权。

“一辈子?”温珩忍不住苦笑。

“对,是一辈子,所以,你逃不掉的。”

温珩还想说什么,但已经被他吻住。

他的吻强势而猛烈,似乎是在惩戒她的不听话。

对,他要的就是她求饶,看着她,被他征服在身下。

——

“珩珩,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病房里,奶奶心疼的问道。

正在削苹果的温珩,手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笑道:“最近公司很忙,我一直要赶设计稿,所以晚上睡晚了。”

“珩珩,是奶奶拖累了你。”奶奶的语气中充满着愧疚。

“奶奶,我不准您这么说,我不会让您离开我的。”

只要奶奶在,这个家就在。

“珩珩……”奶奶说着,眼眶再次泛泪,“你真的是奶奶的好孙女。”

“奶奶,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安心养病就行,所有的问题,我会处理好的。”

奶奶点了点头,“好,奶奶听你的。”

不经意间,温珩瞥到了手腕上的手表,已经五点半了,六点钟姜赫庭就会回去接她去给他母亲庆祝生日。

当温珩赶回家时,姜赫庭已经先她一步回来了,她刚踏进家门,冷冽的嗓音便传了过来,“你去哪里了?”

姜赫庭那冰冷的神色给人一种压抑与质问的感觉,“你看现在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

“我听李婶说,今天是你母亲的生日,所以,我特地出去买礼物了。”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说辞了。

不管他相信,还是不相信,她必须得这么说。

“哦,是吗?”姜赫庭冷冽一笑,似乎并不相信她的说辞,“是跟你那个姓景的高中同学一起去挑选的礼物的吧?”

姓景的同学?

闻言,温珩浑身一震,难道姜赫庭知道景浩宸的存在了?

还是说上一次景浩宸从宴会上带她离开,姜赫庭就已经知道了?

难怪他最近有点不一样。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我说对了?”姜赫庭的眸色更阴。

“你不也说了吗,我跟他只是同学。”

“你跟景浩宸之间,真的只是同学那么简单吗?”姜赫庭那幽邃的眸子紧瞅着她,接着从沙发上起身,步步朝她逼近。
“我跟他就只是同学关系,并非是你想的那样。”

其实她不用多解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鬼使神差的想要跟他解释清楚。

“既然你不想让我胡思乱想,那么你是我的妻子,你是不是应该跟别的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姜赫庭眸色深沉,语气中也有着一股浓浓的醋酸味。

“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信任我吗?”对,她是欺骗了他,可是她也赌上了自己的清白,他还要她怎么样?

姜赫庭没有忽略她眼眸里的那抹哀伤,他伸手扣住她的双肩,眼眸幽邃的继续追问道:“徐希雅,你爱我吗?”

“你放开我。”温珩挣开他的钳制,每当他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叫她徐希雅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莫名的会痛。

她知道自己只是个冒牌货,不应该有这样的心境与情绪的。

她是什么身份,她自己清楚的很。

可是,心是不会骗人的。

她真的不想看到他,看着她的时候,却喊着希雅这两个字。

她不要。

“徐希雅,你说话,你嫁给我,是不是后悔了?”姜赫庭并不打算放过她,继续追问,似乎今天一定要知道答案。

她起先对他的抗拒,还有一声不响的跟着别的男人离开,都让他的心里不是滋味,她肯定有事隐瞒他,不敢让他知道。

“我……”温珩一时语塞,她心里有着太多的秘密不能让他知道。所以,此时此刻,她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她怕自己说什么,错什么。

那么还不如什么都别说的好。

“我在问你话呢,你回答我。”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姜赫庭暴怒到了极点,握着她肩膀的双手,不禁加大了力道。

“你松手,你弄疼我了。”

“疼?你也会知道疼吗?”他现在不禁开始怀疑,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你有心吗?”

温珩咬了咬嘴唇,依旧没有说话。

现在姜赫庭在气头上,她是说多,错多,那么还不如什么都不要说。

她是温珩,不是徐希雅。

所以,她没有资格待在他的身边,霸占他所有的温柔与体贴,等到真正的徐希雅回来了,他和她还是和从前一样,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陌生人。

想到日后跟他成为陌生人,她的心里再次涌起阵阵的酸楚与苦涩。

见她不回答,犹豫着说不出口的样子,姜赫庭气急,她肯定是后悔嫁给他这个病秧子了吧。

在两人正处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姜赫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彭丽兰打来的,“赫庭,已经六点了,生日宴会快要开始了,你跟希雅怎么还不过来?”

“妈,我跟希雅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挂断电话,姜赫庭眸色深沉的看了温珩一眼,随即转身走向门口,留给她一抹冷酷的背影。

伫立在原地的温珩,嘴巴动了动,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是的,她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让姜赫庭知道,她只能把所有的委屈,还有不快隐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既然他误会了,那就让他误会吧!

这样他们俩还能保持着一点的距离,错误也不会像滚雪球那样,越滚越大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难过,这么的痛?

动漫关键词:桃桃多肉 时拓po

很赞哦! ()

推荐漫画